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十七章 求助
第十七章 求助



更新日期:2018-03-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星期一上午,张宏道刚到公司上班不久,姚丽珍就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向他汇报文化公司的筹建情况。张宏道注意到今天她打扮得特别漂亮,嘴上还涂了一层鲜艳的口红,看得他脑袋一时有些晕眩。
 
    姚丽珍的表情倒一本正经,甚至还有些矜持,汇报时口气不卑不亢。张宏道与她商谈了一些具体的问题,期间她一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不苟言笑,与平素大不一样,让张宏道不免有些诧异。待姚丽珍离开后,张宏道想了想,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内心竟隐隐有些许失落。
 
    当他接下来正打算叫副总王前进来他办公室商量宁福路的施工情况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是他在D市建筑设计院工作的弟弟张宏义打来的。张宏义在电话里说,父亲因心脏病发作住进了D市中心医院,叫他尽快回来一趟。
 
    张宏道召集了公司几位主要负责人开了一个会交代了一番后,就立即动身自己开车赶往D市。天空阴沉沉的,汽车上了高速公路后下起了小雨,他紧抿着嘴唇,眉头微皱,心情颇为沉重。
 
    自从他下海搞自己的公司后,他回D市探望父母的次数就明显少了,虽然父母亲很为他如今所取得的事业上的成功感到自豪与骄傲,但他们对现在不能常常见到儿子媳妇尤其是孙子颇不开心,母亲也不时在电话里发几句牢骚。平素他忙于工作,这些事想得不多,现在父亲生病住院,心急之下也让他深感内疚。其实,除了父母亲,就是居住在同一城市的岳父母家他去探望的次数也减少了,在这一点上妻子江雅婷对他是有些不满的。雨越下越大,前面的道路灰蒙蒙的,张宏道长叹了一口气,突然间他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在D市中心医院三楼的内科病房里,张宏道见到了躺在病床上苍老并且面色苍白的父亲,陪护在旁的母亲和弟弟也是满脸疲倦之色。
 
    他的到来让父母亲表现出来一阵欣喜,张宏道坐在父亲的病床前仔细询问了一会父亲的病情。父亲看上去情况还好,他稍稍放了些心。接着他又在弟弟张宏义的陪同下去医生办公室找了经治医生询问,得知父亲目前的病情比较稳定后,他长吁了口气。回到病房后,张宏道提出要请两位陪护来轮流照顾父亲,并表示在经济上都由他一力承担,现在张宏道经济实力较强,大家也就默认了。
 
    母亲向他打听了一些江雅婷和文会的情况后,长叹了一声,说道:“我们两个老的都没多少时间可活了,只想能经常见到你们和文会。”边说边流下了眼泪。
 
    张宏道看到父亲抬眼望了望他,虽没有吭声,不过他也明白父亲的心思。
 
    张宏道沉思了一下,然后对张宏义说:“最近我在运作一个大项目,如果成功了,以后就会有很多的空闲时间,就能经常回来看看了。”
 
   众人听了都很感兴趣,张宏义询问了一些具体情况后,两手一拍,兴奋地嚷道:“搞个文化公司来制作电视节目和拍电影,真是太有意思了!”父亲也陡然来了精神,不时插几句话,病情也仿佛好了许多。
 
    因为第二天他还有很多事要办,张宏道就没在D市过夜,而是连夜赶回了C市。一路上他想了许多,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这次必须要拿下二环路工程的施工项目,为自己公司的顺利转型创造一个良好的条件。
 
    回到家里那天晚上,已上了床的张宏道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江雅婷见状,不由疑惑地问道:“你心里有啥事?怎么还不睡?”
 
    张宏道忙道:“没什么事,待会就睡着了。”
 
    江雅婷转过身来对着他说:“别瞒我,我知道你心里有事,说说看,有啥了不起的?”
 
    张宏道转头看了妻子一眼,叹了一口气说:“省发改委的曹主任虽然能量很大,但恐怕请动他为二环路工程给市里打招呼是相当困难的。我虽说与他关系不错,不过他也是位原则性较强的领导,不容易做工作啊!”
 
    “凭实力和信誉,这个工程你本来就有资格接下一段的,请曹主任出面打个招呼也不是很过分吧?”江雅婷说道,并抽出右手来揉着丈夫的肩膀。
 
    “话不能这么说,这要看他如何干预了,但对他的声誉还是会有些影响的。何况他现在正年富力强,还有上去的可能性,更会谨慎的。”张宏道解释道。
 
    江雅婷没吭声。
 
    “不过,我可以先找他夫人袁大姐,请袁大姐给他做做工作。”张宏道笑道。
 
    张宏道与曹旭的夫人袁倩很早就认识了,她现在是省文物局的一位处长。当年曹旭夫妇的儿子曹江还小的时候,家里有什么事尤其是需要体力活的时候,比如电器修理、买液化气、房子装修等,常常是张宏道这位老乡叫人帮忙弄的,所以袁大姐对他很是喜欢。虽然为了二环路的工程去找她,是给对方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但事已至此,张宏道实在也没其它办法了。
 
    江雅婷非常了解自己的丈夫,自尊心较强,不像谢立业,在社会上经历了很大挫折后,如今在生意场上颇能抹得下面子去求人。想到丈夫现在要以多年来与人建立的人情关系去搏取他人对自己生意上的关照,内心一定很为难,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别看张宏道这几年在外面风光得很,让很多人艳羡不已,可她却知道他其实常常是在巨大的压力下过日子,有时麻烦来的时候感觉如同掉进了冰窟,那种绝望感简直令人窒息。她只得安慰了张宏道几句,劝他早点睡,身子紧紧依偎着丈夫。
 
    ……
 
  “ 哎呀!是小张,春节后就没再见到你了,我和老曹昨天还念叨着你呢。”周二上午在省文物局袁倩的办公室里,一见面,袁倩就高兴对张宏道嚷道。
 
    “我也想见见曹主任,当面聆听一下他的教诲,袁大姐看这样好不好,这个周末我们两家聚一聚,听曹主任做做报告啰!”张宏道半开玩笑地建议道。
 
    “行啊!老曹总说你还算是一位儒商,还是愿意培养一下你的,哈哈!”曹旭是一位高级知识分子,文史造诣颇深,身居要职的他同时还兼任了某大学的企业管理学博士生导师。他与张宏道非常谈得来,甚至还想把张宏道也列入门墙,而张宏道也曾确实郑重考虑过报考他的研究生。出于敬重和多方考虑,张宏道也从未开口请曹旭帮过什么大的忙。
 
    “最近你在忙些啥?”袁倩随意地问道。
 
    张宏道先给她说了自己成立文化公司并与卫视台合作拍记录片的事。
 
    “哎呀!这还真是一桩大手笔呢!好!你弄的中国艺术史这个题材不错。我们文物局在这方面还是有一些资源和影响的,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你尽管来找我!”
 
    俩人轻轻松松地聊了一阵关于成立文化公司从事出版和影视计划的事。然后,张宏道把市二环路工程及他所遇到的问题给袁倩说了。
 
    “不公开招标而采取邀标的形式还是不好,很难避免暗箱操作的,那你怎么办?”
 
    张宏道鼓起勇气开口道:“能不能请曹主任出面去给市里有关领导打个招呼呢?”
 
    袁倩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眉头拧在了一起。她沉思了片刻,开口道:“你也知道老曹的脾气,他在这方面古板得很,我会去与他说说,不过要他出面打招呼估计难度比较大。”
 
    张宏道忙说:“我也知道这是给曹主任出了一个大难题,但我也实在是没其它办法了。”说完露出一副可怜状。
 
   袁倩低头叹了一口气说:“让我再想想看!”
 
    良久,袁倩抬起头来望着他说:“要不你出面帮老曹解决一个问题,我则设法说服他出面给你打招呼?”
 
    原来曹旭的老家某乡比较穷,为了发展经济急需修一条直通省道的水泥马路,于是全乡集资凑了一笔钱,不过仍有两百多万元的缺口。乡长也亲自来求曹旭出面帮忙解决。曹旭对家乡的感情是很深的,但家乡的这个情况发改委又不好解决,为此曹旭感到很为难,在家里总是闷闷不乐的。袁倩的意思是张宏道主动以支援家乡建设的名义出这笔钱,她则以此说服丈夫出面为张宏道的二环路工程去做市里的工作。
 
    张宏道听罢精神大振,立即答应了下来,还对袁大姐说了不少感谢的话,临走时他还拿出了几盒高级的龙井茶要她送给曹旭,袁倩则叫他耐心等候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