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秋天

时间:2014-05-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时间将近深夜。
  
  季洪大叔的酒店里坐着一伙马车夫和朝圣的香客。秋天大雨滂沱,潮湿的狂风象鞭子似的抽打人的脸,这就把他们赶进酒店里来了。淋湿的和疲乏的行人坐在靠墙的长凳上,听着风声呼号,昏昏睡去。他们脸上露出烦闷无聊的神情。有个马车夫是麻脸的汉子,脸上带着抓伤,把淋湿的手风琴放在膝上:他本来在拉琴,后来却不知不觉停住了。
  
  大门上方,在昏暗而肮脏的挂灯四周,飞溅着雨点。风象狼那样嗥叫,呼啸,看来竭力要把酒店的大门从合页上扯下来。院子里传来马匹的喷鼻声和马蹄踩着泥泞的咕唧声。天气又潮又冷。
  
  季洪大叔本人坐在柜台里边,是个高身量和大脸庞的农民,浮肿的小眼睛睡意蒙眬。他面前,柜台外边,站着个四 十岁上下的男子,衣服肮脏寒酸,然而显出知识分子的风度。
  
  他外面穿一件揉皱而粘着泥浆的夏大衣,下身是花条布的长裤,光脚上登着橡胶的套鞋。他的头、揣在衣袋里的手、又瘦又尖的胳膊肘,一齐索索地抖,好象得了热玻他那消瘦的全身,从极其憔悴的脸庞起到橡胶的套鞋止,偶尔掠过一 阵轻微的痉挛。
  
  “拿给我吧,看在基督面上!”他用疲乏而刺耳的男高音央求季洪说。“一小杯就成,……喏,一小杯。记在我帐上就是!”
  
  “得了吧。……你们这号人,在这儿逛荡的多的是,下流货!”
  
  下流货轻蔑而痛恨地瞅着季洪。要是办得到的话,他真想把他打死!
  
  “你得明白,你这个蠢材,大老粗!不是我要酒喝,用你的话来说,用乡巴佬的话来说,这是我的内脏要酒喝!我的病要酒喝!你得明白!”
  
  “我没有什么要明白的。……你走开。……”“要知道,如果我现在喝不着酒,你得明白,如果我不能满足我的嗜好,我就能干出犯法的事来!上帝才知道我能干出什么事来!你这个粗人,开酒店这么些年,见过很多的醉汉,莫非你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这都是些什么人?这都是病人!
  
  你自管给他们戴上手铐脚镣,自管把他们关起来,自管打他们,杀他们,可是你得给他们酒喝!好,我恭恭敬敬请求你!
  
  行行好!我低声下气了。……我的上帝,我多么低三下四啊!”
  
  下流货摇头,慢腾腾地吐一口唾沫。
  
  “你拿钱来,就有你的酒喝!”季洪说。
  
  “我上哪儿找钱去!我把样样东西都拿来换酒喝了!一样也不剩,喝尽荡光!喏,只剩下这件大衣了。我不能把它拿给你,因为脱下它,我就光着身体了。……这顶帽子你要吗?”
  
  下流货把他那顶厚呢帽拿给季洪,上面有些地方已经露出棉絮。季洪接过帽子来,里里外外看一遍,不以为然地摇头。
  
  “这东西你就是白给,我也不要,……”他说。“这是废物。……”“不中意吗?好吧,要是你不中意,那你就赊给我酒喝。
  
  等我从城里回来,就给你送一枚五戈比小钱来。到那时候叫那个小钱卡在你嗓子眼里,把你活活卡死才好!把你活活卡死才好!”
  
  “你到底是哪路的骗子?你是什么人?你上这儿来干什么?”
  
  “我要酒喝。不是我要喝,是我的病要喝!你得明白!”
  
  “你干吗捣乱?象你们这样的滑头,在这条大路上逛荡的,多的是!你到那边去央求那些东正教徒吧,要是他们乐意的话,就让他们看在基督面上请你喝酒好了,我是只施舍面包的。混蛋!”
  
  “你去敲那些穷人的竹杠好了,我呀……对不起!我可不去打劫他们!我不干!”
  
  下流货忽然中断他的话,涨红脸,转过身去对香客们说:“这倒也是个办法,东正教徒们!你们舍给我一枚五戈比小钱吧!我的内脏要酒喝!我有病!”
  
  “你去喝水吧,”麻脸的汉子冷笑着说。
  
  下流货害臊了。他咳嗽几声,不说话了。过一分钟,他又央求季洪。最后他哭起来,开始建议用他那件湿大衣换一 小杯酒喝。大家在黑地里没看见他的眼泪,那件大衣也没有人要,因为酒店里有许多女香客,她们是不愿意看见赤身露体的男人的。
  
  “现在我怎么办呢?”下流货轻声问道,声音里充满绝望。
  
  “怎么办呢?我不喝酒不行埃要不然我就会干出犯法的事来,或者索性自杀。……这可怎么办?”
  
  他在酒店里走来走去。
  
  一辆邮车响着铃铛,来到门前。淋湿的邮差走进酒店里来,喝下一大将白酒,走出去。邮车又走了。
  
  “我给你一个金首饰,”下流货转过脸去对季洪说,脸色忽然白得象麻布一样。“好吧,我给你就是。就这么办。……虽然从我这方面来说,这样做是下流的,卑鄙的,可是你拿去吧。……我是因为无可奈何才做这种卑劣的事。……就是到法庭上,人家也会判我无罪的。……你拿去吧,只是有个条件:以后等我回来,就还给我。我当着许多见证的面拿给你。……”下流货把湿手伸进怀里去,掏出一个小小的金鸡心来。他打开鸡心,看一眼其中嵌着的照片。
  
  “应当把照片挖出来才对,可是我又没有地方放它:我浑身都湿透了。算了,就让你连照片一起抢去好了。只是有个条件。……我的好人,亲爱的,……我求求你。……你千万别用手指头去碰那张脸。……我求求你,好人!你要原谅我粗野,原谅我跟你说话粗野。……我愚蠢。……可是你不要用手指头去碰那张脸,也不要用眼睛去看。……”季洪接过鸡心来,看了看金子的成色,把它放进衣袋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