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20、新学期来了(下)
20、新学期来了(下)



更新日期:2012-1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夏培和她们宿舍另外的五个人,果然,在一个下午悉数来哪来哪去了。

    恰逢方片七、胡文娜、官书记、板牙、卢小樱阂,几个人,也是悉数都在。因为这里面,只有方片七阂,两边都认识,所以,就充当了介绍人的角色。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双方就彼此都认识了。

    落座后,我和胡文娜忙着给每个人冲奶茶和咖啡。这段时间,因为新生开学,咖啡屋的生意,委实火了一把。每天都有很多人,进进出出,且经常地,人满为患,要等上那么半个多小时,才有空座。

    “那个叫夏培的真是方片七的表妹么?”后台间,胡文娜一边把冲好的奶茶递给我,一边悄声问道。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她阂一个同学长的挺像的呢。”胡文娜呵呵笑着,“这几个女孩子看着都比较讨人喜欢啊。”

    “是啊,是啊。”我点点头。

    “是啊?”胡文娜瞪圆了眼睛,“你真这么觉得?”她语气加重了很多。

    “啊,不,不,不是。”我忙不迭的摇头,“我只是随口附和一下啊。”

    “嗯,这还差不多。”胡文娜满意的点点头。

    “霸道。”我小声嘟哝了一句。

    “有钱难买我乐意。”胡文娜很是得意的笑着。

    “这个暑假把你都宠坏啦,动辄就冲我横鼻子竖眼睛,凶巴巴的瞪着我。”我小声嘟囔着,以示抗议。

    “嗬,谁叫你暑假不回家,愿意留在这儿,宠我的啊?”

    “是你说哪来哪去需要有人留守,我才留下来的嘛。早知道是这个样子,我才不留下来呢。做了整整一个月的饭,洗了整整一个月的衣服,你以为,我愿意啊?”

    “什么,你敢说你不愿意?你还反了你了。”说着,胡文娜将拇指和食指作八字状,便要在我胳膊上掐一把。

    “这是咖啡屋啊,现在外面还那么多人呢。等人少的时候,你再掐好不好?好歹给个面子嘛。”我做苦苦讨饶状,“今天早上你还说,要做个高贵典雅,有气质有内涵的女子的。”

    “哼,姐立志要做个高贵典雅有气质有内涵的女子,不跟你一般见识。”说着,胡文娜用手理了一下肩头的卷发。

    这时,方片七喊话了,“趣来,奶茶好了没?你们过去都十分钟啦,还没冲好吗?”

    “来啦,来啦,”我一边应着,一边端着盛满奶茶的盘子,往外走。

    与此同时,胡文娜也端着另外一只盘子,笑盈盈的走柜台后走了出来。

    “喂,你们俩真够磨叽的,都快十分钟了,在后面嘀咕啥呢?不会是怕我们不给钱吧,今个我曹海强先把话撂这了,你们谁也别掏钱,咱们今天就来喝霸王茶来了。”

    “那是那是,板牙一向快人快语,今个你们谁也不用掏钱,这次纯粹当作我是为你们几位见面接风就是了。”胡文娜呵呵笑着。

    “适才趣来开门的时候,就瞅见几道霞光,直入我门。正寻思今天定当有贵人稀客呢,不想,下午的时候,几位姑娘就翩跹而至了。张某人承蒙几位姑娘厚爱,光临寒舍,当真是令舍下蓬荜生辉,亦是让趣来三生有幸。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哗——”一语既出,果然博得一阵鼓掌叫好声。

    “哇,趣来哥,原来你也好有文采的呢。怎么在我们宿舍的时候,你不表现一下的啊。”夏培先说话了。

    “就是,就是,在我们宿舍的时候,大家还以为,只是嵩哥好文采呢,没想到,你的文采,也是这么好啊。”周家扬也忍不住说话了。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隐隐于市,小隐隐隐于林吧’。趣来哥,属于那种很有智慧,很有涵养的人,自是不愿意表现出来咯。况且,当时是在我们宿舍嘛。”苏笑笑说着,脸上不禁又露出了那两个迷人的酒窝。

    “什么?他去你们宿舍了?”胡文娜愣了一下。

    “趣来,你去女生宿舍了?”板牙也觉得有点好奇,追问道。

    方片七瞅瞅胡文娜的表情,又瞅瞅我的眼神,见我正求救似的望着他,赶紧过来打圆场,“我和趣来帮着猴子那几天推销电话卡了。”

    方片七的这话倒是没有撒谎,在新生宿舍撞见猴子的时候,还真的帮他去宿舍推销过电话卡。当然,一张也没推销出去,算来算去,还丢了一张,惹了一肚子的火,我们仨就都闭口不提这事了。后来,猴子又跟我们俩道歉,那张卡没丢,是当时少拿了。

    胡文娜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说,张趣来,你竟然敢瞒我,回头我非跟你算账不可。

    “嗯,对啦,我们这次宿舍六个人集体过来,是有事想要找你们请教的呢。”夏培先说话了。

    “什么事啊?不会是军训都晒黑了,你们过来问下,用什么办法能补白回来吧?”方片七先说话了。

    受方片七的启发,板牙补充道,“是不是去你们宿舍推销化妆品的人太多了,你们不知道选什么牌子的吗?”

    “不是,嵩哥和趣来哥跟我们说了,去宿舍推销产品的东西,不论好坏一概拒绝,我们才没让那些推销化妆品的进宿舍呢。”陈靓也说话了。

    “哦,这样很好的啊,滴水不进,他们就没办法了,你们也不会上当受骗了。不过,要是去年的话,方片七敢说这句话,我回去非打折他的腿不可,我还要推销英语报纸呢。”板牙嘬着嘴,点点头。

    “嗬,去年的时候,我也不会这么说了啊,我还要推销矿泉水水票呢。”方片七呵呵笑着。

    “嗯,说说吧,你们来到底是什么事?我们能解决的话,肯定给你们解决,解决不了的话,那大家一起想想,看看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官书记说道。

    “嗯,”夏培点点头,“大学生活,是不是真的很空虚很无聊啊?”

    “喂,表妹,我和趣来,在你们宿舍的时候,不是说了的嘛,大学四年,如果不好好的规划一下,肯定你会很无所事事的。”

    “我们也是最近才感觉到,可能,你们说的,是真的。大学,远不是我们所憧憬和向往的那个象牙塔的样子,而是,像你们说的那样,一滩搅的很浑的水。有人在随波逐流,有人在浑水摸鱼。”

    “是啊,呵呵,大学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又不是突然一下子才这样的,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板牙对于夏培的话,很是不以为意的样子。

    “嗯,大学就像个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官书记说着,点点头,

    “祁嵩和趣来的话很对,大学四年,如果不好好规划一下,你会过的很浑浑噩噩,很庸庸碌碌,很无所事事,很窝心,很闹心。四年之后,不管你愿不愿意,学校都会毫不留情的把你赶出来,因为,毕业证已经发给你了,它也就没有那个责任和义务再去管你了。那个时候,站在校门外,回想起自己的这大学四年,你才会发现,自己挥霍了青春,也荒废了大学。那时候,你不知道何去何从,心中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所谓的朋友、兄弟、恋人,都各奔前程了,只有你站在那儿,无所适从。”

    “你怎么知道的啊?”夏培有点惊讶了,官书记毕竟只有大三。

    其实,夏培的这话,也是我、方片七、板牙想问的。

    “在我来上大学之前,住在我们家楼上的刚子哥,告诉我的。他说自己的大学就荒废了,很后悔,他们宿舍的那几个人,也是同样的,都荒废了,都很后悔。”

    方片七点了点头,“拣尽寒枝不肯栖,还是因为无枝可依。”

    官书记略略笑了一下,“我曾经看过刚子哥的网上个性签名,当时是这么写的,‘是不是,青春终究散场,留一地凌乱,一地狼籍,然后,有风吹过,就上上下下的飞舞起来,跋扈着,叫嚣着,躁动不安?’”

    嗯,是不是,青春终究散场,留一地凌乱,一地狼籍,然后,有风吹过,就上上下下的飞舞起来,跋扈着,叫嚣着,躁动不安?

    一阵沉默。

    胡文娜笑了笑,“你们怎么都这么伤感啊,现在还不到秋天呢,把你们几个拎到门外,晒你们一会,保管你们不用感慨什么青春散场了。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被你们在感慨中,烟消云散了。”

    “是啊,是啊,官书记,人家夏培她们才刚刚大一呢,你不要就这样吓唬她们好不好,净整什么挥霍青春,荒废大学什么的,青春是用来挥霍的么?大学是用来荒废的么?”我说话了。

    “还记得猴子在那次感言中说过的吗?‘大学,是应该来学习、成长的,而不是拿来挥霍、荒废的。’我觉得,这才应该是我们的大学。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奋斗,而不是得过且过,安于现状。即使输了,败了,又怎么样呢?我们奋斗过了,我们拼搏过了,我们年轻的无怨无悔了。”板牙说的很是动容。

    “是啊,年轻的时候,是应该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奋斗,”官书记接过话,“可是,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奋斗呢?”

    官书记的这一问,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住了。

    是啊,我们都知道,年轻的时候,应该有一场奋斗,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奋斗。

    看大家又一次陷入沉默,方片七稍稍笑了一下,“给大家念一句曾经写过的话吧,是写青春迷惘的。不过,我觉得很适合现在的氛围,‘我想用尽所有的悲伤,化成磅礴大雨,冲开年少的束缚,冲开青春的羁绊,只是,只是,我不知道,这泪,该为谁而流。’”

    嗯,我想用尽所有的悲伤,化成磅礴大雨,冲开年少的束缚,冲开青春的羁绊,只是,只是,我不知道,这泪,该为谁而流。

    “悲伤、绝美。”

    不知谁回了这么一句。

    似乎,很恰当吧。

    “好啦,好啦,大家别再感伤啦,你们刚才的那个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奋斗呢?我觉得,应该我们每个人都问问自己,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将来?清楚了这一点,我们才会拥有什么样的现在。而我们拥有什么样的现在,决定了我们曾有什么样的过去。”卢小樱终于忍不住也说话了。

    “有点像绕口令,你可以说的慢点吗?”板牙说道。

    “嗯,小樱的意思是,将来决定现在,现在决定过去。”胡文娜解释道。

    “应该是,昨天决定今天,今天决定明天吧。”板牙有点不同意了。

    “我同意小樱的观点,将来决定现在,现在又决定了过去。换句话说,明天决定今天,今天决定昨天。”方片七先说话了。

    “嗯,我同意板牙的观点,昨天决定今天,今天决定明天。”官书记说道。

    “我同意小樱姐姐的观点。”夏培先说话了,于雯静、苏笑笑纷纷表示有同感。

    “我同意海强哥的观点。”王璇、陈靓、周家扬纷纷表态。

    胡文娜略一迟疑,“我同意小樱的观点。”

    这时,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了。

    “这个问题,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是一个道理的。我们家文娜说先有鸡,我就义无反顾的说先有鸡,我们家胡文娜说先有蛋,我就责无旁贷的说先有蛋。总之,文娜站哪一边,我就站哪一边。”

    在一片鄙夷声中,我高傲的扬起了下巴。

    同时,我偷看了一眼胡文娜,只见她脸颊有些绯红了,说实话,当着这么多大一女生的面,如此偏袒胡文娜,我也是左右思忖,才最终决定下来的。因为,这样一来,她就不会追问我去女生宿舍的事情了。

    “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这是一个唯心主义酣物主义,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精神世界猴质世界之间的一场辩论。”方片七站起来发表观点了。

    “谁是唯心主义啊?”夏培问了一句,“好像我们课本里学的,大家都是唯物主义者呢。”

    “嗯,我认识一个唯心主义者。”卢小樱点点头,“或许,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问问他,他肯定会给我们一个答案的。嗯,我觉得,不仅这一个问题,还有,我们应该怎么奋斗,大学四年应该怎么规划度过,我觉得他都能给我们答案的。”

    “谁啊?”夏培、王璇、于雯静、苏笑笑、陈靓、周家扬,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许褚。”胡文娜、卢小樱、官书记、板牙、方片七,几乎又是异口同声的答道。

    只有我,没有说话,只是那样静静坐着。

    “许褚?”

    “嗯,许褚。”

    “许褚是谁?”

    “一个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