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闪婚蜜爱:总裁宠妻上瘾 > 正文 > 第 23章 找上门来
第 23章 找上门来



更新日期:2018-1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你是谁?你知道站在你眼前的是什么人吗?那是你们霍总的父亲!”霍勤跳了出来,一脸愤怒地看着林立。

王雅已经匆匆去把男子扶了起来:“爸,你没摔着吧!”

“没事!”霍征咬着牙,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朝着霍琛,露出了悲喜交加的神情:“小琛!十年前你离家出走,你知道爸爸有多担心你吗?我和你哥哥,找了你整整十年,没有一天是吃得好睡的香的。现在好了,你总算是回来了。”

霍征说着,还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霍琛冷漠地看着,嘴角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

那笑容,似讥讽,似自嘲,说不出的复杂。

霍琛没有任何回应,霍征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难受的神情;“小琛,都十年了,你还在为那点事生气吗?天底下,哪有不爱孩子的父母啊,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啊。乖,不要再任性了,跟我回家吧。”

“弟弟,爸爸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了。这些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见你回家啊!”霍勤一脸沉重地说道。

“你回来,我们一家才能真的团聚。小琛啊,什么时候回家一趟,嫂子亲自给你做饺子吃啊。”王雅的脸上,也全是柔和的神情。

这三人说着话,一开始的时候,大厅内的员工,都露出了一个惊讶的神情。

这些人,是霍总的亲人?

怎么从没听霍总提过。

而且,末言集团的总部搬到明海市来,也有一阵子了,也没见霍总去霍家啊。

后来听着听着,众人有些反应了过来。

哦,原来霍总是离家出走的啊。

根据霍征这些人的说法,大家的脑海中,就自行浮现出一个叛逆孩子离家的故事。

听霍征他们说,找了霍琛整整十年,有些感性的,甚至已经开始擦起了泪花。

多么感人的父爱,多么感人的亲情啊。

“小琛,跟我回家吧。”霍征一脸期待地说着,眸底却闪过一丝隐晦的得意。

他是故意挑在大厅这么说的,这里有很多末言集团的员工,霍琛要是还想要形象,他就得回家。

否则,他就是不孝!

就是孽子!

嘿,说起来也是他霍征命好,当年的小儿子竟然赶出了这么一番大事业。

这儿子孝顺老子,那可是天经地义的。

等霍琛回了家,他就跟霍琛说一下,随便让他在末言集团挂一个董事长之类的名头,走出去,岂不是美滋滋?

霍征心里的小算盘,正打的噼啪响,突然,少女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霍伯父,你说,你找了阿琛十年?每一天都吃不好睡不好?”叶念眉眼上挑,似笑非笑地看着霍征。

霍征从幻想中反应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叶念,随意地说道:“叶家的小姑娘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叶念唇角一弯:“是吗?真心想要找人的话,肯定是越大张旗鼓越好吧。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十年来,霍家人对走失的小儿子,不闻不问。你甚至还不止在一处场合,公开宣称,就当没有生过那么一个儿子。怎么,现在看见阿琛成就斐然,你就习惯性遗忘了是吗?”

霍征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他有些恼羞成怒地看着叶念:“你这个小女娃,懂不懂上下尊卑了!你现在,是小琛的媳妇,也是我的儿媳妇,信不信我一句话,让小琛跟你离婚!”

“阿琛,我好害怕哦。”叶念一脸害怕地拉住霍琛的手。

霍琛看着少女故作惊慌的神情,不知为何,有种想笑的冲动。

这次既然选择了回来,他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

他设想过无数次和霍家人重逢的画面,他们的无耻,在他的想象之中。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刻,竟然会有一个女子,无畏地站在他面前。

心,一下子柔软了起来。

霍琛抬手,揉了揉叶念的头发,然后有些宠溺地说道:“有我在,别怕。”

“弟弟!你就由着这个女人气爸爸吗?”霍勤忍不住说道。

霍琛抬眉看了一眼那三人,嘴角露出了一个清冷的笑容:“保安,把他们赶出去。”

霍征的脸色顿时僵硬住了,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霍琛:“小琛,我是你亲爸啊!你居然要赶我走?”

他当真就不怕被认为是一个不孝的人吗?

霍琛眉头也没抬一下,旁边的林立却凉凉地说道:“老爷,你还记得我吗?”

霍征愣了一下,看向了林立,随后露出了一个有些犹疑的神情,这个人,好像还真有点眼熟。

林立淡淡地说道:“我是林管家的儿子。”

霍征顿时反应了过来,“你就是当年和霍琛一起失踪的那个小子!”

林家已经有三代,都在霍家当管家。原本,林立的父亲死后,林立有很大机会接任霍府的管家,可谁也没想到,他放着大好的前途不好,竟然跟着霍琛一起失踪了。

“是我。”林立神情淡淡:“老爷你口口声声要少爷回家,你可是忘了,十年前,你是怎么逼他走的?”

“你说什么呢!父子之间,哪有隔夜的仇。”霍征的眼神嘲讽了起来。

林立面无表情地说道:“那时候,夫人还在,因着不是亲生的缘故,她深恨少爷,平日里对少爷非打即骂。少爷出走的那一次,她将少爷关在房间里,足足五天五夜,没有给过一口饭,一滴水。是我实在看不下去,才偷偷进入了房间中,给少爷带了一些东西。你现在说的这么情深义重,那你知道,我好不容易潜进去的时候,少爷坐在墙角,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吗?”

林立的语气淡淡,并没有什么逼问的意思,可偏偏,那样的平静,却更有力量。

林立至今都还记得少年那冷漠不带感情的视线。所以后来,霍琛策划要离开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帮了他。

那时候,少年跟他说:“你帮助我的事情,一定会被调查出来。如果留下来,你在霍家,会过得很艰难,如果你信我,你就跟我一起走。”

当时,霍琛不过是个18岁的少年,而他,却鬼使神差般地跟他走了。

而林立至今仍然觉得,这是他做过的,最英明的决定。

霍征的额头上,不由自主地落下了一滴汗水,他强撑着说道:“我……我不知道夫人在背后做了这些事……”

“你不知道?”林立的神情嘲讽;“你敢说,你不知道少爷经常被打的伤痕累累?你敢说,你不知道少爷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呵,如果你真不知道,那你不是眼瞎,就是心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