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闪婚蜜爱:总裁宠妻上瘾 > 正文 > 第24章 赶出去
第24章 赶出去



更新日期:2018-12-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林立说的毫不客气,霍征不知道该如何辩驳,干脆有些恼怒地看着他:“林立,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现在,是少爷的私人助理,跟你霍家又没有任何关系,我为什么就不敢这么说话?”林立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你……”霍征气的浑身发抖。

整个过程中,霍琛只是垂着眸,眉眼淡淡。

叶念看着他清冷的侧脸,心头,突然疼痛了起来。

之前霍琛讲的那个故事,轻描淡写,就略过了这一段经历。可是,从今日林立的话中,不难想象,当初他的处境,该有多么艰难!

霍征那些人!当初不把霍琛当人看,如今霍琛做出了一番事业,却如同蛀虫一般凑了进来,简直是令人恶心!

“还愣着干什么,把他们赶出去。”叶念嫌恶地看了那几人一眼,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敢!”霍勤大叫着:“我们怎么说也是他的血缘亲人。”

“你看我敢不敢!”叶念冷笑了一声,对着保安说道:“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

保安们赶忙应了下来,毫不客气地就抓住那三人,将他们扔了出去。

“霍琛,你就这么纵容这个恶妇!”

“你这么对你爸爸,你会有报应的!”

霍征还在不甘心地大叫着。

然而这一刻,却已经没有人同情他了。

听了林立方才的话,众人都明白当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呵,这样的父亲,难怪霍总提也不提。

“阿琛。”赶走了那三人,叶念生怕霍琛心里不好受,不由主动握住了他的手。

霍琛偏头,看着她眉眼间隐隐的担忧,一颗心,不由温暖了起来。

他反握住叶念的手,眸底有冷意闪过:“放心,我既然回来,就做好了面对这些人的准备。”

那些人,还以为他是当年什么都没有,只能任凭欺辱的霍家幼子吗?

正好,林沫的事情,他的事情,也该算个总账了。

霍琛对于霍家人的无耻,其实早有准备,心中,也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但叶念却总担心他不开心,一路上搜肠刮肚地讲笑话给他听。

霍琛看着她清丽的侧脸,感觉有些奇异。

他知道,叶念并不是在讨好他,也并不是同情他,她只是单纯地……希望他能开心一点。

叶念刚刚讲完一个笑话,见霍琛用一种奇怪地眼神看着她,不由有些心虚:“不……不好笑吗?”

霍琛看着她,展颜一笑:“不,很好笑。”

叶念从未见过霍琛这样纯粹的笑容,一时间,感觉自己有点晕。

我去,这个男人,帅的让人有些缺氧啊。

两人回到叶家。

叶承和陈佳,也得到了霍琛身世的消息。

叶承一看见霍琛,就开口劝了起来:“霍总,父子哪有隔夜的仇!你爸爸真的很想你,你要不然还是……”

“你最近是不是有点太闲了?”叶念毫不客气,直接打断了叶承的话。

叶承不由有些恼怒地看着叶念:“你做的好事,我都听说了!父子团聚是天伦,你居然还从中阻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啊,小念,你应该劝小琛回去,而不是煽风点火啊。”陈佳也说道。

叶念正要和这两人争辩,霍琛淡淡地拉住了她的手,然后看着叶承:“你知道,我想搞垮叶氏的话,需要几天吗?”

叶承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

“你猜,三天够不够?”霍琛的神情发冷。

“我……我……霍总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叶承慌忙说道。

霍琛瞥了他一眼,然后就直接带着叶念上了楼。

“这些人,一个个都在算计你,偏偏装的一脸的道貌岸然。”一到房间,叶念就有些恼怒地说道:“算了阿琛,我们不住叶家了!省的看见那两张恶心的脸。”

她住在叶家,是因为,这房子,是外公留下的。她就想留下来刺激叶承和陈佳,不想让那两人过得太舒服了。

但现在,她突然就不想呆了。

霍琛笑了笑:“没事。那两人,不过是跳梁小丑。”

他看着叶念,眸光深邃:“小念,后天就是婚礼了。你是叶家的大小姐,理应风风光光地,从这里出嫁。”

叶念的心狂跳了一下。

婚礼么……

以前,她总觉得,这是一场利益交换,对婚礼,也并没有太多期待。

但这一刻,对着霍琛的眸光,她突然,对那场婚礼,无限向往了起来。

霍家。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

“我好歹也是他爸,他竟然这么把我赶了出来?”

“十年前的陈年往事了,竟然还记仇到现在,简直是白眼狼。”

霍征不停的骂骂咧咧着。

“就是,小叔子这次是真的做的不对。”王雅在旁边说道;“但爸,毕竟血浓于水,就算小叔子不认我们,我们也一定要让他回家的。”

开玩笑。

霍琛要是不回来,他们该怎么从末言集团那边攫取利益?

霍征也明白这个道理,他骂了一会,眸底闪过了一丝苦恼:“可他的态度这么强硬,我们也不能绑他回家吧。”

以霍琛如今的身份地位,远远不是他们可以左右的人了。

叶青苓听着几人的对话,眸光一动,突然柔声说道:“爷爷,我听说,当时,我姐姐也在?”

“哼。”霍征冷笑了一声:“叶念那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在旁边推波助澜,简直混账。”

叶青苓轻叹了一口气:“也不能完全怪姐姐。”

“什么意思?”霍征看了她一眼。

叶青苓赶忙说道:“爷爷,你怕是不知道吧?姐姐之前,苦恋明远,但明远一直对她不假辞色。就因为这个,姐

姐对明远,对霍家,都有所怨怼。现在,她嫁给了霍总,有了权势,自然更要想方设法地报复明远,报复霍家。哎,说白了,姐姐也不过是个求而不得的可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