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九章 狐妻
第九章 狐妻



更新日期:2013-12-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摊开掌心,已经变得细小的雨水在纹路里,像汇入沟壑的江水。记得小时候听一个人讲过这么个故事,讲这故事的人是一个女子,那人的影像在记忆里一直很模糊。只是觉得她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有着成熟空灵的声线。对于她的记忆是许许多多的碎片,始终无法完成一幅拼图。她或许存在,又或许只是我自己的臆想罢了。
    雨是前世的眼泪。
    人死后,灵魂就会离开肉体,然后飘呀飘,飘呀飘,一直飘到一条全是鹅卵石的小路上。小路的两边,开着很大很美的花,左边的是红花,开的的很艳很艳。右边的白花,开的很素很素。花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彼岸花。赤着脚顺着小路往前走,脚却不会疼,小路会走很久很久,一直到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会看到一条很大很大的湖,与其说是湖,更像是海,大的无边无际。湖面上升着浓稠的白色雾气。
    走近的时候,可以看到有一家茅草小屋,小路到草屋的门口,就戛然而止,再往前就是渡口,木桩上架着弯曲的津桥探入湖面,有一个巨大的木质牌坊立在前头,上面刻着黑色的篆字,在妖娆的雾气里,若隐若现。
    草庐的门口,放着一木桌,升着一盏火炉。远远地就你能闻到很香很香的茶味。木桌上摆着青褐色的茶碟,有一妙曼的女子,虽然她不老,所有人却都叫她婆婆。女子端起刚漆好的茶,递给那长长的人队。已到桌前的茶客将茶碗里的茶水一饮而尽。露出碟底。然后悻悻的朝渡口走去。
    渡口的岸边,有一块很大的青石,茶客爬上青石,坐在青石上,那青石也有个名字,叫望乡台。茶客盘腿而坐,眼睛看着那几乎静止的湖水。笑着,悲着,沉思者,很久很久,直到最后突然开始嚎啕大哭,哭的像个孩子,眼泪落下脸颊流进那湛蓝的湖水里。一直哭到整个人开始变得透明。
    从那弥漫的雾气中会驶来一叶小舟。舟上站着一或黑衣,或白衣的人,人带着大大的篷笠,看不清楚面容。或粗糙,或细腻的手里,撑着一条长篙。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无常。
    他们不说话,静静的等车茶客上舟。已经变得透明的茶客登上小舟,船夫架起长篙,穿过那写着奈何的巨大牌坊,几步之后没入那雾气中消失不见。
    女子说那湖水其实就是天空,而云彩便是你在望乡台上哭掉的记忆。凝成一片片云彩,漫无目的游荡。你从天空俯瞰过去的生活的人世间。无论是或悔恨,或不舍,或遗憾。都会在眼泪中慢慢忘却。
    每一个人都有一朵属于你的云彩,当你即将寿终正寝的时候,化为雨水降下来,让你在弥留之际,想起所有的一切。
    人平常说的魂魄其实有三魂七魄组成。魂分天,地,命。魄分冲,慧,气,力,枢,精,英。有人说每个人头顶都有三团火,指的就是三魂。魄形象带说就相当于一个人的记忆,思考能力,性格等。
    灌丛中的树叶开始晃动。从里面伸出一个女孩子的头,女孩子得意的冲我一笑。接着一下从树丛中跃出,脖子下跟着一个猫身子。
    这么久?咦,你脖子怎么了。
    孙倩一脸狐疑的看看我。
    哦,没事,刚才看到只夜猫,想抓它来着。
    我看不是抓猫,是抓狐狸去了吧,而且还是成精的那种。
    夏春英朝我一吐舌头,我傻傻笑笑。摸摸后脑勺,让自己显得更木讷些。我心里叹了口气。这么可爱的姑娘,可惜了。
    对了讲到哪了?
    哦,孙姐姐说她的故事要等到你来再讲。
    说到狐狸,要不我先来讲吧。
    王翔清了清嗓子,还没等别人回应,就开始了,显然酝酿了许久。
    那两个老人呢?
    哦,他们说要出去下。一会就会来。
    蓝色的睡袋靠在墙角。估计是不想让人触碰。
    哦,对不起。
    我抱歉的看了看王翔,坐下身。
    狐和狸,其实是两种动物,关于狐的故事有很多,很早就有无狐魅,不成村的俗语。像封神榜里助纣为虐的苏妲己,夏禹的老婆白狐氏。至于狸,印象中只有一个狸猫换太子的故事,反倒是在日本有很多关于狸猫的故事,和狐一样善于变化,不过跟多的是为了捉弄人。而狐,却常常与妩媚的女子有关。
    周姜比我大四岁,是我一个远房亲戚,严格说可以算我长辈,不过从小打打闹闹惯了,也不分什么老弱尊卑了。从小就喜欢到处跑,不到三十就快把大半个中国跑完了,真是羡慕,不过我羡慕的是他有个好爸爸,有那么多钱让他糟蹋。
    有钱多好,可以无拘无束。不用被生活的压着透不过起来,大学毕业了才发现学的一点没用,
    呵,王翔冲我们笑笑。当初我想既然这样,要不堕落算了,找到一家夜总会收男服务员,跑去排队,那个队伍长的,填简历瞄了一眼学历那栏。复旦的,交大的,同济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哪家跨国公司在应聘。最后听说好像收了两个上戏的。
    出门上厕所听到隔壁有两女人对话。
    学姐你也来了。
    恩,这里不老板多么,诶?你的iphone是不是上次见到那个老板送的。
    不是他啦,是那个前几天一起跳舞那个,就是......
    王翔笑着摇摇头。眼神中,不知道是嘲讽还是无奈。
    因为他常年出门在外,所以我们一直很少联系。前段时间却接到他的电话。不久就收到他寄来的一张飞机票。
    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女人,当周姜告诉我这是他妻子的时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女人个子瘦小,眼线长长的,尖尖的下巴,虽然这样说,但其实很漂亮,只是我不知道如何描述而已。周姜笑着给我倒了杯茶,两人在客厅坐下。
    什么时候结的婚?
    周姜点了一根烟。朝厨房看了一眼,脸上洋溢着满足。
    呵,还没。不想惊动大家,本来打算有空聚一下,有事耽搁了。
    周姜脸上透露着一种无法描述的红晕。开始滔滔不绝讲述他的艳遇。
    我去年去四川旅游,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怎么喜欢城市,喜欢那种原始的感觉。我去了一个山里的小村庄,就十几户人家,可以想象那里的自然保持的多么好,没有尾气,车笛声,没有讨厌的电线。简直就是个世外桃源。
    前年,我偶尔发现那里,之后就对那里念念不忘。因此我特地又去了一次。带上了我心爱的画笔写生。我在一户家借住,那里的人都很淳朴。很热心。
    我每天都去山上采风,不过那里的村民告诉我山上有妖怪之类的东西叫我小心。妖怪我没遇到,不过我发现。
    周姜突然神秘的停顿一下,我发现山上的狐狸特别多,不光是狐狸,晚上还能听到狼叫唤的声音,又一次我画的太出神,结果弄得太晚了。
    漆黑的四周,什么也看不清,听着四周发出的各种奇怪声音,我开始有点后悔没注意时间。手机的闪光等下,平身第一次看到狼。比狗稍微大一点,和黑背差不多。
    好了吃饭了,
    女人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
    还抽!女人抢过烟,将烟头湮灭,看到我在看她,不好意思的侧开头。
    周姜憨憨冲着女人傻笑,我想这或许就是辛福的感觉吧。那一刻心里其实挺羡慕他的。
    吃晚饭,我闻到一股很浓的草药味。女人端着一小碗递给周姜。我偷偷瞟了一眼药,很红,很粘稠的感觉。
    这是?
    哦,女人看向我,急忙解释,这是我们那里的药方,很管用的。
    我和女人四目一对视,两人都立刻移开。吃完饭,我与周姜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躺在一间小木屋里,门被从外面推开。
    小胡告诉我,她在山脚下发现了我。她母亲被狼吃了,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住。不过她说她有很多亲人也住在山上,有时也会来看她。
    周姜撩起裤腿,让我看看腿上的疤痕。
    我伤的很重,动也动不了。差点就死了,多亏小胡用她家里的草药,虽然难喝了点,但效果不错。
    在小胡家不知道躺了多久,我才慢慢可以站起来,小胡为了照顾我,整个人都瘦了,看着小胡,那一刻我发现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我已经深深爱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