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六章 给鬼拍照
第六章 给鬼拍照



更新日期:2013-12-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跟着穿滑雪衫的年轻人一起往里走,没有灯火的狭窄长廊像一条隧道,抬头可以看到一盏盏壁灯,我拨了拨开关。虽然对这结果早就预料到,但还是有点失望。
    人在黑暗狭小的空间里,总是会有种莫名的烦躁。好在很快视野就变得豁然开郎。几个人围坐在客厅的中间,听到声音,都抬头望来。人群当中升着篝火。照亮了一小片地方。
    我还以为没人,没想到大家在这里聚起来了。
    人群中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爽朗的笑道。女人看样子二十出头。一副初出茅庐的模样,加上那个带我们进来的滑雪衫,一共5人。
    互相寒蝉了几句,那穿滑雪衫的男人叫王翔,坐在他左边低头一声不吭的叫王明,不过他们不是兄弟,同姓而已,右边那个是刚才说话的女孩叫夏春英,三个人是驴友。毕业2年都还没找到工作就相约出来散散心。对面那个低头吃馒头的中年人叫李洋。一副农民的打扮。进来到现在一直不说话。只是偶尔抬头笑笑,在他旁边坐着的的另一个女孩叫云霞。看模样很腼腆。年纪应该和那几个大学生差不多。
    你们两个是?
    窗外正好划过一缕闪电,接着响起声闷雷,天顶的玻璃被敲得丁丁作响。
    哦,我先生陪我回娘家,快下雨了过来避避雨。
    原来是小两口啊,恭喜恭喜。
    这次别说我吃你豆腐,我低头小声说道,孙倩挽着我臂膀抬起嘴唇凑到我耳边。这次算送的。
    来快烤烤火,刚才就有点小雨,风刮着挺冷的。有没有淋到雨?王明说道。
    我点点头,几个人围坐在火堆旁。
    你说,这么大的屋子会不会有鬼啊。
    我打量了下房子,这房子造的确实很特别,整幢房子像中空的一般,只有四面墙壁加个屋顶,像一个罩在地上的盒子。从外面却看不出,真不知道是哪个设计师想出如此蛋疼的设计。整装幢房子使用率就只有这一层而已。或者说底层也没用。整个客厅就占了空间的全部,都不知道就不叫客厅了。没有卫生间,厨房,既然是养小老婆的地方,至少也应该摆张床吧?抬起头仰面看去,高处的玻璃外,闪电每隔一段时间把玻璃照的雪亮。窗户竟然开的很高离地2三米。
    房顶是尖顶结构,最中间竟然是块巨星的透明圆玻璃。正对着升篝火的地方,听着雨水啪啪作响似乎快裂开的声音,还真怕它掉下来。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屋顶侧壁好像画着什么。我起身从篝火中抽出一根火把。
    在看什么?
    孙倩凑到我身后,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
    这些好像是中古上古时期的画像。
    侧壁上,每一面上都画着一个张牙舞爪的高大巨人,画像全用黑墨勾勒,黑色的人影与白色的墙壁结合的十分恰当。在电闪中让人觉得庄严肃穆。四周转了一圈,竟然发现这里的墙壁竟然有八面,也就是说整幢房子是个八面体。而且每面墙都连着一面天顶。
    你在干什么?
    我用力按着墙壁的每个看似有机关的角落。没心思理会孙倩。
    在找什么?
    孙倩狠狠地掐了我一下。
    你不觉得奇怪么,这么大一幢房子,里面空空的像个大烟囱。其他几人像看刷猴子般望向我,估计他们还以为我是想寻宝。结果是让我失望的,不过我也发现,一处破损的墙壁有一块砖片,估计是从顶上脱落的。砖石的表面有闪烁的晶状体。是天晶石。难怪我在门口的时候无法感知到里面。我对这所屋子的主人真是充满好奇。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整座屋子内部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座巨大的,祭坛!
   哎,这么好的环境氛围,要不我们讲鬼故事吧。
   听声音是夏春英,其他几人没附和,但好像也没反对。我坐回位子上。
   发现什么了么?
   孙倩小声问道,我摇摇头。
   那你拿块砖头看这么久?
   我是看看这房子是不是危房,那老板果然被骗了,偷工减料。这么大的雨恐怕会塌下来,我们就被活埋了。
   孙倩好像真的相信我说的话,皱皱眉头,抬起头,显然是在担心那块天顶玻璃。
   哎,那我就先讲,然后顺时针轮流。
   夏春英故意把脸凑近火堆,让影子照在自己脸上留下暗处。压低了声音。
   我讲的故事的名字叫做:给鬼拍照
   这是我真实的一段经历哦,毕业后因为找不到称心的工作,正好同学开了家小店让我去帮帮忙。小店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那种打证,复印,做广告牌,兼职摄影,拍证件照等等的小店。也不知道归啥属性。总之就是这样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小店的生意一般。偶尔接到一些做广告牌的生意,算是可以维持吧。不过我挺佩服我朋友的,至少和我比起来,走出了创业的第一步。
    那天,朋友正好出去了,店里就留下我一个人,我无聊的坐在电脑前,在淘宝网上看那些打折的商品。
    听到有推门的声音,我回过头去,门口跨进来一个老人。老人年纪不小了,看她走路挺吃力的,我赶紧迎上去。
    老奶奶,你需要什么么。
  老人大约有六十岁上下,下垂的眼袋很深。头发夹杂很多白发,土色的外衣,穿着件墨绿色的背心。那背心有点眼熟,估计在大街上看到过。看精神头老人身体应该还不错,不过腿特别细,走路拄着拐,显然主要是腿脚不好。
    姑娘,我拍张照。
    哦,老奶奶你要什么样照片,红底还是白底,要多大啊。
    要黑白的,有么?
    我点点头。
    那老奶奶,你要多大的尺寸。
    老人显然对尺寸没什么概念,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比划着。我让她在墙上的照片里找找。老人在墙壁上看了半天,最后伸手用中指在一张照片上敲了敲。
    姑娘,就要这么大。 
    2寸的黑白照片,呵,该不会是拍了放骨灰盒上吧。
    我心里暗想,看看老人一脸慈祥,心里觉得这样想挺对不住的。就不在乱想,从抽屉里取出照相机,扶着老人去内室。
    好,一,二,三。
    姑娘,谢谢你啊。请问能不能放大啊。
    我一愣,麻木的点点头。
    有底片的话明天差不多就可以来娶。
    老人点点头,好像在思考什么。
    到时候再说吧。
    老人问了下价钱,付了钱。告诉我三天后会来取。我目送着老人的背影离开,心里总觉得怪怪的。特别是那背心。但又说不出。 一晃就到了老人说取照片的这天,从上午等到下午,一直没看到老人的身影,其实每天都有不少人来拍证件照,我也奇怪自己盯着她为何。直到快关店门。才有一中年人跨门进来。
    你好,我来拿俺娘的照片。
    我从抽屉里取出照片,看到男人袖口别着黑布。
    请问大娘她?
    我试探性的问道,男人眼眶发红,嘴唇微微动了几下,显然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言而喻。
    哎,过马路不小心被车给。
    我叹了口气,一时也觉得惋惜。
    是我们不孝啊,都死了一个月才回来给她老人家送终。男人低头抚摸着照片纸包,俺娘活着的时候都没拍过一张照片。出殡连张遗照都,哎
    我的头皮一下发麻,没拍过一张照片,活着的时候?一个月前?我明明三天前才。
    姑娘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莫非老人自己给自己。
    男人显然是看出我在想什么。夏春英突然噗嗤一乐,冲众人笑笑,扫了一眼众人。
    你们知道男人告诉我什么么。
    看到众人期待的眼神,夏春英满意的继续说道。
    他告诉我,那天来拍照的是自己娘的亲姐姐。因为两人长得很像,所以老人想拍一张自己的照片给妹妹送行用,家里人觉得不吉利就没答应,没想到老人偷偷跑出来。既然木已成舟,也就随她去了。
    众人听到这里,都恍然大悟的感觉。
    不过!
    见夏春英话锋一转,众人又满脸期待。
    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件背心特别熟悉么,一个月前,店门口出了一场车祸,有个老人横穿马路,一辆货车刹车不及,结果。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救护车抬着一个老人。那老人也穿着那件背心。和男人聊来,原来她母亲出事那天,原本打算出门给自己拍张照片,正是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啊。
    夏春英看向身边的男人,男人见众人都不说话,知道在等自己。
    我比较笨,还没想好,我最后一个吧。
    那我先来好了,云霞见男人有些尴尬,就把话接过来,众人齐刷刷的眼神让云霞不好意思的躲开目光。
    我也讲个我遇到的故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