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索非亚的愁苦

时间:2014-01-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萧红 点击:
萧红散文集(在线阅读) > 索非亚的愁苦

  侨居在哈尔滨的俄国人那样多。从前他们骂着:“穷党,穷党。”
  连中国人开着的小酒店或是小食品店,都怕“穷党”进去。谁都知道“穷党”喝了酒,常常会讨不出钱来。
  可是现在那骂着穷党的,他们做了“穷党”了:马车夫,街上的浮浪人,叫化子,至于那大胡子的老磨刀匠,至于那去过欧战的独腿人,那拉手风琴在乞讨铜板的,人们叫他街头音乐家的独眼人。
  索非亚的父亲就是马车夫。
  索非亚是我的俄文教师。
  她走路走得很漂亮,象跳舞一样。可是,她跳舞跳得怎样呢?那我不知道,因为我还不懂得跳舞。但是我看她转着那样圆的圈子,我喜欢她。
  没多久,熟识了之后,我们是常常跳舞的。“再教我一个新步法!这个,你看我会了。”
  桌上的表一过十二点,我们就停止读书。我站起来,走了一点姿式给她看。
  “这样可以吗?左边转,右边转,都可以!”
  “怎么不可以!”她的中国话讲得比我们初识的时候更好了。
  为着一种感情,我从不以为她是一个“穷党”,几乎连那种观念也没有存在。她唱歌唱得也很好,她又教我唱歌。有一天,她的手指甲染得很红的来了。还没开始读书,我就对她的手很感到趣味,因为没有看到她装饰过。她从不涂粉,嘴唇也是本来的颜色。
  “嗯哼,好看的指甲啊!”我笑着可是她没笑,她一半说着俄国话。‘涅克拉西为’。
  “呵!坏的,不好的,‘涅克拉西为’是不美的、难看的意思。”
  我问她:“为什么难看呢?”
  “读书,读书,十一点钟了。”她没有回答我。
  后来,我们再熟识的时候,不仅跳舞,唱歌,我们谈着服装,谈着女人:西洋女人,东洋女人,俄国女人,中国女人。有一天,我们正在讲解着文法,窗子上有红光闪了一下,我招呼着:
  “快看!漂亮哩!”房东的女儿穿着红缎袍子走过去。
  我想,她一定要称赞一句。可是她没有:
  “白吃白喝的人们!”
  这样合乎文法完整的名词,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能说出来?当时,我只是为着这名词的构造而惊奇。至于这名词的意义,好象以后才发现出来。
  后来,过了很久,我们谈着思想,我们成了好友了。
  “白吃白喝的人们,是什么意思呢?”我已经问过她几次了,但仍常常问她。她的解说有意思:“猪一样的,吃得很好,睡得很好。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
  “那么,白吃白喝的人们将来要做‘穷党’了吧?”
  “是的,要做‘穷党’的。不,可是……”她的一丝笑纹也从脸上退走了。
  不知多久,没再提到“白吃白喝”这句话。我们又回转到原来友情上的寸度:跳舞、唱歌,连女人也不再说到。我的跳舞步法也和友情一样没有增加,这样一直继续到“巴斯哈”节。
  节前的几天,索非亚手脸色比平日更惨白些,嘴唇白得几乎和脸色一个样,我也再不要求她跳舞。
  就是节前的一日,她说:“明天过节,我不来,后天来。”
  后天,她来的时候,她向我们说着她愁苦,这很意外。友情因为这个好象又增加起来。
  “昨天是什么节呢?”
  “‘巴斯哈’节,为死人过的节。染红的鸡子带到坟上去,花圈带到坟上去……”
  “什么人都过吗?犹太人也过‘巴斯哈’节吗?”
  “犹太人也过,‘穷党’也过,不是‘穷党’也过。”
  到现在我想知道索非亚为什么她也是“穷党”,然而我不能问她。
  “愁苦,我愁苦……妈妈又生病,要进医院,可是又请不到免费证。”
  “要进哪个医院。”
  “专为俄国人设的医院。”
  “请免费证,还要很困难的手续吗?”
  “没有什么困难的,只要不是‘穷党’。”
  有一天,我只吃着干面包。那天她来得很早,差不多九点半钟她就来了。
  “营养不好,人是瘦的、黑的,工作得少,工作得不好。慢慢健康就没有了。”
  我说:“不是,只喜欢空吃面包,而不喜欢吃什么菜。”
  她笑了:“不是喜欢,我知道为什么。昨天我也是去做客,妹妹也是去做客。爸爸的马车没有赚到钱,爸爸的马也是去做客。”
  我笑她:“马怎么也会去做客呢?”
  “会的,马到它的朋友家里去,就和它的朋友站在一道吃草。”
  俄文读得一年了,索非亚家的牛生了小牛,也是她向我说的。并且当我到她家里去做客,若当老羊生了小羊的时候,我总是要吃羊奶的。并且在她家我还看到那还不很会走路的小羊。
  “吉卜赛人是‘穷党’吗?怎么中国人也叫他们‘穷党’呢?”这样话,好象在友情最高的时候更不能问她。
  “吉卜赛人也会讲俄国话的,我在街上听到过。”
  “会的,犹太人也多半会俄国话!”索非亚的眉毛动弹了一下。
  “在街上拉手风琴的一个眼睛的人,他也是俄国人吗?”
  “是俄国人。”
  “他为什么不回国呢?”
  “回国!那你说我们为什么不回国?”她的眉毛好象在黎明时候静止着的树叶,一点也没有摇动。
  “我不知道。”我实在是慌乱了一刻。
  “那么犹太人回什么国呢?”
  我说:“我不知道。”
  春天柳条抽着芽子的时候,常常是阴雨的天气,就在雨丝里一种沉闷的鼓声来在窗外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