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七章 替死之鬼.
第七章 替死之鬼.



更新日期:2013-12-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那是我刚上班时候的经历了。
   那一年,我从大学毕业正好一年。
   和其他的大学生一样,在一座向往的大都市里。漫无目的投着一份份简历。然后面试,等通知。每天累的半死,工作的事情却没有着落。
   以前以为每个早晨叫醒自己的不是闹钟,是梦想。离开校园才明白。叫醒自己的是房租,是水电费,是生活费。呵呵。
   女人冷冷的笑了一声。
   现实和梦想的差距总是那么巨大。每次看着那些或刻板,或臃肿的的男人审阅着我的简历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像宠物店里的小狗,只有最会卖萌的那条,才会让顾客相信跟自己有缘分。看着那厚厚的一摞纸。突然想起一件事。据说人过马路被撞死和买彩票中奖的概率是一样的。穿马路的人不会相信自己会被撞死。却总期待自己可以中彩票。
   小姐妹私下还说过他们人事部选人的标准。主管会闭上眼睛把那些简历向上抛弃,七步内,正面踩到脚印的留下。其余的不要。美其名曰我只选着有好运的人。呵,小姐妹当时的表情显然是在说自己是那个中彩票者。我突然觉得我们是多么的卑微。
    对不起,扯远了。
    女孩回过神时,尴尬的笑笑。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幢写字楼里整理文档,虽然工资不高,但好歹算是一份工作。那天因为临时公司出了点状况,文件来的比较晚,所以组长抱歉的告诉我要加班。会帮我申请加班费。
    其实我倒没关系,反正比起回去也是和两个姐妹挤在狭小的房间里,无人的办公室反倒让我有种舒畅的感觉。一直忙到4点。窗外鱼肚白,我才疲倦的走出办公大楼。
    穿过红绿灯。马路再没有人的时候变得格外宽阔,虽然没车,但我还是选择了等红灯。不为什么。算是按部就班生活的一部分。
    走过拐角的时候,在几米外的电话亭旁边,我看到一个人。背对着我挤在电话亭狭小的塑料板下面。那时手机就已经很普及了,这种东西早已经废弃很久,只是竖在那里没人处理罢了,记得上班路过那里的时候。看到投币的地方都被凿开。唯一一次有人在用是几个小不点在商量着打110。
    电话亭的款式是最简单的那种,一杆子,两边各挂着一个,一个投币,一个IC卡。顶上安着黄色的塑料板,挡挡雨什么的。上面贴着各种小广告。
    走过时,我偷偷看了那人一眼。那人很奇怪,穿着件灰色风衣,带着帽子,眼镜,口罩,还有手套。领口向上拉起,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身体笔直靠在电话亭上。
    大晚上看到这么一个怪人,心底还是有点发毛。不禁加快了脚步。看到橘红色的环卫阿姨在扫地。我顿时吁了口气。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姑娘,怎么这么晚?
    阿姨,刚下班。
    哟够辛苦的。
    和环卫阿姨寒颤几句,心里暖暖的。阿姨推着两轮车从我身边走过。没走几步,听到阿姨洪亮的声音。
    哟,这是谁家不长眼的开这种玩笑。
    我回过头,看到那个风衣男笔直的倒在地上。
    竟然是个假人,听刚才的声音,应该是服装店里很常见的塑料模型。阿姨看到我在看她,不好意思的笑笑,继续剥着模特身上的风衣。我摇摇头莞尔,正要转身,一束强光晃得我眼睛全是白光。耳边传来一声巨响。
    再睁眼时,我看到一辆红色的集装箱车头嵌在旁边的橱窗里,玻璃碎了一地。阿姨的那辆手拉车压瘪在滚落的水泥管上。那黑色的前轮下向外渗着鲜血。白色的塑料模型上半身断开何时滚落到我脚前,他的胸膛上,一条手臂穿过胸口的破损处从另一头窜出,那时阿姨断开的臂膀。模糊血骨都已经分不清楚,指尖似乎揪着什么,我的手悬在半空,在即将触碰的时候收了回来。
    虽然看不太清,但好像是一张黄色的纸符,上面已经湿红团在一起,依旧贴在模型胸口上的部分倒是可以分辨。
    冥冥中我总觉得阿姨的死和这符有关。
    是替身符。
    中年男人突然开口,把众人吓了一跳。
    术无善恶,关键是使用者。替身符顾名思义是一种替身,代替自己或者雇主的本体。这种术开发之初,是巫师为了避开自己的劫数。巫师因为常常和蛊毒,咒约打交道。久而久之就会形成反降,反噬。因此有巫师就选择找替代品来代替自己承受这些。在预感到自己有劫数或者自行强行来催发,把带自己的血,头发,指甲等东西的媒介通过下咒放到替代品上。把原本自己的灾祸转嫁给别人。不同的替代品也会影响施术的效果。当然就像我说的,术无善恶,这个术也可以帮助本体减少痛苦驱病,霉运等等。
    选择在半夜无人的街道用假人来避祸。那个施术者显然无意伤害别人,算是有良心的一位,可惜那妇人一时贪念误触机关,引火上身。平白无故做了替死鬼。真是。或许命里也有此劫。
    几个人听得一时也不知如何接话。那男人也不再说什么。愣了半天,最后还是那女孩开口了。
    那天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的家,只记得回家之后就倒头便睡,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辞职,虽然组长在电话里挽留,说会替我争取加班费,下个月可以转正式工,但我还是拒绝了。或许我是真的被吓到了,回头想想,那天若是自己碰了那符,或许死得就是我了。
    关于那替身符的事情,我也想到一件,大家也来听听。
    男人又一次突然插嘴。
    这是一个关于厕所附近系鞋带的故事。
    教室的铃声终于在期待中响起。安静的教室一下像到沸点的水锅,把锅盖顶的砰啪乱响。漫长的晚自习又迎来一天的结束。是剩下学霸继续争分夺秒。阶梯下分流着拥挤的人群。忙碌的学习,冲淡了原本的生活,只剩下无趣的做试卷,老师的工作也变成了千篇一律的批阅与讲解。
    舒玉和袁菲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下楼梯,舒玉抬脚垮了一步,差点摔倒,低头一看,原来鞋带松了,另一只脚踩在带子上,低下身正要系鞋带。
    舒玉!
    干嘛。舒玉没好气的回过头,白了一眼袁菲,叫这么大声,吓我一跳。要死啊。
    袁菲脸色惨白的食指往左边抬起。
    那里。
    怎么了?不就一厕所么。
    袁菲惊讶的看着舒玉,你不会没听过那个厕所的故事吧。
    舒玉摇摇头。
    学校的年代比较久远,据说是当初日本人留下的。学校是一所初高中混合制学校。高中部人也不多,一个年级也就四五个班。教学楼的阶梯后侧,有一个独立的厕所。正方形的一栋。而且只有女厕。上面爬满了爬山虎,茂密的叶子晚上看看确实满阴森的。
    袁菲和舒玉朝厕所看出,厕所里突然一亮,那细长的吊灯影子在墙上摇晃。传出轻盈的脚步声,一个身影一下从里面出来。袁菲吓得大叫,然后是另一个女孩的叫声。
    舒玉转头看看抓着自己衣服不肯放的袁菲,和又看看从厕所里出来满脸惨白的小谷。
    有病!
    宿舍的床上,舒玉展着劳累的肢体。
    对了,袁菲,你刚才是想说什么来着?
    你不会,真的没听说过吧。
    袁菲从下铺探出头。得到肯定的答复,袁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据说那厕所,里面曾经死过人,一个女孩子,是一个高三学生,学习一直很努力,可成绩却一直不好。一次考试成绩出来,那女孩看到自己的成绩。整个下午都不说一句话。直到晚上就寝说出去上个厕所。大家也没注意。第二天早上几个女孩去上厕所,一进去就吓得哭着抱在了一起。
    女孩自杀了。因为受不了压力,最终选择了自杀。
    你们知道她是怎么自杀的么?
    袁菲问道。门外传来重重的敲门声,几个女孩都吓得尖叫四起。
    大晚上的,别说话,快睡。宿管浑厚而沙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手电筒的光束在走廊乱窜了几下消失不见。
    舒玉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慢慢合上眼睛。突然想起件事情。
    对了,小谷回来了么。
    叫了几声,都没人回答,隐隐约约有鼾声。估计大家都累了。
    第二天,发现小谷死在了厕所里,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么,她把鞋带抽出来绑在垂下来的灯罩上,吊死了。
    男人轻微的咳嗽了几下,继续说道。
    其实那晚小谷早就吊死在了厕所,舒玉看到的其实是被束缚在厕所的鬼灵。我不知道小谷是自己选着了吊死,还是被鬼灵的魅惑,但那两根鞋带和那纸符都是一种媒介。当机关被触动,原本的轴交错了。
    男人看着我,你若下地狱,我便升天。
    男人裂开嘴笑笑,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