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契诃夫作品集
  • 批评家 日期:2021-03-03 18:04:44 点击:377 好评:2

    一个苍老而伛偻的高尚的父亲①,长着歪下巴和紫红色鼻子,在一家私营剧院的饮食部里遇见一个做新闻记者的老朋友。他们照例寒暄、问话、叹息,然后高尚的父亲邀新闻记者喝一小杯酒。 何必呢?新闻记者说,皱起眉头。...

  • 春日舞台独白 日期:2021-02-26 10:43:03 点击:172 好评:0

    清晨。天窗外面房顶上出现一只年轻的灰毛公猫,鼻子上带着很深的爪痕。它轻蔑地眯了一忽儿眼睛,然后说:在你们面前立着的,是一个最最幸福的生物!啊,爱情! 啊,良辰美景!啊,等到我老了,人家就会提着我的尾巴...

  • 蟒和兔 日期:2021-02-22 20:41:23 点击:233 好评:0

    彼得谢敏内奇是个让酒色淘空了身子的秃头男子,穿一件有紫红穗子的丝绒长袍,摩挲着他那毛茸茸的络腮胡子,接着说:喏,moncher①,要是您高兴的话,那就还有一个方法。 这个方法最巧妙,最聪明,最狡猾,而且对丈...

  • 哥萨克 日期:2021-01-18 23:36:44 点击:838 好评:0

    别尔江城的平民,尼扎田庄承租人玛克辛托尔恰科夫,带着他年轻的妻子走出教堂,抱着一个刚刚受过复活节圣礼的圆柱形大面包坐上马车,走了。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不过东方已经现出火红和金黄的霞光。四下里静悄悄的。...

  • 神秘 日期:2021-01-08 19:12:33 点击:699 好评:0

    复活节头一天傍晚,四品文官纳瓦京出外拜客回来,在前厅拿起那张来拜节的客人们签过名的单子,带着它走到他的书房里。他脱掉衣服,喝了点矿泉水,就在躺椅上舒舒服服坐下,开始看单子上的签名。等到他的目光从上往...

  • 在苦难周 日期:2021-01-03 19:47:49 点击:329 好评:-2

    在苦难周① 去吧,教堂已经打钟了。不过要留神,别在教堂里淘气,要不然上帝会惩罚你的。 我母亲塞给我几个铜板的零花钱,就立刻丢下我,拿着凉了的熨斗跑到厨房去了。我清楚地知道,我去忏悔以后就不可以吃喝,因...

  • 伤寒 日期:2020-12-18 16:30:14 点击:622 好评:0

    一列从彼得堡开往莫斯科的邮车里,年轻的中尉克里莫夫坐在吸烟乘客的车厢里。他对面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胡子刮光,论相貌很象商船的船长,多半是个家道殷实的芬兰人或者瑞典人,一路上吸着烟斗,讲话反反复复...

  • 邂逅 日期:2020-11-20 22:54:09 点击:838 好评:0

    为什么他生着亮晶晶的眼睛,小小的耳朵,几乎滚圆的脑袋,就跟顶顶凶残的猛兽一样? 马克西莫夫①叶甫烈木杰尼索夫愁闷地在空旷的土地上往四下里看。他口渴得难受,四肢酸痛。他的马也让炎阳晒着,筋疲力尽,很久没...

  • 彩票 日期:2020-11-09 22:03:33 点击:3224 好评:0

    伊凡德米特里奇是个家道小康的人,每年全家要花销一千二百卢布,向来对自己的命运十分满意。一天晚饭后,他往沙发上一坐,开始读起报来。 今天我忘了看报,他的妻子收拾着饭桌说,你看看,那上面有没有开彩的号码?...

  • 在家里 日期:2020-10-24 20:27:37 点击:1251 好评:0

    格利果烈夫家派人来,说是要取一本什么书,可是我对他说您不在家。邮差送来报纸和两封信。顺便说一句,叶甫根尼彼得罗维奇,我想请您注意一下谢辽查。今天和前天我发现他吸烟来着。我开口劝他,他照例把手指头塞住...

  • 祸事 日期:2020-10-16 19:23:47 点击:487 好评:0

    是谁在那儿走路啊? 没有人答话。看守人并没有看见什么,只是在风声和树叶声中,清楚地听见他前面林荫道上有人走路。三月的夜晚多云有雾,笼罩着大地,看守人觉得大地、天空、他自己以及他的思想,统统溶合成一个巨...

推荐内容
  • 大师的“不雅癖”

    冯友兰在《三松堂自序》中说潘光旦最大的嗜好就是好奇,并讲述了一件事情:潘光旦从没...

  • 当文艺女恋上理科男

    理科男赵家明是个笨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那天阿阮一如既往地坐在图书馆第二排靠窗...

  • 从亲密无间到感谢“不杀之恩”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经抢救无效去世,他是被同宿舍室友在饮...

  • 喝咖啡的时间想什么

    英国一名叫波利弗农的女孩,酷爱喝咖啡,据说从2000年到2012年的12年间,她花了两万英...

  • 一场完美的初恋

    苏南。远远地看到你从我座位旁边经过的时候,我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这个名字,却...

  • 进个圈子锻造自己

    认识一个姑娘,在北京读民办大学。到北京后,她就一直颇受表姐的照顾。 姑娘的表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