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10、八百元的缺口
10、八百元的缺口



更新日期:2013-02-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做教育培训的事情,就这样算是确定下来了。
 
接下来,我要考虑的是团队的问题,找谁来和我一起创业。
 
想来想去,我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黄钧。
 
他是我复习班的同桌,也是我那一年的复读生涯中,认识的最要好的一个朋友。
 
后来,高考的时候,因为英语成绩的落分,一百五十分的题目,他只考了四十二分,而不得不上了一所普通的专科学校,然而,他的理科成绩,却绝对是不容置喙的好。而且,他这个人做事绝对踏实、认真。可以说,他是我认识的所有朋友中,做事最沉稳可靠的。平时的时候,他话不多,也从来不说大话和空话,只要说到了就绝对做到,做不到的则绝对不说。
 
我决定去找一趟黄钧,把自己想做教育培训的打算,跟他说一下。看看能否打动他,让他和我一块去创业。
 
这是我之前创业失败,给我最大的教训,如果找创业伙伴,创业团队的话,一定要对这个人有充分的了解,不是认识了三年五年以上,有过患难与共的朋友,最好还是不要轻易的去相信。
 
毕竟,创业不是打牌、搓麻将,缺人了,随便拉一个过来,补上了就行。
 
我觉得,自己的性格,偏于感性要多些,考虑事情,喜欢从大局出发,从长远着手,看的比较全面,但是,对于小的细节,却处理不好,而且有时候,比较固执,听不进别人的劝,属于那种理想型,偏执型的人。而别人评价我的时候,说我最大的优势,在于可以给团队一个愿景,一个梦想,来感召、渲染团队的激情,和大家一起为了这个目标努力打拼。
 
而黄钧,则属于那种沉稳冷静型的,一旦做起事来,步骤清晰,有条有理,绝不敷衍塞责,也绝不拖泥带水。
 
我们两个有一点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一旦确定下来的事情目标,再大的阻力困难,也要去想办法解决了,而不会妥协、退让。
 
我觉得,这一点,换句话,可以说,我们都是很有原则的人。
 
电话里,我和黄钧约好了时间,第二天下午去他上班的地方找他。
 
他上班的地方,在我们宁溪市的另外一个区,北溪区。那是距离市中心有三十多里地远的地方。
 
之前,我和他见过两次面,却都是在我们这的世纪广场。
 
他每个月有两天的休息时间,有时候,他就用这时间,坐着公交车,来市中心玩玩,顺便去超市买些东西,带回去。
 
他曾经多次,邀请我去他上班的地方玩,他说那儿新盖了厂房,多的是空闲宿舍,我到那儿随便吃住就是了。
 
而在之前,他在青岛工作过一段时间。
 
那是大学后,实习分配的地方。一个很知名的大型企业,有一万多的职工。那儿环境好,福利也好,每天下午下班之后,还可以去海边转转。并且,每个周都有一天的休息时间。而工资的话,实习期是每月一千八,转正之后,是两千五,再加上偶尔的加班费,可以拿到三千多块钱。
 
可是,在那儿工作了一年半之后,他毅然选择了回到我们宁溪市,在一家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全厂的员工和经理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五十个人的工厂上班。这也就是他现在工作的地方,一家以生产水泥凝固剂、添加剂为主的工厂。
 
我曾经问他,为什么要放弃青岛那么好的一个工作环境,而回到家乡,选择在这样的一个工厂里工作的时候,黄钧跟我说,在青岛,我半年回一次家,看望一下父母,一年只能回家两次,加起来,一共也就半个多月的时间,而回来之后,我每个月可以回家一次,五·一、十·一、中秋、春节都有假期,平时也可以请假回家,反正坐公交车,一个半小时就到家了。
 
末了的时候,黄钧语重心长的跟我说,有些东西,钱是买不来的,我愿意现在少赚一些钱,多些时间陪在父母身边。
 
黄钧的话,让我在以后的很多时间里,总是时不时的想起。我一直觉得,像黄钧和我这样的人,注定永远也做不了北漂一族。因为,在我们的生命中,总有些东西,比赚钱,比成名,比出人头地,要重要得多。
 
如果非要给我,接下来,为什么要做教育培训,找一个动力和理由,我想,也许并没有什么改天换地的理想抱负,而只是源于父亲每天早出晚归的辛苦,源于母亲对我在家闲散了两年来,一直的宽容和理解,源于父母当时对我大三辍学去办公司时,全力以赴的支持,源于这十几万的欠账,和父亲的四轮车和钓鱼竿。
 
这些,就是我创业的动力。
 
也许,以后会有那么的一天,自己可能真的能做出一个价值多少多少的教育集团,可是,那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现在的我,只是想要去做出一番事业,让家人过得舒适。
 
那么,我的梦想是什么?
 
也许,若干年之后,能够把网络视频教育和私立贵族小学做起来,这就是我的梦想了吧。
 
这是,我在去找黄钧的公交车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想到的。
 
下了公交车,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多了,我给黄钧打了个电话,说到了。
 
黄钧说,你在站牌等我一会儿,我去接你。
 
我说好,然后挂了电话。
 
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黄钧就骑着一辆红色的摩托车过来了。
 
这是时隔了两个多月,我再次见到黄钧。
 
因为来的匆忙,他身上还穿着工作服。那是一种以蓝和灰为主色的搭配,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干练且随和。
 
“你上午打电话说过来,我以为你中午就到了呢。”黄钧呵呵笑着,招呼我坐上摩托车。
 
“噢,上午我妈手机显示屏坏了,我和她一块去手机店换屏幕。结果没有货,等了两个多小时,才换上,就耽误了些时间。反正我今晚先不回去了,就在你这住了,和你好好的聊会儿。”我一边跨上摩托车,一边说道。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等会急着要回去呢。我这住的地方很多,隔壁就空了两个屋子,有床铺和被褥,你直接住就是了。”黄钧一边说着,一边把摩托车发动了起来。
 
“这是你的摩托车吗?”我问道。
 
“不啊,我们同事的,我借来用下。”
 
“你上班的地方距离这远吗?”
 
“不远,五六百米吧。”
 
说话间,摩托车已经驶出了很远。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摩托车拐了个弯,穿过一个隧道,便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工厂门前。
 
“就这儿。”黄钧说着,指了下工厂的大门。
 
我抬起头,电动伸缩门旁边的墙壁上,写着几个鎏金大字“鸿桥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你们不是生产水泥凝固剂的工厂吗?怎么写着科技公司?”我有点不解了。
 
“噢,我们工厂主要是科技研发,然后拿到车间生产,再直接销售给客户,这一系列都是我们自己在做的。”
 
说着,摩托车驶到了一个车棚下面,黄钧熄灭了火。
 
我从摩托车上跨了下来。
 
黄钧把车子放好之后,朝我略略笑了下,“嗯,等下我还要回去上班,我先领你去我宿舍吧。你可以在那儿玩一会儿,也可以去旁边,我同事的宿舍,他宿舍有电脑,你可以先玩会儿电脑。”
 
我点了点头。
 
然后,两个人一块向一座造型别致的二层小楼走去。
 
“嗯,我们一共有两幢宿舍楼,我住在这一幢,是二号楼。”黄钧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他所住的宿舍楼下面。
 
撩起门帘,他走了进去。
 
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型的餐厅。
 
大约有十多个桌子,和大学食堂的餐桌一样,一个桌子,连接着四个座位。
 
桌子上抹得干干净净,地板上也擦得一尘不染。
 
这让我有些惊异,因为,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工厂的宿舍楼,在我感觉中,应该和学生宿舍差不多,接近于脏、乱、差的程度。
 
可是,这儿跟我的感觉,却是格外的清新、干净。
 
也许,是才盖了半年的缘故吧。
 
和黄钧一块,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的拐口,是洗刷间和卫生间,也是洗刷的格外干净。
 
“嗯,旁边这是女生宿舍。”说着,黄钧指了下楼梯口左边,那儿有两扇玻璃门,其中一扇紧闭着,另外一扇虚掩着。
 
“那这是男厕还是女厕?”我愣了下,又瞅瞅楼梯拐口的洗手间。
 
“噢,”黄钧笑了起来,“她们女生宿舍那边还有一个厕所,这个是男厕。”
 
我点点头。
 
“嗯,这是我的宿舍。”说着,黄钧已经走到了一个门面前,伸手扭开了门,“我们这实行二十四小时走廊监控,所以,一般也都没人锁门。”
 
我抬起头,这才看到走廊尽头的摄像头。
 
“进来吧。”说着,黄钧已走进了屋。
 
我环顾了下黄钧的宿舍,这是一间带有阳台的小屋子,十五六平米的样子,因为没有什么摆设,而显得很是宽裕。屋子一角放了个床铺,旁边是写字桌还有椅子,还有一个大书架,和复习班那时候一样,写字桌上收拾得井然有序,被子叠得板板正正,地板上也擦得光亮照人。
 
“你屋里打扫得真干净啊。”我由衷得赞叹道,“嗯,对了,这墙上这毛笔字是谁写的?”我指着墙上,裱在框里的一幅字画问道。里面是遒劲有力的四个大字——天道酬勤。
 
“噢,那是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自己写的。”黄钧笑了笑。
 
“你自己写的?”我有点不信了。黄钧有一点,是我一直以来,非常佩服的,他的钢笔字,是从小到大,我认识的所有人中,写得最漂亮好看的。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时候,他会写毛笔字。
 
我这次来找黄钧,想说服他和我一块去做教育培训,一个原因是他做事很踏实认真,另外一个原因,是他的钢笔字写的非常好,我想好了,到时候,可以因此而教那些学生写钢笔字。然而,没想到的是,他的毛笔字还写得这么好。
 
“我是大学期间,才开始练毛笔字。因为我爸的毛笔字写得很漂亮,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村里,总是有很多人,来找我爸,让他写对联。不过,虽然我爸喜欢写毛笔字,但是,从来不让我和我姐,还有我弟,去练毛笔字,更不许我们在家里碰毛笔和宣纸。有一次,我弟趁我爸不在,我弟就把毛笔和宣纸拿过来,想去写写毛笔字,可是,不巧被我爸看到了,一把夺过来,还把我弟骂了一顿。”
 
“可是,你这毛笔字不是写得挺好的吗?你爸为什么不让你从小就练?”我很是惊讶不解地看着他。
 
“现在,我想明白了,其实,这是我爸教育孩子的一种方式。一件事物,当父母越是不让碰,孩子的好奇心就会越强,这种好奇心理会随着时间,而与日俱增,念头会越来越强烈,后来,爆发之后,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自己积极主动的去想学毛笔字,比父母逼迫着练习,更要好得多。”
 
说到这儿,黄钧笑了笑,又往下继续说道,“所以,小时候,尽管我没有练过毛笔字,可是,在我心里,已经练了成千上万遍了,一横怎么写,一竖怎么写,一撇怎么写,一捺怎么写。所以,到了大学,当我第一次拿起毛笔的时候,就已经写得很像样了。这样稍微练了一个多月,已经相当于他们练了五年左右的水平了。”
 
我这才听明白过来,“你爸真是用心良苦啊。”
 
黄钧点了点头,“是啊,所以,我也一直很佩服我爸啊。”
 
“那你现在还在练毛笔字的吗?”话一出口,我就发现自己问得太多余了,因为我正好一眼,就瞅到了,写字桌上的毛笔、墨汁和废报纸上的毛笔字。
 
“这每天下班之后,时间很宽裕,就练练毛笔字了。嗯,还有,我养了不少花呢。”说着,黄钧把阳台上的门打开了,朝我招了下手。
 
我走过去,才发现,阳台上,竟然大大小小,罗列了十几盆的花。有的是在花盆里栽着的,有的是矿泉水、饮料瓶,用剪刀剪出花瓶形状,再栽种的,还有一个,是把盛装花生油的塑料桶,剪了之后,栽种的。而花的种类,芦荟、剑兰、吊兰、仙人掌、桂花等,很多品种。
 
“我们公司有一个花圃,里面种了很多种花,我就去那儿挖了一些来。反正在这工作挺轻松的,也有时间养花。”
 
“你这可真适合修身养性。”我赞道。
 
黄钧笑了笑,“嗯,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先去上班了。五点半下班,你是在这等我,还是去我同事的宿舍上会网?”
 
“噢,我在等你吧,”我指了指书橱里的那些书,“你这不是挺多书吗,我随便找本书看会儿就行。”
 
“那好,我先过去了。”
 
说完,黄钧拉开门,直接走出去了。
 
我走到书橱边,只见里面有很多的专业书,比如《电路故障与维修》、《机电设备日常维护》、《电动机工作原理》等,还有些的历史书,比如《资政通鉴》、《左传》、《二十四史》等,以及外国名著《战争与和平》、《飘》、《忏悔录》等,另外,就是一些当代的文学作品,比如矛盾、巴金、老舍的书。
 
看到有本林语堂的《京华烟云》,我从书架里拿了过来,然后,拉过椅子,坐下看了起来。
 
手中的书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黄钧回来了。
 
“这么快就下班了?”我有点惊讶,印象中,他才离开了没大一会儿。然而,等我转过头,看到窗外的时候,才发现,天色已暗了下来。
 
“现在都五点半多了啊,”黄钧笑道,“嗯,咱们去吃饭吧。”
 
“吃饭?去哪吃?下面食堂吗?”我放下书,站起身。
 
“不啊,我带你出去吃吧,还有我的三个同事,正好一块。”
 
于是,我和黄钧,还有他的三个同事,五个人,在一家名叫“喜客来”的饭店,要了六菜一汤,点完菜之后,在等待菜被端上来的空档,黄钧望着我,忽然说道,“我买房子了。”
 
我愣了一下。
 
看到我脸上的惊讶,黄钧略略笑了笑,“三室两厅,一百二十平米,四十六万。”
 
“不是吧?”我还是有点觉得难以置信。
 
“首付十五万,分二十年还清,月供两千三。嗯,和庆凯一块买的。”说着,黄钧指了指旁边坐着的,那个刚刚自我介绍叫宋庆凯的同事。
 
“可是,你工资不是只有——”
 
“是啊,”黄钧点点头,“每个月有八百块钱的缺口。”
 
那你怎么想到买这么贵的房子?再说了,报纸电视上不都说房价快要降下来了吗?”
 
“现在房价是高,电视上天天喊着说降价,可是,降价的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这些大城市,他们一套房子两三百万,水分很大,降个二三十万,开发商还能赚到钱。而咱们这是中小城市,一套房三四十万,降价的话,可以说是不可能的。只会维持这个价位或继续增值。”
 
“那你买个两室一厅,八、九十平米的不就行了吗?干吗买这么大的啊?”
 
“噢,我买这么大,主要是,如果我不住的话,想再转手卖出去,比较好卖点。”
 
黄钧话刚说完,那个叫宋庆凯的,就接过话茬,“我有个朋友是倒卖二手房的,他说,七八十平米,两室一厅的房子,远不如三室两厅,一百一二十平米的房子好卖。所以,当时,我和黄钧就一人买了个三室两厅。”
 
这让我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时,菜被端上来了。
 
“来,来,来,咱们吃菜、喝酒。”
 
说着,有人开始挨个倒酒。
 
黄钧之前从未喝过酒。这次,在他们三个人撺掇下,略略尝了一点。
 
吃过饭后,我和黄钧回了他的宿舍。
 
借着稍稍一点的酒意,我向他说明了,自己接下去想做教育培训的想法。
 
黄钧点点头,“其实,这两天,我一直也在考虑,自己要不要换个工作。现在这份工作,比起之前我在青岛的那份,是要安逸舒适的多。但是,这每个月两千三的房贷,让我不得不考虑,接下来的生存问题。尽管我对教育培训,一点也不了解,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分析得很对,这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行业。因为教育,只要有人的存在,就永远不会没落。”
 
“是啊,尤其现在是十一月底,还有一个多月,学生放假,我们可以做寒假补习班,而从现在开始进入,这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把握住了,以后就不用担心生源了。”我一边留心黄钧脸上的表情,一边说道。
 
显然,黄钧被我的话所打动了。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黄钧,你可以说是我从小到大,最要好的一个朋友。其实,把你喊进来,一块做事,我自己也有些犹豫,怕后来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一些事情,而使得我们的友情受到影响,而失去你这个朋友。
 
可是,我想来想去,觉得你这个人很难得,非常适合做这个事情。你说话做事,踏实、认真,不像我这样,有时候,净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做事也要浮躁、粗心得多。所以,这个事情,还请你一定好好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来做。”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黄钧略略笑了下,“就我的性格而言,我还是比较习惯安逸轻松的工作环境,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去创业,我一直觉得,有份稳定的工作,每个月拿固定的工资就够了。”
 
“可是,你现在不是买了房子,还要交房贷吗?”
 
“是啊,这也就是我,无法再安心地在这里工作下去,而对你所说的,感兴趣的原因。”黄钧笑道。
 
“我一直觉得,应该趁着我们还年轻,还有激情,多去为事业打拼一下,这样,才能以后人生不留遗憾。”
 
“可是,很多人的人生,都是早早地就被固定下来了。每个人都渴望一份轻松舒适的工作,而不必每天劳心费力,东奔西走。”黄钧说着,略略笑了笑。
 
“我们现在每天劳心费力,东奔西走,是为了以后生活的安逸从容,不为日益上涨的物价所累,不为高额的房价、药价所累。物质上有保障了,我们才能去更好的追求精神生活,享受我们的理想人生。”我索性把路上的时候,心中所想的,都说了出来。
 
黄钧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曾经,我听过这么一句话,怕吃苦的人,吃一辈子的苦,不怕吃苦的人,吃一段时间的苦。这是我有一次坐火车时,坐在我对面,一个跑市场业务的人说的。从那之后,这句话,就一直深深的记在我的脑子里。做教育培训,可能开始的时候,真的会很苦很累,不过,我既然选择了,就绝不会退缩,也不会认输,不做出个成绩来,我绝不罢休。”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