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11、叶冰夏,冰激凌的冰,夏天的夏
11、叶冰夏,冰激凌的冰,夏天的夏



更新日期:2013-02-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是第二天中午,在黄钧楼下的食堂,和他一块吃过了午饭,才离开的。
 
吃饭的时候,黄钧说,我决定了,和你一块去做教育培训,什么时候需要我辞职过去,和我说一下。
 
我之前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黄钧是我认识的人中,一起创业的最佳人选。
 
不然的话,我可能就得自己独挑大梁了。一个人去大学招聘老师,再去小学宣传招生,那样的话,可真有我忙的了。
 
成功说服了黄钧加入之后,我开始着手下一步的计划。
 
我把接下来要建立的培训班,选址在我当时读小学的地方,兰溪实验小学。
 
曾经,我在那里读过三年的小学。
 
那儿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东面是我们这朗溪纺织城和朗溪鞋帽城,以卖布匹、家纺、床上用品、鞋帽为主,南面是陆达商贸城,以卖工艺品为主,另外地,还有灯笼、火机、水杯等一些产品,而它的西面,则是我们这的电力局家属院,和一个叫“居家怡然”的多层、高档小区。
 
凭借着这些优越的环境条件,我想在这儿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而我招生的目标对象,就是兰溪实验小学,这三千多的学生。
 
经过大力宣传,再怎么不济,总能招到三四十个人吧。
 
按照一个学生一个月三百块钱,差不多会有一万多的收入。虽然,扣除房租、水电和人事支出之外,刚刚够好,可是,这只是开始啊,半年后,一年后,两年后,肯定就成倍的翻了。
 
抱着这么个简单的念头,在从黄钧那回来的第二天,在家吃过午饭,我就去了我们这的宁溪大学,想要招到两个有责任心的在校学生,作为寒假班的老师。
 
宁溪大学,以前叫宁溪师范学院。是我们这,唯一的一所本科学校。和很多大学一样,分为一南一北两个校区。在校的学生,据官方给出的数据是,两个校区,本科和专科学生加起来,一共超过了两万人。
 
距离我家比较近的是北校区,南校在另外一个市区,距离北校得有三四十里地。
 
尽管北校离我家,只有十多里远,但是,我去的次数并不多。自始至今,一共去过两次。一次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老师组织学生去参观,另一次是高考之后,身边有朋友想要报考这个学校,就和我一块去实地考察了一次。
 
而这回,是我第三次去。之前那两次,它都还叫宁溪师范学院。
 
虽然只有十多里地,但是,因为没有公交车直达的缘故,我只能先坐6路车,然后转22路车,用了五十多分钟,才到达。
 
下车之后,我拿着优盘,先去找了个打印店,把自己在去找黄钧之前,就拟定好了的招聘启事,打了出来。
 
我一共打印了十张。
 
我想,十张招聘启事,就招两个人,这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在食堂和活动中心门口的宣传栏上,各贴了两张,又在图书馆门口和一幢专门用作自习的自习楼,各贴了两张,然后,我瞅瞅手里剩下的两张招聘启事,看了看周围,此时,是下午两点多,看到有学生,拎着暖瓶,向茶水房走去。
 
我又到茶水房,贴了两张招聘启事。
 
手里的十张招聘启事,贴完了,看看时间还早,我决定在校园里逛一圈。
 
这时,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掏出手机,是135开头的一个陌生号码。
 
嗯,肯定是看了招聘启事,来应聘的。
 
这么想着,我摁了接听键。
 
“你好,”电话那端传过来一个悦耳动听的女声,“请问你们在招聘培训班老师的吗?”
 
“噢,是啊。”我点点头,心想这声音听着可真舒服。
 
“我想报名参加,今年年初的时候,我辅导过一个三年级的小男孩和一个二年级的小女孩,每人辅导了两个多月,成绩从原来的二十多名,提高到了班里的前十名。”
 
“嗯,好的,那我请问下你的名字,学的什么专业,还有,你是大几的学生?”
 
“我叫叶冰夏,冰激凌的冰,夏天的夏,今年大二,外语专业。冒昧的问一下,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噢,我叫唐碧阳,唐诗宋词的唐,碧海蓝天的碧,阳光明媚的阳。”
 
“唐老师,您好,请问这还需要面试或填什么资料吗?”
 
听到“唐老师”这个称呼,我皱了下眉。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嗯,我现在你们学校篮球场的北门,你要是方便的话,可以过来一下,我给你说下其他的要求和情况。”
 
“嗯,好的,您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到。”
 
“好的,那等会见,拜拜。”
 
“拜拜。”
 
挂断电话,我瞅瞅周围,三五成群的学生,从身边陆续经过。在我眼中,每个学生都长得差不多,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打电话过来应聘的。
 
那个叫叶冰夏的女生,也只是其中一个吧,属于那种不自我介绍的话,混在人堆里,就很难找出来的那种,嗯,刚刚电话里,她说年初时教过两个孩子,那肯定是做家教了。想来这个女孩子应该是独立意识比较强吧,也许,家庭不怎么富裕,才来勤工俭学的吧。
 
不过,她的名字可真好听,嗯,声音也很好听,温柔地可以去做午夜电台的主持人了。
 
这么想着,我不禁笑了起来。
 
曾经在初中,有段时间,很喜欢晚上听广播,那时候,还专门写了几封信,寄过去,后来,无意中,听到主持人念到自己写的信,那天晚上,兴奋激动地几乎一夜没有睡觉。
 
现在,应该除了出租车司机之外,没多少人听广播了吧。手提电脑、手持电视、3G手机,还有MP4、MP5的普及,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看电视、电影了,收音机和随身听,都差不多成文物古董了。和它们一块,被渐渐遗忘的,应该还有小学和初中时,同样曾风靡一时,像砖头那么大,堆砌俄罗斯方块的黑白游戏机和每天需要洗澡、吃饭的电子宠物吧。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还会记得。
 
这样胡思乱想着,忽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我刚刚拿起手机,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好啊。”
 
我抬起头,呼吸就一下子屏住了。
 
只见面前站着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
 
用“明眸皓齿,肤如凝脂”来形容却是再贴切不过了,加上嘴角轻轻扬起的一抹微笑,还未等开口,便不知道已有多少人为之神魂颠倒了。
 
她头上扎着个翘翘的马尾,穿着件墨绿色的毛衣,领口的一抹米白色,将她白皙的脖颈恰到好处地显露了出来,深蓝色的紧身牛仔裤,使得她整个线条勾勒得纤细、匀称,棕色的雪地靴,更是衬托的整个人高挑、秀美。
 
我几乎惊呆了。
 
“您就是唐碧阳老师吧?”
 
我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点头,“你好,你好。”
 
“我叫叶冰夏,刚刚电话里和您简单介绍了一下。我想问下,具体的上课时间、地点,还有其他一些要求。比如说,可能要我教哪几门课,还需要我提供什么相关资料。”
 
“噢,”我略一犹豫,不知道如果自己把现状告诉她,说自己刚刚开始做教育培训,还没有去租房子和招学生,她会什么反应。
 
发自内心的说,我很希望面前这个叫叶冰夏的女孩子可以留下来,和我一块把寒假培训班做起来。可是,我又怕把详细情况告诉了她之后,她扭头便离开了。
 
这样沉思了有两三秒钟,我决定对她坦诚相告。如果她决定留下来,那是最好,如果她实在觉得这不靠谱,难以信任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嗯,情况是这样的,”我正了正嗓子,“其实,我现在是刚刚开始创业,决定来做教育培训。现在可以说除了一个思路,一个决心,一万块钱,还有一个愿意跟着我来创业的伙伴之外,其他一无所有。没有教室,没有学生,也没有经验和相关的手续。这个寒假班,是我创业的第一步,我希望寒假班可以招到三十个左右的学生,然后,寒假班结束之后,继续长期的把它当成一个事业来做下去。”
 
说到这里,我看了一眼面前的叶冰夏,只见她听的很认真,脸上并没有什么失望的样子,这给了我很大的勇气。
 
“可能你在看到招聘启事的时候,会认为这是一家已经运作成熟了的教育培训机构,在这里面可以学习到很多知识,也能锻炼到自己的能力。但是,我想说的是,与其享用成果,不如自己开拓,一路披荆斩棘,乘风破浪,你会发现自己已变得更加勇敢、坚强、睿智、成熟,你一定会为自己的变化而欣喜万分。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会比追逐梦想的过程,更令人兴奋激动。每天醒来,睁开眼,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又是精彩充实的一天,我迫不及待地要开始行动了。因为忙着追逐梦想,不再等待,不再抱怨,而是随时随刻,精神饱满,信心百倍的去努力,去奋斗。这样的人生,难道不是最有价值有意义的人生吗?
 
生命,委实脆弱和短暂,但是,一个伟大的梦想,一份伟大的事业,却是永远年轻,充满活力的,因为,不知不觉中,它已经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人们的价值观念,让人们追寻它的足迹,一路走下去,它永远不会没落,也永远没有终点。这听起来,是多么令人兴奋。
 
每个人都渴望有一份轰轰烈烈的人生,有一份金碧辉煌的事业,没有人甘于平凡,也没有人愿意普通。因为,谁都知道,人就活这么一次,如果不有个梦想,有份事业,岂不是太亏了?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却最终只能碌碌无为的平庸终生。因为,他们虽然曾经想过改变自己,但是,他们的决心不够强,他们的动力不够大,最终,只能是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世界,浑浑噩噩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人生,你又有什么样的梦想。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你有能力改变自己的现状,当然,你也有权利维持你的现状。你的选择,最终决定了你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拥有一份怎样的人生。这是谁都无法替你拿定夺的,我也只能给你建议,而不能强迫你如何如何。
 
所以,我还是希望你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到底自己想要什么。你对于自己未来的规划,是不是足够清晰。你有没有认真想过,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的自己,又将会是什么样子的?只有你想清楚了这些,你才会把握住现在,精打细算,过好今天的每一分每一秒。
 
而我,现在也无法给你保证说,明年的今天,如果,你和我们一块做下去,你会什么什么样,但是,我所能确定的一点是,如果今天,你出去工作,每个月只有一千五的薪水,你和我们一块做了一年之后,你离开了我们,再去其他地方工作,你的薪水就能达到两千五,达到三千。因为,在这一年中,你成长了,成熟了,考虑事情,你的思维更清晰、缜密,处理事情,你的方式更脆落、果断。这些,是你在其他地方工作,所无法学来的。
 
任何一份气势恢宏的事业,总会有一颗壮志凌云的雄心,和一批敢作敢为,绝不言弃的人。”
 
说完这句话,我看着叶冰夏。
 
叶冰夏笑着点点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话真一点不假。要是刚才这番话,是在台上演讲的话,我想下面一定掌声如潮。”
 
我笑了起来,“肺腑之言啊,说得不确切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唐老师,您客气了啊。”
 
听到叶冰夏还称呼“唐老师”和“您”,我略略笑了下,“嗯,你不用这么客气的,我八六年的,比你可能也大不了几岁,还是称呼‘你’吧。还有,我的很多朋友都称呼我‘阳子’,你也可以这么称呼我。”
 
“噢,我九零年的,要小您三岁,不,是小四岁,我以后还是称呼你碧阳哥吧。”
 
“这真别扭,好像还没人这么喊过吧。”
 
“那别人怎么喊?”
 
“嗯,很多人喊我‘唐哥’的,我还有个同学,他妹妹八九年的,一直喊我‘小唐哥哥’。”
 
“小唐哥哥?”叶冰夏笑了起来。“你那同学妹妹比我还大一岁呢,她喊你‘小唐哥哥’,那我岂不是要喊你‘大唐哥哥’了?”
 
“大唐哥哥?”我愣了愣,笑了下,“我大学的时候,我们班里的女生给我起了个外号,叫‘棉花糖’,要不,你以后也喊我棉花糖吧。很久没人这么喊过我了呢。”
 
“为什么叫‘棉花糖’?我初中的时候,我们班里,也有个姓唐的同学,我们班都喊他‘唐老鸭’呢。”
 
“唐老鸭?这名字太俗了,你可以去调查一下,十个姓唐的,至少有七个,上小学的时候,都被人喊‘唐老鸭’。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班里有同学这么喊我,我当时还蛮高兴的,就回家吃饭的时候,跟我父母说,我们班有人喊我‘唐老鸭’,结果,你猜我妈说了句什么话?”
 
叶冰夏不解地看着我。
 
“我妈当时就笑起来,‘嗬,你爸干活的地方,也有人喊你爸‘唐老鸭’呢,现在,你们班也有人喊你‘唐老鸭’,哦,这一老一小,都被喊作‘唐老鸭’,这岂不是翻天了。按理来说,你应该叫‘唐小鸭’。”
 
叶冰夏“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这可真有趣,父子俩都被喊作‘唐老鸭’,这可真成了‘真假美猴王’了。”
 
“嗬,我爸当时听了,来了句,‘我那四弟,上街卖青菜,邻摊的人,竟然也称呼他’唐老鸭’,难道,这姓唐的,一辈子除了‘唐老鸭’就没别的称呼?’”
 
这一下,叶冰夏笑的更厉害了,她努力的捂着嘴。
 
“所以啊,从那以后,谁再喊我‘唐老鸭’,我就非跟人家急不可。从小到大,也就没有人再喊我‘唐老鸭’了。”
 
“那为什么又喊你‘棉花糖’啊?”叶冰夏努力控制住笑,一本正经地问道。
 
“因为,因为,我想,可能是,我挺招女孩子喜欢的吧,”说着,我笑起来。
 
叶冰夏点点头,“噢,我知道了,大学里,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吧,所以,就给你起了这么个雅号。”
 
我笑起来,“你呢?喜欢吃‘棉花糖’吗?”
 
“是啊,”叶冰夏点点头,“夏天的时候,逛夜市有卖的,现在是冬天,没人卖了,真怀念那种丝丝甜甜,入口即化的味道。”说着,叶冰夏咂了下嘴。
 
“那明年夏天的时候,我买给你吃吧。”我笑道。
 
“好啊。”叶冰夏点头道,“噢,不好。”
 
“怎么了?”我愣了下。
 
“到时候肯定你女朋友会很不高兴的啊,我还是不要好了。”叶冰夏笑了笑。
 
“噢,我没有女朋友。”我略略笑了下。
 
“没有女朋友?”叶冰夏有点不相信的样子。“你刚才不是还说你挺招女孩子喜欢的吗?”
 
“噢,其实,这次做教育培训,是我第二次创业了。两年前,我办过一个文化公司,做DM杂志和电子杂志,在运营了一年半之后,公司倒闭了,还欠下了十几万的帐。我女朋友,也就慢慢和我疏远了,最后,我们就分手了。因为,她觉得自己考了研,接下来,还要去国外留学,前途一片光明,而我,创业失败,又债台高筑,前途未卜。”说完,我无奈的苦笑了下。
 
“怎么能这样子啊,这个时候,她本来应该是鼓励、支持你的,怎么可以因此而分道扬镳,形同陌路啊?这有点太过分了吧。”叶冰夏愤愤不平道。
 
“其实,我也不怪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和追求,放弃我,她可能会遇到更好的吧,我衷心祝福她就是了。”
 
“棉花糖,你真是个好人。嗯,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她放弃你,她可能会遇到更好的,你失去她,你也可能会遇到更好的。”叶冰夏安慰我道。
 
“谢谢你啊,叶冰夏。”我感激地看着面前的叶冰夏。
 
“嗯,你以后称呼我夏夏或‘小虾米’好了,我身边的朋友都这么称呼我的。而我,以后就喊你‘棉花糖’吧。”
 
“小虾米?”我笑了起来。
 
“是啊,不过,也有一些人称呼我夏夏呢。我呢,比较而言,还是喜欢人家叫我夏夏。”
 
“噢,那好的,我以后喊你夏夏吧。”我笑道。
 
“其实,我觉得,除了喊你棉花糖之外,还可以喊你麦芽糖,葡萄糖,口香糖,棒棒糖,泡泡糖,水果糖,炼乳糖,玉米糖,橡皮糖,巧克力夹心糖,”叶冰夏几乎一口气说完了这些。
 
我愣了下,接着笑道,“那你最喜欢什么糖?”
 
“棉花糖,嗯,还有麦芽糖。”
 
“麦芽糖?”我愣住了。
 
“是啊,”叶冰夏点点头,“要不,我以后称呼你‘麦芽糖’吧。”
 
“不喊‘棉花糖’了?”
 
“嗯,冲你刚才那番让我有醍醐灌顶,大彻大悟感觉的话,我决定送你个独一无二的称呼——麦芽糖。”叶冰夏说完,笑嘻嘻地看着我。
 
“麦芽糖不仅粘牙,还粘人,嗯,粘在身上可不容易掉不下来的哦,”我笑道。
 
“没事的,走到哪儿,身上都带着一种麦芽的香味,肯定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叶冰夏说着,笑了起来。
 
“还容易把蜜蜂引来啊,”我笑道。
 
“你这人真幽默,”叶冰夏笑道。
 
“其实,刚刚见你的时候,我还挺紧张呢。”我说的是实话,因为第一眼见到叶冰夏,面对这么得体大方,优雅高贵的女孩子,真的有些紧张。
 
“紧张?”叶冰夏笑了下,“嗯,刚刚在来的路上,我还想,这个招聘学校的老师,一定是个不拘言笑,甚至有些刻板教条的中年人。”顿了一下,她继续说道,“哪知道,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挺随和的。现在,觉得你这人蛮好相处的。”
 
“我这人一直都这样吧,其实,之前公司为什么倒闭了,很大原因,就是因为我和团队里的人,关系太亲密,没有那种领导威信,大家都是兄弟相称,赚了钱,大家一块花,可是,也就是这样,才被一起创业的人出卖,公司倒闭了。”
 
“嗯,你放心好了,如果以后是公事上,我肯定不喊你麦芽糖的,而是喊你‘唐总’。我只是私下里,才会喊你‘麦芽糖’的喽。”
 
“谢谢你啊,”我略略笑了下。
 
“谢什么嘛,”叶冰夏笑道,“我又没有做什么。”
 
我看着叶冰夏,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有傻傻笑着,看着她。
 
“嗯,嗯,不跟你多说了,等下我还要回宿舍拿书,我们下午还有节课呢。”叶冰夏向我歉意地笑了下。
 
我这才注意到,身边不少学生,都在向教学楼走去。
 
“那,寒假班的事情,”我止住了话,因为,一直到现在,叶冰夏还没有确切的答复,说自己要不要过来。
 
“噢,”叶冰夏笑了起来,“你觉得呢?”
 
我愣了下,“我觉得?”
 
看叶冰夏笑盈盈地看着自己,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是啊,你是雇主,我是雇员。当然是你说了算咯,还有,你不怕我给你添乱帮倒忙就行了,”叶冰夏笑道。
 
“你太谦虚了啊,像你这种,我们是有多少要多少,绝不嫌多。”我笑道。
 
“为什么?”叶冰夏愣了下。
 
“因为,因为,”我又被叶冰夏问住了,“嗯,你不是在电话里说过吗?你之前做过两份家教呢。我们最需要这种有家教经验的老师了。”
 
“噢,”叶冰夏笑了下,“嗯,不过啊,我那两份是义务家教啊。”
 
“义务家教?”我怔了怔。
 
“是啊,在学校宣传栏上,看到有一个‘关爱留守儿童’的义务家教活动,我就去报名了。他们给我分了两个小孩子,是姐弟俩,他们的父母去深圳打工去了,家里只有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于是,我做了两个多月的义务家教。后来,他们的父母从外面回来了,把孩子接到深圳,去读书了,我也就没再教下去了。”
 
“你真伟大,我还以为你是勤工俭学,一小时二十块钱的那种呢。”我笑道。
 
“我一直是想勤工俭学啊,可是,我爸妈不让,说女孩子家,专心读书就是了,别想那些没有用的。嗯,这次寒假,要不是求着我姥爷,还有我姑姑和我大舅、我二舅,让他们一齐说服我爸妈,肯定一放假,我爸妈就又勒令我回家了。”叶冰夏说到这儿,笑起来。
 
“你爸妈也是为了你好啊。”
 
“嗯,是啊,我也知道啊。不过,我也想体验一下,长这么大了,第一次在外地,而且是离家两千多里的北方过年,是什么样子。”叶冰夏说着,脸上不由的充满了向往。
 
“你家不是宁溪的?”我又愣住了。
 
“谁跟你说,我是宁溪的啊?我家是杭州的啊。”
 
“杭州?”我惊讶至极。
 
“是啊,你看你,至于惊讶成这个样子吗?”叶冰夏笑起来,忽然她突然想起似的,“嗯,嗯,嗯,不和你多说了,再说下去,真要迟到了。我要回宿舍拿书了,先再见了。”
 
“嗯,那再见。”
 
“麦芽糖,拜拜。”
 
“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