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十二章 地下通道
第十二章 地下通道



更新日期:2013-12-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快去吧,天亮了就来不及了。
    你搞定了?
    我白了高天一眼,懒得和他啰嗦。
    话说你怎么搞定的?
    我话到嘴边,犹豫了一下。别废话了,剥开高天,径直的走向云霞。云霞站在拉开的睡袋前。背对着我。
    这里面的就是我?
    你认为呢。
    呵,还是第一次这样看自己,感觉就好像在梦里一样。
    人如果受很重的伤,魂魄就会因为一些外力,比如雷声,或者躯体自身场力的减弱,导致短暂的离开躯体。但因为场力减弱,却依旧存在,所以。魂魄会在本体一定范围内游荡,不光是人严重受伤。比如人常常会觉得有些地方似曾相识,好像来过,但又记不清何时来过。就是因为人在熟睡中也会出现魂魄短暂飘移的现象。
    我伸出手,云霞看看我,犹豫了片刻。将手搭在我的掌心,瞬间化为一团蓝光,钻入我的掌心。
    孙倩满脸惊讶。
    这是!
    我摊开掌心,从掌心飘起一团萤火朝睡袋里的躯体飘去。高天从身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站到我的右侧。
    那丫头真傻,不知道有啥想不开的,你有没有看到她手腕上的疤痕。想不想知道她爸爸是谁。
    诶!
    我伸手示意高天停下。
    我不想知道,什么也别说。你的事情自己解决。还有割手腕根本死不了人。
    不会吧,高天一脸吃惊。
    手腕那里富含丰富的神经。动脉血管在皮肤很深的地方。很多人都会因为忍受不了疼痛最后放弃。尝试再多次也不会成功。所以就算流了很多血看上去很慎人,但割破的都是些小血管。你没发现那些学韩剧,割腕后自己跑去医院的多数都能救活,除了留下一条深深的瘢痕,还能怎样。所以我说看韩剧的女人只会越来越蠢。对了,高天你下次要自杀,直接割劲动脉。那血飙的,绝对相当壮观。你一定要通知我,让我微博一下。抢头条。
    秋落你!
    我朝高天露出一副贱样摇晃着脸。
    睡袋里传来几声轻咳。
    那女孩伤得这么重,附近有没啥医院。你打算怎么办。
    高天手袖口一挥。无数纸片将女孩包裹成一木乃伊般。高天得意的看着我贱笑。
    那两只公魈因为夏春英他们的潜意识希望拉云霞一起死。就打算把云霞的尸体藏起来。让她魂飞魄散。结果反而阴差阳错帮了忙。还身体止了血,很好的保存下来。估计是打算占据来用。
    那包裹的躯体悬浮平移到高天身旁。我拍了一下腹部的位置。
    你还真下得了本钱。
    没办法谁让托付的人是。
    闭嘴。说了我不想知道。
    喂,你们两个说好了没有。孙倩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被雨水淋湿的衣服贴在孙倩的身上,那洁白的肌肤,透过几乎透明的布料显露出来,胸口,那红色的某罩,像两朵含苞欲放的花苞。高耸的隆起。诱惑着小蜜蜂钻进那花苞中一探究竟。平坦的小腹可以看到孙倩深深的肚脐。
    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再往下看,看到一只挂着泥土的鞋底高高抬起,离我越来越近。连鞋底的防滑齿痕也看的每条都历历在目。
    啊,哇。
    你们聊,我先走了。
    我看到一双长腿朝山下跑去,顶上的纸房子在风中,慢慢塌陷下来。
    还不起来,在地上趴着舒服啊。
    孙倩脸上带着红晕,侧着头,鼻子高高的上抬。我站起身,揉了揉胸口。脱下外套披在孙倩肩上,孙倩松开环抱在胸前的双手,向上扯了扯衣领。
    哇哦!
    还看。
    等等,你看哪里!
    我吁了口气,总算躲了一劫,不曾想,真的有一只纸鹤从高天离开的方向飞来,我蹲下身看了看孙倩抬起的腿内侧,可惜没穿裙子。
    你蹲在地上干嘛。
    额......那个系鞋带!
    纸鹤飞到我身前一下掉落在地上。我拆开纸鹤。正方形的小纸上写着一行小字。
    上面写了什么?
    你后退!
    我用灵力幻化出四臂,清理着废墟堆。半小时后,在那烧黑的地面上露出两扇开在地上的门。
    有密道!
    这死高天,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无奈的摇摇头。
    没想到又在这里遇到高天,真不知道是不是,额。拍死一只蟑螂,老天对我的惩罚。门已经卡死。我用灵臂扯开门,下面是一条深邃的阶梯。盘旋的远处已经完全融入黑暗.掉落的石块滚落下去弹动几下后,竟然听不到落底的回声。
    我和孙倩对视了许久。
    你害怕了?
    你才害怕了!
    我抬高声音,掩饰着心里的紧张,走,下去看看。抬腿的时候感觉脚有点抖。我扶着墙,孙倩掏出手机按下闪光灯。纤细而盘旋的阶梯上印着我颠簸的影子。孙倩这小贱人,既然不怕干嘛站我身后。小心我直接剥光了你,撩起你的背心,然后左手抵着你的腰,右手向后伸,成OK装,解开搭扣。然后......我心里嘀咕着。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么了?
    我转过身一脸严肃的看着孙倩。半天才开口。
    要不趁这里没人,你先把欠的账还了吧。我撩起衣角,裤腿的中间,支着高高的帐篷。
    滚,去死。
    哎呦,真踹啊。
    也不知道转了多少的圈,我觉得眼前天昏地暗,或者说地昏地暗。
    这里难道就是地狱么。顶上,熔成的圆锥石柱像狗嘴里的牙齿一颗颗挂在上头,看上去好像很不坚固。说话大声点就会掉下来般。这倒也不是我胡乱猜想。因为身边已经掉下许多,把地面挤得只剩下一条条不连贯的缝隙。看来是刚才地震刚掉下的,那粗头的切面颜色与其他地方不一样。我胡乱的抓起一把,没错,和我感觉的一样,这些石块里含有丰富的天晶石晶体,而且成分很复杂。难怪我的感知这样混乱。随手往旁边一扔。竟然有水声。右手侧,有一条地下泉水。那水很奇特。泛着淡淡的黄光,像给整条山洞按了路灯,虽然不是很亮,但凭肉眼已经可以看清前面的路。
    莫非我真的死了,那小河不会是黄泉吧?河水怎么会发亮呢。那么闪的黄光,不会是有?黄金!
    我一股脑的站起身。几步走到河边,河水很浑浊。不知道深几何。
    切,看来是工业污染的地下水。
    皮鞋的脚步声在身后变得清晰。
    亲爱的,没事吧。
    托你的福,我咬牙切齿的看向一脸假笑的孙倩,孙倩的眼睛惊讶的看向河面,手里的手机闪光灯已经开始闪烁。孙倩关掉手机塞回口袋里。
    子母泉!
    什么,子母泉。
    我惊讶的看着孙倩的侧脸。说实在的我有点惊讶。我不曾想到孙倩会知道这流传于巫家的传说。
    你说这就是子母泉!
    孙倩在四周寻找着。
    喂,我问你话呢。
    走。
    孙倩径直的从我身边走过。沿着河水向前走去。我跟在孙倩身后,看着她扭动的屁股,果然,现在更关心的还是可不可以和她!
    喂,慢点。
    孙倩的脚步快的都快赶上小跑了。真不知道她是发现了什么。我散去身上的灵气。这一路损失还真大,天晶石的存在使我将灵气覆盖在身体周围的成本变得很大。
    死丫头,慢点,小心有危险。
    河水的一头是从上泻下,因此孙倩选着沿着另一头往前走倒也正确,只是已经走了十来分钟。依旧看不到尽头。在狭长的洞里穿梭。在这么深的地下,氧气可是很稀少的。果然,赶了几步,就看到孙倩这小贱人趴在地上。
    再往前路变得很狭窄,就像一条吊起的独木桥。桥下是黑漆漆的峡谷。河水到此处如瀑布般顺势而下。那峡谷一定很深,河水的光亮已经被黑暗掩盖。
    我背起孙倩。晃了晃。
    喂,我们先回去吧,改天拿个氧气管再来。
    不......我要去......去。
    孙倩靠在我背上,额头挂满了汗珠。我能感受到她胸脯的起伏。
    妈的,里面垫了钢丝。额,对不起,我有罪。我没分场合。
    这次要记三次账哦。
    孙倩在我背上吃力的点点头。那一侧柔和的眼神,看上去真美。我幻化出灵气将自己连同背上的小贱人孙倩一起包裹住。记得读书的时候学过,水的成分是H2O,如果我电击身后的河水应该可以还原成氢气和氧气。小犹豫了下,还是放弃了。一来自己不会放电。孙倩屁股里也没塞电鳗(对不起,我又邪恶了)。二来,这么深的地下万一爆炸真是死无全尸。化学课留下的阴影啊。
    我看了一眼后背上的孙倩,小贱人昏过去了。不过在灵衣下应该不会有事。哎,我摇摇头,自从摊上你,真是只作赔本买卖。亲,何日肉偿啊。
    小路开始缓慢下坡,一连穿过几个洞口,终于一下豁然开朗。变成平坦的空气,正要叫醒孙倩,却看到成对的红光从黑暗中朝我这边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