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十一章 青头魈
第十一章 青头魈



更新日期:2013-12-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朝旁边一扑,没来得及站起,撒腿就往门外跑,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也没人看见不丢人。那母魈跃起,从身后一下跳到门口,把唯一的通到给堵住了。
    公魈獠牙外翻,藏绿色的面孔。白色的鬃胡须像狮子般连成一圈。漏斗似得长下巴,瞪大了眼睛。像顶着日本那种般若面具。瘦小的身体长满黄毛。长长的指甲比手指还长。
    青头魈据说是人死去时的执念化成,那种对人世间的留恋,不满,对依然自由自在活着的人的嫉妒和怨恨。是人内心阴暗面的写照。就像青头魈那邪恶的面具脸般。是人性最丑恶的负面感情。这些负面感情四处飘散在灵力督促下不断聚集。最后附着在死去的动物尸体上。化为实体。
    不过万幸。我自己安慰自己道,好在她们好像附着在两只死猴子上,要是换成体积更加庞大的熊身上,岂不是更难对付。
    我小心的后退,观察着两只青头魈的动作,后背撞在了坚硬的墙壁上。那两只青头魈发出浓烈的喘息声。弓着腰,晃荡着长臂,指尖刮着地面缓缓的朝我走来。我四处张望寻找防身的东西。
    母魈朝前一步,正要扑来。我几步跨出,一把抓起火把抵在前面。我吁了口气,总算它们怕火。我缓缓移向火堆,见火苗不是很旺,急忙又抓起一根。两只青头魈靠在我一米附近反复尝试袭来。
    我瞟了一眼门口,那长长的走道是通往外界的唯一出路。那公魈从我眼神的方向许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向左侧移动。火堆里烧的都是些枯树枝。细数干。虽然耐烧,但火势也不大。旁边也没啥存货。高天做事,永远都是这样没头没尾。
    若不是这天晶石,倒也没这么麻烦。被这两支青头魈就逼得放大招,真有点杀鸡用牛刀,白白浪费积攒的灵力。
    恩?
    我感觉地面开始剧烈的晃动,仰望时,昏暗的天空开始裂开,一条条裂缝像蜘蛛网一般龙行。天顶的玻璃连同岩石坠落下来。
    地震了?我紧紧贴着墙壁,哇,几亿造的房子也太不结实了吧,豆腐渣工程啊。那两只山魈转头朝通道跑去,刚进入通道两侧的墙壁就紧紧贴在一起,变成一条缝。
    不好。
    我逸散出灵气化成一只手臂罩在睡袋上。
    你们来了。
    李洋站在一辆破碎的秒包车顶上。
    这里是!
    夏春英的脸色变得惨白,双手环抱着颤栗的身子。王翔的神情凝重。而王明幽幽的叹了口气。云霞低着头,只有孙倩惊讶着张着嘴。看看地上的尸体,又看看周围的人,本能的伸向外衣内侧的里袋。望向中年男人。
    李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似乎该轮到我的故事了。
    李洋缓缓转过身,双手抱在胸前。
    李洋的话似乎在回答孙倩,又好像没有。
    这里其实我刚上山就发现了,只是没想到会变得如此有趣。我在里面没找到我要找的人,认为她如果活着一定会去山顶的别墅。不过事情发展的好像有点出入,不过也算完成了。还是先讲故事吧。
    一群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李洋朝下扫了一眼王明,顿了顿。王明,王翔,夏春英,还有更早离开校园的云霞。你们应该早就认识吧。王明,王翔,还有夏春英是同班同学,三个人毕业后一直过的很不顺,现实和理想的差距让你们渐渐有了厌世的情绪。最终三个人做了这个决定,与其说这是一次驴友旅行,不如说是一次自杀旅行。
    你们又遇到了有相同目的的云霞,最终四个人一起决定了这次活动。你们选择的目的地应该是当初的大学吧,虽然那座大学在08年的地震中就埋在了山谷里。但或许哪里是你们最美好的回忆之地。不过可惜半路就遇到了车祸。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死了。
    夏春英失控的揪着自己的头发。
    你们已经死了,只不过因为雷声的关系,灵魂离开躯体的时候,魄变得不完整因而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哼,我也很奇怪,这附近为何逸散如此强的阴暗灵气。
    不,不可能。那不是我,那个不是我。
    夏春英超车前小心的挪了几步。那已经扭曲的车头前座,一个长发女人被压瘪的车体整个身体拥挤在一起,像一个被压缩的罐头。头被挤在中间,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夏春英。王翔低头不语,盯着那从破损的挡风玻璃甩出。在车前几米处的尸体,尸体的衣服沾染着泥水。头脸朝下浸在水塘,王翔的手臂悬在空中,卷曲的手指凭空抓了几下。 夏春英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云霞。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你!
    夏春英尖锐的咆哮着。云霞被这突然袭来的眼神吓得整个身子一颤。李洋一跃,翻身站在了云霞身前。扯下自己的面具。两人满脸惊讶的看着那中年男人联系这张年轻的脸。高天将脸皮丢在车下的尸体上。双手合十。
    对不起得罪了。等会一定好生安葬了您。
    你,你是谁?你也没死!
    高天没有理会夏春英的追问。转身看向云霞。
    是你!
    云霞脸上的表情似乎认识眼前这张脸。
    你爹要我带你回去。
    不可能!她要留下来陪我们。不可能只有她活着,不可能。还有!
    夏春英恶狠狠的盯向高天。
    还有你也。 
    连绵的林海开始汹涌颤动。像海中呼啸而起的巨浪。
    小心。
    高天拉起孙倩朝后推。滑体的山坡,几块碎石过落下来。许久浑浊的尘土才散去。
    他们人呢?
    你看!
    孙倩惊恐的大叫,顺着孙倩的手指,白色的车旁,夏春英的头颅离开肉团掉出车外,正啃食着轮胎下中年男人的尸体。王翔缓缓从水塘边撑起身子,晃动着脚步朝车厢走去,车门旁露出一只露出胫骨残端的小腿。
    王明。
    云霞哽咽的叫着王明的名字。王明站在车厢旁,低头看了一眼埋头啃食的王翔,又抬起头,朝云霞露出淡淡的微笑。
    其实我早就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只是还有件事放心不下罢了。死?不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么。这么安静的地方,死在这里其实也不错啊,呵呵。
    王明的眼神变得柔和。
    我以为已经我对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毫无留恋了。看来,呵!云霞,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着就会遇到让你活着的理由,一定相信我,你一定要,那么我也......
    王明慢慢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只留下云霞的叫声,在林间回荡。
    高天,小心!
    王翔和夏春英此时已变了模样,全身长出浓密的黑毛,头发披散开一直及腰。青面獠牙,如同那两只青头魈般。只是身材高大了许多。咆哮声中,猛地朝高天袭来。
    灵气幻化出的双手拽住它们腰,和掌一下全在手心。
    我翻开压在身上的碎石烂瓦。抖落尘土,推开裂开的墙体。那压瘪的血肉,散发着腐烂多日的恶臭。团握的手心里面突然感觉阻力增大,手心的青头魈比刚才一下增大数丈,此时头顶已经可以轻松触到旁边的松树梢。
    高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妙法:双相阎魔。
    所谓妙法也叫灵衣妙法,是用灵气附着在身体周围形成数寸甚至数丈的保护障,但与单纯的保护不同,妙法能仿形。外形可以是人,物,兽,禽,昆虫等的形态。从而达到攻防一体,但有一很大的缺点,会消耗太多灵气。
    体型更大的公魈架着的我双手,好在我的灵衣妙法有四只手,我的副手按住它的双踝,向后一拉。把它整个按在地上,压住。母魈托着长臂朝高天奔去,高天洒下一对纸屑,幻化出几十匹纸狼。
    高天,到底怎么回事。
    那夏春英和王翔回魂后鬼化了。
    我让你那么多废话,你个蠢货,我叫你快点动手,你是不是有装酷罗里吧嗦没完。那眼睛发着绿光又是怎么回事?你,你个!
    我气得真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脑残人士,用力按住公魈的四肢,可它的力气越来越大,原本能握住的手腕脚踝也变得越发粗壮。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夏春英他们的怨气招来了魈气,附着在死尸上。又一次实体化了。只要他们的怨气不消除。魈气就不可能散去。他们的频率共振了。
    秋落你看他们的眉心。
    是白毛!它们在进化。公魈挣脱开我的束缚,站起身时又比刚才大了许多。
    他们从哪里吸收的灵气。这么强的怨念,怎么会?我四处张望。是那别墅。我回望了一眼那废墟,刹时被公魈撞翻在地。
    原来天晶石就是为了抑制这股怨念么。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一普通别墅。那徐世杰到底是什么人?
    高天,你快去把塌下的废墟盖住,这两个我来对付,高天,高天?靠这小子跑的真快。我的手臂伸长,拔起一颗杉树一扫。母魈扑街在地。
    孙倩,带云霞快......走?咦?哎,这帮没人性,没义气的东西。
    我的双手夹着公魈的脖子,公魈长长的獠牙捏咬着我的灵衣。
    咬,咬,用力。有本事咬破损你很。
    我打了个哈欠,一时也懒得动。母魈被我揪着头发,转身咬着我的手臂。孙倩那小贱人才付这么一点钱,更关键是该给的什么就是不给,长夜漫漫。实在不值当再为她付出更多的灵力。
    原本的废墟出升起一高高的房子。
    哎,我说么,高天要是在火葬场旁边开家店。扎扎纸人,卖卖花圈一定很赚钱,而且家里什么时候死人都能备上。一口气死全家都续得上。不听!
    收!
    压在身上的公魈挣扎中开始缩小。幽兰色的灵气化为青烟朝后方飞去。远看还真像一颗颗兴奋的精子,好吧我邪恶了。
    我起身跨过两具干瘪的人皮。山坡上,并肩站着两个人影,一个人手里夹着巨大的葫芦,另一个人肩上扛着一把巨刀。东天,天空翻起一抹鱼肚白。
    那刀不是巨阙么。
    左侧人影腰下夹着的葫芦口对向了我。扛刀人伸手在他眼前晃晃,摇摇头。那人盖上葫芦盖子。反到葫芦背在身后,两人转身离去。
    我?是看到金角银角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