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哈提雅的第28个馅饼

时间:2012-03-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乔叶 点击:

  天上不会掉下馅饼。在碰到哈提雅之前,我是一直信奉这句话的。

  2004年秋天,我随河南作家代表团去西部采风。先到甘肃,在丝绸之路上徜徉了几天,然后从敦煌坐火车到吐鲁番。在吐鲁番下了火车,第一站并不是举世闻名的葡萄园,而是高昌故城。

  早就听说过高昌故城。这座拥有1400多年历史的城池位于火焰山前的开阔平原地带,海拔高度在-40米左右,是木头沟河水浇灌出来的绿洲,因地势高敞人口昌盛而得名。高僧玄奘西天求佛法途径高昌,高昌王优礼殊厚,这是早在唐朝时期就已有的言之凿凿的历史记载。

  如今的高昌故城已然是一片巨大的废墟了——不然也不会叫做故城。下了旅游车,在等着导游买票的工夫,我便站在简陋的入口出向里张望。远远地看见一堆一堆黄土的轮廓,简直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阿姨。”有人拽我的衣襟。我皱皱眉。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很不耐脏的。

  回头,我看见一个典型的维族小姑娘。高高的鼻子,深陷的欧式眼窝,长长的睫毛,黄色的纱裙外罩着一件玫红色的小坎肩儿,戴着镶着珠片的黑色小帽。她手里拎着一串铃铛做的饰物。噢,她是向我兜售东西来了。我对她摇摇手。

  “阿姨。”她又叫。

  “什么事?”我只好答腔。

  “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她的普通话很生硬。到了新疆才知道,电视小品里说的维族普通话并不夸张。

  “是。”

  “喜欢吗?”

  “喜欢。”

  “你是老师吗?”

  “我当过老师。”我有点儿惊诧。我有过4年的乡村教书的历史,可她怎么能看出来?

  “你一看就像老师,像好人。”她甜甜的小嘴很会说。我不禁失笑。大约是看我的长相吧?曾有朋友开玩笑说我长着一副贤妻良母的外貌。贤妻良母=老师=好人?有趣的逻辑。不过话说回来,这到是一种朴实的赞美。

  “你很漂亮。”她继续进攻。停车场又近来一辆豪华大巴,她怎么还缠着我做无效劳动啊?我都有些替她着急了。心想干脆买一个,让她省了我这头儿。

  “你的东西怎么卖?”我问。

  她解下一个,递给我:“给你。”

  “多少钱?”

  “不要钱。”

  “什么?”

  “不要钱。”

  开什么玩笑。在旅游区卖东西不要钱,送得过来吗?我不理她,径自去掏钱包。她拦住我,态度很认真的:“真的不要钱。”

  “那我也不要。”我也很干脆地说。不要钱从另一个意义上讲就是最贵的。这么没谱儿的事情,我不做。

  导游已经在招呼大家了。我随着队伍进去,朝她挥挥手。

  坐上花枝招展的毛驴车,我们在尘土飞扬中进到城池深处,玩了两个多小时意犹未尽到走出来,我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小姑娘。她就在出口处站着呢,利马就跟上了我。

  “毛驴车没蹾着你吧?”

  “没有,谢谢。”

  “给你。”她又来了。

  我仍然没要。当然不能要。沿着周围的小摊走了一圈,我了解了一下这种铃铛的价格,要价最高的是五元。于是,当她再次递给我的时候,我把五元钱递给她。

  “不要钱,不要钱。”她着急地说,“送你的,送你的。”

  “送我?为什么?”

  “因为你是老师,好人。”

  我笑。但说实话,我不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古今中外都有智者教育我们: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我不相信这个五元钱的馅饼——不,还不值五元钱。说到底,这不过是一种比较有人情味的销售方式:你免费送我东西,我过意不去,一定要给你钱。于是,皆大欢喜。柔软的绸缎下,包裹的还是冰凉的人民币。

  “你不要怕,我真的不要钱,真的。”她耐心地劝说着我,“我经常送东西给我喜欢的客人,今天选的就是你。”

  怕?我怕什么?还怕你个小丫头不成?我接过那个铃铛。银色的吊坠上刻着一只玲珑的老鼠。我正好就是属鼠的。她看出了我的疑惑,指指我的胸前。我戴着甘肃朋友送的一个鼠头木制项链。这个鬼精灵!

  “好,我收下了。”我说,我打定注意,等上车之后把钱从车窗递给她。

  我和她合了影,答应把相片寄给她。然后我去买丝巾,她依然跟着我,告诉我说什么样的丝巾才算是好东西,我按照她的建议买了两条。买完,导游就开始催促上车,我上了车,她就站在我的车窗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们就只是相对傻笑。

  车开动了。我和她在车窗处依依惜别。我握住她有些脏的小手,把钱也握了过去。她一怔,明白了。泪水一瞬间从她的眼眶里涌出来。

  “不要!老师!不要!老师!”她举着钱喊。然后她奔跑起来,跟着我们的车。车轮喷吐出的灰尘涤荡着她的小脸,很快把她的泪痕遮盖起来。然而更多的泪又冲下去。她的脸上很快就变得模糊一片。

  司机把车停下来。全车上的人都看着我,我艰难地把脸转向她。我承认,在看到她泪水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后悔了。后悔且惭愧。

  我走下车,接过她手里的钱。她笑了。满是灰尘的小脸笑得像一朵淡黄色的雏菊。

  “你必须告诉我,你喜欢什么?回家之后我也要寄礼物给你。”我说。

  她推却了半天,直到我以不要铃铛威胁她,才羞涩地告诉我,她喜欢文具和书。在我的要求下,她找了一个烟盒,在背面写上了她的地址:新疆 吐鲁番市××乡××村××街××号 哈提雅(收)。然后看到她郑重地写着带括号的收字,我又有些想乐。她以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写吗?可爱的孩子。

  从新疆回来,我去影楼洗好了照片,到书店买了一套童话集,在文具店买了一些文具,打成包裹,想去邮寄的时候却发泄哈提雅给我写的地址却怎么也找不到了。最后我还是把包裹寄了出去。包裹上的地址是:新疆 吐鲁番 高昌姑城 哈提雅 (收)。我能记住的只有这些了。我也知道她收到的希望不大。但无论如何,我是尽了心。我不想让惭愧在心中扎下根来。继续这样惭愧下去,未免也是我的心理负担。

顶一下
(23)
57.5%
踩一下
(17)
42.5%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