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六、康府白发女妖
六、康府白发女妖



更新日期:2013-08-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歩筱昕在房间里东转转,西瞅瞅。转了一圈之后,将视线定格在桌子上面的甜点上。歩筱昕从早上吃过早饭到现在都快傍晚了,都没有吃饭。歩筱昕摸着饿瘪的肚子,抓起一块糕点便放进嘴里。啊呜啊呜……“和凤姐的手艺比起来差点,不过还是很好吃的。嘻嘻……”说罢又拿起一块塞进嘴里。
  吃饱喝足的歩筱昕,习惯性的走向了床榻,“哎呀……好困啊,希望睡一觉,醒了之后能看到师傅吧……”歩筱昕自言自语了一会,便呼呼睡了起来。
  歩筱昕睡的安稳,可急煞了李子木。他心想已过了正午,歩筱昕没吃午饭,这会儿肯定饿了。便趁歩筱昕买东西的空档去旁边的包子铺买些包子给歩筱昕充饥。没成想,就这会儿的空档,转身回来,便再也找不到歩筱昕的身影。她是孤身一人,在青城又人生地不熟,一个小姑娘家,是走丢了呢?还是被人掳走了呢?李子木越想越担心,便沿街寻找歩筱昕,找了半天,也未见歩筱昕的身影。李子木不住的自责,哎,当时应该等着徒儿一起去买包子就好了,徒儿啊,师傅对不起你啊!李子木心里对歩筱昕很是愧疚。
  康府的家仆接到紫嫣夫人的吩咐之后,便沿街开始寻找,终于在西城门看到了李子木的身影。
家仆见李子木身形,外貌与夫人带回来的姑娘口中描述的相似,便上前询问道:“请问这位先生可是李子木,李先生?”
  李子木一见来人认识自己,心想莫非这人知道徒弟歩筱昕的下落?便急忙回道:“在下正是李子木。不知兄台找在下可与一位姑娘有关?”
  家仆听李子木这样说,心里便有几分肯定,但仍需要确认:“先生所说的姑娘是何模样?”
  李子木不假思索的回道:“身着紫色衣裙,头戴一枚白色珠钗,腰上系了一把红色的宝剑。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
  家仆点点头,心想找的就是此人,说道:“先生,您找的姑娘现下在我们府中。先生快随我来吧。”
 李子木一听歩筱昕的踪迹,便急忙跟着家仆来到了康府。一进康府,家仆便把李子木领到了正厅,告知了紫嫣夫人。
  紫嫣一听说歩筱昕找的师傅来了,便急忙赶往正厅,一进门,便见一位翩翩公子,站在厅中,负手而立,远远看去,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紫嫣上前一步行礼道:“公子便是李子木,李公子吧?”
  李子木作揖回道:“在下李子木,见过夫人。”
  紫嫣笑道:“你便是歩筱昕姑娘的师傅吧?今日我从市集回来,在小巷中见到筱昕姑娘独自无助的哭泣,看的人很是心疼。便上前询问,原是与师傅走丢。我便带她先回府。”
“多谢夫人救过小徒。是在下的错,没有照看好徒儿……”李子木自责道。
“师傅现在随我去看看筱昕吧。”
   李子木点点头,便随紫嫣来到了厢房。
   “筱昕就在里面,我现在还有些事情,就先告辞了。”紫嫣把李子木领到厢房门口便离开了。
   李子木推开房门,一进去便看见歩筱昕抱着被子,蜷缩在床上,睡的香甜。李子木轻声缓步走到床前,看到歩筱昕安然无恙,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帮歩筱昕掖了掖被子,看着睡梦中的歩筱昕似在同李子木轻声呢喃一般。李子木俯下身子,想听清歩筱昕说什么。
“师傅……师傅……不要丢下我啊……”歩筱昕神情惊惶,一抬手便握住我坐在身边的李子木的手,这才安静下来。李子木见状,疼惜的叹息道:“师傅再也不会丢下你的。”这句话似是誓言一般,传到了正在睡梦中的歩筱昕耳中。混混沌沌的歩筱昕似是听到师傅的声音,便忽地睁开眼,抬眼一看,李子木竟然真的在自己身边。那自己刚刚听到的不是梦话!歩筱昕一下就抱住了李子木,委屈的啜泣道:“师傅,师傅,徒儿可找到你了,我以后乖乖的,求师傅不要再丢下我了……”
  李子木拍了拍歩筱昕的背,安抚道:“徒儿莫哭,今日是为师的错,丢下你一人去买包子……”
“包子?”歩筱昕抹抹眼泪,诧异的问,“师傅与我失散是因为买包子?不是因为不要徒儿了?”
  李子木听歩筱昕是以为是自己不要她这个徒弟才与她失散,不禁抿嘴摇摇头,“师傅是去给徒儿买包子了,徒儿不是没吃午饭,师傅是怕徒儿饿了。”说罢,李子木从怀里拿出一包纸袋子。
  歩筱昕一见有吃的,便连忙拿过来,拿起一个包子啃了起来。“呜……师傅原来是买包子去了,徒儿还以为……嘿嘿……师傅下次可不要再丢下徒儿一人了。”
  李子木点点头,应了下来。歩筱昕高兴的将师傅的承诺,铭记在心。
  休息片刻,李子木便带着歩筱昕前去谢过紫嫣,准备辞别。
  歩筱昕一见紫嫣,便欣喜的跑过去打招呼,“紫嫣姐姐。筱昕找到师傅了。”
“在下谢过夫人。时辰不早了,在下与徒儿便不再叨扰了。”李子木作揖,辞别。
“现在天色已晚,出去投宿怕是也不方便。公子不如与筱昕在这里将就一晚。明日启程可好?”紫嫣挽留道。
   歩筱昕可是很喜欢在这里住一晚的,很期待的冲师傅点点头。李子木见歩筱昕很是喜欢这里,便应下。
吃罢了晚饭,歩筱昕便和李子木各自回房休息。夜已深,歩筱昕躺在床上,早已睡去。李子木辛苦了一天,也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突然,一阵尖锐的女声划破黑夜,打破了沉寂。歩筱昕惊醒后立马抱着霓裳剑就跑到李子木的房门口,“师傅,师傅开门啊!师傅……救命啊!”
   李子木也被那声惊叫惊醒,连忙开门,见歩筱昕一脸惊恐的抱着霓裳剑跑进来,抓着李子木的衣袖,哆哆嗦嗦的说:“师傅……徒儿刚刚……好像听到了惊声尖叫……很是骇人啊!”
李子木拍拍歩筱昕的头,安慰道:“徒儿莫怕,刚刚为师也听到了。”
  这时,寂静的康府也因那声尖叫变得热闹起来。
  门外的人乱作一团,边跑边喊:“妖怪啊!妖怪啊……!”李子木一听有妖,带着歩筱昕便出去了。
  李子木截住一位家仆,问道,“府中发生何事?”
  家仆惊恐的说道:“妖怪啊!夫人屋子里有个白发女妖怪啊!”
  歩筱昕一听是紫嫣的房间,急忙赶过去查看。一到夫人门口,便见到一位白发女妖,面容狰狞,双目流血,张牙舞爪的扑向众人。
   歩筱昕担心紫嫣还困在屋子,便急忙往屋内跑。李子木见状,拉着了歩筱昕,“徒儿,莫急。为师为你掩护,你进去将夫人带出来。”
   说罢,李子木点地而起,与女妖交锋。歩筱昕趁机闯进屋中,查看四周过后却未见紫嫣的身影,心里不禁一慌,难不成紫嫣被妖物所伤?随即出去与女妖对峙。
李子木见歩筱昕孤身而返,问道:“夫人呢?”
“夫人不见了,定是这个女妖将夫人藏起来了。”说罢,歩筱昕抽出霓裳剑,上前与女妖打斗。
歩筱昕不会武艺,打架也全靠蛮劲瞎打,她挥着霓裳剑肆意刺去,边刺边喊:“妖物,你将夫人藏到何处?快将夫人交出来!”
   女妖面对歩筱昕刺来的剑,惊慌失措,左右闪躲。歩筱昕心里不禁嘀咕,女妖怎么如此惊慌?也不会反击自己……难不成是被霓裳剑吓到了?哇塞……这样太厉害了吧。
   随即歩筱昕加大了力度,向女妖砍去。左右挥舞几下之后,竟然误打误撞,一剑刺中了女妖的腹部,女妖喷血倒地后,李子木急忙向前查看,撩开遮盖女妖面部的白发,不由的吃了一惊,“夫人?!”
  歩筱昕听师傅叫倒在血泊中的女妖‘夫人’,立即跑了过去,一看,自己刺到在地的竟然是自己寻找的紫嫣夫人,歩筱昕脑子嗡的一下,懵了……
   康府小妾郑儿见女妖倒在地上,便缓步凑近,看了一眼便惊叫道:“啊!老爷,你快看,那个女妖,是不是姐姐啊?”
  一位身材伟岸的男子闻声立即过来查看,看了一眼,便跌坐在地,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不可能……不可能……”
  “夫人,夫人……”歩筱昕跪在地上,按住紫嫣的人中,希望紫嫣赶紧苏醒过来。
  郑儿连忙跑过去,扶住男子说道:“老爷,您都看到了,那就是夫人!”
  男子甩开了郑儿,跑到紫嫣身旁,抱起在地上的紫嫣,不停的说“不可能……不可能……”
  紫嫣在男子的怀里缓缓的苏醒,用手拉住歩筱昕的裙角,虚弱的说道:“带……我……走,我……不是……妖……”说罢,便昏了过去。
  郑儿在一旁,看着在男子怀中昏迷的紫嫣,咬牙切齿地说道:“明明就是妖!”说罢,拿起地上的霓裳剑,向男子怀中的紫嫣刺去。男子见郑儿要刺杀紫嫣,连忙用身子护住紫嫣,郑儿顺势将剑刺入了男子的背部,“老爷!”
  紫嫣从男子怀里跌落,李子木上前,接住紫嫣,冲男子和郑儿说道:“在下李子木,是名降妖师。夫人是人是妖,待夫人醒后,在下自有定夺。”说罢带着歩筱昕,离开了傅府。
  李子木他们离开之后,郑儿扶着男子,回屋包扎。
“老爷,刚刚那女妖,你也看到了,那明明就是夫人,你为何不让我一剑结果了她?”郑儿不甘心的冲男子说道。
   男子听完,忍着剑伤,站起来,挥手就扇了郑儿一巴掌,怒斥道:“论尊卑,她为妻,你为妾。你怎敢称她为女妖?”
  郑儿摔倒在地,听罢男子的话,踉跄站起,夺门而出。
  回到房中的郑儿,看着镜中自己的右边脸颊红肿,气急败坏的将桌子上的东西推到地上。咬牙切齿道:“慕紫嫣,你都是妖了,康瑜对你还是如此偏心!夜,你出来。”
   郑儿身边即刻出现了一个黑衣男子的身影,“我要你去追查慕紫嫣现在身在何处,一经发现,便立即斩杀!”
  黑衣男子点点头,便隐去了身影。
  哼,慕紫嫣,既然是妖,必杀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