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22章:让人有种……心悸的危险感
第022章:让人有种……心悸的危险感



更新日期:2018-12-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池欢躲在男人的衣服下,觉得自己的脸蛋红得能冒热气了。

她一想起他刚刚自然解皮带的样子就觉得下流得不行……

或者这个动作本身没什么,他就是换裤子而已,可她这些年来习惯了衣冠楚楚不近女色的墨时谦,猛然看到这一幕,她有种极致反差的视觉冲击。

而且……他真的是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男模身材啊。

宽肩窄腰,皮肤并不白,但也不黝黑,很男人的古铜色,六块腹肌均匀分布,再多一份显得过于肌肉男,再少一分又可能会羸弱,人鱼线没入皮带以下。

令人垂涎的男色。

突然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池欢顿时收回所有的思绪,没有睡到莫西故,她现在是在对自己的保镖遐想吗?

墨时谦半转过身,眯起眼睛看着缩在后座用他的衣服盖着脑袋的女人,唇畔无意识的挑出若有似无的弧度。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停止后,池欢才问,“换好了吗?”

“好了。”

她这才把衣服从自己的头上拿下来。

墨时谦素来都是一身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深色系,但莫西故是走温和儒雅风的,池欢买的是白色衬衫搭配黑色的西裤,永恒的简单经典款。

她顺手拿起放在后面的毛巾递给他,“一次Xing的抹布,虽然没用过,但还是抹布。”

男人看她一眼,伸手接了过来,给自己擦头发。

换好衣服擦完头发后,墨时谦才用纸巾和抹布将车里的水渍处理了个大概。

又等了半个小时,池欢已经躺在座位里昏昏欲睡了,前方的黑色雨幕中终于出现了朦胧的车灯。

静静端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拿起雨伞就准备下车。

后面的女人突然叫住了他,“墨时谦。”

他回头,“嗯?”

池欢把衣服脱下来递给他,“你穿这个吧,雨太大,我的伞太小,你还是会淋湿的。”

墨时谦盯着她看了几秒钟,还是伸手接过衣服披在身上。

池欢见他上了车,又爬回了副驾驶,想看看前面的情况,毕竟下着大雨的晚上背景阴森凶煞,她有点怕遇到什么歹人。

然后,嗯……

在这个没有月光没有星星只有倾盆大雨和电闪雷鸣的夜晚,的确出现了一起惊心动魄的半路拦截突发事件,不过……

是对被拦住的那辆车而言,遇到了歹人墨时谦。

他们也是一对自驾游的小情侣,从上面下来,老远就看见了停着的车灯,毕竟雨大山路也不太好,于是放慢了车速。

他们也猜想是车子抛锚了,路又被拦住,他们也就停了车。

墨时谦敲开车窗,声音在磅礴的雨声下仍然显得清冷低沉,“我们的车子在路上抛锚了,可以麻烦载我们下山,或者借手机一用吗?”

池欢只是习惯了墨时谦以及他的存在,但其实他对别人而言——

尤其是在这下着大雨的夜晚,他黑色的风衣被雨打湿了大半,英俊的面容也沾上了少许的水,修长挺拔的身形仿佛与这暗色融为一体,让人有种……心悸的危险感。

两个小情侣对视了一眼,开车的男人犹豫了一会儿,道,“我把手机借给你,不过这地方信号不好……再加上打雷下雨,可能没信号。”

一边说着,他就一边拿起手机递了出来。

墨时谦一手撑伞,另一只手接过了手机。

但是……几乎没有信号,第一次拨电话打不出去,第二次拨通了,但信号太虚弱,对方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

何况是陌生人的电话,风行根本没那个耐心哼哧,一两句话就被他挂断了。

他看着被掐断的电话,眉头皱起。

手机握在手里没还回去,墨时谦再度重复问道,“可以顺路载我们下山吗,只要到可以联系到人的地方就行了,”微顿几秒,他跟着道,“等下了山,我会感谢你们。”

其实如果是平时,顺路载人下车也没什么,坏就坏在前一个月就在这条路上发生了一起Jian一杀案,一个失恋单独去看日落的女白领也是好心带人下山,结果被先Jian后杀,死状凄惨。

这对小情侣也是在山上吃晚饭的时候听别人说起的,所以才对墨时谦有很深的提防之心。

毕竟他看上去人高挺拔,极有压迫感。

男人犹豫了一会儿,为难的道,“我们车后面也放了不少东西,可能坐不下人了,不然这样吧,等我们下车就替你们联系拖车的过来……或者给我你朋友的号码,等有信号了我们替你通知他们。”

墨时谦淡淡的道,“但是这雷电太大,可能会有危险,而且车上有女孩,她很怕。”

车里的两人还是没说话,但看得出来还是没有要带他们下山的意思。

墨时谦眯了眯眼,没说话,把手机从车窗递了进去。

那男人似乎松了口气,伸手出来拿。

即便是隔着这么大的雷电雨声,池欢都隐隐听见了男人杀猪般的痛叫声。

她先是心口一提,随即又觉得这叫声不对,有次她开记者会发生混乱,墨时谦当时为了保护她受了更重的伤,但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吭都没吭一声,结果手一摸,全是血。

那边车上。

墨时谦单手轻易的扣着男人的手,似乎已用力就能将人的手给拧断,痛得那男人脸色惨无人色,副驾驶上的女人更是吓得直哭。

他淡淡的道,“相信我,如果你不肯配合,你这只手今晚会废在这里,找不到人赔偿,连报警都会找不到地方。”

“我信,我信……大哥,你轻点,轻点……”

副驾驶座上的女孩哭着道,“我们带你下山就是你……你松手。”

墨时谦抬眸看着她,薄唇一张一合,“前面白色的法拉利上有个女孩,你撑伞过去把她接过来。”

女孩一边哭一边道,“好好好。”

说完就手忙脚乱的找伞,然后急急忙忙的下车。

雨声淅沥,唯有男人的嗓音清晰入耳,“伞遮着她,不能让她淋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