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十三、只道君郎意难坚,负我残春泪几行。
十三、只道君郎意难坚,负我残春泪几行。



更新日期:2013-08-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安排人手仔细观察了几日,却仍未寻到凶手的任何消息。想必其必有防备。
   一日,我在房中休养,喜儿前来禀报说清宁宫的静妃和天一园的端妃前来拜访。略有几分诧异,心想着平日与静妃并无太多联络,此时来看望,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而为。
   端妃一进入房中,便到我床边热切的说,“妹妹,听着你身体不适,可有好点?”
“妹妹只是身体略感不适,怎劳着姐姐和静妃姐姐来探望。”
“咱们都以姐妹相称,哪来着劳不劳烦的。姐姐只是担心妹妹的身体……”端妃打量了我一番,接着说,“瞧着妹妹脸色苍白了许多,这病可折磨煞妹妹了,姐姐瞧着也颇为心疼。”
“柔妃妹妹,姐姐虽然与你往来不多。咱们共同侍奉圣上,便也为一家人。这一家不说两家话,妹妹这病,到底为何缘故?怎来的如此迅猛?”静妃一脸关切的说。
   一听到这,心里便对她俩的到来有几分了然,明为探望,实则探底。心顿时寒了几分。
“说来也是奇怪,那日与皇上共同用膳,不知怎的便晕倒了……想来是我身子虚弱,可曾想到是有歹人毒害……”我眼睛微微湿润。
“人心叵测啊……妹妹可要多仔细些。”静妃拍拍我的手。
“妹妹可有这歹人的消息?要是知道了谁,这定不可轻饶。”端妃怒愤的说。看着让我颇有几分感动。
   我无奈的摇摇头,回道,“这下毒之人歹毒,手段又颇为高明,这真是让人难以猜测……”
   寒暄片刻后,我称身子虚弱,端妃和静妃便留下些补品便回宫了。元清送走她们之后,便来问我,“娘娘,这端妃和静妃,在此时来探望娘娘有何用意?”
“生前个个说恩深,死后人人欲扇坟。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此时前来,无非为探探我的情况,看我是否如她们所想,病入膏肓。哎……”我叹了口气,“元清,你说这平日,后宫争宠之风阴毒,可我并未涉及其中,可终究逃不过他人的谋害。”
   “娘娘一入宫便得到皇上无上荣宠,这‘独宠’之说在后宫很是盛行。娘娘第一日去拜见皇太后,与皇上相携而去,不知羡煞了多少妃嫔,更因那日皇上赏给娘娘玉石翡翠步摇,更让不少后宫的妃嫔贵人羡艳。想着皇上从未对任何妃子像娘娘这般上心,由此有些心里嫉妒娘娘之人,便有心谋害娘娘。娘娘无心为之,却被歹毒之人陷害中毒,着实无辜。娘娘以后在这宫中行事更该小心为之。”
   听罢元清的分析,我点头称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可这柳却是害人之柳,毒人之心……哎……”
“元清,你觉着,这端妃和静妃二人,是否有些可疑?她们来终究没有探探情况这样简单。我觉着,她俩定是替他人证实一件事。”
“娘娘是指,是否找到下毒之人之事?”
    我点点头,接着说,“静妃问我为何而病,端妃紧接询问下毒之人。这明显是串通好了来探我口风……实在可疑。但是,我想不通,到底是何人能让端妃和静妃前来探寻。我想这人,必定是想毒害我之人。”
“这端妃素来与静妃往来不密切,今日同来却是有些让人起疑心。但是,奴婢听说这静妃常日与淑妃娘娘为伍……想必,此事必与淑妃脱不了干系……”
   元清的猜测也正是我的想法。“只是现在苦于没有证据。若将此事作罢,我实在不甘心。”
“娘娘,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目前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这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淑妃,的确,从那日她谎称腹痛将皇上引去长乐宫便知她有意针对我。素问淑妃厉害,却不知如此毒辣,让我不得不时时防备着她。
   这中毒之事皇上查探也终无结论,最后只能定个内务府办事不力的罪名将此事不了了之。可是我知道。皇上心中必定有怀疑的人,只是他却不愿去证明。
皇上对于此事也颇感愧疚,便不断安慰我,“舜华,朕知道此事并不简单。只是现在,查询无果。目前只能委屈舜华一下。只是舜华身子虚弱,可万万别哭坏身子……”
  “皇上,这毒害我之人皇上心中或许有个怀疑对象,皇上为何不去问问。却给舜华一个内务府办事不力的借口?”我不甘心的反诘道。
“舜华,你可是在怪朕?”皇上反问道,“朕不是不想为你找到毒害你之人,只是朕刚刚登基,许多事情舜华都不了解也没舜华想的这般简单……所以这件事朕目前只能给你这个结果,而舜华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皇上不容置喙道。
“舜华只能接受?皇上可问过舜华的感受?皇上是否为舜华想过?若这便是皇上对舜华的交代,舜华不愿意接受。”
皇上愤怒道,“傅舜华,你这是在质问朕吗?”
“皇上,您口口声声说爱惜舜华,难道这便是你爱舜华的结果吗?”我眼眶湿润。
“朕不知是你夫君也是这天下的王。你该明白,朕的心,不可能只有你!”
“原来……皇上终于说了出来。”我眼眸低垂,默默的回道,“看来,皇上的心里,多个舜华和少个舜华,都无所谓……”
    皇上听罢,龙颜大怒道,“傅舜华!看来朕真是太过于宠溺你了。你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了!”说罢,便拂袖而去。
看着皇上的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一行清泪滑过面颊。
元清前来询问,“娘娘,皇上这……”
   “元清,这便是他所谓的爱,这便是他给我的交代……原来,是我太天真了,只把他当作了夫君,却忘了,他却是这天下万万人的王……”语未毕,心已繁乱如麻。两行清泪,划过脸庞,浸湿的却是我的心……
第二日,宫中便有言曰:西园柔妃恃宠而骄,失宠于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