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十四章 兰馨义劫珠宝船
第十四章 兰馨义劫珠宝船



更新日期:2019-05-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兰馨不急不躁反而嘲笑之言语更加多起来,便哼哼笑道:“听说你身世可怜,本想同情与你,谁曾想好坏不分,难道真是世道要变吗?老弱妇孺都不放过,你跟一只饥饿的狼狗有什么区别!你的弟兄们也有父母妻儿,你要为他们想想。”
李初八听闻此话感觉有几分道理,暗中佩服兰馨侠义之心,不觉惭愧起来,但是在众人面前岂能丢了颜面,故作恼羞状,大声说道:“没有功夫陪你在这里嚼舌头,有本事见识一下你的拳脚功夫如何?”说罢,左手提一只长矛掷入河内,这只长矛紧贴河面径直向兰馨的小船飞去,力道之大确实惊人!忽见李初八一个鹞子翻身竟然站在长矛之上顺势也飞将过来。刹那间长矛枪头插入船头,李初八腾空翻越到船帮之上,兰馨见势使出一招扫堂腿,谁曾想此招落空。
李初八趁势拔出钢刀向兰馨劈来,兰馨斜身躲过,右手在钱袋之中疾速摸出一只铜钱镖来,手腕翻转打向李初八右膝盖,李初八“哎吆”一声双腿跌落到船舱之中,还未等他回过神来,一把亮锃锃的宝剑早已架在脖颈之上。李初八顿感自己脖子冒着凉风,竟然一动不敢动,扭头气呼呼说道:“没曾想我一个爷们败在你的手里!”
其他水匪见状齐声呐喊,把船都逼将过来,吓得老船家和王富友夫妇躲在兰馨后面直哆嗦,脸色煞白。
兰馨见状说道:“老人家不要慌张,有我在呢。”接着又对其它水匪大声怒斥道:“你们听着,谁敢动手,我先把初八的人头割下来扔入河中喂王八!”
“臭娘们,放了我们老大。”
“老大我们来救你!”几个水匪想跃过船来,舍身搭救李初八。
兰馨看的清楚,几个水匪跳跃在半空时便被铜钱镖打落水中,其他水匪见状不敢再向前猛攻,只是手忙脚乱之余搭救落水匪徒。
只见河道两侧市集百姓一阵欢呼,都竖起大拇指称赞兰馨真乃女中豪杰!
兰馨听闻百姓的呼声后,便用剑指着李初八的前胸问道:“你服不服?水上功夫不行,看来你的地面功夫也好不到里去?如果以后不在强取豪夺,爱护百姓的话我就放过你,放你之前我要你一只耳朵作为你的守信凭据,要不然就是你项上人头!”
李初八冷冷一笑说道:“哼,我李初八败在你的手下我是不服,不过我要知道败在谁的手里?我并没有残害老百姓,是我手下人干的好事,是我没有监督到位,我替他们请罪。至于那些富人,我也没有冤枉他们,他们表面仁慈,但内心毒如蛇蝎,我不能放过他们,因为我受骗上当多次!”说完便气呼呼喘起气来。
兰馨坦然说道:“我就是天山派大弟子兰馨,路过此地才拔刀相助,以解各位乡邻四舍之困。我看你也算是忠义之人,最好收敛你们的戾气改邪归正,保四方平安。如若不然,长此以往,老天爷也不会放过你们!”
李初八闻听是天山派弟子反而来了精神,惊喜问道:“女侠可曾认识李逍遥!他是我家族中一位兄长,前些年,我打听到他去了天山派,难道就是你们灵鹫峰的天山派吗?”兰馨听到此话心头一震,多少年没有回天山派了,顿时脑海中显现昔日天山美景,如果不是见到师妹沈琼枝的书信,还真不知道当年的这个师弟已是天山派掌门!回想当年背叛师门下山情景,顿时双眼湿润起来。她强忍不宁的心绪,应声道:“不错,李逍遥是我的师弟,他如今已是天山派掌门!”
李初八哈哈笑道:“那你还不放了我,我大哥是你掌门,我们是一家人!”
兰馨用剑顶住初八的喉咙说道:“谁给你是一家人,我早已不是天山派弟子!少废话,想活命对众发誓,以后不再欺压百姓,不再豪夺过往富贾商旅!”
李初八无奈,也被兰馨的魅力所迷倒,便当众发誓:“我李初八从今往后不再欺负你们,你们好好做生意,我若说话不算数,就让我变大乌龟,让你们吃了我。还有为了表示诚意,我今天也把我的澜沧帮解散!就说今天,我还放了一个好官,一位曹大人,总算做了件好事!”河两*岸百姓一阵嘈杂议论声,生怕这许下的诺言明日便反悔了。
兰馨见状对众位百姓承诺道:“各位父老乡亲,如果你们看得起在下,听我一言,这个李初八若果说话反悔,我首先取了他的性命,任凭大家处置!”百姓见兰馨说话,又一阵欢呼,因为大家早被这个表面看似柔弱的女子所作所为折服了。
这时,王富友走向前来,壮了壮胆子问李初八道:“初八兄,你刚才说的曹大人是哪个?”
李初八看着老翁纳闷起来,这是何人?竟敢如此大胆问我。兰馨便解释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李初八才恍然大悟,大叹一声说道:“这个曹大人就是在苏杭衢州任职的,此人甚是清廉,告老还乡回家,船上都是装的石头,并无多少分文。”
王富友听闻此话也愈加纳闷,不停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
兰馨从王富友的举止形态便猜想到什么,伸手示意不要再说,众人上岸再议此事。李初八也趁机解散了弟兄们,弟兄们有的回家耕种了,有的情同手足不愿意走的便留下,一起追随李初八左右。
等一切安排妥当,太阳已经西斜,兰馨便叫上大家在集市码头的一家小餐馆坐定,小二沏茶倒水完毕后,兰馨便拱手问道:“王老爷刚才说的曹大人有何不妥?”李初八也满怀疑问的看着王富友。
王富友站在窗前,看着外边滚滚的河水,叹声道:“但愿曹大人的大队人马还未到!”
李初八惊讶问道:“什么大队人马?他就是带一个夫人和几个官兵,都让我杀的差不多了。”
王富友接着解释道:“这个曹大人就是当今宦官曹化淳的次兄曹化雨,曹化淳是宫廷总管大太监,而且武功极高,最拿手的就是葵花宝典里的功夫,他还把持朝政扰乱朝纲。所以这个曹化雨也是臭名远播,这次告老还乡肯定搜刮了很多民脂民膏!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那船石头肯定是障眼法!”
李初八大喊不好,接着一阵乱骂,恨不得马上剁了曹化雨这个狗官。
兰馨此时便对二人说道:“傍晚时候肯定有大批船只过往,初八兄要带领你的兄弟们在河道芦苇荡埋伏好,等官船一到,我们就劫下这笔不义之财,然后再发放给老百姓。你们看如何?”
众人皆拍手称好,众人便商议好分头行事去了。
伊河古道的芦苇正值盛夏长势也异常茂密,兰馨与众位便在芦苇荡埋伏好,只等官船到来。
夕阳落下后,四处寂静的只能听见虫鸠的捕食声。
子夜时分,一艘官船从芦苇荡里划出,船头一人手拿马灯不停的往高处画圈,此人正是曹化雨。不多时,七八条满载着金银珠宝的船在曹大人的监督下徐徐而过。
曹大人见船全部已过,自己在押后的船里便逍遥自在的喝起酒来。突然听到有人敲船舱门扇,以为是李管家有事相告,便说道:“李管家吗?进来吧陪我喝两盅。”
“好呀!”还未等话说完,门扇蹬的一脚被人踹开了,曹大人吓得猛然起身,一个趔趄把酒桌打翻了。
“你是谁?”
“你仔细看看我是谁?狗官!你的管家早被我砍了。”
“原来是你啊,壮士深夜到访有何事?是不是想起来了,我来奉养你老人家如何?”曹化雨吓的浑身直冒冷汗。
“呸!我很老吗?你个狗官竟敢欺骗我,说,前面那几艘船装的是什么?”李初八用手抓住曹化雨的衣领质问道。
曹化雨吞吞吐吐道:“哎呀,那是,那是几船破衣烂被和一些喂牲畜的谷物而已。”
李初八被他的话气的怒目圆睁,咬牙切齿道:“你还撒谎是吧,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说毕,在船内找个绳索把曹化雨绑了,然后一脚踢出舱门。
曹化雨双腿跪在甲板之上,眼看着自己前面的七八条船被这些水中好汉占领了,见状嚎啕大哭,心想一生心血就此完结。整个人瘫在甲板上,嘴里还在不停的叨念让李初八放了他。
片刻功夫,船上的官兵几乎被斩杀殆尽!官船全部被兰馨等人劫下,所有人质都被押上码头。
老百姓听说活捉了贪官,大街小巷都举火把来观望,只见砖头瓦片像雨点般像贪官砸来,大家虽然不认识这个曹大人,但是听到贪官二字还是要前来惩罚他。此时曹化雨被奚落的像一个乞丐,更像一只丧家狗,甚至连摇尾巴的力气也没有了,整个人像一摊烂肉瘫在地上!
李初八走到曹化雨面前,制止大家再次乱投杂物,对大家诉说了自己惨遭的不幸,这一切都是贼人家所赐。最后狠狠说道:“狗官如你所愿,父债子还吧!”说完拔起水牛弯刀削落贼人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