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顾城作品集
  • 歌乐山组诗(四首) 日期:2017-12-29 17:51:17 点击:677 好评:0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歌乐山组诗(四 首) 谋 杀 在戴匪祠会客室的门边,杨虎城将军被谋杀了。 阴谋和匕首, 藏在门后, 昙花无忧无愁, 一个影子慢慢延长, 生命却缩短到最后 没有搏击,没有呼救, 呻吟中断了, 火...

  • 海生小辑(三首) 日期:2017-11-02 22:49:14 点击:378 好评:0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海生小辑(三首) 红 珊 瑚 红珊瑚, 你是赤诚的爱焰, 你要把大海点燃。 珠 贝(一) 你有自己的天空, 你拥抱着珍珠, 像云朵拥抱着太阳。 塔 螺 即使那独居的塔楼, 再增高千层, 你也只能看...

  • 无限春天 日期:2017-10-13 17:09:12 点击:2240 好评:0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无限春天 三月的春日高照 河滩暖, 三月的春风轻吹 河水蓝, 一只船 水波纹上滑过来, 一只橹 摇得满天光闪闪。 呵! 千山植树队, 小红旗美美船头站, 飘呵,舞呵, 羞飞燕。 呀! 都是大果园...

  • 火炬,燃烧的旗 日期:2017-08-06 23:16:29 点击:1402 好评:0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火 炬,燃烧的旗 火炬,燃烧的旗, 映红了无数年轻的手臂。 我们感到了父辈的体温, 心中奔涌着血的潮汐。 像长征一样穿过黑夜吧 把光明的种子撒遍大地。 当迷信和贫困在烈火中灭亡, 新世纪的...

  • 爬虫集(三首) 日期:2017-07-07 19:34:01 点击:346 好评:0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爬虫集(三 首) 避 役① 它具有着奇妙的本领, 皮色可随环境变红变青。 但有些部分却永生难变, 那就是它的长舌和贪心, ①避役,俗称变色龙,是一种爬行动物,真皮肉有多种色素细胞,能随时伸...

  • 青蛙的创作 日期:2017-06-19 20:09:48 点击:1059 好评:-2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青蛙的创作 哦,青蛙要当作家,诗人, 爬在荷叶上写个不停。 他从来没空把内容思索, 光想笔名就绷紧了全部脑筋。 一鸣惊人平步青云 誉满天下盖世绝伦 写呀写,从立夏忙到冬至, 最后才呱呱一叫...

  • 两把铜壶 日期:2017-05-31 22:47:12 点击:1198 好评:4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两把铜壶 两把铜壶, 坐在明亮的火上, 一个吱吱乱叫, 一个默默不响。 乱叫的壶中, 水还半温不凉; 不响的壶中 却已沸波滚荡。...

  • 家蝇的妙计 日期:2017-05-04 21:41:25 点击:373 好评:0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家蝇的妙计 一群家蝇嗡嗡聚集, 举行了一个空中会议, 研究哪里是安全的落点, 可以避免蝇拍的袭击。 它们争吵得两眼发红, 终于吵出个奇妙的主意, 那就是尽量在蝇拍上降落, 和可怕的对手靠在...

  • 五十步笑百步 日期:2017-04-14 15:14:31 点击:1610 好评:4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五十步笑百步 战鼓擂响,唤起了无数刀枪, 两个逃兵飞快地溜出了战...

  • 致蜗牛的悼词 日期:2017-03-04 23:19:03 点击:1395 好评:4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致蜗牛的悼词 蜗牛呵,爬行了一生, 荣获了寿终正寝, 花田螺主持着葬礼, 圆蛤蜊宣读了悼文。 蜗先生离开了我们, 留下了光辉的脚...

  • 老道与白鹤 日期:2017-02-11 20:26:47 点击:434 好评:4

    顾城诗集(在线阅读) 老道与白鹤 从前有座神圣的大山, 山上有座神圣的古庙, 在这神圣加神圣的庙堂里面, 住着一位自然也颇神圣的老道。 老道的德行无比深高, 一天到晚向最最牌上帝祷告, 千年的香火熏干了脑汁和...

推荐内容
  • 路边菊

    你静静开放在我的世界里, 洗净喧嚣和过往。 曾经的回忆, 碎成微微清风 吹进柳条交织...

  • 云水寒梅,不为繁华易素心

    坐落于庭院清阁的一剪寒梅,是万木凋零,满眼饥渴中的一抹惊喜。穿过尘世的喧嚣与繁华...

  • 我贤良,与他无关

    生活有导师,前路有明灯,是一种幸福! 题记 昨日晚间与一位知己聊天,心中有点小情绪...

  • 有文化,真可怕

    我从外面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我妈正拿着我的笔记本电脑上网。(这种侵犯他人隐私权的行...

  • 什么是时尚

    最近我看到一张截图,是一個美国人在社交网络上讲美国各个城市时尚的区别。 他说,在...

  • 美的来路

    翻阅关于宋时插花的记载,我深切感受到,恐怕再也找不出任何一个时代的人像宋人这样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