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十章 狐妻2
第十章 狐妻2



更新日期:2013-1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想带小胡走,小胡她一脸犹豫,我忐忑的看着她,她说要先问问家里人,我以为她在开玩笑,但到了晚上的时候,小木屋里真的来了很多人,小胡说这些都是她的家人。有一个年纪看上去很大的婆婆,由小胡搀着缓缓走到我跟前,眯起的小眼我了我许久,才转头朝小胡点点头。我看到小胡笑了。那笑容真的很美,看到我在看她,她害羞的低下头。那一刻我才感到两个人早已心照不宣。
    临走时,小胡的家人提了两个条件,一是两人在一起不许张扬,还有永远不要问她家里的事情。
    王翔清清嗓子,轻咳一声。继续说道。
    那之后,我一年多都没有再见过他,直到有天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周姜的声音听起来格外颓废。电话那头一直空了好久。我正准备挂断时,周姜的声音才从话筒里传来。
    小胡走了。
    周姜告诉我小胡走了,周姜说小胡其实是只狐狸精。这一点他很早就发现了,有一次他偶尔从熟睡中醒来,翻身时,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他打开床灯。小胡的腿间夹着一条白色的尾巴。周姜说,很奇怪,他没有害怕。睡梦里的小胡微张着嘴唇,微微吐着气息。长长的睫毛不知道梦到了什么轻微闪动。自己在小胡额头亲了一口,就关掉了床灯。
    对于这件事,小胡不说,我也不去问,就好像两个人有默契般。在一起的这两年多以来,自己的身体日渐的康复,小胡却变得越来越虚弱。气色越来越差,小胡每天都会给我煮那土配方。每次煮药的时候总是避开我,我总觉得那东西和小胡的身体有关。
    是精血。
    叫李洋的中年男人开口道。
    那草药一定混合了女人的精血,是米字旁,一个青色的青。看到孙倩脸色发红,他急忙解释道,通过精血里的灵力来加速身体的恢复。
    后来呢?
    孙倩眼中噙着泪渍期待的望向王翔。我突然觉得自己越发不了解这个认识多年的女人。孙倩这个小贱人有时候给人的感觉是个充满心机城府的女警队。会毫不犹豫的利用各种手段以期达到目的。有时却又好像是个单纯的姑娘,会为一点简单的事情落泪。我不知道哪个是真实的她,也不知道她究竟还藏着多少我没见过的面具。
    周姜说,小胡留了一封信给他,上面是她歪歪扭扭的字迹,这些字是周姜教她写的。小胡说自己回家了,和他的缘分已经尽了,让他不要去找她,桌上还放着那扎成一小包一小包的草药,嘱咐他要按时吃。
    耗尽精血的话,应该会反噬。那女人应该是不想让你那朋友看到她退化的模样。况且。
    李洋站起身,双脚许是因为坐的太久有些麻痹,伸手拍了拍膝盖,起身朝门外走去。
    况且,没有灵力,她就会变回一只普通的狐狸,所有的事情都会忘记。就像没有发生过。
    你去哪?
    出去方便一下。
    等等,我也一起。
    我迅速起身跟上男人的脚步。
    外面的雨水已经停了,只有雷声在听上去挺遥远的地方鼓动。和李洋分别站在树的两边,抛物线的水柱浇在宽大的叶子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李洋先生。
    恩?
    刚才我的一个小伙伴在山脚下五点钟方向,发现一点东西。
    哦?
    你不想知道是什么东西么?
    什么东西?
    几具尸体。
    尸体?
    其中有一具比较奇怪。
    哦?怎么奇怪?
    没有脸。
    人怎么会没有脸?
    听说落迦氏的纸化术中,有一种方法,可以将纸盖在人的脸上。通过灵力把人脸拓下来。
    是么。
    不过。
    不过什么。
    滚!离远点,差点尿我鞋上。
    我一脚踹开李洋。
    不过被拓下的人脸会有点不一样,人脸其实是右边的大,左边的小,拓下的人脸正好相反,所以视觉上总是觉得怪怪的。
    真的么,不会吧?
    李洋右手的拇指捏向右耳的耳后,向上提拉,脸皮像阻碍蛇生长的蛇皮被剥下。
    高天就知道是你!
    高天把脸皮摊开放在手心,端详了半天。
    还好吧,不是这么明显吧?
    自顾自说完,期待的看向我。高天啊,改行吧,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角色扮演都那么失败。哪有扮演农夫还那么爱搭茬炫耀自己的。真是不懂得谦逊低调。正准备好好数落这个小兄弟,高天却一下抬头,直勾勾的看向我,看的我还以为他想趁着四下无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哪怕叫破喉也,本能的后退一步,手揪着领口。
    高天,你不要乱来哦,我叫的哦。
    秋落,你看到几具尸体......
    回来了啊,真是懒人屎尿多!
    孙倩报复的说了我那句名言。
    咦,那李洋呢?
    他先走了。
    哦。真可惜!
    怎么了?
    我还心想听听他的故事呢。
    没事,他说等会让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一定很有氛围。
    夏春英一脸兴奋的看向我。我笑笑点点头。抬手看看手表。他说要准备下。再过十来分钟吧。 
    十分钟?那正好就让我讲一个短一点的故事吧。
    赵四小姐 
    没人说的清楚赵四小姐是从哪来的,也没人记得清赵四小姐是哪天到的店里。那是民国初年,天下兵荒马乱。但这座县城却还算安稳,有钱人继续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没人知道赵四小姐的真名,都和着叫她赵四小姐,有人猜想,或许她在家排第四。小姐那时是大家闺秀的称呼,本不应该用来称呼这样一个青楼女子,哪怕她是多么得倾国倾城。惹人心动。
    赵四小姐有一个奇怪的规矩,你若给钱,哪怕金山,银山,也休想见她一面。但你若给她另一样东西,不论你是豪门贵族,还是街头乞丐,她都愿意轻解罗裙,为你夜露酥胸。
    赵四小姐要的不是别的东西,是人右手的食指。
    起初来找赵四的都是城里的达官显贵,但他们不论拿出多少的银元珠宝。珍贵首饰。赵四小姐都一脸不屑,最后连面都不愿见,直接叫丫头打发了。好说歹说,最后也只在窗边抚琴一曲,曲必,叫人谢客。
    虽然大家心头都痒痒的,但毕竟损失的是自己的骨肉,不像钱,没了可以再也赚不回来。一直到有天,城里的一个光棍,来到店里的大堂,剁下自己的食指。放在丫头端出来的盘中。
    赵四小姐,东西已经奉上,还不下来见我。
    其他的客人都嘲笑他疯了。没想到楼上的门缓缓打开,赵四小姐信步走下阶梯。握着那男人的衣袖牵着走上楼。
    那男人出来后,逢人便说,昨晚是如何如何的美妙,赵四小姐是如何如何的妖娆。丝毫没有将断去的食指放心上。反是一脸懊恼的恨不得能多生几根手指。
    那天起,城里没有食指的男人渐渐多了起来。再到后来反是有食指的让人觉得是异类。
    之后的一天,店外又来了个找赵四小姐的人,找赵四小姐的人穿着僧服,挂着佛珠,闭目,口念阿弥陀佛。大伙听说有和尚来找赵四小姐,一下不论男女,把店外挤得水泄不通,连下脚的地方都快没了。
    和尚看了一眼递上来的盘子,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手起刀落,芳门半掩推开,赵四小姐走下阶梯,朝和尚抚媚一笑,和尚侧身,转动佛珠,跟在赵四的身后。
    楼上传来来巨大的响动,不知谁开玩笑说了句和尚八成是憋坏了吧。惹得街道上的众人大笑起来。窗户猛地一下破开,一个人影摔下掉在街面山。众人吓得一下散开。和尚从窗户口一跃而下。
    众人朝和尚脚下的东西看去,那东西全身红毛,白面獠牙,是一只大狐狸,狐狸的屁股长了好几条尾巴,一数,竟然有七条。狐狸在和尚脚下挣扎了一番,吐血而死。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被这孽畜又练出三条尾巴,倘若在多修炼出一条,老衲也无法了。
    民间有一个传说,据说右手的手指是通往阴间的路引,当人走到鬼门关以后,看门鬼会斩断他的食指做过路费,一个人失去了食指,也就只能变成孤魂野鬼在人世间飘荡。
    赵四小姐,岂不是找死小姐么?
    王翔看了看王明,脸上有一丝不悦,大概是王明讲的的故事正好破坏了他讲的故事的凄美感觉。
    好了,差不多了。我把耳朵凑到孙倩旁边,孙倩听完点点头。
    你们先走,我等会。众人跟着孙倩陆续离开。我小等片刻,确定没人几步走到蓝色睡袋前,蹲下身把拉链拉开。
    果然!
    不是叫你别动么!
    身后传来沙哑干涩的声音,侧头看去,两个青面獠牙的青头魈已经向我举起爪子。我狠狠的骂了一句。
    你丫的天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