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23章:你今天一整天都跟他待在一起?
第023章:你今天一整天都跟他待在一起?



更新日期:2018-12-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池欢见有人过来,以为是人家愿意带他们下山,立即打开了车门。

结果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哭花了一脸的妆,抽噎着断断续续的道,“你男朋友……让我过来……接你过去。”

男朋友?

她好好的一个大明星,怎么谁都认不出她来了?!

其实是雨大光线暗,再加之恐惧,眼睛也被雨水泪水弄得很模糊,所以才没注意池欢的长相,更何况普通人谁能想到能突然偶遇大明星呢。

池欢不太懂她为什么要哭,但还是选择了什么都没问,下车走到了女孩的伞下。

那女孩立即把伞往她这么靠,似乎生怕她被淋湿了。

这伞很大,一看就是情侣的,池欢道,“我没关系,小姐,你自己别淋湿了。”

对方看她一眼,没说话,但伞还是往她这边倾斜。

池欢迷茫脸。

车子的驾驶座已经被墨时谦占据了,车主被赶到了后面,等她们走近,他就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让池欢坐她身边,女孩坐后面。

上车后,池欢觉得气氛有点诡异。

车子发动,往山下驶去。

谁知这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等他们差不多到山下时,已经只剩下毛毛的小雨了。

池欢抿唇,困惑的看着身旁开车的男人,却见他侧颜线条冷淡,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人家没认出她,她也不太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也放弃了搭话。

结果到了山下的酒店前,车子才刚刚熄火,一干警察就围了上来。

池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见后座的两个人车还没停稳就连滚带爬的下了车,跑到其中一个警察面前指着驾驶座的方向,“就是他,就是他们……抢了我们的车,还打伤了我的手。”

池欢,“……”

…………

警察局。

虽然有池欢的脸作为再稍微的辅以解释,基本能证明这件事是个误会,但有人报案还是需要去警局做笔录,何况墨时谦的确动手了,虽然没伤到人家。

半个钟头后。

池欢打了个喷嚏,拿着手包站起来,“我们可以走了吗?”

警察连连道,“可以可以,池小姐,笔录做完了,您的车我们也联系专门的人到时候给您送过去。”

她微微一笑,“好,谢谢。”

说罢就往门外走。

路过那对情侣时,池欢顿住脚步,颔首抿唇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原本只是想请人带我们下山,谁知道我的保镖下手没轻重,抱歉。”

池欢生得美,笑起来更显得甜美,稍微放低姿态更是叫人没有免疫力,尤其是男人,被她看得很不好意思,讪讪的道,“误会一场,我们一开始答应就不会有这误会了。”

池欢从包里翻了翻,找了个未拆封的挂件出来递给那女孩,“这个挂件是我上个月去米兰我朋友托我带的,准备见面的时候带给她,如果小姐不嫌弃的话,送给你当谢礼。”

挂件看上去就很漂亮,当然,它本身也不便宜。

女孩自然也不好意思,“不用了,我们也没做什么,还闹到警局来了,你送给我朋友不是很失望。”

“失望就失望吧,她反正也是个喜新厌旧的,好东西给她也是糟蹋。”

见池欢一直伸着手,女孩最后还是接了过来,“谢谢。”

墨时谦看着她明艳的笑脸,没有出声,静默的跟在她的身侧。

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形站立在那里。

莫西故一身考究矜贵的正装,竟然也有些许的湿意。

他正低着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似乎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

池欢看到他,先是一怔,随即失笑般的道,“莫少的消息果然是灵通啊。”

竟然已经找到这里来了。

“池欢。”

他叫她的名字,仿佛情绪咬得很重,但难以辨别究竟是什么样的情绪,“如果不是闹到警局,你准备玩消失到什么时候?”

池欢看着他笑,“我只是不想接你的电话而已,不算玩消失吧?”

他冷冷道,“包括你爸的电话也不接?”

她垂下眼眸,笑着,“我经常不接他电话啊,毕竟我们父女的关系不太好。”

这态度在莫西故眼里,是一种漫不经心的轻浮,且这轻浮不仅是对她爸爸,也是对他。

莫西故瞳眸缩着,看向池欢身侧的男人。

墨时谦跟他平视,眼神凉薄。

看上去分明是面无表情,但莫西故还是无端的读出了某种深刻却无形的讥诮讽刺。

喉结上下滚动,莫西故看着他们并肩而立的模样,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刺眼。

或许是因为这个女人突然消失了一整天,或许是因为墨时谦这一身明显跟他以往风格不同的衣服,又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

“你今天一整天都跟他待在一起?”

池欢微微歪着脑袋,“你这话问得好奇怪,我经常跟他一整天待在一起啊,而且你以前不是还觉得,我有这么一个保镖,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找男朋友,他全都能给我解决吗?”

莫西故看着她精致娇美仍挂着笑的脸,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有些淡白,视线最后落在她的额头上,累积了一天的阴郁和暴躁似乎全都消散了,“池欢,我们谈谈。”

以前有人跟他说,池欢是典型的大小姐脾气,高傲任Xing,惹她不喜欢了,刻薄得让你难受,娶她这样的女人做太太,驾驭得了她是娇俏有趣的小女人,驾驭不了……她就是匹脱缰的野马。

他一直认为这样形容有魔化的嫌疑,可此刻突然有了这样的感觉。

池欢把视线从他的身上收了回来,看向他们下来时山顶的方向,“不用谈,你听我说就好,你想说的我都知道。”

因为是出来运动,她一头浓密的长发都全部绑成了丸子,模样显得更小女孩了,但神色语调却全然不是以往撒娇的姿态,反倒是冷静的很,“之前的新闻跟爆料跟我无关,但早上的微博是我发的,而且,我也不会澄清的,而且……”

她看着他的眼睛,挑眉而笑,“我一没撒谎,二没夸大事实,之前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是给当年被迫拆散的故人,处理重逢激Qing的时间和空间,不代表我能容忍我的未婚夫跟前女友牵扯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