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小流氓朝钟鼓楼下走来。凶多吉少。

时间:2018-03-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心武 点击:
钟鼓楼(全文在线阅读)>   23.一个小流氓朝钟鼓楼下走来。凶多吉少。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许多成年人来说,仿佛不过是昨天 的事。由于这场长达十年的动乱扭转,切断了大量过去正在发展中的 事态,所以,当动乱过去,人们在「拨乱反正」的过程中接续以往的 线索时,往往不得不把这十年暂时当作一个空白,就仿佛时间到了一 九六六年夏天突然冻结,而到了一九七六年秋天,才又复苏似的。前 几年报纸上时常把实际早已超过三十五岁、乃至逼近五十岁的作家称 作 「青年作家」,便是一例,因为人们——包括他们自己——都觉得他 们的实际生命,需要从实际年龄中扣除掉一个「十」。 
    可是在「文化大革命」爆发的那一年出生的人,到一九八二年却 已经整整十六岁,并且经历了他个人生活史中的幼年、童年、少年等 阶段,而开始向青年时代演进。他们静悄悄地生长著。 
    现在那其中的一个,便在鼓楼前的大街上从南朝北走。 
    他的名字叫姚向东。和他同龄的人之中,有许许多多的向东,卫 东,立东,颂东(还有卫彪、学青之类,不过都迅即改掉了)……在 他们上幼稚园的时候,阿姨教给他们 「打倒叛徒内奸大工贼」的歌谣; 在他们小学快毕业的时候,老师又给他们讲刘少奇爷爷的丰功伟绩。 在 「开门办学」的日子里,他们参加 「迈社会主义步,堵资本主义路」 的活动,老师为提高他们的觉悟,组织他们看电影 《青松岭》,回来开 会批判电影中那个搞 「自搂」的钱广;而在初中毕业的前夕,「分数挂 帅」的浪潮汹涌澎湃,老师为了让他们尽可能考上 「重点高中」,锻炼 作文的能力,又组织他们看了电影 《柳暗花明》,回来写观后感,批判 极左路线对农民合理愿望的粗暴践踏……原来社会向他们灌输 「爱情」 和 「金钱」是羞耻的观念;如今社会上充斥著无处不见的 「爱情」,并 且通过对「万元户」的宣传,使他们懂得了钱越多越光荣的道理…… 小小的年龄,贫乏的经验,尚未发育完全的中枢神经系统,承受如此 巨大的、频密的、戏剧性的大转折,他们会产生一些什么问题,出现 一些什么心态,导致一些什么后果?似乎我们的教育学家、社会学家、 心理学家……一时都还来不及进行细致的专题研究。在我们的社会生 态群落中,不管你对他们这一茬人忽视还是重视,反正他们无止息地 生长著、活动著。 
    话说姚向东穿著一件米黄色的羽绒登山服,双手插在登山服的斜 兜里,咽著唾沫,百无聊赖地从南往北走。 
    他是被从家里轰出来的。起因,便是他穿在身上的那件登山服。 
    姚向东的父亲,六十年代末从部队转业到区级机关当保卫干部, 对姚向东一向是管束得很严的。在姚向东四、五岁的时候,父亲就向 他灌输著「长大参军当兵」的意识;母亲是机关的打字员,自然也盼 著姚向东快快长大,快快入伍,她为姚向东缝制了仿国防绿的小军装, 衣领上还缀以红布仿制的领章,自然还有小小的军帽,帽子上别著真 正的红五星帽徽——是姚向东父亲从老战友那里,特意为儿子要来的。 一直到十来岁左右,姚向东内心里充盈著这样的优越感、自豪感和自 信心——「我爸当过解放军,我长大了也要当解放军!我爸有的是老 战友,只要我长大,我爸一句话,我就能当上兵!」 
    姚向东刚上小学的时候,放学的路上,遇见过小流氓抢帽子的场 面——一个戴著国防绿军帽的中学生在人行道上走著,突然一个小夥 子骑著车飞快地窜来,经过那中学生身边的一瞬间,伸手抓走了他头 上的绿军帽;中学生叫喊时,骑车的人已然拐进了前面的街巷中,不 见踪影。这惊心动魄的场面,即使姚向东隐隐觉得抢帽子的人真 「盖」 
 (「盖」、「盖了」、「盖帽」、「盖了帽啦」,都是了不起的意思。),又使 他进一步意识到一切与「国防绿」有关的东西的珍贵。 
    可是姚向东上到小学四年级以后,周围的社会生活发生了很大的 变化。小流氓们不再抢国防绿军帽了,并且中学生们也都渐渐不以穿 绿军制服、戴绿军帽为时髦。少年儿童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又流行穿 一身蓝——蓝制服、蓝裤子,配一双雪白的球鞋,仿佛那便是「帅」 字的体现。冬天,开始时兴戴栽绒帽子,穿皮茄克——没有真皮的, 人造革的也凑合。小流氓们又抢开了栽绒帽子。又一个冬天,栽绒帽 子过时了,剪羊绒帽子方兴未艾,小流氓们的抢劫目标又一次转换。 到一九八二年的这个冬天,登山服开始流行。似乎再没有人盼望著参 军当兵。功课上有点希望的,盼望著考上大学。象姚向东这号小学毕 业后没能考上重点中学,初中毕业后又没能考上重点高中,而功课又 越来越差的少年,既不再艳羡入伍当兵,考大学又明摆著毫无希望, 毕业后更势必要待业家中,心中便不免茫茫然,没著没落。 
    对于儿子的管教,姚向东父母倒也一直没有放松,尤其是父亲, 见到儿子不争气的表现,除了一顿急风暴雨般训斥,气急之时,甚至 脱下鞋子,用鞋底乱抽乱打——往往要做母亲的一边遮拦,一边哭喊, 方才罢休。教子无效,方法不妥固然是一个因素,而本身对迅速变化 的社会生活的不理解不适应,牢骚满腹,苦闷难遣,当著儿子讲怪话, 却又不许儿子说怪话;儿子提出问题,回答不了,便拿儿子撒气;对 儿子讲的道理越来越抽象、乾瘪……是令儿子不服管教的更主要的因 素。儿子在父母的面前,渐渐变得虚伪。 
    姚向东所在的那个学校,是所「非重点」中学,老师们——尤其 是班主任——工作还是相当努力的。一方面,他们花大力气把一部分 尚有学习积极性的学生调动起来,让这些学生在题海中苦航,争取能 爆出冷门——考上大学,既为学生们自己争气,也为学校争光,倘若 这样的学生逐年增多,那么,他们这所中学便有希望进入「重点」的 行列;另一方面,他们也想尽各种办法把姚向东这号的「后进生」管 束起来,让他们在校内不至于吵闹,在校外不至于被派出所拘留。不 过,由于教育从来不是万能的,而他们对姚向东这号学生的管教又未 免失之于粗糙,姚向东在老师们面前,也渐渐变得虚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