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震惊 > 正文 > 第8章
第8章



更新日期:2016-10-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我们村,关帝庙是有许多年的来历了。   

  谁也考证不出这座庙是几百年前建的,但建庙的原因却一代代口耳相传十分清楚。据说是当初这个村的池、叶两姓十分友好,代代通婚,礼尚往来。可是后来迁来一家姓范的,情况就起了变化。这       

姓范的今天在池姓人面前说叶姓人的坏话,明天再到叶姓人面前说池姓人的坏话,弄得两姓相互猜忌,殴斗不止。后来有一天夜间,池姓人和叶姓人共同做了一个梦,梦见关公老爷告诉他们姓范的是个       

离间小人,并挥动青龙偃月刀把他杀了。第二天,那姓范的果然得病暴毙。两姓人说起共同的梦境,无不惊讶万分,都额手称颂关公老爷英明,遂决定修一座关帝庙,世世代代供奉香火。   

  那关帝庙建得十分漂亮,青墙黄瓦,檐角高耸。大殿里的关公像有丈二高,威风凛凛。一般地方的关帝庙在关公像旁侍立的只有周仓、关平两人,而这里还加了马岱和廖化,足见其规模之大。村里       

人建起庙来,又置办了几亩庙田,选一个没有家口的人种着,一半用于自己吃食,一半用于祭祀。几百年来,一直是这样的规矩。   

  前些年,关帝庙的祭祀活动是很频繁很兴盛的。五月十三是关老爷磨刀的日子,十里八村的人都来这里上香叩头,祈祷关老爷多磨一会儿刀,好给人间多带来一些雨水。六月二十四是关公的诞辰,       

这里要连唱三天大戏,祝关老爷生日快乐。过年的时候人们更忘不了他,大年初一,大家要抬来三牲,郑重祭祀一番,然后请道士和尚念诵《关圣大帝救劫真经》,劝人行善,谴人作恶,以便让关老爷       

保佑人们一年之内平安无灾。在平时,人们有了病灾,一般都去关帝庙烧纸祷告,让他降魔驱妖;有了纷争,几方当事人便去关帝面前说理,想让他评判是非;有人拜干兄弟,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要到       

关帝庙换金兰谱,让他来作盟证。总之,关帝成了人们生活中一个重要的保护神,谁也是离不开他的。   

  但这一切都在十年前结束了。那一年闹“红卫兵”,池长耐带头破“四旧”,率领着一群人三下五除二就将关帝庙砸毁了。那时的看庙人是老牛筋,他左挡右挡挡不住,真急得两眼冒血。池长耐说       

:“你不用担心,砸了庙之后你也饿不着,村里给你吃‘五保’!”老牛筋说:“吃五百保我也不想叫你砸庙!”但那庙还是砸了。我亲眼看见,在出事后的一个多月里,老牛筋一直守在关帝庙的废墟       

上哭,直哭得黑胖身体瘦成了一具骷髅。后来有人说,得想办法劝劝他,不劝劝他他就没命了。于是有人就对他说,他夜里做了一个梦,关老爷跟他说,池长耐砸碎的只是他的泥身,他的元神还在,谁       

也奈何不了他的。这么一说,老牛筋果然不再忧戚,高高兴兴进食,重又吃成一个黑胖子。此后庙虽然没了,但他还是尽一个守庙人的职责,每到那几个节日,他还是要准备纸烛供品,到这里的断垣残       

壁间给关老爷上供。池长耐虽然反对,但也拿他无可奈何。   

  我在这个倒霉失身的晚上,本来不打算去看老牛筋组织的祭祀活动的,但经不住几个同学的鼓动。大家说,多年没看这样的景儿了,咱们就去看看吧。反正咱们站在远处,不叩头不烧香,就不算与       

封建迷信同流合污。我想也是,去看看又怎么啦?于是就随他们去了。   

  到了馍馍山前的关帝庙旧址,祭祀活动已经开始。只见在昔日的大殿殿基前面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点了两根粗粗的蜡烛,此时烛光摇摇曳曳,在这夜色中营造出一片神秘的氛围。蜡烛之间的桌面       

上,摆了一盘花生和一盘苹果。在桌子右侧,则树立着一面不高的旗帜。那旗色黄形方,上写“协天大帝”四个黑字。老牛筋已换上一身干净衣裳,跪在祭案前万般庄重地拈香,传箸,酹酒,然后带领       

身后的一大片人三跪九叩。   

  叩完头,老牛筋跪在案前,高声朗诵起来:   

  关圣大帝救劫永命经——   

  信以成之。念真经而消劫,宜可为也。宣圣谕以迎祥,继而众善奉行,省愆改过,首除诸恶莫作。醉欲复苏,正已化人。休贪酒色财气,避凶趋吉,以图性命身家。倘云因果无凭,何从立脚惟问。       

功过有路,急早回头,革面自新。彼苍姑恕在即,痴心如故,他日悔过已迟。问谁纵恶怒天,时生变故。任尔前身明月,处境难言。大劫临头,人鬼相离片纸;修功不力,尸魂霎别两途……   

  ……稽查当今之世,人道浇漓。抛却太古之风,俗情变诈。五伦不讲,百行全亏。恶积如山,恬不为怪。孽缘似海,竟不自知,因而获罪于天。时行浩劫,遂至奔逃无地……   

  ……苍苍有所不容,故将种种罪孽之深,定以频频灾害之至。数或水劫、火劫、风劫、尘劫、刀劫、疫劫、龙劫、虎劫、妖劫,劫劫难逃;更恐旱灾、瘟灾、魔灾、疾灾、饥灾、寒灾、刑灾、伤灾       

、横灾,灾灾不免。此劫不及者,彼灾以及之;前世不及之,今生而及也。按罪轻与罪重,或灭身与灭门,或一方而劫之,尸横遍野。与独善其身者,命付东流。下此不睹不闻,何分贫富,皆类愚夫愚       

妇,尽被株连。草偃因风,倾邪易倒。祸生自恶,乐境变愁,可鉴前车。历观各省州县,方知后患。将见通郡市村,那时华屋良田,谁人受用?娇妻美妾,何事不空!只见号泣连天,明呼暗涕,直到哭       

声绝地,肉臭骨抛……   

  ……呜呼,悲心切切,在演谕以提斯;哀哉,苦泪涟涟,望人心之悔觉!倘见斯言尚不悟,有过不迁;及闻此语仍不伤,无从可救。顽石有点头之日,何以人竟无灵?豚蛇有听经之时,何以人不如       

畜!良心虽死,终有一隙之明;天理复萌,岂无再生之路……   

  ……我意甚殷。诸子深求宝训,笔因再降,又申永命经文。我说此经,喻慈航而把舵。人登彼岸,向宝筏而帮篙。竭力撑持,远离孽海;坚心矢志,快出迷途!果然彼岸既登,筏尚应舍;何况慈航       

不遇,孽岂易离……从吾训者,为吾思之。念吾之经,体吾之志。阐吾之教,法吾之行。生吾之明,为吾之上,胜吾之福,过吾之荣。欢吾之怀,了吾之愿,尽吾之力。呕吾之心,诲汝谆谆,持此消灾       

聚庆。听我藐藐,违斯斩首分形……   

  我和我的几个高中同学都听傻了。我们没有想到,关帝庙虽然毁了十年,但这古雅深奥的经文却在老牛筋心中一直完整地保存着,一旦再行祭祀的时候能够如此谙熟地诵念出来。   

  我由衷地说:“这老牛筋,真是不简单。”   

  几个同学也都说:“是不简单,是不简单。”   

  我想:听这经文,老牛筋是把地震与人的道德问题联系在一起了。正因为人心不古,所以才天降灾祸。这可信不可信呢?“信以成之”,经文里这样说。想想这些年来,人们真是心中没有可怕的东       

西了,尤其是没有了对天地的恐惧,就在德行上变得肆无忌惮。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讲,过去天人合一、伦理纲常那一套,在维系社会、维护秩序等方面,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就拿池长耐来说,他要是       

像过去的人那样畏惧天理,他能随随便便地以权谋私欺负人吗?   

  正一边看一边想,我觉得脊梁骨突然被人戳了一下。回头看看,竟是池明霞。她见我有了反应,便扭头离开了这里,我便跟在了她的身后。   

  叶从松发现了,阴阳怪气地说:“搞什么阴谋诡计呀?”   

  我和池明霞都不吭声,走到离人群远远的暗处站下了。   

  她望着我,胸脯急促起伏着说:“叶从喜,你为啥叫我在水库边空等?我想听听你在公社里开的什么会,结果等了半天你也没去!”   

  我这才想起,今天晚上回来,因为遭遇了那个突发事件,就忘了去看信号。我说:“对不起,我没去你家看墙缝。”   

  池明霞立即问我:“为啥不去?”   

  我想起跟萝卜花的事儿,心里十分腌臜,就说:“忘了。”   

  池明霞瞪眼道:“忘了?你以前怎么一次没忘?”   

  我无言以对,只好站在那里沉默不语。   

  池明霞将脚一跺,恨恨地说:“有些人变心真快,不就是当了个地震宣传员么!”   

  说罢,她气哼哼地走了。   

  听了这话,望着她的背影,我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