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二十一章 论学
第二十一章 论学



更新日期:2018-03-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懿文书店里此时顾客并不多,除了社科类的书架前有两人外,还有一人正在美术类摆放画册的桌面上浏览画册。平常时节每当周一上午的顾客就很少,石磊也不为意,一大早就在书店大厅里仔细地整理图书。
 
    书店的门面位置很好,正对着11路公共汽车站。门前很宽敞,可停放好几辆车,人流量较大。左边是一家文具店,右边则有一座名叫五味居的酒楼。这里虽是市中心,但不是商业区,行人虽多却也不是很拥挤。
 
   上午九点半钟,张宏道开车去曹旭家接曹老来到了懿文书店。下车后,曹老伫立在书店前坪好一会,饶有兴趣地眯着眼瞧了瞧那块由省内一位著名书法家题写的招牌,微笑地点了点头,然后与张宏道并肩走进了书店。
 
    石磊今天一大早就接到张宏道打来的电话,知道他俩会来书店,所以特别留意。俩人一进大门,他就发现了,忙迎上前来,神态恭敬地微笑着致意。经张宏道介绍后,曹老仍是双手合什行礼,弄得石磊愣了一下,也只得笨拙地照样双手合什行礼。
 
   在石磊和张宏道一左一右的陪伴下,曹老与石磊边寒暄边挨个在书架前浏览起来。其间,曹老不时点评道:“这套《筹办夷务始末》早已绝版了,现在市面上很难见到呢。”“咦!这本书你这里也有!没想到啊!……”
 
    走到文学类的书架旁时,石磊指着一套十卷本的丛书对曹老说:“这套由您主编的《法国当代小说丛书》是前几天进的,销得很快,好评如潮!我进了一百套,正打算再补一批货。”
 
    张宏道闻言,忙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浏览起来,末了,他对站在不远处的那位姓匡的年轻女服务员打了一个手势,说道:“我也买一套,请给我包起来!”
 
   三人在书店里转了一圈后, 石磊谦虚地请曹老予以指导。曹老微笑地看着他,赞赏地说道:“你的书店很不错!即使在北京也算得上是第一流的学术书店了!”
 
    接下来石磊把曹老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曹老进门后稍稍打量了一下房间,就移步到那幅墨竹图前仔细地观看了起来。石磊在旁笑着提了一句:“这是一位画家朋友送给我的墨宝,”然后亲手沏了两杯茶分别递给曹老和张宏道,不久,大家坐下天南海北地聊起来。
 
    别看石磊平素在人前表现得憨厚,甚至有点木讷,其实如果遇见了志同道合之辈,他却是挺能侃的,而且思路清晰,常常妙语连珠。他看过曹老的主要著作,不时提到曹老著作中的一些观点向其请教。这让曹老谈兴大增,俩人往复讨论,颇为投契。这固然让石磊获益匪浅,曹老脸上也露出孺子可教的满意表情。
 
    张宏道在旁边主要是倾听,很少开口。望着眼前俩人气氛热烈地谈论着各种学术话题,心中突然一动,竟非常羡慕起石磊目前的生活状况起来。他们三位老同学都有一种中国传统文人的情节,很向往那种来往无白丁、谈笑有鸿儒与人诗酒唱和且自由自在的写意生活,他与谢立业虽然奋斗了那么多年,可这种日子却感到仍然是那么遥不可及,而石磊目前的情况不就很靠近那种境况了吗!看着眼前的一幕,张宏道开始理解石磊当初选择开书店的决定了。
 
    话题转到法国哲学方面,石磊说道:“曹老是最早把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介绍到国内的人之一,对知识界的影响很大,萨特的一些哲学观点特别吸引当年我们这些大学生;如他的存在先于本质的思想,抬高人的价值,突出人的个性,看重人的自由,提出存在即自由的思想;维护人的权利,强调人的义务和责任的思想等。但当今社会道德问题丛生,知识界的思想状况也比较混乱,这是否也反映了萨特存在主义哲学在学理上也有某些弊端,像他的世界是荒谬的、人生是痛苦的以及‘他人即地狱’的观点就颇值得商榷。”
 
    曹老沉吟片刻后,回答道:“萨特所谓的自由也不是随心所欲的意思,因为在现实生活世界中,人的存在都不是孤立的,总是与他人处在一种共在的世界中。在我独处时,我是自为的存在;而有他人在场时,在他人的眼里,我只是为他人的存在,而且我的自由也随之消失。因此正是处境决定他必须承担某种义务和责任。人本质上是一种感情的存在,他必须对世界也对自己负责。在人的生存处境中,他人的存在、意识的多样性常常是冲突的根源,也常使我堕落为外在。因此任何人要想获得真正的自由必须不断地奋争和介入。人没有不变的本性,人的存在是由人自己决定的。人拥有着绝对的创造自身的自由权,人除了自己认为的那样以外,什么都不是。”
 
  曹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目光炯炯地看着石磊,继续说道:“既然人是第一存在,人就要对自己是怎样的人负责。所以存在主义的第一个后果就是使人人明白自己的本来面目,并且把自己存在的责任完全由自己担负起来。这也就是说,人不仅要对个人负责,也要对他人负责。事实上,任何人在为自己做出选择时,也同时在为所有的人做出选择。换句话说,任何人在模造自己的同时,也模造了他人。因为所有的个人选择都是相互关联的,都要对他人造成影响,发生作用。只是其中不同人的选择往往具有不同的责任。比如,与一般人相比,知识分子的选择显然对他人及至全人类都负有更大的责任,因为知识分子的博学多才、远见卓识,以及所处的地位和境遇,必将使他们客观地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产生更大的影响,负有更多的义务和职责。”
 
    曹老停顿了片刻,双眼微阖,然后转向张宏道说:“当然,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也有偏颇的一面,他人即地狱的观点就太极端了,人生的经历告诉我这是不正确的。既然人是可以自由选择的,为何不能选择善?他对人生意义的悲观理解也是令人怀疑的,当前由于人们思想道德上的混乱,社会上出现了很多的负面现象。我们除了深刻反省外,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尤其是儒家思想也需要价值重估。比如北宋理学家张载的“民胞物与”的观点,表现了宏大而深刻的理论思维,从而使这一理想具有十分重要的普适性意义。而所谓的‘横渠四句教’:‘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更应该永远成为我们知识分子的座右铭。”
 
    石磊诚恳地赞叹道:“受教了!您这番话让我受益匪浅。我现在对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越来越感兴趣,对儒家心性学说的精微和高妙处也越来越佩服,很向往那种天人合一的境界,只是对那种境界还未能有多少领悟。”
 
    曹老哈哈一笑说:“领悟那种境界需要下很大的功夫,而且还需要一种顿悟,史学大师钱穆先生直到九十二岁高龄才对此彻悟过来,不急,慢慢来,哈哈!”
 
    张宏道今天主动陪曹老来书店,主要是为了讨曹旭的欢心。看到俩人砥砺学问,倾心相交,不觉对自己缺乏如此的向学之心感到有些惭愧。他第一次对石磊这位自认十分了解的老同学有了不同的看法,想到石磊在生活和事业上的种种做法,相较起来,自己与谢立业颇为不如呀,这就是大智若愚吗?他想。他忽然觉得这些年来拼命搞公司有些得不偿失,心里虽对二环路工程仍很在意,但此时此刻却又不是那么迫不及待了。
 
    正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走进一位身材高大,年若四十多岁,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
 
    见到来人,石磊忙起身打招呼,口称:“刘主任,好久不见,近来可好?”接着也不等对方答话,就转身对曹老和张宏道介绍说:“这位是省新闻出版局的刘主任,《书林》杂志的主编。”并相互引荐了一番。
 
    大家一阵热烈的寒暄后坐下,石磊给刘主任泡了杯茶递上后问道:“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刘主任没有正面回答石磊,而是转而对曹老笑道:“我是久闻曹老大名了,今天能见到曹老,真是三生有幸!”接着他很快从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两本杂志递给曹老说:“我们的《书林》杂志是去年才创刊的,曹老可能不大熟悉,请您看看最近两期杂志,给予指导指导!”
 
    曹老微笑着接过杂志,仔细地翻看起来。
 
    接着刘主任又与张宏道攀谈起来,他非常健谈,性格也豪爽,谈了一阵当前国家的经济情况后,他开玩笑地对张宏道说:“你们企业家整天吃香喝辣的,什么时候也帮帮我们这些清贫的文化部门过上好日子呢?”
 
    张宏道哈哈一笑,不置可否。
 
    这时,曹老从杂志上收回目光,抬起头来,微笑着对满脸期待神情的刘主任说道:“你们这份杂志很不错,像文人们办的!”
 
    刘主任立即高兴地一拍大腿,连道:“谢谢曹老!谢谢曹老!还请曹老鼎力支持,给我们的杂志赐稿!”
 
    曹老沉吟了片刻,然后点头说:“我看看,我看看,看能为你们的杂志写点什么东西。”
 
    刘主任忙不迭地对曹老表示感谢,接着他突然正襟危坐、目光肃然地对石磊沉声说道:“石总,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希望能得到你们书店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