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二十章 答允
第二十章 答允



更新日期:2018-03-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一次江雅婷费了不少口舌,张文会才闷闷不乐地跟着父母亲出了门。儿子不情不愿的样子让张宏道心里也有些不忍,临上车时,他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长年累月须在节假日陪着张宏道外出应酬各种场合,不但江雅婷感到无奈,连儿子文会也叫苦不迭。孩子的天性就不在乎功利性的东西,那些生意和关系上的来往迎送,只会令他们觉得异常乏味。节假日也不能与同伴们尽情自由地玩耍,使得张文会很不满,逆反心理越来越重了,这让自诩在教育孩子上非常通情达理的张宏道隐隐觉得愧疚和尴尬。他也暗暗告诫自己,目前这种生活状态不利于家里所有的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尽快过一种健康的有益身心的生活。如果这次能在市二环路工程项目上中一个标段,那一切问题可就迎刃而解了。
 
    今天是周日,张宏道请了曹旭一家在梅园酒店吃晚饭。这次江雅婷有些激动,她倒不是因为环线工程项目的缘故,而是马上会见到曹旭的同胞哥哥,一位德高望重的法国文学研究的权威学者。曹老因要去南方某城市参加法国文学研究理事会的年会,途经C市时特意来看望自己的弟弟,正碰上张宏道请曹旭一家吃晚饭,也就顺便一起出席了。作为书香门第的曹旭对自己身为厅级干部并不觉得有啥了不起的,但对自己的哥哥这位文化界的著名人物,每与人谈论起来得意之情就溢于言表。
 
    当曹旭一家出现在包厢门口时,张宏道和江雅婷一眼就认出了那位与曹旭并肩而立早已从许多照片上熟悉的老者,马上拥上前去热情地问礼。曹老虽白发苍苍却精神矍铄,气质温润清雅,经曹旭介绍后,曹老双手合什,态度和蔼又十分儒雅地一一答礼。
 
    袁倩和他们的儿子曹江也来了,大家落座后,袁倩把张文会一手拽到自己身前,一边问他问题,一边向江雅婷了解相关情况,右手还不时在文会脸上捏来捏去,弄得文会又羞又宭。曹江则是位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前几年大学毕业后进了中国银行工作,张宏道把他叫到自己左手边坐下,询问了几句他近期的情况,重点询问了对方找女朋友没有,表示要介绍几位女孩子给他认识。曹江的性格倒也爽朗,马上点头并表示感谢,这使得张宏道立即想到了姚丽珍,觉得他俩挺相配的。
 
    面对曹老这位久负盛名的大学者,江雅婷面色泛红、语调激动地向曹老介绍了自己所在大学的情况,曹老则非常认真地倾听,不时问一些教学和科研上的问题。当江雅婷抱怨如今大学里学风浮躁,师生在目前的经济大潮中沉不下心做学问时,曹老没有直接评论,而是谈起了那套多人合译的法国伟大作家普鲁斯特的巨著《追忆似水年华》的翻译过程。他告诉了江雅婷当时的学界和相关部门共同努力的情况,谈到了他的几位参与其事的学生,克服种种困难、比较圆满完成了自己的译事责任的经历,勉励江雅婷潜心学问,做出较高的学术成就出来。
 
   菜端上桌后,张宏道求问了曹旭的意见,又征询了曹老后,上了一瓶自己带来的法国的木桐堡红葡萄酒。精通法国文化的曹老饶有兴致地查看了这瓶葡萄酒的酒标,然后侃侃而谈道:“令木桐出名的是艺术酒标。1924年,老庄主菲力普男爵聘请立体派艺术家让·卡路设计木桐酒标。到1945年二次大战胜利,木桐酿出世纪之酒。终于升级为一级酒庄,菲力普决定设计新酒标以示庆祝。从此,木桐每年聘请艺术家为酒标创作。自从著名画家乔治·勃拉克为木桐专门创作一幅酒标画,印刷在酒标上时与原作尺寸一样后,吸引了世界名画家们的兴趣,超现实派大师萨尔瓦多·达利、雕塑家亨利·摩尔等世界著名画家纷纷提笔为木桐创作,最著名的酒标是1973年毕加索的‘酒神狂欢图’,神气活现的展示了美酒为生活带来的欢乐。木桐酒具有典型的赤霞珠特征,成熟的黑醋栗香、咖啡、烤木香气,香气熟美丰沛;口感浓厚,层次复杂,单宁劲道。新酒熟美劲道,陈年后依然年青,丰厚醇美。”
 
    众人听罢后都纷纷说今天长了见识。曹老学贯中西,非常健谈,饭桌上对江雅婷和张宏道请教的学术上的问题,他都一一作答,条理清晰,见解深刻,让他俩受益匪浅。谈到中国古代的读书人,张宏道忍不住问曹老:“在现在很多人眼里,中国古代的读书人和士大夫大多是一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治事能力很差、智商也不甚高的书呆子,事实果真如此吗?”
 
    曹老笑着回答道:“中国古代的读书人以及由之出身的士大夫们的学问远远超出了基础教育的领域,学问上广博精深的士人和官员不在少数,清代官至内阁学士的王鸣盛写下了《十七史商榷》,而官至两广总督的阮元则有《经籍纂诂》和《皇清经解》名世。这样具有很高学术水平的官僚层的持续存在,以历史眼光来看,即使在十九世纪后半期这一历史时期,除了中国之外也仅仅只有朝鲜可以相提并论。从学问的角度来看,他们不是无能的,相反,在文化上是一大亮点。而且平心而论,能较好的写出八股文的人,智商也一定是较高的。文人作为统治阶层,历史上也是能吏辈出,统治是个技术活,中国历史上多数王朝能长期持续稳定并发展,与士大夫们较高的施政能力是分不开的。中国古代士大夫大多来自农村,很少是五谷不分的,明代内阁学士徐光启还写了一本《农政全书》呢。”
 
    江雅婷也恭敬地求教道:“曹老,您这些话让我深受启发,请您继续谈谈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古代的经史子集和士大夫们!”
 
    曹老沉思片刻后又说道:“中国古代读书人和士大夫的学问对象局限于按经史子集分类的中国古典世界,并不是他们存有偏见。中国古典文化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宏伟的知识体系,其宏伟的程度用日本学者岛田虔次的话说,‘到1750年中国出版的书籍的总数,比到这一年为止世界上除中文之外所印刷的书籍的总数还要多’。当时值得一学的东西都应该包含在其中,清代编撰的《四库全书》就很能说明这一点。关于人与社会的真理记叙在经书中,解决问题的先例则积蓄在史书里。士大夫的任务就是正确地解释这些书籍,发现确切的答案,这在当时就足以应付绝大多数人生和社会的主要问题,而且古代中国在经济与科学技术上的成就也是很可观的,基本上可以适应农业社会。近代经过产业革命与政治革命而成长起来的西方诸国的力量,包括政治力、经济力与军事力,在人类历史上本身就是前所未有的,如何翻阅中国的古典也不可能找出确切的答案来,并不是因为各个士大夫能力不足。反倒是如果他们不是那种有能力的人,倒有可能会及时注意到中国文明的积蓄及自身能力的界限而试图从完全不同的方向寻求出路,结果这种巨大的成就竟因此变成了包袱,确实是令人始料未及的。”
 
    曹老这番话让大家都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不久,话题转到了全国各地的书店,曹老谈到了他常年在北京琉璃厂购书的一些经历,介绍了北京新出现的几家有名的学术书店,如韬奋图书中心、风入松书店等,也点评了全国有名的几家书店,如广州的购书中心和古籍书店等。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江雅婷还向曹老热情地介绍了石磊的懿文书店,曹老听闻很感兴趣,表示要去书店看看,张宏道则与曹老约好明天上午开车来接他一起去懿文书店。
 
    包厢里的那位年轻漂亮的女服务生的服务技巧很专业,总是恰到好处地给大家斟满葡萄酒。她敏锐地意识到包厢里在坐的有两位地位很高的客人,服务的态度因而特别恭敬。其间,一位身穿蓝色西装的女领班还特意进来,送给曹旭和曹老一人一张贵宾卡。
 
    张文会早早就吃完了,百无聊赖的他离了席,靠在一张长沙发上玩手游。
 
    袁倩趁人没注意时对张宏道眨了一下眼,指了指曹旭,嘴巴一开一合,意思是告诉张宏道那件事她已与曹旭说了。
 
    曹旭气质儒雅又颇具官威,目光凛凛而深邃,中等的个头站在哪里却都让人觉得有鹤立鸡群之感。他平素不苟言笑,但笑起来又令人如沐春风。看到哥哥在饭桌上挺开心,他脸上也露出舒心的笑容。当江雅婷正私下请教曹老一个关于宋词的问题时,曹旭突然转脸低声问张宏道:“你打算参与投标的市二环路工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宏道一听,赶紧正襟危坐。面对曹旭,他不敢隐瞒和夸大情况,老老实实把整个事情原原本本汇报给了曹旭。曹旭听完后,低头陷入了沉思。
 
    张宏道在旁边心情忐忑,不敢吭声。
 
    良久,曹旭抬起头来,对张宏道说:“这样吧,明天我先问问董副市长,了解一下工程情况后再说!”
 
    张宏道闻言,心头一阵狂喜,他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马上为曹旭和自己斟满酒,与这时一脸苦笑的曹旭干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