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哪里哪里

时间:2018-05-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心武 点击:
钟鼓楼(全文在线阅读)> 27.「哪里哪里」。江-青也是本书中的一个角色。 
 
    在单位里,大夥都管海西宾叫「哪里哪里」。 
    这外号的来历,便同他与江-青的一次接触有关。 
    海西宾那一茬的孩子,中学是在「文革」中上的。当时强调「教 育要革命,学制要缩短」,所以初中、高中都压缩成了两年,统共四年 的中学生活里,因为:『不但要学文,还要学工、学农、学军,批判资 产阶级」,所以正经在课堂里上课的时间,归里包堆也就半年。当时实 行春季入学、春季毕业。一九七五年春节前,海西宾糊里糊涂地就高 中毕业了,因为他算独生子女,所以没有上山下乡,而且很快地分到 了工作——他被分配到园林局系统,一开头,是在某公园里当花工。 
    那所公园那时虽然久已不对一般群众开放,但某些获有特权的人 物,却可以随时进入游览,因此公园内的花木设施,保养维护得倒比 以往更加精心。就是小卖部,也时时货源充足,天天窗明几净。 
    那年五月中旬一天的下午,公园领导接到电话通知,说「中央首 长」过一会儿便要莅临公园游览,让他们赶紧准备一下。电话里虽然 没说那「中央首长」是谁,公园领导却只当是江-青要来——因为倘若 能让江-青满意,那么其他任何「中央首长」都不至于皱眉了——他立 即进行了紧急动员,人们随即手忙脚乱地进行准备……公园里顿时充 满了一种紧张而惶恐的气氛。 
    海西宾原是花木组的,可是小卖部那天当班的售货员脸上正发「青 春豆」,公园领导便临时把五官端正、白净斯文的海西宾换到了柜台里 头——领导估计江-青至多不过是从小卖部门前过一过,不会去买东西, 所以觉得柜台里头安排个俊俏的小夥子就行;对于海西宾并无售货经 验这一点,他当时完全忽略。 
    来的果然是江-青。 
    不知为什么,那一天江-青的心情似乎特别愉快。她当天的日程里, 本来并无到这公园游览一项,只是因为在她下午的两个活动专案之间, 尚有一些富裕的时间,并且在从头一个活动地点奔赴后一个活动地点 的途中,恰好要路过这个公园,所以她兴之所至,嘱咐下面为她安排 好这样一次小小的随喜。 
    那一天气候宜人,杨柳依依,芍药灿灿,蝴蝶知趣地上下飞舞, 小鸟活泼地叽喳鸣啭。江-青在公园领导陪同下闲庭信步,面带微笑, 言谈蔼然。转过芍药圃,穿过紫藤架,前面有株小叶枫,公园领导一 见,心里 「咯登」一声,额上顿时冒汗——那树上有一大杈全然枯萎, 还缀著些头年秋天的枯叶,花木组的人竟没有将它及时锯去,现在赫 然映入了江-青眼中,是可忍,孰不可忍? 
    江-青果然止步凝视,脸上的笑纹渐次消止。公园领导觉得全身血 液变为了沥青,脚底下仿佛是个吸人的泥潭……偏这时一只小鸟落在 了附近,啼叫得格外婉转清脆! 
    江-青微偏著头,凝视著那小叶枫的树冠,足足有两秒钟之久…… 最后,公园领导听见江-青这样说:「满树翠绿,衬著一杈枯叶,倒显得 分外别致。」 
    公园领导如获大赦,激动得喉头抽动,晕晕乎乎地过了好一阵, 才发觉自己已经随著江-青折回。路过小卖部,江-青忽然兴致勃勃地走 进去,一直走到柜台前面。柜台里放著各式各样的点心,江-青低头望 望——谁也解释不清,可那分明是真的——她忽然高兴地说:「这些点 心很可爱!多少钱一斤?」 
    海西宾当时不满十七岁,他倒不象公园领导那么 「怵上」。他站在 那里原不过是摆样子的,点心他一次也没卖过,所以江-青这么问他, 他便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多少钱一斤,标签上都写著呢。」 
    海西宾这话一出口,公园领导几乎立即晕死。江-青听了这么一句 回答,果然生气,她训斥海西宾说:「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顾客呢?亏 得今天来的是我,还认得字。要是农村来的贫下中农呢?你让人家看 标签,行吗?」 
    海西宾脸红了,象面对著老师,他惭愧地点头。江-青看到他那见 腆幼稚的模样,忽而又微笑了,这时围随在江-青身后的人们都听见江 青对海西宾说:「小夥子,改了就好。这些点心,你一样给我称一点吧!」 
    公园领导站在一旁,只觉得自己是死而复生。他心里暗暗祷告: 
  「海西宾呀,你底下可别再惹出祸来呀……」 
    海西宾拿起秤盘,拿起夹子,就要弯腰夹点心了,却忽然憨憨地 问:「一点……一点是多少呢?」 
    江-青先是双眉一立,而后又突然拊掌发笑……公园领导在这紧急 当口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柜台,把海西宾推到了一边,自己亲自为江 青称起点心来。他每样往秤盘里夹进两块,把秤盘放到台秤上以后, 他哆哆嗦嗦地移动著码子,等秤标升起以后,他胡乱地报了一个斤数, 又胡乱地报了一个钱数……江-青自然早已抽身走开,由随员付了钱, 收了包好的点心。事毕,公园领导立即奔出小卖部,去继续陪同江-青 ——他惊叹那天的运气,江-青竟并未因小卖部中的事故申斥追究他, 而是心旷神怡地问:「听说你们这儿夏天有郁金香?」他忙趋身回答: 
  「有,有,欢迎首长开花的时候来参观。」江-青叹口气说:「想来啊, 只是哪有那么多的时间……」 
    公园领导一时来不及处置海西宾。海西宾被推开以后,知道自己 犯了错误,便走出了小卖部,可又不知该到哪几去呆著,于是懵懵懂 懂地站在了一株松树下,下垂的两手勾在一起,凝固在了一个稍息的 姿势上。 
    江-青又散了散步,便转身朝红旗轿车走去,偏偏海西宾又进入了 她的视野。公园领导见海西宾如此不知趣——竟然呆立在江-青上车的 必经之路上,真恨得牙痒,他的精、气、神本已几乎耗尽,当他眼瞅 著江-青停下脚步,朝海西宾招手时,更感到大限已到,简直马上要瘫 作一堆黄泥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