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31、翡翠桥上的烟花
31、翡翠桥上的烟花



更新日期:2013-0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叶冰夏是第一次坐15路车。她一直好奇地扒着车窗,看外面的人来人往,看外面的店铺楼房。
 
在蓝天科技广场的时候,我们下了车。
 
然后,等来了6路车。
 
又用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站了。
 
跳下公交车的时候,叶冰夏仍然不忘去看一眼站牌——翡翠南路。
 
“前面是翡翠北路?”叶冰夏看着站牌,问道。
 
“是啊,”我点点头,“嗯,看到了吗?那座桥,叫‘翡翠桥’,桥南边的大路,叫翡翠南路,桥北边的大路,叫翡翠北路。”
 
“那,那条河呢?叫什么名字?”叶冰夏又问道。
 
“噢,那条就是兰溪河,也是条护城河,向东一直通到宁溪河。不过,在几年前,这兰溪河,还是一条臭水沟,岸边扔的都是垃圾。不过,现在经过改造,变得漂亮多了。尤其夏天的时候,很多人去河边乘凉呢。”
 
叶冰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接着,我们一起穿过马路,向我家所在的小区走去。
 
天色刚刚暗下来。
 
当来到小区楼下的时候,我指了指二楼,一个正亮着灯的客厅,“嗯,看到了吗?那就是我家。”
 
叶冰夏点了点头。
 
“对了,今天是除夕,我到你家吃年夜饭,是不是要带点礼物啊?”踏上楼梯的时候,叶冰夏忽然停了下来,问道。
 
“嗬,你这还真见外了。再说了,我们家又没有小孩子,也没有那些三姑六婆,七大姨八大婶地客人,你带了糖果瓜子,也没人吃的,所以,咱们直接上去就是了。”我笑着说道。
 
“嗯,那,好吧。”叶冰夏略一犹豫,点了点头。
 
到了二楼,我掏出钥匙,打开门。
 
此时,父亲正忙着在厨房里炒菜。
 
而母亲,则坐在个小马扎上,准备和面包饺子。
 
看到我身后的叶冰夏,母亲先一愣,然后,赶紧站起身,朝厨房里喊了声,“他爸,来客人了。”
 
说着,她把一双沾满白面的手,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
 
这时,父亲也放下手中的活计,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爸,妈,这个就是叶冰夏。”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叶冰夏让进屋,并把门关上了。
 
“叔叔,阿姨,你们好,”叶冰夏微笑着,打招呼道。
 
“好,好,好,”母亲一边笑得合不拢嘴,一边把旁边用来放面盆的小椅子搬了过来。那是十几年前,我还在老家上小学的时候,就有的一把小椅子。
 
确切地说,我们家有两把这样的小椅子,其中一把,母亲用来放杂物了。
 
而这一把,则是平时用来坐的。
 
叶冰夏接过小椅子,看到案板上正活着的面。
 
“阿姨,我来帮你包饺子吧。”叶冰夏说着,放下手中的小椅子,便准备到旁边的一个盆里,洗完手后帮着干活。
 
“哎,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母亲赶紧朝叶冰夏摆了摆手。
 
“我们家比较穷,没几件像样的家具,你随便点就是了,不要太约束,”说着,父亲走到他之前从货场拉回来的旧沙发那儿,把沙发上几件衣服放到了旁边一个纸箱子上。
 
“爸,那叫拘束,不叫约束。”我笑着更正道。
 
“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小学五年级就没上了,哪像你那么有文化,”父亲笑着走到写字台前,把电视机打开了。
 
“阳阳,要不,你带你这朋友,去你房间玩吧。等会儿,我包好了饺子,再喊你们吃饭。”母亲说着,看看我,又看看叶冰夏。
 
“没事的,阿姨,我帮你包饺子就是了。以前过年的时候,我也经常帮我妈包饺子呢。”说着,叶冰夏已经洗完了手。
 
母亲见状,连忙拿起一条毛巾,准备递给叶冰夏。
 
这时,父亲说话了,“那条白毛巾不是刚刚晾干了吗?你拿那条吧。”
 
母亲愣了下,点点头,然后,向阳台走去。
 
紧接着,她拿着一条白毛巾出来了。
 
看到叶冰夏脸上的惊讶,她笑着解释道,“这条是刚刚洗好的。”
 
说着,母亲把手中的白毛巾递给了叶冰夏。
 
叶冰夏这才明白过来,她笑了下,“没事的,阿姨,你们这倒让我挺不好意思的了。”
 
父亲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走进厨房,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儿,他拿着几个橙子走了过来。
 
“这是很早之前买的,你们尝尝,”说着,父亲把手中的橙子,递了一个给叶冰夏,又递了一个给我。
 
剩下的两个,他和母亲,一人拿了一个。
 
“嗯,我们家平时都不吃甜食,也不爱吃零食,所以,这过年,也没有买糖,也没有买瓜子,”母亲说着,脸上很是歉意的样子。
 
“没事,没事,我也不怎么喜欢吃这两样呢,”叶冰夏笑着说道。
 
见叶冰夏手中拿着橙子,似乎没打算吃的样子,我走到案板旁边,拿起桌子上的菜刀,把手中的橙子,切成了两瓣,又各自切了一刀,变成四瓣。
 
我递了一瓣给叶冰夏,又给父母各自递过去一瓣。
 
“我们家平时一年到头,都没个人来呢,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招待客人啊,”我说着,咬了一口手中的橙子,又示意叶冰夏也吃。
 
“我倒怎么觉得,我来你们家,不是我太见外了,而是你们太见外了啊,”叶冰夏笑呵呵地说道。
 
父母相互看了一眼,也笑了起来。
 
吃完了橙子,叶冰夏坚持要帮着母亲包饺子,于是,母亲便只能答应了。
 
父亲去厨房继续炒菜了,而我,则坐在旁边的旧沙发上看电视。
 
因为屋里没有暖气的缘故,父亲便把我们平时吃饭时,才用到的小太阳,拿了过来,给叶冰夏取暖。
 
天色黑了下来。
 
屋外响起了零星的鞭炮声。
 
接着,是噼里啪啦地爆竹,还有冲天而起的美丽烟花。
 
再后来,便是震耳欲聋的轰轰炮竹了。
 
“对了,今天晚上八点的时候,翡翠桥上,有放烟花的呢。等会吃完饭,你们去看吧。”母亲忽然想起似的,说道。
 
“放烟花?”我愣了一下。印象中,我只看过一次烟花。那是正月十五的时候,在王庄汽车站看的。当时,是父亲骑着三轮车,带着母亲和我,一块去看的。
 
那还是我上小学的时候,而距离现在,至少也得有十多年了。
 
而那一朵朵红红绿绿的小伞,从空中,摇摇晃晃着飘落下来,则成了我心中一个永远地记忆。
 
还没等我说话的时候,叶冰夏已经点头了,“那我们等会儿一块去看吧。”
 
“噢,我和他爸就不去了,在家里看会电视就行,你们年轻人去看吧。”母亲笑着说道。
 
叶冰夏看了我一眼,“我们两个去吗?”
 
“嗯,你要是想去的话,等会咱们就过去吧,”我笑了下说道。
 
“好,”叶冰夏点点头。
 
在包饺子的时候,叶冰夏作了个提议,说,她们家过年包饺子的时候,母亲总是把一个硬币,包在饺子里。谁如果后来吃到了那个带有硬币的饺子,则表示他接下来的一年里,都会非常顺利。
 
对于叶冰夏这个提议,母亲很高兴地便采纳接受了。
 
不过,当父亲也听到了这个提议时,他觉得一个硬币太少了,于是,便让母亲又放了一个。
 
饺子包好后,父亲的菜也都炒好了,醋溜土豆丝,清炒绿豆芽,番茄炒鸡蛋,油炸带鱼,红烧鲤鱼,红烧茄子,麻辣豆腐,干煸芸豆,辣椒炒肉,藕片炒肉,西兰花炒肉,海带丝炒肉,辣椒炒鸡,香菇炖鸡,还有就是油炸的一些年货,比如花生米、芸豆啊,藕片啊,什么的。
 
看着这一桌十几个菜,我很是惊讶。
 
这是我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第一次,父亲一下子做了这么多道菜。
 
而且,我们只有四个人吃,而且,我们还包了很多饺子。
 
看到我脸上的惊讶,母亲笑了下,“你爸说,今年你做培训班,做的挺不错,一直想找个时间,和你好好吃个饭,可是,你俩都每天早出晚归的,很难凑一块。于是,就决定用今天这个时间,也算是庆贺下。正好,今天又有客人,就又多做了几个菜。”
 
我看看母亲,又看看父亲,又看看叶冰夏,笑着点点头。
 
“你叫叶什么来着?”父亲一边把手中的筷子递给叶冰夏,一边问道。
 
“我叫叶冰夏,嗯,叔叔,阿姨,你们以后可以喊我夏夏,在家的时候,我爸妈一直都是这么喊我的呢。”叶冰夏微笑着说道。
 
“好啊,那我们以后就喊你夏夏了。”母亲笑着,忽然想起似的,“对了,夏天的时候,我还酿的葡萄酒,现在还剩下一些。要不,现在拿来你们喝点吗?”
 
“这——”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叶冰夏。
 
“您自己酿的吗?阿姨?”叶冰夏很是好奇地问道。
 
“是啊,我和他三姨一块酿的,他三姨买的葡萄,我们俩一块,酿了整整两大瓶呢。不过,让他爸连喝带送,现在都不到半瓶了。”母亲笑着说道。
 
“那好啊,我一直没喝过酒呢,这次过年,也正好尝一点,”叶冰夏笑着说道。
 
“行,那我给你们拿,”说着,母亲站起身。
 
很快,便抱了一个三四十厘米的大玻璃瓶过来,瓶中大约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葡萄酒了吧。
 
拿起瓶盖,母亲朝我们平时喝水的一个小搪瓷缸里,倒了一些。
 
又把瓶子放下了。
 
我见状,从抽屉里,拿出四个小酒杯,去厨房水龙头下,冲洗干净后,放到了桌子上。
 
母亲在我们每个小酒杯里,倒了一些葡萄酒。
 
因为叶冰夏是第一次喝酒的缘故,她仅仅给叶冰夏,倒了不到三分之一。
 
她给自己也倒了不到三分之一,给父亲整整倒了一杯。
 
而给我,则倒了小半杯。
 
倒完酒之后,她把搪瓷缸放下了。
 
“嗯,你们尝尝吧。”母亲笑着说道。
 
叶冰夏笑着点点头,端起了自己面前的小酒杯,轻轻放到嘴边,浅浅地抿了一口。然后,咂了咂嘴。
 
“有点酸,又有点甜。”
 
“是啊,”我点点头,“之前我喝过两次,如果你喝的大口一点,含在嘴里,等一会再咽下去的话,喉咙间会感觉很顺滑,而胃里呢,则会感觉又灼又烫。”
 
叶冰夏没有说话,又喝了一口,然后,嘴巴撮在了一起。等了几秒钟,咽了下去。
 
“哇,真的是你说的那样啊,”叶冰夏惊呼出声。
 
看到叶冰夏脸上的惊讶,我们几个都笑了起来。
 
“来,来,来,快尝尝这菜,味道怎么样。”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招呼我们吃菜。
 
“嗯,我一直都觉得,我爸做的这辣椒炒肉和辣椒炒鸡,味道最好了,你尝尝看,”说着,我用筷子指了指桌子上的菜。
 
叶冰夏点点头,夹起一块辣椒肉片,尝了尝,又夹起一块辣椒鸡肉,尝了尝,然后,连连点头,赞不绝口。
 
叶冰夏把每个菜都尝了一遍,而母亲则唯恐她吃不饱的样子,不断地招呼她多吃一点。
 
父亲则一边喝酒,一边吃菜,脸上也是很高兴的样子。
 
等到后来,饺子出锅的时候,我和叶冰夏,已经吃到八分饱了。
 
于是,母亲就只给叶冰夏盛了五个饺子。
 
给我,则盛了十多个。
 
叶冰夏咬到第一个饺子的时候,就忍不住惊喊起来,她吃到了一个硬币。
 
看到她脸上,像孩子似的笑容,父母相互看了一眼,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另外一个硬币,让我吃到了,在吃到第三个饺子的时候,吃到的。
 
我不知道父母是不是有意这么做的,因为我们包了整整一案板的饺子,得有上百个吧。因此,心中除了喜悦之外,更多的,是感激。
 
吃过晚饭,我看了一下时间,八点半。
 
正想问叶冰夏什么时候回去,不想,她很是兴致盎然地说,要去桥上看烟花。
 
于是,我便点头说好。
 
出门的时候,母亲嘱咐了一句叶冰夏,让她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并祝福家人也新年快乐。
 
叶冰夏笑着说,在公交车上,她就给父母发过短信,说新年快乐了。
 
然而,母亲还是又多叮嘱了一遍,说还是打个电话好,如果担心漫游太贵的话,就用她的手机打。
 
母亲的热情,让叶冰夏笑着连连点头,说,这就给父母打电话。
 
去翡翠桥的路上,叶冰夏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因为周围是隆隆地鞭炮声,所以,叶冰夏便开了免提。
 
电话那端,叶冰夏的父母是千叮万嘱,仍然地放心不下。
 
而叶冰夏则一个劲地保证,说自己在这边过得很好,不需要家里担心。她说,刚刚在一个朋友家里,吃的年夜饭,现在,正去桥上看烟花。
 
看叶冰夏一直在和父母打电话,我便走开了。
 
此时,翡翠桥上烟花,一个接一个地腾空而起,照得整个夜空,亮如白昼。
 
我远远地看着,心中却仍然在想,什么时候,送叶冰夏回学校。
 
这样大约等了有十多分钟,叶冰夏才打完电话,走了过来。
 
“手机没电了。”她晃了下手中的手机,说道。
 
“嗯,”我点点头,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手机,想把它拿给叶冰夏。
 
才发现,刚刚出门前,把手机落在家里了。
 
这时,“砰——”地一声,又是一朵烟花,在空中绽开了。
 
犹如一张巨大的伞,撑在了半空中。
 
又像极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红绿宝石,镶嵌在夜的帷幕上。
 
“好美啊,”叶冰夏不由地惊叹出声。
 
“是啊,”我点点头,笑道,“火树银花不夜天,疑是仙女下凡间。仙女仙女何处寻?原来就在我身边。”
 
“九天仙女下凡间,只因翩翩美少年。愿得一人心中恋,白首不相离人前。”叶冰夏略略一笑,禁不住答道。
 
说完,叶冰夏看着我。
 
她眼中的柔情似水,让我忽然明白了,原来,叶冰夏也喜欢自己。
 
突如其来的欢喜,溢满了我整个身心。
 
然而,瞬间,又黯淡了下去。
 
我想到了自己的现状,家庭的境况。
 
那十几万的欠款,那家徒四壁,空空荡荡的房子,还有父亲脸上的疲惫,母亲眼中的期望。
 
我不能这么自私,不能,不能。
 
我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对不起,叶冰夏。
 
你并不知道,那十几万的欠款,对于像我这样的一个家庭,意味着什么,你也不知道,每天起早贪黑,奔波忙碌的父亲,是如何一点点地把钱积攒下来,用来还债。
 
所以,请原谅,我不能给予你幸福和快乐,而只会拖累你,牵绊你。
 
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找一个远远比我更好的男孩。
 
照顾你,疼爱你,给你幸福和快乐。
 
那才是你应该得到的。
 
而我,一无所有。
 
不能给你承诺,不能给你保证。
 
只能耽误你,耽误你的青春年华,耽误你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对不起,叶冰夏,尽管,此刻,我好想好想好想说,我爱你,可是,你知道吗?现实是多么的残酷,我没有选择,只能这样。
 
爱情,对我来说,只能是一种奢望。
 
只能望而却步。
 
只能如此选择。
 
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
 
是的,你可以骂我,怎么这样的窝囊,连爱一个人的勇气都没有,可是,你知道,此刻的我,心中是多么的煎熬。
 
上天,为什么不让我们相逢在事业有成,意气风发的地方,而是在这衣衫褴褛,步履维艰的时候?
 
唉!
 
“折戟沉沙铁未销,少年壮志何曾了?他年我若登高处,当忆今朝翡翠桥。”
 
吐出这最后一句诗,我偏过了头。不敢看叶冰夏,怕看到她脸上的失望。
 
可是,我心中的悲伤、难过,这个中滋味,她又能体会吗?
 
这时,又一朵烟花冲天而起。
 
围观的人群中,禁不住发出了一阵欢呼。
 
那是一个新的花型,五角形,像是海星的形状。
 
然而,再美的烟花,此刻,在我眼中,也只能是凄美。
 
“人人都看烟花美,唯独我看月夜黑。桥上烟花不知悲,桥下尽是离人泪。”
 
叶冰夏仿佛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才说完的这句话。
 
语气中,是说不尽的悲凉,惆怅。
 
这让我心头更加难受了。
 
我转过脸,只见叶冰夏紧紧地抿着嘴唇,看着黑黝黝的桥下。似乎是为了不至于失去重心,跌倒在地上,她把手搭在了栏杆上。
 
这时,我心中一个声音,禁不住响起来:唐碧阳,你应该给叶冰夏一个拥抱的。是的,一个拥抱,现在,没错,就是现在。
 
不然地话,错过这一刻,可能,你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也许,下一秒钟,叶冰夏就会转身离开,找一辆回学校的出租车,然后,你们之间,也就永远只能是朋友关系,同事关系,雇员和雇主关系。
 
尽管,你自己很清楚,你喜欢她,而你却因为家庭,因为现实,而不敢承认。
 
可是,真正的爱情,连生死都能超越,又在乎现实面前,这点小小的阻碍吗?
 
拿出你的勇气,就像是当初,你和叶冰夏第一次见面时,那些掷地有声,热血沸腾的话语,就像是之前,你在孤儿院门口教导卓文裕时,那些振聋发聩,豪情万丈的声音,那时候的你,哪儿去了?
 
还有,五点多的时候,在公交站牌那儿,你不顾一切地冲上公交车,拉起叶冰夏的手,把她拽了下来。那时候,你从哪儿来的勇气?
 
现在,你怎么能退缩?怎么能放弃?
 
你要知道,也许,你这一念之间,就是放弃了自己终生的幸福啊。
 
人生之中,能遇到一个你爱她,她也爱你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想想当初的汪晓晴吧,尽管,那是你的初恋,可是,扪心自问,你真的爱她吗?她又真的爱你吗?
 
现在,上天把叶冰夏放到了你的身边,可是,如果你不好好珍惜,而是错过了,失去了的话,也许,这两三年内,你不会觉得什么,可是,后来,当你功成名就的时候,你会后悔,会遗憾的。
 
嗯,即使你功成名就了,赚了几十万,上百万,可是,却没有一个爱的人,这难道,不是很悲哀吗?
 
唐碧阳,难道,你真的忍心放弃吗?
 
你会后悔的,一定会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叶冰夏,永远不会再有第二个。
 
唐碧阳,你就是个废物,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不珍惜,你还想要什么?
 
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整天被自己大脑里,凭空而出的一些没有理由,没有根据的念头,左右着,摆布着,自己没有一点的主见,没有一点的决心。
 
现在,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留住叶冰夏。把她拥抱在怀里,对她说,我爱你。
 
如果,这你都做不到的话,那么,你就去死吧!
 
像你这样的废物,活在世上,也是浪费。
 
赶紧去死吧!
 
可是,我——
 
正当我还有所顾虑的时候,叶冰夏已经转过了身。
 
糟了,她要走了。
 
想到这儿,我只感觉脑门一热,不顾一切地,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叶冰夏。
 
叶冰夏愣了下,她用手推了推,似乎是想挣开我的胳膊。
 
然而,我却紧紧地抱住了她。
 
当她发现自己没法挣扎开的时候,也就不再挣扎了。
 
而是,也紧紧地抱住了我。
 
两个人抱得好紧,好紧,仿佛一松开手,我们就天各一方了。
 
这样不知抱了多久,一个烟花,又“砰——”地一声,腾空而起。
 
“快看啊,两颗心。”身边有人惊呼起来。
 
我没有抬头去看烟花。
 
而是,在烟花瞬间照亮的那一刻,把心中积攒了很久的那句话,说了出来,“我爱你。”
 
说着,我用手把叶冰夏额前的头发理了一下,捧起了她的脸颊,轻轻地吻了下去。
 
“砰——”
 
“砰——”
 
“砰——”
 
一连串的烟花,照得整个世界,亮如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