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七、郑儿的阴谋
七、郑儿的阴谋



更新日期:2013-09-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李子木和歩筱昕将紫嫣带到了城村的一处荒庙之中安置下来,歩筱昕看着躺在地上,面无血色的紫嫣,心里深觉愧疚。“师傅,夫人……她还好吗?”
李子木给紫嫣号完脉查看了伤势,微微点点头,“所幸你不精通武艺,刺伤的位置虽有些深,但尚不会致命。”
 “夫人何时会醒啊?”
李子木拿出些药递给紫嫣,说道:“你给她上些药,应该不会太久就会苏醒。”
歩筱昕点点头,拿过药,给紫嫣简单清理了下伤口,便将药抹了上去。包扎完毕之后,歩筱昕擦擦额上的汗,将药递给师傅。抿抿嘴,支吾了半天,问道:“那个……师傅啊,你……你觉得……夫人,她会是妖吗?”
“能在霓裳剑刺中之后,不魂飞魄散的。除了人能做到之外,还有……”
“什么?”歩筱昕急忙追问道。
“半人半妖。”
“半人半妖?”
李子木微微点点头,“对,就是本来是人,可是……因种种原因,与妖做了灵魂交易之后,与妖交换了心脏,变成了半人半妖,时间一久,杀戮增多,自然会成为妖。”
“那夫人现在是刚刚变成妖了?”
“从刚刚的情势和她未被霓裳剑伤害太严重,可以断定,刚刚成妖不久。”
一听夫人刚刚成妖,歩筱昕心想一定有办法能救夫人,便问道:“可有解救办法,让夫人变回人?”
李子木踱步,暗自思量片刻,回道:“人类与妖做灵魂交易的尚属少类,不过为师曾看过一些书,书中说,若与之交换心脏的妖愿意将心脏还给人类,人自会变成原来模样。只是……妖成人实属罕见,妖物一旦成人,怕是……很难愿意放弃,再回去当妖了。”
听罢,歩筱昕不禁感到惋惜,“那……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夫人成妖,然后……斩杀了吗?师傅,我不要!”
李子木见歩筱昕情绪有些激动,连忙安慰道:“徒儿,也不是没办法。当前,当务之急,还是等夫人醒了,告知原委,我们去找与夫人做交易的妖……”
歩筱昕听罢,点头称是,“对!师傅……找到妖!”
正当此时,躺在地上的紫嫣,指尖微动,缓缓苏醒过来,“我……不是……妖……”
歩筱昕一见紫嫣醒来,连忙过去查看紫嫣的情况,“紫嫣姐姐,紫嫣姐姐。”
紫嫣一见歩筱昕,连忙抓住歩筱昕的手,虚弱的说,“筱昕,我……不是……妖。”
  歩筱昕紧紧回握住紫嫣的手,重重的点点头,“姐姐,我信你。”
紫嫣突然情绪激动,“可是他不信!他不信!他从未信过我!咳咳……”说罢,咳出了鲜血,虚弱的躺在地上。
歩筱昕见状连忙紧张的安慰紫嫣,“姐姐,不要激动。我们都信你。都信你是遭妖所陷害的!是不是师傅?”歩筱昕连忙求助李子木。
李子木点点头,赞同道:“紫嫣夫人,请你放心,李某身为降妖师,人与妖我能分辨。你现在为妖物所害,我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紫嫣见歩筱昕和李子木如此信誓旦旦,点点头,感激的说道:“多谢两位了。”
“姐姐,这是我们应该的。”歩筱昕说罢,将紫嫣的身体正正,让她躺得舒适些。
紫嫣见自己如今沦为半人半妖的妖怪,康府上下无疑会将自己视为妖物,与自己断绝关系。自己的身份世事不容,只有眼前这对仅是萍水相逢的师徒如此信任自己,不放弃自己。相处多年还不如一面之缘……不觉心中倍感悲凉,泪水涌上了双眸。
歩筱昕见紫嫣默默的流泪,连忙上前询问:“姐姐,怎么了?不要哭啊。”边说边帮紫嫣抹眼泪。
紫嫣努力扯出一丝笑容,“没事、没事……李大师,我……我现在到底怎么样?”
“夫人不必太过担心。我现在只想知道,夫人为何会成现在的样子?”
紫嫣沉默半饷,咬着嘴唇,终是摇摇头,不语。
这可急煞了步筱昕,“紫嫣姐姐,你快说啊?到底是何妖物把姐姐弄成现在这副模样?”
李子木也在一旁劝慰道:“夫人,你若不说,我们也爱莫能助啊。”
紫嫣百般无奈,只得叹口气道:“这件事,还得从去年初冬说起,我家老爷叫康瑜,老爷每年冬天都有外出狩猎的习惯。那天老爷早上去打猎,晚上回来,却一无所获。我很是诧异的问老爷,今日为何没有猎物所获?老爷说,今天他在上山的路上,看到一只白狐,本来想猎杀,可是白狐一看到他,便拼命跑了过来,似是寻找庇佑一般,躲到他的马下。老爷很是奇怪的下马查看,才知道,这只白狐是被其他野兽所伤,来找他寻求帮助的。老爷心地善良,便撕下一块衣袍,帮白狐包扎伤口。然后将白狐放归山林。这一来二去,便耽误了些时辰。又遇上山林大雪。老爷,便又两手空空的回来了。此事,我也没在意。谁知,就在第二日,有人传报说府门口有位女子要求见老爷。
“女子?”步筱昕问道。
“恩。”紫嫣继续说道,“我让下人先将她带到前厅,我再与老爷一起去看看到底是何事。等到了前厅,见到那位女子,那位女子声称自己是山林中的住户,可是我见那妖冶美丽,举手投足都无限风情,一点都不似寻常人家的姑娘,心中不免生疑。女子继续说,昨日,老爷上山打猎,救了她家的白狐。昨日,一夜暴雪,将她的家全部摧毁,无奈之下,只得来投靠老爷。希望老爷收留她。说罢,还将一块衣袍递给老爷。”
“那位女子可是郑儿?”步筱昕问道。
紫嫣点点头,默认。“老爷看了看衣袍,确实是自己昨日救下白狐时给它包扎伤口的。然后询问我的意见。我见女子孤苦伶仃,甚是可怜。府中多一人也无妨,便安排她住了下了,当侍奉丫鬟。”
“姐姐,你这是引狼入室啊!”步筱昕气急败坏的说道。
紫嫣苦笑一声,摇摇头,“我要是早知道后来的事情会是这样,怎么也不会收留她了……后来,郑儿在府中甚的众人的喜爱,我当初也是心里也颇为喜爱这个伶俐聪明的姑娘。我来康府第二年生下个女儿之后,便再无所出。我就寻思着,郑儿伶俐聪慧,便想将她纳为老爷的妾,再为老爷生下一儿半女。这个事情我先是询问了郑儿的意思,她只是说一切依我和老爷。于是,我便去问老爷,可是老爷自始至终都不同意……百般无奈下,只得放弃。后来的某天,我去给老爷拿书,刚刚到书房门口,便瞧见里面有人,慌忙躲到一边,仔细一看,屋里的人是郑儿。她坐在老爷的椅子上,抚着老爷桌上的书籍,动作轻柔,甚是深情。那时,我便知道,郑儿是爱着老爷的。”
“康公子不是不赞同郑儿嫁过来,为何最后竟让她入门了,还是独宠?”步筱昕不解的问。
“郑儿知道老爷不同意她嫁过来,以为是我在其中作梗,于是便越来越针对我。一日,我命她来我屋中帮我缝制衣服,谁知,她来后,却质问我,老爷不让她进门,是否是我不同意。我当即否定,谁知竟惹怒了她,我便急忙将她赶出去,还说,要将她赶出康府。我那是一时气话,谁知她却更加坚信是我,是我不让老爷和她在一起。后来她闯进房间,将针扎进自己的肌肤之中,然后大声呼叫。我当即被她的疯狂行为吓得呆在一旁,等众人来之后,她却指着我说,是我讨厌她,欲将她赶出府,她百般求饶之后,惹怒了我,我将针扎进她的皮肤里,逼她走!这完全就是污蔑啊!老爷见状,连忙命人先将郑儿抬去见医生,然后询问我事情的经过。我将原委说出,老爷当时自是信我的。所以对郑儿半信半疑。她自知老爷对她不够信任,便愈加恶劣的破坏我与老爷的情谊。那日,家中来了一位大客户,这桩生意对老爷很重要,可是那日我身子不爽,老爷吩咐下人让我将家中的账簿拿出来,我不便走动,便拿了之后,命人给老爷。谁知,片刻之后,老爷勃然大怒,来到我的房间,说我是个毒妇,既然我不想他娶郑儿,他偏要娶她,还要给她名分……”说到这,紫嫣哽咽了。
“那究竟是怎么了?”李子木不解的询问。
“那日,郑儿拿走了账簿,换了一个假的。不仅如此,还去那位客商房中,哭着说,是我让她过来,如果不伺候好了那位客商,我就将她赶出府中。天地良心啊,我,慕紫嫣怎会有如此狠毒的心肠……老爷看完账簿,觉得不对,便去客商房中诉说情况,谁知,当老爷进去时,见到紫嫣在客商身下挣扎,老爷连忙救下她,紫嫣就诉说了原委,老爷见她哭得梨花带雨,又想一个姑娘怎会随便拿自己的名节开玩笑。遂信了她……也是从那日,郑儿深受老爷宠爱,在府中愈加盛气凌人。而我便与老爷……只是有夫妻名分而已。”
“郑儿那个妖妇!怎么可以这样?恩将仇报!”步筱昕为紫嫣打抱不平。
“这些我都可以忍了,只是,昨夜,有个男子忽然出现在我房间,然后把我打晕……等我醒来,唤来丫鬟时,丫鬟见我就惊叫一声,便晕倒在地,我连忙去镜子前一看……自己、自己竟然是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说罢,紫嫣低首垂泪。
步筱昕连忙去安慰紫嫣,“姐姐不难过。现在可以肯定是那个妖妇所为,我和师傅一定要为你出口恶气!”
紫嫣伏在步筱昕肩上。点点头。
“谁?”李子木察觉庙中有人,便连忙追了出去。
李子木点地而起,将黑影挡在身后,“不知兄台刚刚躲在暗处,是何意?”
黑影人冷言道:“要你们的命!”说罢,手上多出一副钢爪,往李子木胸前打去,李子木点步后退,惊险的躲过一劫。随即拿出断魂笛,与之搏斗。
黑影人左右出击,李子木接连防御,见到黑影人出击时,翻身越过他,从背后给了黑衣人重重一击。黑衣人被李子木打退数步。黑影人见无可趁之机,自己又受李子木一掌,便洒下一把迷烟,消失了踪迹。李子木待烟雾稍稍散去查看,却早已不见黑影人的踪迹,便回庙中保护步筱昕和紫嫣的安全。
步筱昕见李子木回来,连忙询问,“师傅,那是何人?”
“怕是一只妖。此妖修行高神,不容小觑。”
步筱昕一听是只道行高深的妖,担心的问李子木,“师傅可能降服?”
李子木点点头,义正言辞道:“世间只要是妖终究逃不过正道!”
……
黑影人负伤逃回康府后,连忙回到郑儿处复命,“主子,让慕紫嫣逃了。是夜的错,请主子责罚!”
郑儿一听慕紫嫣没死,将手中的杯子摔在地上,怒斥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她死!你明白吗?”
“主子,是那个叫李子木的降妖师太过厉害,将属下打伤……所以未完成使命。”
郑儿摆摆手,说道:“我不要理由。李子木,降妖师是吗?呵呵……拿着这瓶药。”郑儿将药递给夜。“把这个药放到慕紫嫣的饭中,会加速她的妖化速度。这次,不要让我失望,知道吗?”
夜接下药,道:“遵命!”
“快去!快去!”
夜出去后,郑儿坐下来,对着镜子,看着镜中自己的如花似玉的容颜,闪过一丝阴冷,“慕紫嫣,多谢你的人心,让我告别了天天忍受剧痛,必须靠吃人心续命的日子。为了感谢你,我也让你,感受一下,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