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19、新学期来了(上)
19、新学期来了(上)



更新日期:2012-12-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暑假,在一种漫不经心中过去了。

    当我跟宿舍几个哥们,交流暑假经历时,我用的是这么一句话。

    猴子阂们分享了暑假中的一件快乐事。他家对门搬来了一对夫妇,开始的时候,猴子一直听着他们每天叫嚷着“吵架、分手”,后来才发现,原来人家不是喊“吵架、分手”,而是喊的“高价、回收”。

    这个小插曲把宿舍的几个哥们逗的哈哈大笑。

    于是,我们的大三生活,在一种欢快融洽的氛围中,开始了。

    我们是八月二十七开的学,而新生是八月三十、三十一报道。然后,九月一号开始军训,十天后正式上课。

    走在校园里,远没有假期里的那般冷清了,而是显得热闹非凡。

    这似乎是很多大学的惯例了,新生报道的前两天,学校的各个宣传栏里就贴满了招人的广告。大家都在厉兵秣马,严阵以待。只待新生开学的当天,一夜之间,大大小小的摊点就在学校里冒了出来,卖电话卡的,卖生活用品的,什么暖瓶、脸盆、牙刷、牙膏、肥皂盒、衣服架子、挂钩、张贴画等等,便纷纷登场了。

    看的新生目瞪口呆,也看的家长瞠目结舌。

    这还是大学吗?

    这分明就是一个集市,一个混乱而又吵闹的集市。

    大学,成了市场。

    当然,这些都是大二、大三甚至大四的在校生所为,其中以大二居多。似乎是因为一年前,同样被宰过,吃了亏,卧薪尝胆了一年的原因吧。

    我和方片七一起走在校园里的时候,两个人就呵呵笑着,指指点点,“看,他们这些新生,从刚下火车,踏上校车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被那些面带着善意微笑的学哥学姐们,大肆抢掠了,而根本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然后,到了宿舍,又是一轮一轮的轰炸、洗劫,推销英语报纸的,推销计算机考试的,推销化妆品的,推销钢笔、本子的,推销小挂坠的,推销垃圾袋的,还有推销镜子的,凡所应有,无所不有,并且,是见缝插针,无所不入。”

    想到两年前,我们刚来的时候,也是为如此的板上鱼肉,任人宰割。到了大二,宿舍集体出动,有推销电话卡的,有推销英语报的,有推销大桶矿泉水水票的,那一年,我们算是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而现在大三了,除了猴子和板牙还奋战在一线之外,官书记、橙子、我、方片七,已是心生倦意了。

    板牙之所以要奋战在一线,一刻不停的奔走于各个新生宿舍之间,也是迫不得已的。他是学生会里的,接新生的任务理所当然的落在了他身上。

    而猴子,则是因为抹不开面子,帮他的一个老乡,推销电话卡,顺便筹建扩充他们的老乡会。

    在这些09级的新生中,方片七有个远房表妹。当舅舅、舅妈驱车把那个叫夏培的女生送来学校后,他们就千叮万嘱了一番,让方片七一定要好好在学校里照顾一下这个表妹。

    方片七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于是在夏培宿舍安顿下来后,趁着新生开学宿舍的混乱期,男生可以串女生宿舍,方片七就开始履行做表哥的责任了,喊着我隔三岔五的去人家宿舍嘘寒问暖一下。

    方片七之所以喊我,而不喊李佳一,用他的话说,我脸皮较之于他,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我走在前面的时候,任是那些女生惊讶的眼神,或是花枝乱颤的尖叫,我是可以一概不闻不问的。

    这让我也因此认识了几个大一的女生,一个叫王璇的女孩子,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眸深似水,顾盼生姿。

    一个叫苏笑笑的女孩子,人如其名,脸上一直是挂着似嗔似怪的笑容,且笑的时候,脸上有两个浅浅酒窝,煞是迷人。

    一个的女孩子,叫于雯静。额前梳着短短的刘海,扎着个短短的马尾,平时不怎么说话,很腼腆的样子。

    一个叫陈靓的女孩子,一米七五的个,显得身材很是高挑,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清脆,笑起来“咯咯咯咯”的,也很是动听,是她们宿舍唯一拉直了头发的女孩子,披肩直发,且略略烫染成了葡萄紫色。

    还有一个叫周家扬的女孩子,干净脆落的短发,干脆利落的衣着,说话也是干脆利落。活脱脱的一个假小子。

    而夏培,相比这几个女孩子,显得更活泼、开朗的多。从早到晚,仿佛闲不住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她一米六五的个,体重却不足一百斤。同大多数大一新生一样,扎着个翘翘马尾。

    这些女孩子,对于方片七阂,显然是非常热情的。从第一次进入她们206宿舍的门开始,就又是端茶倒水,又是递苹果、拿葡萄的。而且,一口一个“嵩哥”,一口一个“趣来哥”,弄的我很是不好意思。

    而方片七这个时候,则要比我放开的多。同她们说说笑笑,插科打诨,甚至搬出了他几首酸溜溜的小诗。

    于是,一片惊呼声中,方片七的身价就一路看涨了。

    让我后来所窃喜的是,我只说了那么一句“你们没事的话,可以去咱们学校的哪来哪去咖啡屋坐坐,我请你们喝杯奶茶或咖啡,并且,亲自给你们冲。”

    那些女生就“哇——”的一声,注意力全部都在我身上了。

    然后,就奶茶、咖啡的话题,阂喋喋不休起来。

    这边我沾沾自喜的同时,那边方片七,捶胸顿足,大呼悔之当初,不该喊我。

    方片七阂,前前后后的一共去了六趟夏培的宿舍。有时候是下午三点多,有时候是晚上六点多。

    而哪来哪去那边,方片七把李佳一喊上了,给胡文娜帮忙。加上官书记、板牙、卢小樱,一共五个人,足够应付过来了。

    于是,方片七阂就打着宣传开辟新市场的旗号,频频出入于女生宿舍了。

    我甚至有一次感觉到,出入女生宿舍比出入哪来哪去要有意思的多,我说给方片七听的时候,方片七拍了下我的头,趣来,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忘本啊?要是万一这话传出去了,李佳一或胡文娜知道了,非扒了咱俩的皮不可,你还怎么风流快活?

    风流快活?我愣了一下。这算是吗?

    是啊,是啊,有道是,人不风流枉少年嘛。方片七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看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吧,等会我就托梦给李佳一,让她风吹雨打一下,你这不知天高地厚,四处拈花惹草的混小子。我恨恨的白了一眼方片七。

    哦,李佳一知道了的话,胡文娜也肯定知道了,我看最后是谁更难以收场,顶多我给我们家佳一写两首小诗,再下个保证书,就摆平了。你和你们家文娜怎么和解?就你们俩那发展进度,都半年过去了,我还没见你们拉过几次手呢。方片七撇撇嘴,说的很是淡然的样子。

    你又不知道我和胡文娜这个暑假做了什么啊。我忍不住的喊了句。

    这个暑假?你不是说,每天到哪来哪去擦桌子,抹凳子,然后,一看看一个下午的书么?

    方片七,你觉得会是这样子吗?好歹我和胡文娜的关系,已经是公之于众,并且你们有目共睹了。

    嗬,就你那点小花花肠子,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公之于众了又怎么样?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哼,我们这个暑假天天一起的,在哪来哪去,还有学校东门的那片海。我们一块看了一共六十七部电影,十五部电视剧,还买了一个电饭煲,每天都是自己做饭。

    电饭煲?我怎么没看见啊?

    胡文娜拿回宿舍了呗。

    你们不会每天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吧?

    是啊,啊,不是,是吃饭在一起。

    那睡觉呢?

    滚!

    我只是说说嘛,担心你们的感情如水上浮萍一样,没有基础,不扎实,不牢靠。我问我们宿舍另外几个人了,只有猴子见过你们拉了一次手。

    唉,你知道吗?方片七,这个暑假,我给胡文娜,买了整整一个月的早饭,做了整整一个月的下午饭,还有洗了整整一个月的衣服。我的命好苦啊。

    哇,有道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我前阵子听我一朋友说,他为了给他女朋友赔礼道歉,洗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衣服,我当时听了,内心佩服的五体投地,没想到,趣来你真是太他妈的温柔贤惠了,我等会跟夏培说一下,让她大学找男朋友,就找你这样子,既吃苦耐劳,又他妈的温柔贤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