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妈妈的脊梁

时间:2020-06-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三木 点击:
妈妈的脊梁

 
  今年20岁的孟佩杰是山西师范大学临汾学院一名特别的大学生,在她迈进大学校园那天,她还带来了瘫痪在床的妈妈。在同学们享受着五彩斑斓的大学生活时,她每天不但要学习和照顾妈妈,还要四处寻找兼职撑起这个“临时”的家。她的孝心与坚强感动了无数人,她不仅成为临汾市年龄最小的“十佳道德模范”,还在网络上意外走红。可鲜为人知的是,她照顾的妈妈竟是只抚养了她3年的养母,可她从8岁那年就接过了照顾养母的担子……
 
  父亲遭遇不幸,5岁女孩改父易母
 
  1991年11月,山西省临汾市隰县一户贫困人家突然热闹了起来,一个小生命降生了。孩子的父亲叫吴云,是一名工人;母亲张玉靠打零工维持生计。吴云给女儿取了个男孩的名字——吴佩杰。
 
  1996年5月的一个晚上,吴云过马路时没来得及避让迎面驶来的货车,被卷到了车轮下当场毙命。肇事司机害怕承担责任,索性逃逸了。
 
  在亲友的帮助下,张玉才得以处理完吴云的后事。但从此,本就身体虚弱的张玉一蹶不振,这个小家庭陷入了困境。
 
  张玉眼看自己的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心里便萌生了一个无奈的想法——将女儿小佩杰送人!很快,在熟人的介绍下,张玉找到了一个理想的收养家庭。
 
  对方叫刘芳英,和丈夫结婚近10年也没有怀上孩子,所以一直想收养一个孩子。更让张玉放心的是,刘芳英还是当地文联成员,多年从事群众文化工作,乐于助人、热情大方的她曾先后在多个领域获得四十多个奖项。把女儿交给这样一个女人培养,将来一定能有出息。
 
  养母瘫痪养父逃离,8岁女孩独自撑起一个家
 
  刘芳英的丈夫叫孟宝江,夫妻俩商量,为了将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他们不但尽量复制吴佩杰以前的生活环境,连她的名字也只改了姓,改为孟佩杰。
 
  1996年11月中旬,孟宝江夫妇刚陪孟佩杰过完5岁生日,噩耗再次传来,孟佩杰的生母张玉因病去世了。
 
  1997年2月末,刘芳英将孟佩杰送进了小学校园,开始上一年级。也许是孟佩杰从小就冰雪聪明,尽管没上过幼儿园,但一年级的课程并没难倒她,她经常得到老师的夸奖。
 
  1999年6月的一天早晨,刘芳英像往常一样准备起床给孟佩杰做早饭,却怎么也起不来。刘芳英赶紧推醒丈夫,孟宝江和孟佩杰急忙把她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医生的诊断结果让一家人目瞪口呆:刘芳英患上了罕见的椎管狭窄。
 
  医生告诉孟宝江,他妻子的病只能通过手术治疗,而且成功率只有50%,如果不冒这个险,她将永远瘫痪。
 
  这年7月中旬,孟宝江东拼西借总算凑齐了手术费,将妻子送进了手术室。然而,情况并不乐观,刘芳英手术失败,从此瘫痪了。
 
  “妈妈,你别伤心了,不是还有我吗?我长大了!”这个暑假,懂事的孟佩杰陪在养母身边,一刻也不愿离开。但她哪里知道,这仅仅是苦难的开始。
 
  刘芳英的瘫痪,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小家一时间陷入了混乱。
 
  “芳英,我还是出去打工吧,这样或许能挣更多的钱,帮你找最好的大夫治病。”有一天,孟宝江突然向刘芳英提出外出打工,刘芳英只好同意了。
 
  2000年春节,刘芳英一家过了个十分冷清的年。孟宝江准备过完春节就出去打工,而孟佩杰毕竟还是孩子,除了给予简单的安慰,无法分担更多的生活重担。更让刘芳英母女俩没想到的是,春节刚过完,以打工名义离开家的孟宝江便彻底消失了。
 
  丈夫选择了逃离,自己又瘫痪在床,将来该怎样面对生活?刘芳英觉得生活已无希望,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她借故托邻居买了几盒止痛片,想一了百了。然而,就在刘芳英准备吞下数十片止痛片时,被孟佩杰发现了。
 
  “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走了我就真成了没人疼、没人管的孩子了……”坚强的孟佩杰第一次在刘芳英面前放声痛哭起来,刘芳英只好答应女儿,以后再也不干傻事了。
 
  看着眼前的刘芳英经受着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孟佩杰知道,此时自己就是妈妈的依靠,自己一定要坚强起来,撑起这个家。从此,刚满8岁的孟佩杰承担起了照顾养母的所有琐事。为了能让刘芳英吃得有营养,孟佩杰变着法子做各种营养餐;为了不让刘芳英长褥疮,孟佩杰每天都帮她擦洗身子;孟佩杰知道刘芳英在床上躺一天有多么辛苦,所以尽可能地帮她做各种力所能及的肢体活动。
 
  背着养母上大学,“最小道德模范”走红网络
 
  2006年,孟佩杰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
 
  2009年,孟佩杰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距离家乡一百多公里的山西师范大学临汾学院。虽然上大学一直是孟佩杰的梦想,但是她觉得不能怠慢了妈妈,于是决定放弃上大学。可是怎样才能减轻妈妈的自责和精神负担呢?孟佩杰觉得只要告诉妈妈自己没考上大学,便可以顺理成章地辍学在家照顾她了。
 
  “孩子,我看电视上说好多学校的录取分数线都出来了,你考上了没有?”这年7月中旬,刘芳英有些按捺不住了,忍不住三天两头追问孟佩杰。
 
  “妈妈……我被山西师范大学临汾学院录取了……”看着刘芳英期盼的眼神,原本打算撒谎的孟佩杰不想让妈妈失望,只好如实相告。让孟佩杰没有想到的是,尽管学费没有着落,但妈妈听说她考上了大学,还是非常激动,不禁抱着她哭着说:“孩子,你是妈妈这一辈子的骄傲。以后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要有所作为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