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四卷 星球风云 > 第八章 星际第一善人
第八章 星际第一善人



更新日期:2017-04-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夜里。

 

海面上四处灯火不断。

 

黑夜里流星暗影闪闪逝逝。

 

我在静海西岸一处庄稼丰茂的田地间闪电窜离了静海岸边,循着浪霞山方向闪去。

 

我不敢凌空闪去,只好远离村庄穿山越脊行走。

 

正好路途碰见一伙黑衣蒙面人闪向一处山村。

 

我感到非常奇怪。

 

忙跟在他们身后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只见他们偷偷潜进了一村庄。

 

此时村里还有许多灯火闪出窗外。

 

如今世道不平静,家家户户早就房门紧闭了。

 

外面百巷皆空。

 

只见他们闪电蹿了一遍后聚到了一起。

 

我想,刚才他们是在踩点,现在可能开始行动了。

 

谁知他们竟窜上了一处险峻的山峰又聚在了一起。

 

等一两个将周围巡视了一遍后,他们就开始个自打趣了起来。

 

“这村子到有几户美女!

 

等会做了定要将那几个女的乐乐!”

 

随后一阵哈哈狂笑。

 

各说美梦毫无顾忌。

 

原来是一伙采花贼!

 

我本想闪近他们干脆让他们带着美梦去见阎王。

 

谁知里面象是个头头的说话了。

 

“谁也不许乱来!

 

上面指定这批行货一定要黄的!

 

有破了的,当心你们的头皮!!!”

 

这时个个吐舌偃声。

 

这时我才明白,他们可能是一个什么黑道组织。

 

看来不止这一村的姑娘要遭殃了。

 

而是一批,也可能是一大批!

 

看来我不能不管了。

 

天幸他们碰在我的手里,我又岂能放过!

 

看看他们到底是个什么鸟组织!!

 

想不到我这一呆,竟呆到了夜深人静了,他们还没有行动。

 

原来他们先采点。

 

等人睡定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人家将事做了。

 

旁人还蒙在鼓里。

 

等发现时,可能天光大亮了!

 

果然不一会儿,他们每人驮了个姑娘聚头了。

 

这庄子竟连声狗吠都没有。

 

更别说有一户人家亮了灯火!

 

这批人见得手了。

 

忙闪身撤退。

 

竟然小心得很。

 

两个前面探路,两个后头巡哨。

 

我只能远远地定向感应着他们时停时进。

 

夜幕中,他们进了一处大庄园。

 

这庄园好气派!

 

夜色下也能辨得那高楼是经过雕梁画栋的。

 

只见他们进去后就没再出来过。

 

我想:

 

定是这里了。

 

于是我围着庄园闪电转了几圈。

 

这庄园好大啊!

 

竟然有数万顷。

 

里面戒备森严。

 

我不想贸然进去。

 

等明天天亮了纵观一下了解这是什么人的庄园再说。

 

于是我离开庄园进了离它最近的一处村子。

 

在那里偷了人家一套掠在架子上的衣服,然后朝那家人家窗子望里扔了块银锭。

 

第二天。

 

我扮成一个脸皮大皱的老乞丐靠近了那庄园。

 

在一户人家乞讨时我装作随意打听的样子:

 

“哇!

 

前面那庄园好大啊!

 

好气派!!

 

雕梁画栋的,那是哪一家大户人家的庄园呀?”

 

这时那农户笑眯眯地说:

 

“这你还不知道啊!

 

那可是天下鼎鼎大名的大善人--飞马堂堂主飞豹大善人的庄园!

 

气派吧!

 

这就叫做荣华富贵!!

 

这堂主可是个大善人呐!

 

听说闻名星际,号称星际第一大善人!

 

我们这里,方圆百里的庙宇、桥梁都是他老人家捐钱修的!!

 

而且,周围的穷户人家还每月周济几两银钱和不少的米粮呢!!

 

真正天下第一大的善人呐!!!”

 

看他那神情。

 

比恭敬他老祖宗还要恭敬几分!

 

我也纳闷了:

 

这么个大善人。

 

而且还是飞马堂堂主呢!!!

 

他能干这鸡鸣狗盗偷掠人口的事情?!

 

图钱?

 

那他还把那么多钱捐出来干嘛?!

 

我真不敢相信。

 

可我却偏偏亲自瞧见了!!!

 

此间必有名堂。

 

我一定得进里面探上一探!!

 

当晚。

 

我捉了几只飞鸟来到了那庄园外。

 

几处透鸟问路后,竟然连只飞鸟都飞不进去!!!

 

幸好昨晚我没贸然闯入!

 

不然早被他们发现了。

 

这晚我围着庄园转了好几圈都没找着一处下脚的地方!

 

忽然里面窜出了一伙人来。

 

听声音我知道就是昨晚的那一伙人。

 

不知为什么,他们可以随进随出,而我却连只鸟都进不了?!

 

我想他们身上必定有名堂!

 

昨晚他们从东方回来。

 

今晚他们却从西方出去来,径直望西闪去。

 

我忽然闪念:

 

嘿!

 

我何不找机会捉住一个混了进去。

 

不是更好!

 

看他们蒙面进出,通行无阻。

 

必然身上有什么物件。

 

等我捉了一个搜尽他全身。

 

大不了把他一身的行头全换上我身试上一试,看怎么样?

 

于是我跟在了他们身后。

 

这一路随他们竟赶了有三四千公里路程才到了一个小镇。

 

镇面上还有许多赶夜生意的。

 

我一路听他们几次讲话。

 

竟有一个身材和声音和我相象的。

 

我今晚就跟定他了。

 

只见他们在一户大宅屋顶上潜伏了下来。

 

个个趴着一动不动。

 

远看几与屋瓦同色。

 

无目的地乱看是辨不清他们的。

 

我想他们又在等时机了。

 

果然待灯熄人静时他们终于出动了。

 

看来这处他们应该白天采好点了。

 

我跟那个声音身材跟我相仿的。

 

见他几起几落,在一户宅院落下。

 

径直窜向一处窗下。

 

随后一纵就上了二楼。

 

在一秀房门外侧耳凝听了一阵。

 

里面人象是已经熟睡了。

 

现在九月天气,风干物燥。

 

天气还算是挺闷热的。

 

这秀房的窗子竟然是虚掩着的。

 

那家伙轻轻往外一拉就开了。

 

这到让他一喜。

 

心想:

 

这次还算顺心。

 

等他侵近姑娘床头时,我形如鬼魅般悄无声息地靠近他的身后。

 

我想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只见他躬身朝姑娘口边缓吹了会儿气就准备将姑娘抱起。

 

这时我也想让他尝尝我吹气的滋味。

 

在他肩上一拍。

 

待他惊悸中一回头就将一股玄阴真气封住了他的嘴。

 

立时使他全身瘫软了下去。

 

待他想扑倒向姑娘时,我提起他把姑娘推向了床内。

 

随后将这黑衣人一身行头连同衣裤都换上了我身。

 

然后又仔仔细细地将他身上搜寻了个遍。

 

竟然什么都没有!

 

我不死心。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心小心为妙。

 

我又用鼻子细细嗅了一遍。

 

当嗅到他的肚脐眼时,我嗅到了一线暗香。

 

我忙伸掌一吸,是一粒软泥样的小药丸。

 

不论我怎样揉它都不散。

 

要扁是扁,想条成条。

 

我亦将它塞入了我的肚脐眼内。

 

居然对我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

 

没想到这些家伙想得挺周到的!

 

待我穿戴好一切将那人用玄功冰冻成冰人震成碎片处理好后,驮着姑娘赶到那聚会点。

 

那些人都等得有点急了。

 

那领头的冷不丁问了我一句:

 

“怎么这么迟!”

 

我竟随口说了句:

 

“这小妞正好起床夜急了。”

 

惹得其他人嘿嘿笑了。

 

这时我才放下心来。

 

心里暗想:

 

没曾想,我的应变口才竟这么巧将他们给随便蒙过去了。

 

过后我都不明白自己竟回得这么随便,又这么巧。

 

来时我赶急倒忘了想该怎么回应有他们忽然提出的问题呢!

 

我沿路跟着他们心里暗笑不止。

 

待我们赶回庄园时,我果然随着他们长驱直入进了内院。

 

领头的带了我们到了一座假山前。

 

见他随手一指寒光,那假山随即洞开了。

 

我随他们闪身鱼贯而入直往里进。

 

想不到他们亦非常小心。

 

进洞一路上闪了几公里才豁然开朗。

 

里面竟关了一大批的女子!

 

我闪视了一眼,已有百多个了。

 

她们见我们又驮了几个进来。

 

忙扑过来尖叫着:

 

“放我们出去!!!”

 

想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又能怎样,随手一拂就将她们跌坐在地上。

 

竟没有一个会哭的。

 

只是听得她们不停地哀求。

 

我到觉得奇怪了。

 

这时领头的吼了一句:

 

“别吵!!

 

谁再吵就扒光她亮相一天再拉出去让兄弟们给玩罗!!!”

 

他声音一落,各个姑娘都一脸恐惧地逼口禁若寒蝉了。

 

难怪没人敢哭!

 

不知等待她们的将是什么命运?

 

我心里憋闷得紧。

 

不禁打量了一下这个魔窟。

 

里面居然有个洞口。

 

洞口边隐隐闪出紫光。

 

不知它到底有多深?

 

看来这些姑娘还不敢往下跳。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从那里跳下去过?

 

这时领头的一挥手,大家就随着一起退了出去。

 

见他闪身上去了,我磨蹭着等在最后。

 

我想留下些什么?

 

可又怕这洞正被监视着。

 

这时有个姑娘见我有些异样。

 

她冲我笑了一下。

 

我记住她了。

 

用一指柔风遥空摸了一下她的手背就跟随他们窜了上去。

 

我担心我们上去之后就会换装的。

 

这样我就麻烦大了。

 

这时我不知等下该怎么应付才好。

 

谁知我们都不用换装进了一个大屋就各人一桌坐了下来。

 

随后就有一些妖冶的女人端了盘子酒菜进来了。

 

待各个桌子摆满了酒菜那些姑娘出去时,有几个在那些姑娘屁股上摸了一把,还嘿嘿淫笑着。

 

这时我身边这位凑了过来问我:

 

“今天怎么这么规矩?

 

是不是已经将那娘们摸饱了?”

 

说完阴笑不止。

 

原来那死鬼很淫恶,看来我得装得象个色鬼。

 

于是我凑近他耳边邪笑着说:

 

“那娘们刚刚夜急完事。

 

我怕你们等急了,待她还没明白过来将嘴盖着她的嘴将她吹晕了,顺势摸了那里一把,还挺温热滑手的!”

 

听我说话,惹得他淫笑不止。

 

我也算是蒙过了这一关了!

 

待宴席散后,我怕进错了房间,装醉扶着这问我的蒙面汉,使他没法子将我送回房间后才回他自己屋去了。

 

待他出去带上门后,我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只见这房间还挺精致的。

 

墙上挂了几张春宫画,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大色鬼。

 

房中桌子上放了几壶酒,我撑着桌子拿壶摇了摇,里面竟都是满的。

 

看来他还是个大酒鬼。

 

幸好我席间喝酒还象个样子。

 

今天总算顺利过关了。

 

只是我不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名字。

 

这时我听得隔壁房间有女人的声音,于是我把门闩了,赶忙坐床运功辨听他们各房在说些什么话。

 

希望能从他们的谈话中了解一点情况。

 

果真听得那些女人娇浪着说,某爷比某爷差死了。

 

或那男的发狠地说,某某是个什么鸟东西!

 

看我怎么收拾你!

 

听得我脸红耳热的。

 

居然不一会儿就将这几个人的名字给弄清楚了。

 

原来我扮的这个叫柳兵。

 

刚才扶我进来的那个叫古平。

 

其他几个分别是:

 

刘丁,鲁风亭,田化,卢修平。

 

还有两个只听得他们叫什么杜爷马爷的,没人提起他们杜什么马什么的,我没能弄清楚他们的名字。

 

不过我还是挺高兴的,现在对他们已知道得大半了。

 

到时我装作不理他们。

 

这样应该没事的。

 

忽然我听得一姑娘高笑着:

 

“哈哈!

 

你们都到齐啦!”

 

这时那个叫古平的可能正抱着个女人在外面,见她来了忙说:

 

“柳兵喝醉酒可能睡了!

 

今晚可能听不到你发浪了,哈哈哈......”

 

随后那阵邪笑,他旁边那娘们骂了古平一句:

 

“色鬼!”

 

随后接着浪笑着说道:

 

“艳辉姐姐!

 

我们换换看他到底有多能耐!

 

哈哈哈......”

 

紧接着就浪笑不止了。

 

那个叫艳辉的姑娘笑了两声骂道:

 

“两个没正经的一路货色!”

 

随后就听得一阵脚步声朝我这边来了。

 

我想装睡。

 

谁知她竟叫嚷了起来:

 

“柳兵!

 

你个死鬼!

 

别装睡了!!

 

你有多少斤两我还不清楚吗?!”

 

这下我可就麻烦了。

 

看来这妞跟那柳兵的很相好了。

 

听她怎么一闹嚷,我怕起疑心,只好将桌子上那几壶酒也全灌进了肚里才开门。

 

谁知她见我一面就虎了一跳!

 

忙轻声说:

 

“柳爷你还没换装啊。”

 

听声音,她说这话时已经在全身战抖了。

 

这时我才注意起我这身行头还没换下来。

 

可我又不知该怎么个换法。

 

于是故意装醉把她拉进了屋内。

 

谁知她进屋后竟然战抖得更厉害了。

 

还一直捂着眼睛不敢看我。

 

我也听纳闷的。

 

这时她战抖着说:

 

“小女子不敢见识柳爷真容。

 

小女子真是罪该万!”

 

见她那可怜的战抖样子我才明白她说的那换装的意思。

 

我怕她疑心,忙醉里轻吓着命令她面对着门站着等我换装。

 

她真的老实得象只见了杀鸡的猴子,浑身抖战着背对着我。

 

我想这行头应该在床边吧?

 

翻了几处竟没找到!

 

急得我额头冒汗。

 

这时她竟闻得我悉悉索索地翻了一阵子,可能没找到,想我是喝醉了。

 

忙轻声提醒我说:

 

“你那东西就在你的床铺底下呢。”

 

这时我才把床铺翻开。

 

果然见那人皮面具被一只薄盒子装了压在下面。

 

我打开薄锦盒忙取出面具贴在来脸上。

 

这面具还真适合我的脸型!

 

幸好他的脸型和身材和我差不多。

 

不然这会儿真的要露馅了!

 

待我叫了一声:

 

“可以了!”

 

她竟一跳就扑了过来,压得我竟跌倒在床上!

 

惹得我脸红耳赤。

 

幸好脸上贴着面具!

 

可还是虚惊了我一跳!

 

这时她摸着我的脸说:

 

“哟!

 

你还真醉了!

 

脸额发烫!”

 

其实这哪是酒的作用!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暗暗高兴了。

 

只好顺势装醉,轻声吼了一句:

 

“别吵!”

 

她还真乖乖地依在我胸前静了下来。

 

我心里暗暗庆幸。

 

不然我还真不知用什么法子来对付这妖精。

 

第二天天亮我醒来时她就离开了。

 

这时有个长得妖冶的女的托了个盘子进来。

 

我不明所以。

 

只好死死地望着她。

 

她见我死望着她。

 

脸上竟红了起来。

 

我这时猛醒回神来。

 

猛然想到我是柳兵。

 

大色鬼!

 

我心里暗想:

 

这时我应该在她身上表示一点什么呢?!

 

待她将盘子刚放到桌子上我闪念间想着就闪到她身后搂紧她就摸着假意要和她亲嘴。

 

这时她倒用手挡在嘴边笑虎着我:

 

“死鬼!

 

当心我告诉庄主,仔细你的人头!”

 

待我松手之际,她竟闪身出门并随随手把门给关上了!

 

我不禁愕然!

 

想不到这丫头的功夫竟非常了得!!!

 

见她如此出去了,我暗暗庆幸我刚才的表演幸好逼真!!!

 

不然一露馅。

 

她将用什么招子对付我?!

 

我不敢过多想象!

 

等我将盘子里的一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分派我的任务。

 

只教我等会儿跟刚才那进来的女孩一起。

 

该干什么,一切听她的吩咐。

 

我忙穿好一身行头等那姑娘。

 

果然一会儿那姑娘来了。

 

她带我到了昨晚那假山前。

 

只见她也象那头领一样用手指朝门上一红点一指门就开了。

 

我发现她用的力道竟和那头领一模一样。

 

看来只有那么大的力道才能打开这门。

 

不然后果难想。

 

这次这女的带我进洞竟不象昨晚那般闪电里穿。

 

她竟款步前进。

 

我跟在她身边暗想:

 

一个色鬼,在这黑暗的洞里跟在一个漂亮妖冶美女身后慢行,他该有些什么动作?

 

我不禁又想到我刚才在房里搂摸她时,她竟没有生气。

 

若柳兵见这机会该怎么样呢?

 

我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猛地里见她竟也在频频注意着我!

 

我暗想:

 

他们是不是发现了我什么?

 

派人来试探我了?!

 

果真这样。

 

下一步我该怎样?

 

这时我手背不觉碰了她的手背一下。

 

我发现她对我很敏感!

 

看来我得表现一下了!

 

我随即随便问了她一句:

 

“古平、田化他们干什么去了?”

 

说着又故意碰了一下她的手背。

 

我发现她真得对柳兵特别敏感!

 

可惜这次是我!

 

可能她知道我这是故意试探她的。

 

她也故意叱了我一句:

 

“他们干什么不是我们该管的事!”

 

我嘿嘿傻笑了一下就握住了她的手。

 

见她只低头没反应。

 

我忙一把假意把她抱起来就要动手动脚了。

 

这时我耳边传来了一声:

 

“柳兵!

 

不得无礼!

 

当心我阉了你!!!”

 

我忙装出惊恐状将她丢了。

 

谁知她闪身站在我面前拿手指指了一下我的额头说:

 

“老色鬼!

 

死不悔改!!”

 

随后就拉起我手就往前闪去!

 

这时我才舒了一口暗气!

 

谢天谢地!

 

终于过关了!!!

 

待我们进了里洞。

 

里面竟又多了许多女孩!

 

看来他们不止一个班子在搜掳女子。

 

只见她进洞悬飞着拖我到了那洞口。

 

我随了她一起跳了下去。

 

里面紫气升飞。

 

洞口正下是口水潭。

 

待我们跳下旋身落在潭边时,随后就扑通一声跳下了一个女子。

 

紧接着又跳下了几个。

 

我见那姑娘阴笑了起来。

 

随着她的眼光我见潭里的姑娘们在里面胡乱扑腾着慢慢地竟一个个身上都发出了荧光!

 

随后个个眼内也精光射射起来了!

 

我站在那姑娘身边。

 

她竟背手观望着阴笑里露出了喜色。

 

随后那潭里的姑娘们竟又变得遍身红光飞生了起来!

 

这时我身边这姑娘闪电出手一指,一个玄冰铁笼子闪眼就将那些姑娘拢在了里面!

 

随后她手拍了几掌。

 

紫气里忽然闪出了四个精壮的女子抬着笼子往里走。

 

这时她拉了我的手跟在后面转进了一个大洞厅。

 

厅内闪闪霞光。

 

进到里面,只见厅中间一柱暖红光柱。

 

柱内按八个方位立了八根大字形的架子。

 

中间是一个圆盘高出地面有半尺左右。

 

那圆盘竟在不停地旋转。

 

走近了我才看清柱子上竟每柱绑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

 

可惜她们一个个都成了干尸!!

 

肚腹几乎贴上了脊背骨!!!

 

通身仅剩了一张薄皮包了身骨头!!!!

 

我不禁大骇!

 

幸好哦脸上贴了面具!!

 

我这时才明白不知是什么魔头,居然想了个这么阴毒的法子来采阴练功!!!

 

真是气得我头皮发炸!!!!

 

这时笼子里的姑娘们也象是明白了。

 

她们各个狂呼不止。

 

声音尖利刺耳!

 

这时她们一个个都具有江湖上一流高手的功力了。

 

见了此景,一个个不要命地想拉开笼子逃命!

 

可惜笼子是用玄冰铁打造的。

 

若是普通的钢铁的话,她们可以象绕线球一般把它线绕了!

 

可这是玄冰铁!!

 

现在我也明白了我的任务!!!

 

只见那四个抬笼子的这时把那八具干尸卸下来装在一推车里由一人拉了出去了。

 

这时那女的一伸手就有两个人把笼子打开了。

 

立时窜出了一个女孩。

 

第二个想跟着窜出来时,可惜迟了一步。

 

笼子门又闪电关上了!

 

那跑出来的女子她能往哪儿跑?!

 

那妖精,这时我只能叫她妖精了!

 

只见她一随手就把那想跑的姑娘给制服了!!

 

那女子还在挣扎不止。

 

现在我也真正明白了我的任务!!!

 

先做了这一步再说!

 

等会看是个什么怪物来采阴练功!!

 

我暗暗发誓:

 

我今天不灭了他,誓不为人!!!

 

现在只好先让这些女孩委屈一下了。

 

于是我连着帮她们把这八个女孩一个个捉了绑在了那大字形的架子上。

 

待笼子抬走,一切准备妥当后,那女妖精合掌对着光柱向上静默了一会儿。

 

随后叫道:

 

“师傅!

 

徒儿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这时光柱上传来了一阵狂笑。

 

接着随光柱旋身飞下了一个毛脸大汉!

 

我心里嘀咕。

 

他就是飞马堂堂主飞豹?!

 

他就是星际第一大善人飞马堂堂主?!!

 

这时他坐定了。

 

将旋盘定了下来对向了我们并抛了两颗闪光的珠子给我们。

 

那女妖精接了就将珠子纳入了口中。

 

忙跪地磕着头说:

 

“谢谢师傅抬爱!”

 

害得我连忙跟她跪下来也跟着磕头。

 

口里也随着说道:

 

“谢谢堂主抬爱!”

 

这时见他摸着毛脸狂笑着喊道:

 

“好好干!

 

老夫不会亏待你们的!”

 

我心里忙暗骂道:

 

果然是你个飞豹老匹夫!

 

老子今天不收拾你,誓不为人!

 

这时那妖精见我竟跪地不起。

 

忙拿脚踢了我一下。

 

这时我忙醒回神来退向了一边。

 

那老匹夫运起神功,周身慢慢荧光隐隐加强。

 

待他满身荧光罩满全身形成一个光团时,双手一挥,那八个被绑在架子上女孩们的衣物全被震碎得一丝不挂!

 

想不到这家伙的法力武功竟练到了破物存身的境地!

 

若再假以时日。

 

这胡起仁人武林就无人能敌了!

 

幸好被我给发现了。

 

我又岂能让他成功!

 

只见刚才还羞怒漫骂的八个女子现在竟一个个凝神静气了!

 

那老匹夫口中吐出一柱七彩光柱指向了那八个女子的跨下。

 

随着他不停地旋转,竟形成了一个五彩光盘将那八个女子跨部全罩入了光盘之中。

 

初时各个女子肤色由白变红。

 

即而慢慢通身红热如烈火焚烧。

 

看那八个女子的神色,竟象进入了仙境一般个个露着舒心的微笑!

 

随后那火红慢慢变淡,变淡。

 

当变到她们原来的本色时,那些女孩的脸上渐渐露出了苦容。

 

这时她们跨下的光圈形成了环流,不断地涌向了老匹夫的口中。

 

看来我此时不出手。

 

那八个女子都得遭殃了!

 

我暗暗运功聚掌,准备凌空一击!

 

谁知这时身边那妖精竟感应到了我身上的那股杀气!

 

她忙注视着我的眼睛。

 

随后猛然暴喝一声:

 

“你不是柳兵!

 

你是谁!?”

 

她话音刚落就一个照面挥掌便打!

 

刹时洞内闪出了数十个年纪跟她相仿的女孩团团将那老匹夫护在了核心。

 

我勃然大怒。

 

若不下辣手!

 

那八个女子真的性命难保!

 

我闪电出手。

 

只一掌就将这女妖精震得飞撞向那光柱。

 

谁知她撞在那光柱子上竟象撞在水晶柱上一样,并趋势双脚弹柱挥出双掌击出一红一绿两道掌光旋身向我撞来!

 

我忙挥掌闪出一团彩球迎了上去!

 

只见她那两道光柱合击在我这团光球上就象混了两种颜色的光柱在我这摧出的光球上合成一注撞得金光四射!

 

她威力哪有我大。

 

刹时光团冲过去将她罩着炸成了飞灰!

 

这时那围着老匹夫的女兵分出了十个将我围在了核心。

 

同时击出无数掌光五颜六色地将我罩在核心。

 

我心里心急着那八个无辜的女孩。

 

也知道她们眼如死灰形如走尸,只能杀灭。

 

所以我毫不容情地辣手将她们十个震得尸飞。

 

这时那圈中又飞出了二十个女的将又罩在了核心奋力死拼。

 

着着都是拼命的招子。

 

逼得我火起,骤然增功数重将她们一势震得四处飞散。

 

竟然没有一具飞灰!

 

这时那剩下的三十个全围了过来。

 

我见那老匹夫不得不又将功力注回了那些女孩体内。

 

不然,他定得走火入魔。

 

看来他就快醒过来了!

 

我得尽快把这些形如走尸的女子全灭了!

 

于是我又将功力增了一重。

 

在拖得她们团团乱转之际,我再猛然挥出一掌,将她们全炸成了飞尸。

 

这时那老匹夫还没有醒来。

 

我忙闪电向他撞去,希望这一记掌力能将他一举杀灭!

 

谁知那落在地上的女孩竟然又都起来了!

 

这时她们竟象刚才那四个精壮女子推出去的被老匹夫吸干了元阴的女尸!

 

原来她们本来就是那些被吸干了元阴的女尸!

 

这时她们六十具女干尸将我团团围在核心。

 

个个口内喷出一股紫光将我团团罩住。

 

想不到这老匹夫还能废物利用!

 

看来我不使她们飞灰烟灭是无法对付那该死的老匹夫的了!

 

于是我飞身闪电一旋身就挥掌闪成一柱眩目光柱扫向她们。

 

却象进入了迷阵一般在紫雾里只闪了一个光洞!

 

却无法伤到她们的身体!

 

也无法见到那老匹夫的练功的光柱!

 

想不到这些干尸被这老匹夫吸光了阴元还如此厉害!

 

帮这老匹夫练成了玄功还顺带着培养了一批干尸兵团!

 

真是可恶!

 

我又猛将功力增进了两成。

 

闪电轰击炸成地五彩强光极速外扩,将她们全数在一瞬间炸成了飞灰!

 

这时只见洞内一片光明。

 

紫气霞光已全数散尽。

 

那老匹夫练功台上的光柱也给我的掌光震散了。

 

那老匹夫快要撤光复醒了!

 

他还在旋转着有三个姑娘的髋部罩在光中。

 

我闪念心想。

 

我这一击。

 

不伤你也要损了你苦修三百年的功力!

 

于是我一记罗汉撞钟。

 

全身玄成一团红光,双掌举顶撞向那老匹夫!

 

果然那老匹夫顾忌自家性命,急急收功退避!

 

我这一记掌威全击在了他的座台上。

 

将那座台处击成了一个不见底的空洞!

 

老匹夫见我掌威厉害。

 

忙闪电逃离。

 

我不能丢了那八个女子不管。

 

我要先将她们解了带出里洞送到上面关押的女子们一起才能尽心去收拾那老匹夫!

 

那些女子见我连拖了八个裸体女子出来,众皆惊异!

 

到这时她们才明白自己将来的命运!

 

一个个见状都惊呼了起来。

 

我不得不停下来将她们稳住。

 

“那魔头已经被我打跑了!

 

等会儿我就来救你们出去!

 

现在请大家先安下心来好不好?!”

 

我不能在这里久拖!

 

于是话还未落音就返身进了里洞。

 

在里面我施了一记狂龙吸水,将下面水潭里的水给全数吸起,再行一记怒龙发威,将那潭水散击向里洞。

 

刹时炽目强光炸满全洞。

 

随后一阵炸轰,把他个鸟洞全炸坍了。

 

我闪电回身先不救那些女孩。

 

闪身出洞时,果然见他们一火人围着洞口正挥掌注功,准备将洞口炸封!

 

我见状瞬间万掌齐发!

 

如火山冲顶一般烈炸向他们!

 

活该他们将死!

 

只见一连炽目光团链式炸开!

 

所过之处,地皮层卷,草木气飞,巨石灰粉!

 

强光散时,只见我周身百米内地皮皆灰!

 

身边洞口朝天!

 

百米外,连房毁碎,卷尘漫天!

 

在有如迷雾般的怒风卷尘中。

 

忽然一记闪电向我当头罩来!

 

我不能让他们把洞口给封了!

 

闪电挥掌斜身侧击,将那光团引向了庄园的中心。

 

我想干脆来他个一不作,二不休。

 

把这鸟窠给毁个满地皆灰,来年让它绿草遍野算了!

 

一记轰炸过后,在我面前显出了一个胡须斑白的老者。

 

我后来才知道他就是无影幽冥。

 

随后又闪出了三十六个护庄高手带着无数庄丁将我团团围住。

 

这时那匹夫飞豹哈哈狂笑着现身,即而咬牙切齿,脸露凶光,恨恨地说:

 

“给我将这小子措骨扬灰!!!”

 

他话音刚落,那三十六个高手就将我团团罩围在了核心。

 

蛇形剑、螳螂刀、蜘蛛轮、蜈蚣叉等无数奇形兵器闪电般向我罩来!

 

一波又一波地,刹时将我周身罩围得水泄不通!

 

我双掌布满煞气,威力无比。

 

掌掌寒光将周身护围得密不透光!

 

在这时刻,漏有一丝一毫的间隙,你就得灰飞烟灭!

 

我的掌威也愈来愈强。

 

瞬间光团耀空,周围煞风怒转,平地刮泥,屋宇尘卷,裂石磨灰!

 

随着我摧动他们频频卷飞,将整个庄园毁了个一品残阳。

 

气得那飞豹匹夫呀呀怪叫!

 

待我借动他们,将整个庄园毁尽中又将他们引入庄园中心。

 

他们就象一群听话的孩子般跟随我缠斗到了中心。

 

这时我岂能容了他们!

 

刹时煞气陡增,中心热力暴增,烁热熔金。

 

光团急剧暴涨,极速外扩,随后一阵巨爆将那三十六个高手及外围围众炸成了飞灰。

 

这时那飞豹匹夫和无影幽冥闪身趋近,照面便打。

 

瞬间黑雾蔽日,惊雷裂空。

 

我不想延及周围村农,稳立中心不动。

 

想不到他们联手威力竟猛烈无比!

 

频频将我煞威紧逼。

 

我身上的衣服早已经化灰,现出一身银色软甲。

 

这时他们竟将我脸上的面具掀起灰飞了!

 

见了露出真容的我,飞豹猛然狂吼:

 

“原来你就是那幽冥郎君!!!”

 

声震寰宇。

 

我知道这家伙在阴谋示警。

 

象引得江湖群豪前来围攻。

 

看来我得闪电恶杀了!

 

不然让他们阴谋得逞,不知又要殃及多少无辜!

 

我也狂吼裂空:

 

“剑!!!”

 

随后炸雷闪电摧得层云翻涌。

 

只见一道长虹裂空而至。

 

我一记狂龙出海箭射穿空。

 

接剑旋身杀出千万霞光将他们罩入了中心。

 

想不到他们竟如熔炉金刚一般穿破熔金向我撞来!

 

两人合体极旋。

 

有如旋星穿空,层层穿破光网闪电罩到了我的头顶!

 

时至今日,我又岂能怕了你们!

 

于是极速推出一柱激光穿破熔金煞网向他们撞去!

 

瞬间将他们极速弹向了空际。

 

只见空中随后一阵链式轰爆,团云暴退紧压,连起又一阵连环裂空惊雷。

 

落峰崩坍,触地动裂!

 

我也如飞星一般撞入地底数百米才止!

 

也幸好有此一着,让我躲过了那些群豪的又一次围攻!

 

外面霞光电雷刚散,金铠郎君、玉修罗、百合仙子,连蝴蝶宫主伤势刚好也撑着和各帮派头目及帮众蜂拥而至!

 

待他们赶来见此场景,各个目瞪口呆,胆战心惊!

 

只见整个庄园连及庄外数公里层林尽成灰地!

 

此外林木皆枝散叶飞倒成一片!

 

他们一个个咬牙切齿,四野寻遍都不见我的踪影。

 

只好作鸟兽散。

 

我干脆待在里面调息了三天才猛然记起那洞中还有一群女子!

 

不知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待我找到那洞口时,那洞口以被积灰封住了。

 

我拔开灰泥进到里面,先前的裸女早穿好衣服在里面等得焦心了。

 

她们猛然见一个满身银甲的俊男,众皆一惊!

 

不知好坏。

 

只有那个我用掌风摸了一把的女孩竟从我的眼神里认出了我就是先前答应救她们出去的那个蒙面汉子。

 

她忙挤到我面前兴奋地说:

 

“我认得你!

 

你就是那个说过要救我们出去的人!!”

 

我也认出了她。

 

忙握紧她的双手朝其他的姑娘们喊道:

 

“灾难已经过去了!

 

姑娘们别怕!!

 

那些害你们的人都给我赶跑了!!!”

 

这时有姑娘听说没有危险了,拖着哭音忙问道:

 

“这里是哪儿呀?”

 

我也不知道这里的确切位置到底是哪里。

 

只知道这里是飞马堂的总部所在。忙说: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姑娘们出了外面在周围一打听就应该知道的!”

 

听了我的话,她们嗡了一阵不知所措了。

 

我忙又叫道:

 

“姑娘们!

 

你们都手握着手!!

 

我这就拉大家一起出去!!!”

 

于是她们一个个手握着手在我的注力下连着拉到了外面。

 

这时外面天刚好放光。

 

又是一天了。

 

我不能久待此处!

 

当心他们留了暗哨。

 

待姑娘们一出来我就闪身隐迹远离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