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30、邀请过年
30、邀请过年



更新日期:2013-02-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一期寒假班结束的时候,春节悄然到来了。
 
二十二号,是年三十。
 
也是我们年前开课的最后一天,下午四点半的时候,我们便放了学。
 
这比起往常,要提前一个小时吧。
 
而因为过完年后,要等到初六,才开始上课,所以,孩子们都显得很是开心。
 
家长们,也是早早地,就侯在了门外,等着接孩子回家。
 
秦初皓的店铺,中午就打烊了。
 
所以,下午的时候,他便开车,来接妹妹回家,也接那七个孩子回家。
 
而卢晓鹤,在孩子们放学后不久,也回家了。
 
整个培训教室,只剩下了我和叶冰夏,还在打扫卫生,整理桌椅。
 
母亲之前不经意地那句“过年的时候,你可以邀请人家到咱们家过年”,此时,却萦纡在我心头。
 
我很想鼓起勇气,问叶冰夏,今天晚上怎么过。然后,在她摇头说不知道的时候,邀请她一起到我家里过年。
 
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我就那样傻傻地站着,看叶冰夏的背影,看她忙碌着,把学生们的书本、资料、文具,一个一个地摆放整齐。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第一次发现,叶冰夏如此地美。如果要用花来形容的话,此时地叶冰夏,就像是微波荡漾地湖面上,一枝初开的莲花。清新、柔美,沁人心脾。
 
忽然地,一个念头,就闯了进来,也许有一天,我会不由自主地,爱上这枝莲花。
 
爱地如痴如醉,不能自拔。
 
只是,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值得不值得,拥有这份爱。
 
那对我来说,太遥远,太渺茫了,只能抬头仰望,只能灯下祈祷。
 
或许,相比疑惑,更大地,应该是害怕,是恐惧。
 
如果能够拥有的话,我怕把持不住,迷失了自己。
 
如果不能拥有的话,我怕承受不住,伤痛了自己。
 
唉,也许,埋藏在心底,是最好的。
 
对别人,对自己,都是最好的。
 
而也许,最好的,也是最残忍的吧。
 
可是,人,如果不对自己残忍一点,不对自己狠心一点,又怎么能成大器?
 
爱情事业双丰收,这只能是一份美好祝福,也只能出现在酒桌上,出现在毕业时的同学录上。
 
而现实,终究是物质的,需要车子、房子、银行存款,来说服一切。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叶冰夏抬起了头,看到正在愣神的我,有点不解了,“怎么了,麦芽糖?”
 
“噢,”我回过神来,笑了下。
 
“该不会想着,除夕夜吃饺子吧?”叶冰夏笑着说道。
 
“饺子?”我怔了下。
 
“每当过年的时候,我妈总是要包很多饺子,吃完饺子,我们就去看烟花,逛花市,买各种的小零食。”说到这儿,叶冰夏把手中的一本书放下了,她叹了口气,“现在这个时间,我妈妈应该在准备饺子馅了。”
 
看到她脸上的感伤,我心里也变得很不是滋味。
 
在这个家家团圆的除夕夜,而叶冰夏却自己一个人,远在离家数千里的陌生城市。
 
嗯,唐碧阳,你还等什么?叶冰夏不能回家过年,是因为要帮你办培训班,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喊上她,热热闹闹地一块过个年,而不是让她这样冷冷清清,形单影只地迎来新年。
 
放心吧,你的邀请,叶冰夏只会当做是一份心意,而不是误会,觉得你对她有什么好感或企图。
 
只要你心里,也觉得,这只是一份邀请,一份对她的歉意和感激,就行了。其他的,不需要多想,并且,想了也没用,只会让你徒增烦恼。
 
记住,你和她,只是朋友关系,只是同事关系,只是雇员和雇主的关系,这是一开始,你们两个人就说好了的,她明白,你也明白,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保持头脑清醒,就可以了。
 
想到这儿,我终于下定决心,邀请叶冰夏去我家过年。
 
我想,如果我话说出口后,她不愿意去,那是她自己的事情,和我就不相干了。
 
而我,如果不说的话,肯定以后,会很后悔自责。
 
正当我打算开口的时候,忽然地,叶冰夏手机响了起来。
 
“好啊,红红姐。什么?你们要一块聚餐?也邀请我?好的,我也正好没事呢,那咱们六点钟的时候,酒仙阁见吧。”说着,叶冰夏挂了电话。
 
看到我脸上的惊讶,笑了笑,“嗯,这个叫陈红的,是我的一个老乡,也是一个大四的学姐。她寒假在这儿实习,就没回家。刚刚她给我打电话说,她们七八个人,晚上一块在酒仙阁吃年夜饭。想到我可能也没地方去,就把我也喊上了。”
 
我张了张嘴,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只是觉得失落,觉得难受。
 
我在内心叹了口气,要是自己早一点跟叶冰夏说,想邀请她到家里吃饭,就好了。
 
而现在,她却被别人约走了。
 
“嗯,现在都五点多了,咱们回去吧。正好我赶回去,要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呢。”叶冰夏说着,把桌子上的白色围巾,拿了起来,围在脖子上,然后,又把白色的棉帽,戴在了头上。最后,拿起旁边的蓝色小包,把手机放好,拉上拉链,又挎在了肩上。
 
我默默地看着她做完这一切,心中却是说不出的压抑和难受。
 
“咱们走吧,”说着,叶冰夏瞅了我一眼,向门口走去。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只是,木然地跟在她身后。
 
看着她锁好了玻璃门,并踮起脚尖,把卷帘门拽了下来,然后,锁上卷帘门。
 
而在以前,这些,都是由我来做的。
 
只是这一次,换成了叶冰夏。
 
也许,她并没有多想,没有觉得哪儿不对。
 
一切的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
 
难道,不是吗?
 
我木然地跟在叶冰夏身后,和她一块去了公交站牌处。
 
等车的人,并不多。
 
加上我和叶冰夏,也不过只有五个人。
 
我,叶冰夏,还有一个老人,一对情侣。
 
而且,那对情侣,正在拥抱。
 
这让我,禁不住把头偏向了一边。
 
叶冰夏则一直眺望着,公交车开来的方向。
 
我突然好希望,时间可以停下来。
 
那辆39路公交车,永远也不要开来。
 
就这样,让我和叶冰夏,一直地等下去。
 
一直等到春暖花开,等到秋去冬来,等到下一个新年的到来,等到下下一个新年的到来。
 
直到,等完我这一生。
 
然而,39路车没有等来,15路车却缓缓开过来了。
 
“嗯,你车来了。”叶冰夏转过头来,提醒我道。
 
我这才意识到,我和叶冰夏一起,等了这么多次公交车,这竟然是第一次,15路车比39路车先来。
 
而之前,都是39路车先来,我把叶冰夏送上了公交车后,才等来15路车。
 
所以,这一刻,看着缓缓靠近的15路车,不禁在内心想暗骂一顿司机,为什么这一次,比39路车先到了,为什么就不能晚点再来。
 
公交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扑哧——”一声,车门打开了。
 
然而,我却没有动。
 
叶冰夏不解地看着我,“上车啊,”说着,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我摇了摇头,努力笑了下,“每次都是先把你送上39路车,我才回去。这一次,也这样吧。”
 
“可是,以前都是39路车先来的啊。”叶冰夏眨了下眼睛,说道。
 
“那你就当作这班15路车,没有来好了,”说着,我看了眼叶冰夏,“嗯,我等会儿坐下一班。”
 
“那好吧,”叶冰夏点点头。
 
又是“扑哧——”一声,车门关上了,15路车开走了。
 
我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没有说话,也没有张望。
 
这样又等了不知多长时间,39路车开过来了。
 
我最不愿意看到的39路车,缓缓开了过来。
 
“噢,我要走了。”叶冰夏说着,朝我笑了下。
 
说着,她朝39路公交车招了招手。
 
唐碧阳,你这笨蛋,你还在等什么?你快跟她说啊,说,你要邀请她去你家里过年。快点啊,不然,她就坐车走了。而你,就只有遗憾了。
 
可是——
 
没有那么多的可是了。快点抓紧时间吧,一年只有一次除夕夜,错过这一回,你肠子肯定都得悔青了。
 
我——
 
没什么我不我的了,快点吧,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好好把握吧。
 
车门打开了。
 
“麦芽糖,拜拜,”叶冰夏说着,朝我笑了笑,“明年见。”
 
说完,她从兜里掏出个硬币,向车门走去。
 
车上的人并不多,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
 
所以,刚刚等车的那个老人,一上车,就坐到了公交车前排的座位上。
 
而那对情侣,此时,正在投币。
 
叶冰夏一只脚踩在了前门的台阶上,紧接着,另一只脚,也踩了上去。
   
“咣当——”一声脆响,她手中的硬币,投进了投币箱。
 
她转过了身,冲我再次笑着挥了挥手,算是最后的作别。
 
我愣了下。
 
眼看车门就要关上了。
 
我只感觉到全身上下,血液都在沸腾、燃烧,就在司机摁下按键,车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刻,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嗖——”地一下子,蹿了上去。
 
在我刚蹿上公交车,还没站稳的时候,车门关上了。
 
这一下,不仅叶冰夏愣住了,那个司机也愣住了。
 
整个车厢里的人,也愣住了。
 
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包括,刚刚在拥抱的那对情侣。
 
众目睽睽下,我淡然一笑,走过去,不由分说,一把就拉起叶冰夏的手,然后,我朝司机喊了一声,“师傅,麻烦你把后门开一下,我们下车。”
 
司机愣了下,不解地看着我们。
 
我没有多说话,也没有看叶冰夏,而是拉着她的手,径直去了后门。
 
紧跟着,后车门被打开了。
 
我先下了车,紧跟着,叶冰夏也下来了。
 
看到叶冰夏脸上的诧然,我想努力地挤出个笑容,却发现,脸上的肌肉似乎都僵直住了,怎么也笑不出来。
 
我看了叶冰夏一眼,接着,就把她另一只手,也抓了过来,攥在手里。
 
我认真地看着她。
 
此时,叶冰夏也在看着我,她抿着嘴,脸上除了惊讶和意外,还是惊讶和意外。
 
“我想邀请你,去我家里吃饭。”
 
我的声音,平静地连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
 
没有酝酿,没有渲染,更没有大喜大悲,只是那样,就冲口而出了。
 
叶冰夏眨了眨眼,然后,笑着点点头,“好啊。”
 
我也笑了一下。
 
一切都很自然。
 
自然地让我觉得,这就像是在做梦。
 
而梦境,是那样的不现实。
 
发自内心地说,我还想更不现实一点,我想抱一下叶冰夏
 
嗯,就像刚刚那对拥抱的情侣,紧紧地抱住她。
 
可是,当我看到叶冰夏的眼睛时,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是怎样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那样的干净、纯粹。
 
我想,就像她的内心一样,永远都是一尘不染。
 
唉,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子啊。
 
需要一个坚定有力的臂膀,来给她温暖和依靠。
 
只可惜,现在的自己,终究是太过单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