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一章 青城山外马蹄疾
第一章 青城山外马蹄疾



更新日期:2019-04-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明朝末年,由于崇祯皇帝志大才疏,胸襟狭隘,导致朝政混乱,大明子民苛捐杂税沉重,加上常年内忧外患,土地无人耕种,造成大量流民;国家军队纪律涣散,到处与老百姓争夺口粮,加之连年发生灾荒,农民生活困苦,各省各县引发了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
崇祯十四年(公元1641年),朝廷发不出军饷,剿贼剿寇的官兵便到处害民扰民,官兵入城,每入百姓家勒索,用木板将人夹住,小火烧之,胖人有的能流一地油。他们抢掠妇女,公然在大街上奸污。将她们拉到船上抢走时,有人望着岸上的父亲或丈夫哭泣,立刻被这些兵砍下脑袋来。如此惨状,上天震怒、众神哀怜,故此二月的巴蜀本来是暖冬,却着实下起鹅毛大雪来,非要冻死这些凶兵恶吏,酷冷的天气让巴蜀变得像塞外疆北之地。
霸气江湖,群魔乱舞,一个跌宕起伏的年代,在鞺鞺鞳鞳中奔涌而来!
青城派北门忽然大开,从里面飞奔出一匹快马,马背上端坐一人,此人是青城派飞鹰府邸白衣使者秦虎,他与青云府邸的黑衣使者梁佩是八拜之交,二人同时也是青城派的左右护法。白衣使者此次正在追赶一个人,这个人正是黑衣使者梁佩。
七天前,由于青城派司马老掌门突然暴毙,导致老掌门的二位公子争夺掌门之位。大公子司马青云执掌青云府邸,他为人正派,江湖口碑甚好,喜爱交接江湖正道朋友,掌门之位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他要的是家宅安详,与世无争。二公子司马傲南执掌飞鹰府邸,他为人阴险,交接无数江湖败类,所拜之师也是江湖邪魔异士,并且投靠朝廷,买到一个千户之职,更是借机想争当武林盟主之位,帮助朝廷对抗闯王李自成大军。司马青云争夺掌门之位是不想让它落入贼人之手来祸害武林、残害百姓。几日时间青城派上下风云突变,老掌门夫人与丫鬟等众人被软禁在青云府邸,司马青云则被司马傲南用邪魔之术囚禁于飞鹰府大牢。司马青云料有此事发生,早就安排妻子兰馨和儿子司马文龙在后门出逃,同时安排管家潘福一路照顾她们母子。
朔风依然凛冽,百姓号寒啼饥。但愿这场大雪是一场瑞雪,可以缓解明年之干旱。
秦虎出青城派北门后,策马北上,不几日来到广元地界。秦虎早已收到密报,兰夫人定是投奔少林寺而去,心想北上肯定不会走错方向。
广元大街少了往日的繁华景象,稀稀落落的人群中,大部分是饥民。饥民部分人衣衫蓝缕,冷冻的依偎在城墙根下,不时发出几声呻吟。饥民见到有马匹停驻,呼啦一下把秦虎围了起来,希望能得到半点食粮。
秦虎见状怜悯之心顿起,这都是朝廷腐败所致,无奈之下秦虎掏出一把铜钱,往人群外一扔,饥民顿时互相争夺起来。
秦虎借机连忙翻身下马,疾步走向街道右边一家“悦来客栈”。
店小二见有客道赶忙出门迎接,道:“大爷,您打尖还是住店?”
秦虎把店小二上下打量一番,生怕引起外人生疑,道:“住店,把我的马匹喂好!”接着扔给店小二一两银子。
店小二见到银子,心里头乐开了花,鞠躬点头道:“谢谢大爷,这个您放心,我把您的马匹喂得饱饱的。”说话间把马匹牵到客栈后面马厩,还冲着里面喊了一声:“贵客来啦,好生伺候着!”
进的店来,秦虎发现店里陈设算好,只有两人在吃饭,秦虎还是怕有江湖人士插手此事,到时候就麻烦了,便故意在两个陌生吃饭的客人身边慢慢走过,仔细打量了一番方罢。
店家见到秦虎侠士模样打扮,还在不停的环顾细看,以为有什么不对,急忙出来迎客,道:“大爷,想吃点什么?”
秦虎解下蓑衣,放下佩刀,抖落身上的寒雪,靠近有窗的一间桌子旁坐定,道:“给我二斤牛肉,一两白干,上好的客房一间。”
店家慢步走过来,离秦虎约三尺之远,好像有难以启齿之事,轻声道:“客房是有,但是……但是牛肉没有了,只有马肉。”
秦虎心里纳闷,用眼睛狠狠瞪着店家,问道:“为什么只有马肉,这是为何?”
店家连忙解释道:“广元地带也是连年旱灾、苛捐重税,百姓苦不堪言呐,老百姓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那来的粮草喂牛呀。这些马肉都是从驿站弄来的,都是被饿死或者打仗留下来的。”
秦虎听后一边点头认可店家此说法,一边忙着催菜。须臾片刻,饭菜已经备齐,吃到一半时分,秦虎用手招呼店小二,店小二满脸笑容,急忙小跑过来,问道:“客官有什么吩咐?”
秦虎不慌不忙,解开包袱,从里面拿出两幅画像问店小二:“小二哥可否认识画像所画之人?”
店小二仔细瞅了瞅画像,一手挠腮,若有所思,道:“这个女的不认识,这个男的倒让我记起前几日的一个人。”
秦虎听到店小二这么说,心想这下有线索了,急忙问道:“什么人?可否与画像一样?”
店小二心想发财的机会又来了,故作不知情,道:“这个人虽然和画像很相似,但是有一点不怎么像!这个……这个…..”
秦虎见店小二支支吾吾,便从包袱中拿出一两银子,啪一声拍在桌子上,怒道:“还不快说,哪里不一样!”
店小二见到银子满眼放光,慢慢伸手碰到银子并快速塞入钱袋,两眼眯起一道缝隙,呵呵道:“那个人的左眼有一块儿黑色胎记,中等身材,看起来像是会武功的人。”
秦虎暗自寻思,这个若人不是梁佩,那又是何人呢?更何况梁佩出门善于乔装改扮,此人必是梁佩无疑,跟踪梁佩必定找到兰夫人母子。
秦虎定睛看着店小二,狐疑道:“你没有说瞎话?若是日后我发现有半点虚假,小心……”说着用手指拨开刀鞘,漏出半点刀的寒光。
店小二见状心想,这不是一个善茬,突感自己浑身上下血液流动加快,额头冒汗,结结结巴巴道:“客官,我岂敢撒谎,您慢用……慢用”,说完小心翼翼的走开了。
饭毕,秦虎回到房间休息,他仔细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暗想:“我此次拦截兰夫人,虽然是奉司马傲南之命,但是这是助纣为虐呀,梁佩虽然年纪老迈但是依然刚正不阿,想必他听从老掌门夫人之命前去保护兰夫人的。不行,我不能遗臭万年,受众人唾骂,我要一起保护兰夫人投奔少林寺。”
翌日天刚放亮。鸡叫头遍,秦虎便收拾行囊,骑马继续北上,他的目标就是河南嵩山少林寺。出城不远,忽然从左右两翼冲出两匹快马,把秦虎夹在中间。秦虎正想拔刀,其中一人见状,疾声道:“秦护法不必了,你看我们是谁!”秦虎定睛一看,原来是司马傲南身边的哼哈二将,一位叫哼唧唧,一位叫哈呱呱。秦虎见到此二人更加明白,原来自己的行踪早已被人监视,心想我始终没有成为司马傲南眼中的心腹,那岂不是更好,向二人拱手道:“有劳两位护法前来协助在下,不胜感激。”哼哈二将见秦虎如此客气想必早知来意,拱手回敬。秦虎冷笑一声,三人扬鞭策马向北疾驰而去。
 
 
 
自从兰夫人家仆三人疾速离开青山派以后,这日来到了湖北地界。潘福虽然年纪稍大,但是处事谨慎小心,提前早就给兰夫人说好,我们必须走小路,走有树林茂密,能遮挡的地方。兰夫人也很同意老奴的说法,但是毕竟二人还骑马带着个九岁的孩子,行走还是很显眼。
在一路颠簸下,兰夫人感觉头晕脑胀,在马背上醒眼朦胧,迷迷糊糊问道:“老管家,这是哪里呀,峦峰叠嶂,郁郁葱葱,真乃是藏身好地方!”
潘福看出兰夫人已经疲惫不堪,心想赶快找到一处客栈该多好,应声道:“夫人你身体没事吧,刚才奴才买饭的时候,早已打听好了,此地叫做神农架。这里应该安全,很少有人到此地来,我们绕山而行,继续北上,相信很快就到达少林寺了。”
兰夫人听闻是神农架,立刻来了精神,惊道:“久闻神农架大名,风景真是秀丽,虽然大雪压枝,但是还是绿意盎然。总听人说“山脚盛夏山顶春,山麓艳秋山顶冰,赤橙黄绿看不够,春夏秋冬最难分。”
潘福从来没有听过兰馨会出口成章,只知道她仅一个妇道人家,赞道:“夫人,真是好诗句!”潘福哪里知道兰馨的真正身份乃是天山派掌门玉矶师太的大弟子,一套玉女剑法用得出神入化!
司马文龙这时按捺不住性情,好奇的问道:“娘呀,为什么会叫神农架?难道这里有过神仙吗?”兰夫人本来今天不想多说话,因为司马青云打入大牢生死未卜,心情沉痛。她转念一想,为了让司马文龙暂时忘记这些伤痛,只好顺着他的兴致详细解答。
兰夫人抚摸着司马文龙,轻声道:“不错,这里的确出现过一位神仙,他的名字就叫做神农。上古时候,五谷和杂草丛生,药物和百花混杂,哪些粮食可以吃,哪些草药可以治病,谁也分不清。黎民百姓仅靠打猎为生,天上的飞禽越打越少,地下的走兽越打越稀,人们的肚子越来越饿。如果谁要是生疮害病,无医无药,更是不死也要脱层皮。老百姓的疾苦,神农瞧在眼里,疼在心头。”
司马文龙听到这里更加想知道结果如何,接着问道:“后来呢?怎样给百姓充饥?怎样给百姓治病?”
兰夫人看到自己的孩子如此聪明好问,长大必成大器,心下欢喜,微笑道:“神农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决定亲尝百草,为百姓找一条活路。第四天,他带着一批臣民,从家乡随州历山出发,向西北大山走去。他们整整走了七七四十九天,历经千辛万苦,赶走了一批又一批的虎豹蟒虫,来到一个高山一峰接一峰,峡谷一条连一条的地方。此地长满了奇花异草,异香扑鼻。神农站在山脚下仰望高山。”
司马文龙在马上回过头,用手上下比划着,问道:“他们怎样才能上去呢?”
兰夫人用手捂住司马文龙的小手,生怕冻坏,一个劲的往他的小手上一边哈热气一边道:“他看见几只金丝猴顺着高悬的古藤和横倒在崖腰的朽木爬来爬去。神农灵机一动,当下组织臣民砍木杆、割藤条,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比照崖腰朽木的机巧搭成了三百六十层藤木架。神农带着臣民,攀登木架,上了山顶,见到了各色药草,密密匝匝地生长在一起。神农高兴极了,当即开始亲采摘花草放到嘴里尝。神农尝百草,曾一日而遇七十毒,每遇毒就嚼灵芝草化解,一直尝了七七四十九天,踏遍了此地的山山水水。他尝出能充饥的麦、稻、谷、豆、高梁,后来成为了我们食用的五谷;他将尝出的三百六十五种草药写成的《神农本草》。”
司马文龙已经被兰夫人所描述的故事有点神往了,疑问道:“给爷爷看病的吕神医是不是知道此书呢?要不然他的医术这么高明!”
兰夫人没有想到司马文龙小小年纪推敲起事情来竟然如此准确,夸赞道:“龙儿思维真是敏捷,不错,后来吕神医得到此书,成了名医。神农尝百草,为黎民找到了充饥的五谷、医病的草药后,来到回生寨,准备下山回去时,却发现遍山搭的木架不见了。原来,那些搭架的木杆,早已落地生根,遇雨吐芽,年深月久,长成了一片茫茫林海。也就在此时,从天空飞来一群白鹤,把他和护身的几位臣民接上了天庭。从此,此地一年四季,香气弥漫。为了纪念神农尝百草、造福人间的功绩,老百姓就把这一片茫茫林海,取名为“神农架”。
司马文龙高兴的抓起兰夫人的双手高举道:“哇,娘,真的好神奇,我长大能不能成神仙?”
兰夫人笑道:“你做神仙干什么呢?”
司马文龙拍拍自己的胸脯,大声道:“我要锄强扶弱,把坏人杀光,我有了法术就什么也不用怕了!”
兰夫人摸着司马文龙的头,附耳道:“龙儿真乖,真有志气,将来一定会达成所愿的。孩子做好了,前面是个山坡。”
司马文龙回头往前看,应声道:“是,娘。”
潘福在前面引路,积雪已淹没马的前蹄,马儿行走尚且苦难,何况是人呢?风吹压雪松枝,松软白雪不时纷纷飘落,雪花落在人的头上,脸上,耳朵上,给行走路人增添几分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