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二章 神农架奇遇野人
第二章 神农架奇遇野人



更新日期:2019-04-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进山约一盏茶功夫,道路行走起来越发困难,轻微的走动竟能触动树冠高处积雪,散落的积雪让行人睁不开眼睛。潘福年纪虽老,仍然眼疾手快,他忽然驻足,回首对兰夫人道:“夫人快看,远处好像有一个跳动的火苗,忽隐忽现正向我们靠近!”兰夫人拉住马缰绳,一手紧握玉女剑,抬头放眼观望,只见从山坡远处果然出现一个像火苗一样的红点,红点离三人越来越近,越来越大,而且不停在每棵树之间跳跃,把树上的积雪纷纷踩落下来。等那红火苗怪靠近时大家才看清,此物乃一野人,浑身上下长满红毛,体型比人高大,四肢很粗壮,落在积雪的脚印比起熊掌还要大。
大家都从未见过此等怪物,兰夫人迅速拔出玉女剑,一手把龙儿揽入怀中,手中剑直指红毛野人。红毛野人爬上一棵高大松树,双手拍打前胸冲着兰夫人大声吼叫,吼声震彻整个山谷,附近树上的积雪也被震落。
兰夫人的马匹听到红毛野人吼声后惊叫起来,马前蹄忽然腾空,母子二人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所惊吓,一并翻落马下,手中玉女剑也被摔出几仗远。
红毛野人见状,“噌”的一声,一跃而起,拎起摔在雪窝里的司马文龙连蹦带跳甚是雀跃。兰夫人后翻滚至玉女剑旁,正想挥剑刺杀红毛野人,但在此时,红毛野人见状朝山坡东北方向疾奔而去。
兰夫人挥剑追赶,她哪里能敌过野人的飞奔速度,高呼:“龙儿…………!”
潘福被眼前一切几乎吓呆,这几乎在瞬时发生,想要阻拦,已经来不急了,顿足捶胸呼喊道:“少爷!……少爷!”
二人只听到远处司马文龙呼喊救命的声音:“娘,救我......!”声音渐远,直至无声。
这两匹马也受惊过度,到处乱窜,二人本想拉住缰绳骑马追赶,岂料事与愿违,因积雪太深,二人连同马匹一起滚下山坡!
过了很久,兰夫人慢慢醒来,睁眼一看,光线昏暗,不远处有一道阳光射过来!举头观望,头顶有一个很大的洞,还不停往下散落积雪。
洞口离地约五六米有余,想在此上去谈何容易,更何况二人受伤!
兰夫人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在洞里,这是哪里?潘管家!潘管家!”
潘福也渐渐苏醒,道:“哎吆,夫人我在这里,我的老腰快断了!”
兰夫人踉踉跄跄走过去,扶起潘福,问道:“潘管家,你没事吧!”
潘福自己一只手扶腰,另一只手扶着洞壁,应声道:“我死不了,夫人这是哪里呀?”
兰夫人掏出火镰,打火点燃一根松枝,四下打量着这个山洞,道:“我也不清楚,好像一个山洞。”
潘福惊奇道:“山洞?这里怎么这么暖和?好像春天一样呀。”
兰夫人被潘福提醒了,在天山时,玉矶师太所住的地方和这里差不多,也是洞内温暖如春,心想难道有高人在此入住过,便道:“我也纳闷,难道这是书上记载的冰洞?”
潘福听闻后更加懵懂,问道:“什么冰洞呀?”
兰夫人便把玉矶师太告诉过她的知识重复一遍说给潘福听:“所谓冰洞,就是夏天季节只要洞外自然温度很高,洞内就开始结冰,山缝里的水沿洞壁渗出形成晶莹的冰帘,向下延伸可达数十米,滴在洞底的水则结成冰柱,形态多样,顶端一般呈蘑菇状,而且为空心。进入深秋时节,冰就开始融化,到了冬季,洞内温度就要高于洞外温度,所以这里温暖如春。”
潘福心里愈加佩服眼前这位少主夫人,应声道:“夫人真是见多识广!”
兰夫人心里想我这算什么见多识广,只是口述师傅的话而已,便道:“先不要说这些,我们还是想办法出去,先救龙儿再说!”
潘福听言自责道:“夫人说的是,都怪奴才好奇多嘴,该打!”说完竟真的扇了自己两个耳刮子。兰夫人此时也是从心里感激这位老人家,这样的忠实家仆毕竟少见。
二人接着微弱的光束,靠着洞壁慢慢寻找出口,没走多远,便流水潺潺的声音。
潘福惊喜道:“夫人,有水声,肯定有出口。”
兰夫人定睛一看,脚下原来出现一条小小溪,小溪两边杂草丛生,还有各种奇花异草。更加神奇的是,小溪两边居然有几棵柳树,树叶映衬着阳光闪闪发光!
冰洞内薄雾笼罩,特别是柳树根部分,兰夫人定睛一看,原来柳树边有一个水潭,水潭周围分散着五六棵柳树。
兰夫人惊愕道:“怪不得此处枝叶茂盛,原来有偌大个水潭在此!”
阳光透过树叶直射入水潭中,波光粼粼,像是宝物发出的光芒一般!
潘福用手一摸潭水惊奇道道:“夫人,你看水潭四周岩石都是黑色的,像墨汁一样。不过这水潭中的水真是清澈!水是温的,还冒着热气,真是神奇!”也只有这样的环境才会有如此巧夺天工的奇观。
突然,前方发出几声怪异的声音,二人顺着声音的方向小心走去。
兰夫人放慢脚步,侧耳倾听,对潘福道:“一定要小心谨慎,我没有猜错的话,此怪异声音应该是红毛野人发出的!”
潘福见夫人如此肯定断言,喜道:“那少爷就有救了。”
说话间,红毛野人突然向二人袭来,红毛野人来势凶猛,竟然把潘福撞出五六米远,后背撞在石壁之上,潘福顿时口吐鲜血,昏迷过去。
红毛野人怀中抱着一个孩童,孩子没有什么反应,难道是死了吗?兰夫人夺目一看,果然是司马文龙,不由分说,手握玉女剑直刺向红毛野人。红毛野人用左臂一挥恰巧迎在剑刃之上,整个左臂被活生生砍下,顿时疼的嗷嗷乱叫,把怀中孩子一扔,整个身体向兰夫人扑来。
兰夫人不慌不忙,使用一招仙人指路,玉女剑锋利插入红毛野人的右手掌。红毛野人见势不妙,拔腿疾奔,攀援能力已经尽废,岂料仓皇之中跌落到深潭之中。
红毛野人拼命挣扎,想要跳出水潭,但是毛发太长,沾水过重,独臂趴在水潭石岩边上,气喘吁吁,双目在洞内余光照耀之下闪着冷光。
兰夫人一看机会来了,顺势疾手摘得两片柳叶,用手一甩直射红毛野人双睛,柳叶如飞镖一般,插入野人双目。红毛野人双目鲜血直流,怪异叫声更大,在水中上下翻滚,激起水浪数几尺。眨眼间,红毛野人就要挣扎爬上水潭。蓦地,从水潭中窜出数十米水柱,水柱散落瞬间,在水柱中间出现一条黑龙,黑龙一口将红毛野人生吞下去。
兰夫人顿时惊呆了,整个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忽然想起被红毛野人丢弃一旁的司马文龙,急忙爬过去,抱起他。见到司马文龙一息尚存,这才放心。
黑龙急速转身,把头伸向兰夫人。这只黑龙上身七八米有余,龙须垂下一米多,一对鹿角形状物体长在头上,身上滴滴答答落着潭水。
兰夫人抱着龙儿往后躲闪,龙儿胸前的玉佩忽然发起白光来。这块玉佩曾是兰夫人送给龙儿的生日礼物。玉佩和其它玉器没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于这块玉佩中间镶有一条白龙。白龙玉佩是兰夫人的师傅,天山派的玉矶师太所赐,此玉佩是天山上精石所雕,吸天地之灵气汲日月之精华。
今日,白龙玉佩吸洞内灵气汲日之光华,自然发起光来,光亮越来越大,蓦地,从玉佩里飞出一条白龙。白龙兀自飞去,黑龙见到白龙尾随而去,两条龙瞬间潜入潭底。
兰夫人在潭边观望,二龙在潭底约百米深处嬉戏,若不是白龙身影,根本看不到黑龙所在。
有诗云:“黑潭水深黑如墨,传有神龙人不识。潭上行人雾中迷,龙神嬉戏人往之。”
顷刻间,黑白二龙潜出水面,二龙之间多了一颗耀眼夜明珠,璀璨光芒把洞内变成白昼。
二龙突然奔向兰夫人怀中的司马文龙。兰夫人惊愕不已,双眼一闭,心想这次劫数难逃了。
等兰夫人慢慢睁开双目,再看司马文龙,发现他胸前的玉佩变成的阴阳八卦玉佩,玉佩中间凸起的圆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
兰夫人双眼噙泪,急切的问道:“龙儿,龙儿,你醒醒!”
良久,司马文龙慢慢睁开眼睛,道:“娘,我们现在在哪?我没事。”
兰夫人破涕为笑,道:“龙儿没事就好,娘放心了。”
司马文龙用手为兰夫人擦拭眼泪,关心的问道:“娘,你放心我没事的,可是老管家人在哪?”兰夫人悲喜交加,在这样的险境司马文龙能替他人着想实属难得,毕竟还是个刚懂事的孩子。
兰夫人急忙点燃松枝,在微弱的火光下,顺着刚才潘福甩出的方向找去,喊道:“老管家!老管家!,快给娘一块儿找。刚才他被红毛野人撞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