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PERPETUUM MOBILE(2)

时间:2015-04-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我一直在寻思那个太太,寡妇,”他说。“那么漂亮!为了她就是送掉命也未尝不可!那眼睛,那肩膀,那穿着淡紫色袜子的小脚,……火一般的娘们儿!好一个娘们儿,嘿!这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的!可是这么个美人儿却归一个鬼才知道的家伙,法学家,副检察官所有了!就是那个满脸青筋的傻瓜,活象个英国佬!这班法学家,老弟,我可受不了!你跟她谈预兆的时候,他嫉妒得差点咽了气!那还用说,她真算得上漂亮的女人呢!漂亮得了不得!大自然的奇迹啊!”
  
  “是的,她是个令人敬重的女人,”医师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说。“这个女人感受力强,神经质,富于同情心,那么敏感。
  
  喏,我跟您是马上就会睡着的,她呢,可怜的人,却睡不着。
  
  她的神经受不了这种风暴的夜晚。她告诉我说她会通宵寂寞无聊,读书消遣。可怜的女人!多半,她那儿现在点着小灯呢。……”“什么小灯?”
  
  “她说,要是她房门对面的窗台上点着一盏小灯,那就说明她没睡着。”
  
  “这话是她跟你说的?她跟你说的?”
  
  “是的,她跟我说的。”
  
  “既是这样,你这个人我就不懂了!要知道,如果她跟你说过这种话,那就等于说,你成了普天之下最走运的人了!好一个大夫!你是好样的!你真值得称赞,朋友!虽然我嫉妒你,可是我也还是要称赞你!老弟,与其说我为你高兴,倒不如说我为那个法学家,为那个红头发的坏蛋高兴!我高兴的是你给他安上犄角⑨了!好,你穿上衣服!快去!”
  
  格利舒特金一喝醉酒,对一切人就都称呼“你”。
  
  “您异想天开了,阿盖依·阿历克塞伊奇!上帝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真的,……”医师忸怩地回答说。
  
  “得了,得了,……别说废话,大夫!你穿上衣服,去吧。
  
  ……《为沙皇捐躯》里怎么唱来着?‘在爱情的道路上,我们过日子好比摘花。’……穿上衣服,我亲爱的。快点!季莫沙⑩!
  
  赶快啊,畜生!”
  
  “对不起,我不懂您的意思。”
  
  “可是这有什么不懂的!这是天文学还是怎么的?穿上衣服,到小灯那儿去,你该懂的就是这些。”
  
  “奇怪,您对那个女人,对我,抱着这种使人不愉快的看法。”
  
  “你丢开这些哲理吧!”格利舒特金愤愤地说。“难道你还能犹豫不定?要知道,这是不识好歹!”
  
  他敦劝医师很久,发脾气,央告他,甚至跪在他面前,可是最后破口大骂,啐了口唾沫,往地铺上倒下去。然而一刻钟后,他忽然跳起来,叫醒医师。
  
  “您听着!您坚决拒绝到她那儿去吗?”他厉声问道。
  
  “哎,……我到那儿去干什么?您是多么不安宁的人,阿盖依·阿历克塞伊奇!跟您一块儿去验尸真是要命!”
  
  “也罢,见鬼,那我上她那儿去!我……我不见得比哪个法学家,比哪个婆婆妈妈的医师差。我去!”
  
  他很快地穿上衣服,往门口走去。
  
  医师用疑问的眼光瞧着他,仿佛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似的,后来却跳起来。
  
  “我想,您这是开玩笑吧?”他拦住格利舒特金的去路,问道。
  
  “我没有工夫跟你说废话。……放我走!”
  
  “不,我不能放您走,阿盖依·阿历克塞伊奇。您躺下睡觉。……您醉了!”
  
  “你这个江湖郎中,有什么权利不放我走?”
  
  “我有权利:我必须保护那个高尚的女人。阿盖依·阿历克塞伊奇,您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您打算干什么事!您是老人!您六十七岁了!”
  
  “我是老人?”格利舒特金冒火了。“是哪个混蛋对你说我是老人的?”
  
  “您,阿盖依·阿历克塞伊奇,喝多酒,激动起来了。这不好!您不要忘了您是人,不是畜生!畜生才可以服从本能,而您是自然界之王,阿盖依·阿历克塞伊奇!”
  
  自然界之王却把脸涨得通红,两只手揣在口袋里。
  
  “我最后一次问你:你放不放我走?”他忽然逼尖喉咙嚷道,仿佛在野外喝斥马车夫似的。“坏蛋!”
  
  可是他自己立刻给自己的声音吓一跳,离开门口,往窗子那边走去。他虽然喝醉酒,不过仍然为他那声尖叫感到羞愧,那声尖叫多半惊醒了这所房子里所有的人。他们沉默一
  
  阵,然后医师走到他身边,碰一碰他的肩膀。医师眼睛湿润,两颊火红。……“阿盖依·阿历克塞伊奇!”他用发抖的声音说。“既然您说出尖刻的话,既然您忘却一切礼貌,骂我坏蛋,那么您会同意,我们再也不能同住在一所房子里了。我遭到您很厉害的侮辱。……姑且假定我不对吧,不过……实际上我有哪点儿不对呢?那个女人诚实而高尚,可是忽然间,您竟然纵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来。对不起,我们不能再做朋友了。”
  
  “好得很!我不稀罕这样的朋友。”
  
  “我马上就走,我再也不能跟您在一起相处,而且……我希望我们以后也不再见面。”
  
  “您坐什么车走?”
  
  “坐我自己的马车。”
  
  “那我坐什么车走?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打算下流到底吗?
  
  您用您的马车把我送到这儿来,那您也得用您的马车把我送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