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四卷 星球风云 > 第七章 凤凤
第七章 凤凤



更新日期:2017-04-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到这时我才明白过去的一切。

 

对江湖中的所谓传闻也该重新作出考虑了。

 

这时头顶一道光柱将我罩住。

 

即而我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时,我听到周身呼喊不断。

 

待我清神静听时,我已经浮到海面上了。

 

只听四处有女子在喊我长风剑洪的名字。

 

这令我非常纳闷。

 

这些女子的声音我竟一个都不熟悉。

 

她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想到了蓝慧她们,也想到了妹妹。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原来是凤凤!

 

她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出来的?

 

这时我猛一拍头。

 

十年又过了!

 

我在海底只呆了十年!

 

我还以为有百八十年呢!

 

这次没什么小岛出来。

 

我只是象一具死尸一般从下面浮了上来。

 

也没出现什么灵异现象。

 

我也奇怪。

 

这静海怎么没了海雾了?

 

海面上居然游弋着无数的船只!

 

这时我才意味到周围处处杀机了。

 

那些等了我十年的所谓仇家肯定布满了海面和周围海岸。

 

这时我又听到了凤凤的呼唤了。

 

这种声音只能我听得到。

 

别人跟本无法感知。

 

我辨清了方向,她就在我前面的大船里!

 

我心里一喜。

 

忙潜水划到了她们的船底。

 

听见她的喊声很急。

 

可天还大亮着。

 

我可不能连累了她们。

 

只好等到夜里。

 

也不回她声音。

 

反正在她们船底,迟早会见面的。

 

想不到她身边竟有这么多轻功极高的女子。

 

到晚上我一定得问问她。

 

谁知这海里也有探寻我的暗探。

 

只见他鬼鬼祟祟地游到凤凤她们的船底来了。

 

我忙闪身潜下了水底。

 

见他径直爬到了船舵边贴耳偷听船内的讲话。

 

这杂种!

 

看来不是什么好人。

 

等我悄悄到了他的后背他都不知道。

 

我在他身上拍了一下,他猛回头一见我立时就变了脸色。

 

看来他对我的形貌非常了解。

 

岂能放过他。

 

我闪电掌注一股玄阴正气将他冻成了冰尸。

 

随后将他夹着潜到水底把他塞在一个珊瑚洞里让他等着喂鱼。

 

随后我又回到了船底等天黑。

 

幸好等在她们舵窝里。

 

等我呆了一会儿她们就将船向岸边开去。

 

这时我听到她们在说:

 

“有人盯踪!”

 

凤凤忙命手下不要惊慌。

 

随便向岸边划去。

 

这时苍洪神起星快下山了。

 

等她们串靠岸时,天已经黑透了。

 

海面上上只见着各船上远远近近的灯火。

 

近处却伸手不见五指。

 

这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喊:

 

“小姐!

 

上岸吧。

 

这里有我们呢。”

 

我担心凤凤她真的上岸去了。

 

这样我就不好找她了。

 

幸好这时听她在说:

 

“你们都出去吧!

 

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过会儿又听她在纳闷:

 

“都过期了。

 

怎么今年这小岛怎么就不浮上来呢?

 

奇怪。

 

中心海面连唤了他两天零一夜竟一点回应都没有。

 

是不是他在里面还不能出来。

 

这再等十年可就麻烦了。

 

到时这江湖不知变得怎么样了!”

 

我一听这话就以为江湖上现在变得很严重似的。

 

忙沿着船舷爬上了船舱,前后甲板上都挂有两盏气死风灯,中间也一边有一盏。

 

我看她们一别过脸就闪进了船舱。

 

这时只见凤凤在里面发呆。

 

我到了她身边了还没发现我。

 

看她现在比以前出落得跟靓丽也更成熟了。

 

一身粉红色衣裙搭配着几条紫罗兰色的轻纱飘带,和上身穿的淡黄中略显银白的织锦夹衣配起来还真似那瑶台仙子。

 

我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先前她还以为我是那晶晶丫头呢!

 

叱了一句:

 

“别吵!”

 

随后回眼一看是我。

 

惊得瞪着两眼口张象小口杯。

 

我忙用一指在嘴边嘘了一下。

 

她猛地里扑进我怀里拿粉拳在我肩胛上恨擂了几拳。

 

擂得我肌肉作疼。

 

我忙装作毫无防备地受不了她这几拳,把身子望下一缩。

 

她急了,她也知道自己那几拳太重了,一般人还真受不了。

 

忙将我抱起顺势坐在船板上把我搂在怀里忙小声问我:

 

“你怎么样了?”

 

我见她慌了。

 

索性逗她一逗。

 

干脆装出一副昏过去的样子任她摆布。

 

谁知她竟要尖着嗓子喊人了。

 

我忙伸手将她嘴掩住了她才住口。

 

接着知道我在耍她,气得双手像打鼓一般捶打着我的胸膛。

 

这次她不敢使劲了,气得满脸通红。

 

这时我想伸手撑他的脸。

 

我忍不住想仔细瞧瞧她。

 

她却忽然将头埋进了我的胸口紧抱着不让我看她。

 

我于是抚摸着她的脸轻叹了一声。

 

想不到她竟那么在乎我。

 

竟在这静海等着连叫了我两天一夜。

 

也难为她了。

 

我忍不住坐起来托着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心里却在想:

 

我妹妹难道真的......

 

我不敢想。

 

都十年了。

 

不论怎么样,她碰碰运气也该来静海了吧?!

 

蓝慧她们不知来了没有?

 

还有,现在这胡起仁江湖不知怎么样了?

 

我有很多的问题要问。

 

可我又像是很疲惫一般,不知不觉中竟搂着凤凤谁着了。

 

等我醒来时。

 

我已经睡在一张大软床上了。

 

而且天光也大亮了。

 

见我醒来,凤凤脸若桃花笑得要有多灿烂就有多灿烂了。

 

我不禁问道:

 

“这是哪儿呀?”

 

凤凤紧握着我的手说:

 

“这是我们的家呀!”

 

“我们......”

 

一听这话我就脸红耳热了。

 

凤凤的脸竟变得更红了。

 

羞涩得像烈日下含笑的映山红。

 

见我的脸一忽儿变得尴尬了。

 

不竟幽幽地问了一句:

 

“不是吗?”

 

像是很失望很失落。

 

我忍不住想:

 

我不能负了她的一番盛情。

 

于是忙托着她的脸,额头顶着她的额头笑看着她的双眼。

 

以前我和妹妹也是这样的。

 

有时妹妹不高兴时,我就这样逗她。

 

这时凤凤终于笑了。

 

伸手紧紧地揽着我的脖子将脸贴紧了我的脸面。

 

我问她:

 

“这是你父亲的庄园吗?”

 

我记得以前的庄园给万虫魔君毁了。

 

她父亲也不认她这个女儿了。

 

这十年来,她们父女俩应该和好如初了吧?

 

这时凤凤却说:

 

“这是祭海山。

 

我们还在静海边上呢!

 

出了这房子就可凭栏眺望静海碧波了。”

 

“是吗?!

 

我惊异了。”

 

原来凤凤醒来之后听传那幽冥郎君已经进入静海海底了。

 

而且也听说了她入定以前发生的一切。

 

她知道我就是那江湖中所称谓的万恶不赦的幽冥郎君。

 

她也知道那幽冥郎君已经被我杀了。

 

我跟幽冥郎君长得一模一样。

 

因为那天晚上我在梦中不停地辩解:

 

“我不是幽冥郎君!

 

我是长风剑洪!

 

幽冥郎君已经被我杀了!”

 

那晚我说着这几句话闹腾了很久才睡着。

 

凤凤紧抱着我不停地流眼泪。

 

可我对这却一无所知。

 

这是后来晶晶丫头告诉我的。

 

晶丫头竟和苍狗星大哥的儿子是一样的名字。

 

我很喜欢她的机灵。

 

凤凤本想为我辩解的。

 

可别人能相信她吗?

 

她还因为她父亲的缘故被人称作妖女过。

 

谁会信她?!

 

再说我已经进入了静海海底。

 

终于如愿了。

 

她也很欣慰。

 

于是干脆随他们说去。

 

是白的黑不了,是黑的白不了。

 

到时一切自然会弄明白的!

 

凤凤它们赶到静海边上见这祭海山破败得不成样子无人管问。

 

于是她提了自己的私藏把这祭海山重新修饰起来。

 

还在山顶建起了这座楼宇。

 

并在山脚下切起高墙把个祭海山全围起来开了一个门派。

 

叫做望风无极剑门。

 

凤凤把我的无极流云步法融入她的剑法之中创了一套望风无极剑法。

 

自称望风无极剑派门主。

 

并把山顶这座楼宇叫做望风楼。

 

也难为凤凤对我的一片情意。

 

她竟然想在静海岸边等我出来。

 

还真的做了,而且还做得很好,在静还周围大有名气。

 

不知不觉中竟教了有四十多个徒弟和四五百个徒众。

 

个个轻功非常了得,而且个个姿色甚美,被江湖中人称为飞仙派。

 

以其美女如云之故。

 

那四十个高徒在净海上我可领受了她们的玄功,当真各个了得。

 

凤凤也是个不藏私的女孩。

 

除了我告诫她不可把流云步法传给任何人外,她一身的武功和独创的望风无极剑全传给了四十个高徒。

 

其实也将我传她的无极流云步法十招教了她们九招了,只是不成套而已。

 

可威力还真不比无极流云步法差,武功法力比不上哪些绝顶高手,可保命却有佘。

 

若不自已拼命的话,别人还真拿她们没办法,听了她这些我当真替她高兴。

 

说实在的我真正最关心的是现在江湖中变得怎么样呢。

 

江湖中不知有没有我妹妹和爷爷她们的传闻。

 

不知这次静海周围,究竟有多少人在等着向我报仇。

 

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十年究竟有些什么变化。

 

在我问及凤凤时,她还真一五一十地给我讲了这江湖中所发生的一切。

 

我一听我妹妹在我进入海底后出道了。

 

刚一出道就解了蝴蝶宫的围。

 

混了一个霹雳娇娃的名号,而且还认了蝴蝶宫主作姑姑了。

 

我不禁想,蝴蝶宫主是她姑姑,那也就是我姑姑。

 

想不到我在世界上还有个姑姑,居然还是蝴蝶宫主。

 

意外之际也让我激动得热泪横流。

 

不知有没有我爷爷他们的消息,我不禁抱紧了凤凤问她。

 

凤凤说,我妹妹出来后,又学了蝴蝶宫主的神功后就进入江湖找我了。

 

听说还去过落霞山,可惜她们来净海了。

 

我妹妹四处找我不到,竟碰上了金铠郎君正率人在剿灭僵尸魔君。

 

妹妹赶去绞杀了许多僵尸和徒后没见着金铠郎君。

 

听说妹妹见着了玉姬蓝慧她们的。

 

在她们那里听说金铠郎君可能就是我。

 

斗僵尸那次没见着金铠郎君。

 

后来在斗蛇头魔君时两人合力恶斗了蛇头魔君。

 

后来蛇头魔君想逃硬被金铠郎君给杀灭了。

 

我知道这金铠郎君有阴谋,可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

 

只是静静地听凤凤说,凤凤嘴里不停地说着,手在不停地拂我的手背。

 

后来妹妹见着金铠郎君,发现那金铠郎君不是我,很失望。

 

不过和金铠郎君成了朋友,而且金铠郎君对我妹妹很有意思。

 

这时我不禁担心起来。

 

我妹妹可不能让他给骗了!

 

幸好妹妹没答应,只是当他做普通朋友。

 

在金铠郎君立了擎天教后凤凤听说妹妹又结识了星际仙姬宫飞燕。

 

两人好得不得了。

 

一段时间后,听凤凤听说她又去九头魔君境内找爷爷去了。

 

此后就没有了妹妹的消息。

 

妹妹像是头又失踪了。

 

我不禁替妹妹担起心来了,眼望着凤凤发呆。

 

原来那金铠郎君立了擎天教后,势力如日中天。

 

几次救了蝴蝶宫,百合谷,玉峰山的围!

 

并几次寻着剿灭了不时来胡起仁星球捣乱的魔众残余。

 

那四个剩下的魔头竟然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胡起仁人。

 

也时时进入胡起仁星球掳掠人口,掩杀江湖豪俊。

 

见蝴蝶宫、百合谷、玉峰山连手,还有擎天教护着,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竟寻着对付其他门派。

 

不知有多少小门派给他们灭了。

 

而且青龙帮、伏虎帮、黑蝉帮、回春堂、飞马堂,他们竟都被那四个魔头搅得焦头烂额。

 

损失最小的是飞马堂。

 

因为他们还在跟那些魔王作生意。

 

他们的损失可能是打混了给那些魔王顺手剿灭了十来个分部。

 

到是那回春堂损失最惨。

 

几乎撤回了星际的所有分堂。

 

已经跟那些魔头彻底决裂了。

 

最近他们也偃旗息鼓,逼门深守,不闻江湖事了。

 

在两年前,江湖各派被那些魔头搅得没法了。

 

而且江湖又出现了一个什么黑衣帮。

 

奸淫掳掠比以前的入地门还要残恶。

 

搅得江湖鸡犬不宁。

 

还在静海扰乱了几次,被凤凤她们杀灭了几批才保住了静海一方安宁。

 

凤凤她们也不管江湖其他,守在静海只是时时注意江湖动静。

 

后来竟还比较平安。

 

那煞星门也时时出洞捣乱江湖,成了金铠郎君擎天教的制肘。

 

听凤凤说,可能因为我的缘故吧。

 

煞星门竟有多次暗暗帮了她们望风无极剑门几次。

 

凤凤也不管他,只是在静海周围活动,决不离开静海半步。

 

也不同其他帮派挂钩。

 

听说在两年前,胡起仁江湖终于统一了起来。

 

他们一致推举了金铠郎君作武林盟主。

 

金铠郎君还成了蝴蝶谷的女婿。

 

原来妹妹走后,那飞鹰双娇常常粘在金铠郎君身边。

 

金铠郎君本来已移情玉姬蓝慧。

 

可蓝慧对他一直礼貌有加,敬而远之。

 

也令他苦恼了一大段时日。

 

其间胡氏姐妹醋意连连。

 

那胡庆风和游少秦及白浪也杂在里面。

 

他们几个纠缠不清得直到有天玉修罗当着蝴蝶宫主、金铠郎君和胡氏姐妹在场,当着他们开着玩笑说,把胡氏姐妹其中一个说给金铠郎君。

 

听闻,可能是那胡氏姐妹央求玉修罗布了这个局替她们凑合的。

 

因为那胡氏姐妹对金铠郎君有意,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只是那金铠郎君时时装蒙而已。

 

这时凤凤问我,我会不会装蒙。

 

看她两眼紧盯着我一副我不答复她不罢休的样子,我不禁愣了有一会儿。

 

她见我还在犹豫。

 

不禁轻叹了一声,一脸的忧郁。

 

唬得我猛醒回神来拥着她给了她一个长吻她才撒着娇露了一脸喜色。

 

只是害羞,把脸紧埋在我胸口。

 

我心里可想着这金铠郎君若真是为了胡起仁苍生,那真是胡起仁人之福了。

 

后来那胡氏姐妹竟都嫁给了金铠郎君。

 

金铠郎君双拥娇妻,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竟成了江湖美谈。

 

乐得蝴蝶宫主及百合仙子和玉修罗笑得合不拢嘴。

 

金铠郎君还真是一个疼妻子的情种。

 

那白衣神侠胡庆风、独行怪客游少秦见他们夫妻恩爱,也就死了心了。

 

到也不枉他们爱慕那胡氏姐妹一场,后来她们还真给他们开玩笑开中了两个女孩结成了婚姻。

 

一个是百合谷百合仙子的爱徒林凤娇。

 

一个是玉修罗的爱徒吴冰勤。

 

那胡庆风和林凤娇夫妇结婚后留在擎天教成了一方大员。

 

游少秦是个怪人,也亏吴冰勤看上了他。

 

想不到他们两个还真有点意趣相投,双双携手游历江湖去了。

 

听说他们夫妻在双面人魔的老巢落峰山时,连手将围剿他们的一伙二十几个黑衣帮高手全部灭了。

 

气得黑衣帮那个神秘的银铠人咬牙切齿。

 

连连派人追杀他们。

 

那一路到让他们毁了黑衣帮无数党羽。

 

最近他们好象也来到静海了。

 

金铠郎君婚后领着江湖人众连着扫清了胡起仁星球附近几颗星球上时时扰乱的几处残余魔众。

 

还跟那四个魔头连手的徒众遭遇了几场恶,最后小胜了那些魔众。

 

此后在江湖上尊若神明,一言九鼎,声望如同明月!

 

最近半年前,金铠郎君探得那灭绝狂魔去了九头魔君的阿卡德狼星议事。

 

于是带着江湖中人和几大派人众在天龙星系歼灭了灭绝狂魔留守的十二个徒弟及几万徒众。

 

还将残心谷毁了个片瓦无存。

 

气得灭绝狂魔带了二十八个高徒和近十万魔众来胡起仁报仇。

 

这一战打得比静海那战还要惨烈数倍。

 

恶战了一个多月,另三个魔头才各派了两个高徒率领五万合众掩杀了过来。

 

这次幸好回春堂派众出场。

 

在星际仙姬宫飞燕的带领下参加了战团。

 

凤凤也派了二十个徒弟率领两百女兵前去支援。

 

最后是那飞鼠帮帮主飞天老鼠亲率了三十六处舵主近五万徒众从星际赶来操了这些魔众的后路。

 

立时使魔众大乱,最后惨败。

 

只逃了两个九头魔君的魔徒和近万名散众。

 

那灭绝狂魔竟非常了得。

 

蝴蝶宫主张惜妮与玉修罗常月华联手缠斗都占不了他一点便宜!

 

那一战也将灭绝狂魔拖得很苦,几乎分不开身。

 

最后见大势已去,狂吼一声竟侵向了近身的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勤勤!

 

幸好蝴蝶宫主和玉修罗粘缠不放随后便到,那魔王不敢狠下辣手。

 

不过也将她们两个震伤了腾出了围斗蓝慧她们的三个魔徒将蝴蝶宫主和玉修罗分开了。

 

这时蝴蝶宫主力单,只好奋力全拼。

 

最后一击竟使蝴蝶宫主受了大伤。

 

幸好蝴蝶宫的徒众及时奋死抵挡了一阵,使那金铠郎君杀灭了四个围斗他的魔徒,闪电迎了过来救了一阵。

 

灭绝狂魔也受了轻伤,不敢恋战。

 

忙闪身一路掩杀冲出战团想逃。

 

金铠郎君重追不舍。

 

追了三个神起星系又恶斗了三天才将其杀灭了。

 

这使那九头魔君、阴阳魔君和万虫魔君震恐不已。

 

奇怪的是,他们竟不寻机报复,而是拼命地在星际间穿梭不止。

 

像是在那些星球上搜寻着什么?

 

我知道他们在拼命地搜寻那些地母元珠。

 

可那一战胡起仁江湖也损失惨重。

 

蝴蝶宫主受了重伤,百合仙子和玉修罗也大伤了元神,各派帮主也各有所伤,武林群豪及各帮帮众合起来竟然损失了三十多万!

 

最可恶的是那黑衣帮和煞星门隔岸观火,坐收渔利。

 

待战事刚停,他们竟然趁势操了青龙帮四十八处分舵,伏虎帮六十多处。

 

黑蝉帮最惨,只剩了三十多处分舵。

 

其他小门小派无数。

 

逼得他们都归了擎天教。

 

气得金铠郎君带领江湖剩余人众连着清剿。

 

黑衣帮竟然有三个银铠人。

 

个个一样的装束,一样的面罩。

 

也是一样的身材、口音。

 

金铠郎君带领江湖剩余人众终于在南洲的一个叫五峰山谷的地方搜出了黑衣帮的老巢。

 

最后那三个银铠人给群豪围着全部杀灭,并把他们连窝都端了。

 

那煞星门好象和黑衣帮分工了一般。

 

竟连着偷袭了百合谷、玉峰山和蝴蝶宫。

 

幸好她们各处防守严密,不过也损失了无数女徒。

 

那煞星门着实厉害。

 

竟一个个象是在地面上失踪了,连根鸟毛都没寻到。

 

气得各帮帮主和蝴蝶宫主、百合仙子、玉修罗要命。

 

这次静海海面,他们各帮各派几乎全聚齐了。

 

我不禁暗暗叹气。

 

其实这一切我是早已料到了。

 

只是不知到有这么严重。

 

现在不论我怎么解释都无法解释清楚了。

 

唯一的希望只有希望妹妹能找到爷爷他们同来为我辩清了。

 

可妹妹竟又失踪了!

 

这难道是天意!?

 

难道老天竟要亡我?!

 

我竟何罪于天?

 

它竟如此待我!!!

 

看来我只有单独找到金铠郎君。

 

跟他谈谈。

 

希望他是一个造福于胡起仁星球的人!

 

不然的话。

 

我就真的成为众矢之的了而无处容身了!!!

 

就是凤凤的祭海山也不是久留之地。

 

看来我不能再连累她们了!!!

 

这时只见凤凤依在我怀里一脸幸福的微笑。

 

我不禁鼻子孔发酸,真想大流一场热泪。

 

这后路一定是纠缠不清的。

 

可我也没有退路了。

 

看来也只有把我所知道的一切秘密告诉凤凤,叫她们在江湖中撒播出去。

 

不管怎样。

 

只要有一两个清醒的门派信了,那我可能还有条退路!

 

不然,我可能只有星际逃亡这一条路了!

 

这时我真的很想念很想念妹妹了。

 

希望苍鸿神显灵将妹妹呈现在我的面前。

 

谁知这时晶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大呼着:

 

“小姐。

 

不好了,不好了!

 

整个祭海山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而且静海海面的船只也火速向祭海山崖下靠拢了!”

 

凤凤一听,惊恐得跳了起来。

 

我忙叫道:

 

“凤凤!

 

你们现在先别慌张!”

 

同时我想。

 

现在我无论如何得先把一切抓紧告诉凤凤。

 

于是我朝晶丫头叫道:

 

“晶丫头!

 

你赶快设法在外面阻挡一阵,先稳住那些人物,先叫他们别乱来!”

 

待晶丫头一转身我就扳正凤凤,对着她的眼睛把我知道的一切简短明了地告诉了她。

 

凤凤脸上时惊时咤地听我说完时,晶晶又飞身上来说:

 

“小姐!

 

我们快挡不住了!”

 

这时下面传来了一声狂吼。

 

是金铠郎君的声音。

 

他吼叫着:

 

“幽冥郎君!

 

你已经被包围了!

 

有种的就赶快出来受死!!!”

 

这时那黑蝉帮帮主青面狼也怪叫了起来。

 

他认为黑衣帮和煞星门没什么分别。

 

狂叫着:

 

“幽冥郎君!

 

你别躲在女人胯下不敢出来!

 

我们知道你就在里面!

 

你已经插翅难逃了!

 

有种的就出来见个真章!!!”

 

接着外面连连漫骂不止。

 

不堪入耳。

 

羞得凤凤都脸红耳赤了。

 

我且不管这些,就当他们自骂自受了。

 

抓紧时间安排了我想要凤凤替我所做的一切。

 

最后我说:

 

“凤凤!

 

今后千万别跟我呆在一起。

 

也别管我的事!

 

你只要把我告诉你的一切尽快公布全球,那我就谢天谢地了!”

 

谁知凤凤竟紧抱着我死活不放,说:

 

“死也要死在一块儿!

 

你再也别想我离开你了!!”

 

无论我费什么口舌她竟不讲理起来。

 

害得我急了。

 

狠给了她两耳瓜子她才清醒了过来。

 

掩面扑向了床铺之上。

 

我趁她扑过去之际,正好顺势轻身出去。

 

随后丢了一句话:

 

“凤凤!

 

我求你了!!!”

 

之后我就闪身向静海海面上飞去。

 

只听得凤凤尖叫着回身想追我时,无数光闪已经拦阻了我的视线。

 

那时听得凤凤那凄厉的呼喊。

 

我不禁泪流满脸。

 

我不能毁了她近十年的心血!

 

急身逼着退到了静海中心。

 

这时他们竟一团团将我密不透光地罩在了核心!

 

我不能伤害他们。

 

只好闪避着,或者将他们用掌风劈向了远方。

 

可他们并不这样。

 

象我吃了他们三代的脑心一样,定要将置于死地。

 

个个一副拼命的架势。

 

这样一来,他们没粘到我一点便宜,反而伤及了无数同类!

 

让外面的人见了还以为我已掀起了一阵恶杀,不断地涌入,将中心围得一团昏暗。

 

听着连连不断的惨呼,不禁让我苦不堪言。

 

这一批批的罪孽,不用说,他们都算在了我的头上!

 

这样下去,以后就更纠缠不清了。

 

那些鸟头头这时竟一个也没围上来,尽赶了些作死的鸟喽罗,气得我要死。

 

不然我跟他们几个头头耗着就不用伤这么多人了。

 

想不到这什么正道也不过是些鸟人,尽拿那些不作死的望里耗。

 

想拼了我的力气他们再来收网拣鱼。

 

我岂能让他们阴谋得逞。

 

忙闪电将他们一个个摔萝卜头一般把他们摔向了周围。

 

终于拣了了个空洞钻进了静海。

 

外面的人没想到我竟有这么一着。

 

等他们明白过来,我已经在水底闪身很远了。

 

可外面却忽然显身了数十个黑衣蒙面人赶杀了一阵,给我又添了无数的罪孽后又逃向星际去了。

 

那些鸟头头脑脑却只在意我!

 

反倒让那些黑衣蒙面人捡了便宜脱身而去!

 

我在水底没法子,寻了处珊瑚洞窝在里面等天黑。

 

我一定得先见了金铠郎君再作打算。

 

他若信我,哪就太好了!

 

若不信的话,他们也不能奈何于我。

 

试一试总比不试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