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十二、难测的最是人心
十二、难测的最是人心



更新日期:2013-08-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再次醒来已是次日午时,元清见我苏醒,便赶忙上来询问,“娘娘,身体还有哪里不舒适?”说罢又端上了一杯水。
  我缓缓地摇摇头,喝完水,便问,“元清,皇上呢?”
“皇上上朝前看娘娘还未苏醒便未打扰娘娘,吩咐说下朝后便来看娘娘。”
我微微点点头,便坐起身,“元清,下毒之事可以什么消息?”
   元清看看我,无奈的点点头,“皇上已下令各个部管事严查此事,只是尚未有何结果……娘娘不必担心,这下毒之人必定会被查出来。”
   轻叹一口气,“救火扬沸……查也只是抓住几个宫女太监。这幕后的黑手,怕不知在何处等着再害咱们一次。后宫争宠,向来是无所不用其极,当真是防不胜防。”
“娘娘莫要担心,目前以身子为重。皇上在明处查着,咱们在暗处也摸清此事根源。”
 “元清,这周围有何人值得相信呢?”
“娘娘,依奴婢看,人心隔肚皮,除非咱们割开这肚皮,方才能将他人的心瞧清楚……”
“好,我们就割开这肚皮,看看这周围人的心的颜色究竟是红是黑。”
   我让元清故意将我病重的消息放出去,害我之人意在谋命,而今知道我已病入膏肓,便会觉着这是铲除我的最佳时机,更加会急不可待。我便利用他这份急迫之心,来个反间计。
“娘娘,这已经验了三日的饭食和汤药了,并未查出哪里有毒啊?”元清问道。
“咱们有时间,不急。我身体好一分,这凶手便多一分焦急……等着吧,早晚会露出马脚。”
  终于,在第五日的汤药中,查出了问题。
“今日这药是谁煎的?”我问元清。
“是灵儿。奴婢立刻叫她过来。”
不一会,福禄便将灵儿带了进来。
“灵儿,你跟了我也算不短时日了吧?我可有亏待你?”
“没有,奴婢福薄,承蒙娘娘厚恩。”
我押了口茶。缓缓的说,“你可还记得当日我进着清漪园说过的话?”
“奴婢记得,娘娘最看重忠心二字,奴婢绝不敢有二心。”
“好一个忠心,一口一个忠心,我看你早就将这忠心二字放到了你的主子身上!”
 
灵儿惊恐的说,“奴婢,奴婢不知娘娘说什么,奴婢就娘娘您一个主子……”
“你主子倒是看得起本宫,竟用如此歹毒的手段对付我。
“奴婢……奴婢……”
“还不承认吗?”我示意元清将汤药端了上来,“这碗药,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奴婢不知娘娘所谓何事,奴婢只是奉命给娘娘熬药,请娘娘明察。”
“好啊,竟然你不知所谓何事,你便把这汤药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喝下去。”我命元清将汤药端给她。
我看着灵儿,狠狠的说,“一口一个忠心,我倒要看看,你的忠心何在?”
  “你要表忠心,主子便给你机会,灵儿,你倒是喝了……”元清在旁说道。
  灵儿哆哆嗦嗦的将药碗捧起,几度放置在唇前又缓缓拿开。我便示意福禄,福禄立刻将药碗夺过去准备强行给灵儿灌药。
  “不!不!……我不……不喝……”灵儿激烈的反抗着,两人在厮打纠缠中将汤药碗打碎在地。
  灵儿跪在地上乞求我,“娘娘……娘娘扰了奴婢吧……奴婢知错了。”
 “你只管说是何人指示,这是你将功赎罪的机会!若有半句虚假,拖出去乱棍打死!”
   灵儿啜泣道,“奴婢……奴婢有个弟弟在宫里当差,那日奴婢打清漪园经过,当值的一位公公将奴婢叫走,威逼恐吓奴婢说,如果不给他做事,就将奴婢的弟弟打死。奴婢的弟弟才十三岁,奴婢……奴婢实在没办法……求娘娘原谅。”
   我追问道,“你可认得那人?那人可有交代你什么?”
   “奴婢不认识,他只让奴婢在小主的汤药里下毒,其他的不用管。”
  “这毒是从何而来?”
  “那人告诉奴婢,每日打理花园时格外留意墙角处的土,他便将毒包在纸中埋在墙角土里。”
  “若这次不得手,那人可有告诉你怎么办?”
  “若得知娘娘未被毒害,便……便要奴婢在下一次毒。”
  我抚了抚额头,“福禄将她带下去,捆起来看好了。”
“娘娘,娘娘饶命啊……娘娘……”
 灵儿被拖下去后,我叹息道,“平日我待她不薄,她却恩将仇报……这怎叫人不寒心?”
  翌日,我便让元清放出消息说我身体渐渐康复却又不知何因复发。想借这次机会,能找出幕后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