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唯一的美丽

时间:2010-07-20来源:守望文学网 作者:梦桐疏影 点击:

  偶尔,冬日的午后也有艳阳光顾窗外枯瘦的树枝。而好心情居然可以在那绽放如花。那颗交给忧伤音乐而痴呆的心,便如冰冻多日的蝴蝶一点一点复活过来。它扑扇着翅膀飞过高高的楼房,飞过宽阔的操场,操场外的村庄和河流,还有山峦。一直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胡思乱想的当儿,随手翻动一本杂志。周国平的文字,关于职业和事业。他说得很好。职业仅仅是为了谋生。而事业,才是生命之所爱。若能二者兼得之,自是人生之幸福。遗憾的是,鱼和熊掌常不能兼得。这个时候,如果能把时间划个楚河汉界,八小时内,属于饭碗。八小时外,吃饭,睡觉,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必仰望上司的脸色,不必审视同事的眼色,也不必去忧虑名利之红色黑色灰色。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当然,我们就这样一直在寻找,寻找……寻找自己最合适的东西,爱情,朋友,衣服,时光。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像极了《诗经》中追求窈窕淑女而不堪苦痛的君子哥儿。当某日坐于行走的山泉之上,听一首老歌,“再回首,背影已远走,再回首,泪眼朦胧……”,才发现,简单的愿望,要实现难之又难啊。很多人,终其一生,不过完成着一个壮举——那就苦苦抗争。
  电影《激情岁月》中有句台词:一个人如果遵循他的内心,要么成为一个疯子,要么成为一个传奇。活在这个世上,谁不希望能遵循自己内心的意愿来生活呢?可知道,成为疯子的可能性倒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还是有点难),而成为传奇,那就是传奇。所以,我们总是活在别人注视的目光里,挣扎在看不见的深潭。关于职业,事业。爱情婚姻朋友也概莫例外。可是有什么用?有一天,“突然了悟,一切要强都是徒然,自己的空间早已安排好了,一出生,便是千方百计往那个空间推去,不管愿不愿意,乖乖随着安排,回到那个空间,告别缤纷的世界,告别我所深爱的,回到那个一度逃脱,以为再也不会回去的角落。当铁栅的声音落下,我晓得,我再也出不去了。”简媜说得太好了。
  于是有一段时间,打开电脑,便千沟万壑搜寻她的散文。她的文字,像是一枚枚松果,不管薄暮飘散的黄昏还是晨光熹微的清晨,步入这一片森林,微风拂过,总有几枚会在不经意间击中你的心灵。
  躺在床上,摊开压缩的回忆,一一冲沸水还原。千般滋味,一一尝透。人来一遭,实在不容易,喜的是饭碗无忧,郁的是平生所爱,难以安放。不过反过来想,生命赋予自己的一切,都是生命的唯一。为什么不好好去珍惜呢?连SHE这些小妹妹都这样唱道:痛快去爱,痛快去痛,痛快去悲伤,痛快去感动。生命给了什么,我就享受什么。每颗人间烟火全都不要错过。我还怕什么呢?
  所以,为职业而努力,为所爱织茧。织个茧。躲在柔软幽暗宁静的心之深处。拥抱,品尝,思索,属于自己的一切一切。
  漫长的冬天,我把自己投进建材市场。他们说,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能干。不是的,如果说文字暂可安放灵魂,而肉体也需要安放。我只是想要为自己造一个窝,哦,不,为自己编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茧。每个角落每个线条都充满我的思维和梦想。藏在这里,可以静静地思考、呼吸。寂寞或者丰盛。比如,那个榻榻米,是我以后看书的地方。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坐在地板上,抱一本书,细细品读的滋味现在就让我有些陶陶然了。我会忘了外面世界的缤纷。一切都可以在文字重来,一切都可以在文字里完美。我心甘情愿把自己缚住,把自己锁上,用双手为桨,在文字的海洋里慢慢划,即便永远找不到彼岸,也无所谓的。这个时候,两个茧,无限蔓延,很快合二为一。
  生活无比残忍,不停地砍伐掠夺着我们的锦绣河山,它的刀刃上从来没有明天。
  那好吧,“让世界拥有它的脚步,让我保有我的茧。当溃烂已极的心灵再不想作一丝一毫的思索时,就让我静静的回到我的茧内,以回忆为睡榻,以悲哀为覆被。这是我唯一的美丽。”简媜啊,又一次击中我的神经,这么让我沉溺。沉溺于间中,多美,多好啊!不要说我堕落。
  “让懂的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让世界是世界,我甘心是我的茧。”
  是的,我甘心是我的茧。这是我唯一的美丽。
  妙不可言也焉哉!
                                                                                                  2010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