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十八章 难题
第十八章 难题



更新日期:2018-03-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下午一上班,张宏道就召集各部门负责人在会议室里开会,首先让各部门汇报了各自的情况,待了解了公司的各项情况并处理了相关事宜后,他再一次强调了在建工程的施工质量、工程进度和安全生产问题,他也向大家谈了二环路工程的一些情况,以及对公司经营的重大意义。散会后,他留下姚丽珍,仍是同她商量文化公司的筹建事宜。
 
    他注意到姚丽珍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职业西装,显得非常漂亮和干练,他不得不感叹她确实是位大美人,非常吸引眼球。过去她经常陪他出去应酬,虽然妻子也知道,但他却也从未听到江雅婷有何抱怨,张宏道不得不佩服起妻子的大度和洒脱来。他要姚丽珍拟定一个文化公司的人才招聘计划,多留意一些出版和影视机构,想方设法挖一批专业人才过来。
 
    姚丽珍这段时间也好好地想了想她对张宏道的感情,觉得在此事中她完全是一厢情愿。她也知道张宏道与江雅婷感情很好,觉得自己如果充当第三者插进去确实不应该,在道德上很说不过去,所以她也努力地想从这一感情漩涡中拔出来。张宏道对她的关心和器重也让她深受感动,与他一起工作和奋斗以及公司所展示出来的事业前景确实对她有很大的吸引力,她暗暗发誓,不管将来如何,她一定全力协助他,不辜负他的期望。
 
    “我提议由石磊来主持《中国艺术之旅》的编剧工作,苏紫云认为如何?有没有其它意见?”张宏道问道。
 
    “苏姐完全同意,她也很佩服石总的学识和文笔,何况还有两位专家把关呢。”姚丽珍很快回答道。
 
    “她还说你们才是真正的儒商,不但在各自的行业是皎皎者,还如此关心和支持文化事业,她挺佩服的!”姚丽珍又补充道。
 
    张宏道长吁了口气,继续问道:“看来她还是对我们还是做了一些调查的,对吧?”
 
    “是的,她跟刘汉文局长比较熟,曾向他打听过你的情况,刘局长说了你不少好话呢,嘻嘻!”
 
    她很快又收起笑容既严肃又得意地说道:“她还把这事告诉了她的父亲,苏省长听了还夸奖了我们公司几句呢。”
 
    张宏道听了沉默不语,神情复杂。
 
    四点半钟,张宏道在办公室里接到公司的沥青搅拌厂的厂长彭伟打来的电话,焦急地告诉他改性沥青的生产出现了问题,检测指标有些过不了关,他们对工艺设备配方检查了多遍也没有查出原因。张宏道急忙叫上副总易彬和总工常青山赶往位于市南郊的沥青搅拌厂。
 
    一路上他心里很烦躁,这个时候出了啥坏事都使他精神格外紧张。从下海搞自己的公司起,这么多年来的风风雨雨他都挺过来了,但往日从未有过这次二环路工程项目所面临的这么大的压力,他不时做着深呼吸,尽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待他们赶到沥青搅拌厂,已经差不多下午六点了,张宏道顾不上吃晚饭,立即召集有关人员听取汇报,并亲自参与了设备检测,经过仔细了解和分析情况后,才弄清楚原来是改性沥青生产设备胶体磨用久了磨损严重,导致生产出来的改性沥青细度不够,质检过不了关,只得停产。
 
    如果改性沥青的生产停下来,势必将对公司正在施工的两项道路路面工程的进度产生严重影响。张宏道心下一沉,他亲自指挥,与技术人员和工人一道不眠不休捣鼓了一通宵,更换了磨头进行抢修,这期间他连家也没回,吃住都在沥青搅拌厂,弄了两天才把设备装好。
 
    发生了这次麻烦后,张宏道认为改性沥青的胶体磨设备是生产的关键设备,如果在重点道路工程施工中出现问题将会造成很大损失。他考虑更换设备,于是马上让人找改性设备的专家来商议。两位专家周五上午赶来后,他向他们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专家提出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口德国的整体胶体磨,并调整工艺流程。
 
    张宏道的公司是省内第一家上改性设备的公司,当时整体设备除磨头是意大利进口的外,其余全是国内组装,所以设备经常出现问题,产量也低。他仔细地询问专家进口德国的整体胶体磨需要多少钱?更换整套工艺又需增加多少投资?两位专家估算了下,告诉他德国整体胶体磨需要400万,更换整套工艺配套设施需要300多万,但产量可以增加一倍,生产的改性沥青质量会更好。
 
    专家的建议颇让张宏道犹豫难决,七百多万不是个小数目,何况他现在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但施工企业沥青生产设备质量的水平如何,也是道路施工工程招投标的一项重要的考察项目。他叫来廖江,仔细询问了公司的财务状况。周五,他独自在办公室里思考了一下午,最后,还是不顾廖江的担忧和劝阻,做出了马上购买德国整体胶体磨和更换整套工艺设施的决定。为了能够争取承接到二环路工程的施工项目,他这次可谓全力以赴,下足了血本。
 
    当他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里时,全家都在等着他吃晚饭,保姆曾姨一见到他就赶忙开始给大家盛饭。如果张宏道回家吃饭,江雅婷都是坚持等他回来一起吃,这已成了一种习惯。而且在生活上也没让他操过多少心,就是儿子文会在课业和学习上也主要是由江雅婷来辅导的,对此他对妻子还是很满意和感激的。曾姨的饭菜也做得好,很合全家人的口味,张宏道喝了一碗曾姨递过来的鸡汤后,感觉全身毛孔大开,出了一些汗,疲倦感一扫而光。
 
    餐桌上张宏道问了问江雅婷在学校的情况,平时他俩彼此之间无话不谈,对各自的工作情况都相当了解。江雅婷在学校人缘很好,因为丈夫的门路较广,也很热心帮忙,所以她系里的同事与她关系都好,这也使她在工作中感觉比较自由自在。她表示自己还是扎实地做学问,写书出书的事暂时放在一边。
 
    “哦,有个事情,我们系里的刘笑梅老师的妹妹在一家建筑企业从事会计工作,但她那家企业已濒临倒闭,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我与刘老师的关系一向不错,她找了我请我帮她妹妹介绍一个好点的单位,你能不能在公司里给她妹妹安排一个工作?”
 
    张宏道低头想了想,然后对江雅婷说:“好吧,那就安排到公司财务部做会计吧。”
 
    江雅婷很高兴,知道丈夫是看在她的份上才做出的这个决定,一时柔情满满,不断给张宏道夹菜。
 
    不过,当江雅婷得知张宏道决定一次性投入七百多万元改造改性沥青生产设备后颇有些不安,认为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有些危险,他们在餐桌上争执了起来。结果,最后还是谁也没说服谁,俩人都有些闷闷不乐。
 
    夜深了,躺在床上的张宏道丝毫没有睡意。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是一种情况不明而难以下决定的巨大焦虑。他知道自己的公司能有目前的局面是很不容易的,这是他多年来努力奋斗的结果。一旦决策上有重大的失误,就可能面临相当糟糕的情况。他也理解妻子的担忧,希望他能过得平稳,害怕在经济上陷于某种绝境,那样全家的生活都会受到影响。但他也有无数的理由来强调这项二环路工程对自己的重要性,他太渴望公司能借助这项工程转型成功了,从此摆脱掉生意场上那种迫不得已的被动日子,过一种自己感兴趣的生活,为此他努力说服自己博一博。
 
    他又在权衡起已在心里掂量过无数次的事情,绞尽脑汁想着各种解决办法,甚至又冒出通过苏紫云找苏彤副省长的念头来。他想起了大学时代那些谈诗论文的日子,夜半时分仍在大学的操场上徜徉不休,满怀热情地交流着各种文学话题;想起当年那些令人憧憬的理想和抱负,想起同学三人在临泉庄园那些兴致勃勃的未来规划……,不知不觉间,他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