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晚会

时间:2018-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一个晚会

  一个晚会,七月某日,在西城某学校,大家高高兴兴的举行了。这会场,平日是专为那类嘴边已有了发青的胡子教授们预备的,会场的台子上藤椅,便坐过了数不清的许多名教授名人。今天,为欢迎一个年青的新从南边北来的文学作者,整个会场,为花纸电灯点缀得异样热闹。壁上的钟响过七下后,外面的天,还正发着乌青的光,太太小姐们,许多还正才从电影场跑到市场去买点心吃冰激淋的时候,会场的一个人口,就流进了四个会场执事人。年青,标致,收拾得整整齐齐,襟边白绫子狭条写了招待员三个楷书字,脸庞儿胖白可爱。
  他们流进会场时,是先象在讨论什么,但立时就分开了,一个人走到讲台边去把电灯开关一扳,全场便光明起来。讲台上,四张有靠背的藤椅排成一字,各不相下的样儿。后面一块黑板,漆灰剥落处,见出些疮疤样白点。黑板上,留有拦着灯光紫藤花样的花纸影子,纸条在一种微风中打着秋千,影子也在摇晃。场中各座位上还全空着,那些花纸条影子,在长木椅的椅靠上晃动。
  过了一些时间,会场入口处便陆陆续续的来了许多各样脸相各样衣衫的听讲人。进到场中后,这一批一批的人,便立时散开,消失到前排的椅子靠背里,仅余下一个回旋转着的头,互相可以见着。他们又颇自然的把帽子从头上取下来,为后来熟人方便也占据一个空位。有些人,脸上便也印了些悬挂在头上那类花纸条的影子。
  墙上一个钟,慢慢的在走着。
  人越来越多了,忙着向各方应付的执事人的头,便是那么这边那边不息的点起来。且手也时时扬起。见到一个女人从入口处进来,便加快了脚步,赶了过去,在一种谄媚的微笑里,为女人找了个座位。
  不久,前十多排的人头,便已如菠萝一般繁密的种满到椅靠上了,后排的座位,也陆陆续续坐上了人。
  大家随意谈着笑着,用期待电影或跳舞开场的心情去期待这年青人在台上出现。
  七点一刻了。
  靠后面,离讲台略远的地方,一个年青的怯怯的汉子坐在那里,欣赏着场中的热闹。身上肮脏,衣是灰暗,一个半藏在椅靠间的头,散乱的发,正如同一堆干的水藻。这是一个什么人呢?谁也不去注意。
  他身子是那么小,伸起头来,还是不能不为那些椅子靠背吞去一半。别人纵注意,远远的,也只能见到那么半个露出在椅子靠背的有长的散发的小脑袋吧。当他抬起头来时,这里那里,便发现许多散乱着短短头发的女人的脑袋。他嘴边便微微的漾起了笑痕。一切都是为了他。别人渴望见他一面。
  别人预备用一个诚诚实实的心,在他的讲演中让那类动人话语来撼动的。大家的掌,是专象为他而生的,只要一上台,就会不约而同的狂拍起来。许多人放弃了更好的约会,全为的是来看他一面。女人,这么多女人,就是他的崇拜者,这会是为了他一人而开的!
  少年,在一种光荣的期待中,心是跳到几乎不能支持了。
  他又担心又害怕,一到壁上的钟打了八点,不知自己应当怎么办。就是那么腼腼腆腆的走到台上去吧,到时是否有这气力,那很难讲。讲台上,一列有靠背的藤椅子,有一张,便是为他而预备的。但当他一进场时,见到场中那种严肃样子,虽想就不客气奔上去,但,一个害羞的心思,于是气就馁了下来,把身子塞到这后排一个空座上了。坐下后,他希望一个什么熟一点的人来为他解一下围。但把头从椅子靠背中举起,回旋四望的结果,却是失望。
  一群人,在期待中,正都是极其无聊。当这个那个,发见这样一个小小的极其可笑的脑袋时,大家便把视线集中到这上面了。这一来,惶恐是在森森冷冷的目光下骤然增加了许多,因此他更不自在起来。
  把头缩下后,便听到近处有人在研究自己。
  “一个足以代表中国文化的头!”话说得很轻。
  他小心又小心回过头去检察那讥笑他的人,一个圆圆的白脸,去他约有三排左右。虽然是不安,但当他见到这人一种志诚心在那里期待认识的便是自己,他便原谅这人了。
  “朋友,”他轻轻的自言自语,“谢谢你们今天的诚意!”
  他又想,若是这时即走过去,对那人说,你所笑的就正是你所盼望的人时,这圆脸少年,被惭愧抓住了心,又不知如何的表示他的高兴与不安!说不定会立刻害羞跑去,所以单只想着罢了。
  少年是文学作者,用了孩子样忠实刀子样锋利的眼光,对近代社会方面,有了公正的评判。他的独断赢得了各方的同情,因此,名字却超过了生活,一天一天扩大了。一半是这学术团体,各个人都想看看这少年,因此在信上堆了一堆近乎谀词的话语,又因了平时为人诚实,不知道应怎样拒绝才恰当,所以就为这团体用口上的热情抓来讲演了。
  从早上起,把应有的谦卑一点的谢词,他就温习得极其熟习了,他原本计划一到了会场,就去同执事人接洽,自己就老老实实让执事人引到台上去。在一种不知所措的情形中,就开始按照所拟好了的讲稿谈起来。不过,当他进到场中时,所预备的程序,却为场中花纸电灯撞破了。这时,既已那么坐到这普通听众席上,只有重新蓄养了勇气,待到主席把自己介绍给大家后,再爬上台去!
  时间只剩下三十分。希望见到的熟人,还是不曾见到一个。渐渐的人越来越多。台子上,一个听差模样的人,且把桌子上两盆晚香玉之间放了一个金花茶壶。
  他又把头四向旋转。这一次的结果,他发现会场中坐位已渐来渐少,从入口流进来的人还很多,但,在他坐位的附近一列空座,却还无一个人,显然是特别座位,这真不对!我不上台,则这些人都不大好意思坐拢来吧?想着时,就觉得抱歉万分。
  进来了四五个小姐们,一进会场,见到了这一方面有空处,就奔了过来。可是当她们从木条子靠背中检察出那小小的头时,立时又远远的走到后边去了。听到别人的笑声,他回过头来,才见到从近身又走去的小姐们。
  ……呀!又是几个,因了我不便坐拢来!
  想起来实在抱歉。时间距八点只差十五分左右,“我应当做些什么?”这疑问,在心中提出后,便想,这时除了应静候主席介绍以外,只是应稳住自己,莫到时害羞红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