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打猎

时间:2015-01-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这个狗展览会,以及会上所展出的灵狸和猎狗,引得我想起一个小小的插曲,这个插曲对我的生活却影响很大呢。
  
  有一天早晨,天气晴和,我接到我舅舅,叶卡德琳诺斯拉夫省的地主,写来的一封信。在信上,除去别的话以外,他还写道:“要是你下星期不到我这儿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外甥,而且在我的追荐亡者姓名簿上我要把你父亲的名字一笔勾销。
  
  ……我们去打猎吧,你务必要来!……”这就非去不可了。
  
  舅舅见到我,热烈地拥抱我,然后,如同最好客的猎人甚至也难免的一样,不容我在长途劳顿后换衣服,歇口气,立刻就把我领到畜棚里去,叫我看一看他的马和狗。那些狗,依我看来,有大的、小的、中等个头的,有白毛的、黑毛的、灰毛的,有凶猛的和温顺的,如此而已。可是舅舅却把它们分成什么带花点的,黑里透红的,小鹿模样的,鳊鱼般的,黑花斑的,黑毛黄点的,宽胸短腿的,总之,全然是一套狗的语言,我觉得要是狗会说话,一定就用这样的语言。舅舅一 面叫我看狗,一面吻狗脸,老是硬逼着我去摸摸狗脸,碰碰它们的爪子。
  
  第二天早晨,他让我穿上短皮袄和毡靴,带着我坐车去打猎。
  
  我现在还记得广大的赤杨林披着重霜而一片银白。树林里象坟墓般寂静。从树林到地平线那边,伸展着一片白茫茫的旷野。……这片旷野看不到尽头。树林里,旷野上,有些穿短皮袄的人骑着骏马奔驰不停。……大家脸上都露出操心和紧张的神情,仿佛所有这些穿短皮袄的人都急于发现什么新的和不平凡的东西似的。……舅舅的脸红得象大虾一样,他骑着马从这个短皮袄跟前跑到那个跟前,发布命令,骂骂咧咧。……铜号声响起来。……这个画面我至今都历历在目。我还记得舅舅怎样奔驰到我跟前来,把我带到树林边上去。
  
  “你待在这儿。……等到野兽从树林里朝你这边跑过来,你马上就开枪!”
  
  “可是要知道,好舅舅,我连枪都拿不好!”
  
  “没关系。……你学嘛。……好,你要注意!……野兽一 来,就砰的一枪!!”
  
  说完这些话,舅舅离开我,走掉了,撇下我一个人留在那儿。那些穿短皮袄的骑着马跑进树林里去。我等着野兽,等了很久。我一面等,一面思念莫斯科,浮想联翩,昏昏欲睡。
  
  ……
  
  “要是我把野兽打死了,那会怎样?”我暗想。“是我打死的,而不是他们!那可真有意思呢!”
  
  等了很久,终于传来不那么响亮的犬吠声。……人们的招呼声在树林里飘荡。……我扳上枪机,尖起眼睛,竖起耳朵。……我的心开始怦怦地跳,猎人捕杀的本能在我心里醒过来。离我不远的灌木丛喀嚓喀嚓地响,我看见一头野兽。
  
  ……那头野兽有点怪,腿很长,脸上好象有刺,朝着我直奔过来。……我把手指头往下一按,枪就砰的一响,于是大功告成。呜啦!我的野兽往上一窜,掉下去,身子抽搐起来。
  
  “上这儿来!到我这儿来!”我叫道。“好舅舅!”
  
  我指一指正在死去的野兽。舅舅看着它,抱住自己的头。
  
  “这是我的斯卡巧克①!”他叫道。“我的狗!……我的心肝宝贝啊!……”他跳下马来,往他的斯卡巧克身上扑过去。我却赶紧坐上雪橇,逃之夭夭了。
  
  这个并非出于预谋的斯卡巧克凶杀案,害得我和舅舅从此断绝了关系。他不再给我汇生活费。三年前他临死,托人转告我说,他连死后也不会原谅我杀害他的爱犬。他的田产,他在遗嘱上也没有传给我,却送给一个女人,他旧日的姘妇了。
  
  【注释】
  
  ①狗名。
顶一下
(1)
25%
踩一下
(3)
75%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