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高三,不相信传说

时间:2020-07-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蒋方舟 点击:
高三,不相信传说

 
  上高三之前,我对高三所有美好的传说,不相信。
 
  我不相信半天踢足球,半天上课,晚自习还睡觉的学生,会考上北京大学;我不相信平时交白卷的学生,高考忽然灵光乍现,考了满分;我不相信左手抱吉他,右手挽美眉的人,能考过专心致志的学生;我不相信翻围墙去上网的学生,功课最灵光;我不相信家长从不过问的学生,心理最健康;我不相信高考会提供作弊的空间;我不相信脑白金、脑黄金……
 
  上高三之后,学校开了一场“高三动员会”。在我看来,前面要加个“运”字—“运动员会”。我上清华后,认识了一个同学,他在上高三前,一直是个运动员。上高三之后,成绩排名在30多位。高三毕业时,高考成绩却是全班第一。问其奥秘,他说:“我当运动员的时候,教练说,只有你流的血汗,不会欺骗你。”
 
  高三的老师说过很多金玉良言,但我只相信3句:排名比分数重要;补弱科;不喜欢做题的学生,不是爱学习的学生。
 
  上高三后,学校组织了第一次摸底考试,我考出了一个超级好的分数,数学高达142分,文科总分超过620分。老师说,这是为了让我们“提高自信心”的一次考试。我不关心自信心,不关心分数,只关心排名。我在班上排名第4,在全校文科生中排名第21。这就是我高三的第一个起点名次。分数只会让我迷惑,名次才能给我自信。
 
  我的弱科,也是大部分文科生的弱科,那就是数学和地理。我积攒的一点体能和毅力,几乎都给了数学,我的方法是做题、做题、再做题;我积攒的优势,给了语文和外语,我的方法是只参加考试,不交这两科的作业;我积攒的智慧,给了历史和政治,我的方法是做笔记、画表格、理框架、找得分窍门。还有地理,我一直没有找到方法,只是在混乱的调整中跟紧别人的步伐。
 
  我的数学老师说:“你是我见过的做题最多的学生。”有一个章节,我没有搞懂,于是从网上下载了有关这个章节所有的试题汇编。打印出来,一共是600页。每天近4个小时的晚自习,我都在埋头做题中度过。做完了之后,我常常觉得已经头晕目眩了。
 
  做题的辛苦,在高考中终于得到了回报:我的数学,是所有科目中考分最高的;我最弱的科目,成了我最强的一科。
 
  从高二的暑假开始,我就在为自主招生做准备了。我的自述材料,足足准备了3个多月,装订出了一个册子。最终,我进入了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我的高考分数加上自主招生的优惠分,排名全省第21。我从没有放弃希望,也没有错过机会。
 
  但我看到很多家长,常常是在最后一刻,才寄出孩子的资料。那些资料大多是慌慌张张凑出来的,他们连打印纸都是临时借的,获奖证书也不知塞到了哪里。对于面试,他们说:“哎呀,无所谓,只当是锻炼锻炼吧,说不定就过了呢。”
 
  奇迹也许会从天而降吧。但是我不相信。不要抱着“锻炼锻炼”的想法,那只能暴露出你的漫不经心,缺乏诚意。
 
  怎样过一个快乐的高三?我没有太多幻想。高三的学生,没有谁还能保持所谓的心理健康。如果你焦虑、烦躁、嫉妒别人比自己好,担忧未来,抱怨父母,痛哭发泄,暴食减压,患得患失,这都没有什么可怕的,这就是竞技心理,每天都缠绕着高三学生的病态心理。
 
  在高三的那个漫长的冬天,我每天都陷入负面情绪:看不到未来,没有一个好消息,觉得苦海无边,孤独,变丑,任何一点点小挫折,都让人几乎崩溃。我唯一的方法,是给自己写小字条。这些字条,现在翻出来看,甚是好笑,都是“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之类的大俗话。开春之后,我的情绪随着成绩的稳定也渐渐稳定了。因为该来的总会来的,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的高三,是在理性中度过的。告别时也非常平静,我不会涕泪交流,不会撕书泄愤,不会跳楼自杀,不会彻夜狂欢,不会过于怀念高三,也不会全盘否定高三。
 
  那是一段短暂的“运动员生涯”。用汗水去追逐光荣与梦想,也感受怅然与失落。如此而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