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震惊 > 正文 > 第9章
第9章



更新日期:2016-10-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去生产队里锄地,但却带着青青的眼眶和浓浓的悒郁情绪。   

  因为心不在焉,因为心有旁骛,结果活儿干得不好,有好多庄稼在我的锄头下与杂草同归于尽。队长池长江发现了,宣布今天扣我两个工分,这让我更加悒郁、沮丧。   

  下午再到地里干活,发现池长耐也在,原来他已经从阿湖回来了。池长耐虽然乱搞女人,有许多毛病,但有这么一条好处:身为大队书记,却能积极参加生产劳动。他和我家在一个生产队,所以他       

只要村里没事,并且不到公社开会,一般都到队里干活。他因为在旧社会里给地主扛过活,所以各种农活都干得相当漂亮,让许多社员不得不服。譬如说锄地,他曾与人打赌:有人如果能从他锄过的庄       

稼垅里再找出一棵草,那他就从家里拿一把最好的烟叶给人家。结果这赌打了多次,竟无一人能够赢得池长耐的烟叶。每讲起这事,他都自豪地道:怎么样?不服不行!你们是没叫地主折磨过,没尝过       

活儿干不好就不给饭吃的滋味!贫雇农为什么优秀?都是叫旧社会逼出来的!懂不懂?   

  这个下午他扛着锄到了地头,看见我后,脸上就像见了杂草一样现出了仇视的样子。他说:“喜子,我叫你当了地震宣传员,你宣传了没有?不光没宣传,连跟我汇报都不汇报?你眼里还有支部没       

有?嗯?”   

  我实在不愿说昨晚去过他家的事,就说:“我以为你还没回来呢。”   

  池长耐说:“我今天上午11点就回来了!严格地说,你中午就应该找我去汇报!要地震了,人命关天,你还不当回事!咱们的正面教育搞晚了,搞封建迷信的就钻空子。昨天晚上老牛筋还领着人去       

祭关公,你看这事有多么严重!”   

  我心想,教育晚了也是你造成的,你要不去送你儿子,昨晚就开大会,也不会有那一出。   

  我说:“反正已经晚了,你说什么时候汇报?”   

  池长耐说:“就现在吧!咱们一边干活一边说!”说罢,他将锄头往庄稼垅里一插,便干了起来。我只好紧挨着他,也紧跟着他,一边锄地一边说老钱在会上讲的和我早已考虑好的应对方案。池长       

耐一边听一边说:“行,行,就这么办。”   

  锄到地那头,汇报完了。谁知再拐回来的时候,池长耐看看我干的活儿,气得两眼瞪成铜铃:“早知道你杀了这么多庄稼,哪跟叫你甩着手跟我说?”   

  社员们看看被杀掉的那些庄稼,都哈哈大笑。有的说:“就是来了地震,也不可能像你这样把庄稼糟蹋成这样子呀!”   

  有些宽容的人就说:“一心不能二用。他跟书记汇报事儿,心能用在活儿上吗?”   

  有人便反驳了:“你看看人家书记,怎么就能一心二用?”   

  队长池长江出来打圆场了:“好啦好啦,反正已经汇报完啦!喜子,你干活干成这个屌样,天生不是打庄户的料,过几年赶紧上大学去!”   

  这边一说,我心里便好受多了。   

  收工回来,池长耐便拿着铁皮喇叭筒,到村前小河对岸站着,向全村下达了晚上去麦场开社员大会的通知。   

  我呢,则第一次履行地震宣传员的职责,在街上出黑板板。我一手拿着上级发的小册子,一手拿粉笔用漂亮的正楷字抄写起来:   

  社员们,听我言,   

  我把地震谈一谈:   

  地震闹,劲头大,   

  自然现象不可怕。   

  地不陷,天不塌,   

  封建迷信别信它。   

  喷的水,冒的沙,   

  浇地建房正缺它!   

  毛主席,来领导,   

  地震预报大家搞。   

  地震到,有前兆,   

  留心观察有门道:   

  小的闹,大的到,   

  地震一多应报告。   

  地下水,往上冒,   

  井水变化要知道。   

  鸡也飞,狗也叫,   

  老鼠机灵先跑掉。   

  抬头一看月儿圆,   

  初一十五有点悬。   

  先听响,后地动,   

  听到响声快行动。   

  我帮你,你帮他,   

  房子倒了咱再搭。   

  家里丢了地里找,   

  革命志气永不倒!   

  抓革命,促生产,   

  胜利红旗迎风展,   

  东方红,太阳升,   

  永远跟着毛泽东!   

  这次社员们去开大会,比任何一次都到得早到得齐。因为大家都知道要发生大地震,都知道书记已经吓得把儿子提前送回了学校,大概都很想把事情了解得更加详细一些。所以,日头刚刚落山,便       

有许多人拎着蓑衣去了麦场。   

  麦场上男女混杂,男人们不能脱短裤,女人也不能露太多的肉。虽然都少了许多自由,却似乎都多了一些兴奋。开下流玩笑的,乱喊乱叫的,此起彼伏。   

  看看人还没有到齐,池长耐喊:“喜子!喜子呢?”   

  我从蓑衣上坐起身说:“我在这里。”   

  池长耐走过来,将他常在巡夜时提的一盏旧马灯放下,又塞给我一张报纸,然后大声喊起来:“哎,别乱咋呼了!先叫喜子念一段人民大日报听听!”池长耐不大识字,常常把中央的《人民日报》       

和山东省委的《大众日报》混说成“人民大日报”。   

  我就着马灯翻看一下那张《人民日报》,觉得上面的一条通讯值得一读,就大声念了起来:   

  解放军舍生忘死救亲人   

  “人民军队爱人民,舍生忘死救亲人。”   

  唐山、丰南一带地震灾区人民,含着热泪,热情赞颂人民子弟兵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奋不顾身地抢救受灾群众的感人事迹。强烈的地震袭来,一些房屋倒塌,正在这急需援救的       

关键时刻,人民解放军广大指战员,从陆路、空中迅即赶来,第一个向遇险群众伸出了援救的手。唐山驻军某部,在强烈的地震中,自身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和损失。可是,当指战员们从倒塌、破损的       

营房中冲出后,自己的伤都顾不得包扎,就去抢救群众。副师长李向谦自己的三个孩子压在楼里,可他从倒塌的楼房中脱险后,不顾自己的孩子,立即跑到前边,组织部队抢救群众。干部、战士听到哪       

里倒塌的声音最响,看到哪里腾起的烟尘最大,就冲向哪里。无线电连副连长芦全林,顶着烟尘冲上了矿冶学院倒塌的楼房,不顾一切地在残垣断壁间攀来攀去,抢救被压在里面的革命师生。没有应手       

工具,他就用木料撬,用手抠。手指磨破了,鲜血直流,他完全不顾……   

  不用说,这段通讯刻画的场面与气氛完全把池家庄子的男女惊呆了。他们一边听一边小声惊呼:   

  “都塌了呀!”   

  “孩子都砸在楼里了呀!”   

  “用手抠,都磨出了血呀!”   

  ……   

  等我把这段报纸念完,池长耐说:“听见了吗?地震来了了不得呀!死人无数呀!你指望解放军来救也晚了三春了呀!喜子,你快给大伙宣传宣传,讲讲地震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准备,怎么防。”   

  我便站起身来,带着几分羞容讲起了地震小册上的主要内容:什么是地震;地震会带来哪些破坏;三百年前的郯城大地震;现在我们怎么防震抗震。   

  我讲完,池长耐开始代表村党支部简明扼要地提出了要求:对地震一是不怕;二是小心。怎么小心?大伙都把眼瞪大了,把耳朵竖高了,一听见动静就找安全地方躲着。从明天起,学校不要再在屋       

里上课,都到外头,如果遇上雨天就放假。现在最重要一条就是,各家各户都要把防震棚搭起来,三天之后谁也不准再在屋里睡。关于搭防震棚的材料,大队决定,每家供应二斤铁丝,明天就派大队会       

计到公社买回来分下去,其他的全由自己筹备。为了搭得像个样子,明天喜子先拿一个样板,让大家参观参观,后天各生产队全部放假,各家各户一起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