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同桌很熊

时间:2023-01-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余音 点击:
  和熊宁成为同桌后我才认识到他的真实面目。
 
  虽然熊宁长了一张校草级别的脸,但总没办法和他的行为匹配。

同桌很熊
 
  刚换好座位的第一节课,大家都在认真听课,熊宁突然小声说:“我饿了。”他竟然从书包里掏出一桶泡面,有条不紊地撕开调料包,从自己的保温杯里倒出水,然后安静地等待享用美味。
 
  果然是距离产生美,从前熊宁给我留下的男神形象毁于一旦,他瞬间变成了来自星星的神经病。随后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卤蛋问:“你吃吗?”他说收下吧,今天多亏了你啊,不然我只能像动物一样被人参观了。
 
  熊宁所说的是我帮他拒绝掉追求者的事情。今天才是我和他同桌的第一天,就有陌生的爱慕者让我帮忙递情书。我面无表情地拒绝了那个女生: “别找我,跟我没关系。”
 
  熊宁对我赞不绝口时我却无比心虚,一是因为我的冷若冰霜都是装出来的;第二,我手上正攥着于小恬写的情书,不知道该不该在这个时候给他。
 
  我和于小恬是在数学竞赛中认识的,于小恬也是被熊宁迷倒的众女生之一,只可惜没和我们同班,想借着我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把熊宁一举拿下。我是哑巴吃黄连,明明我才是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却没办法像别的女孩一样说出口。
 
  于小恬无论是成绩还是样貌都更胜我一筹,在她面前我的竞争力立刻降为零。
 
  为了不让于小恬看出我也喜欢熊宁,除了上课不可避免地坐在熊宁身旁之外,课间我都在走廊上度过,放学也总是以光速收拾好书包离去。
 
  于小恬拿着两张演唱会票来找熊宁时,我正“认认真真”地看着一本拿反了的书。
 
  熊宁问我要不要去,于小恬虽然嘴上也征求了我的意见,眼睛里却是满满“别当电灯泡”的暗示。我心里已经叫出了海豚音,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乐队啊,票价不便宜而且一票难求。但我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这都是谁呀?”
 
  于小恬还不罢休: “我从朋友那里批发了些荧光棒,我们三个在开场前拿到演唱会的场外去卖吧。”
 
  演唱会那天熊宁和于小恬根本就没出现,只有我一个人像小丑一样浑身挂满了荧光棒和小贩们抢生意。我委屈地坐在台阶上,眼泪蓄满了眼眶。
 
  “不就是卖不出去嘛,至于哭成这样子吗?”我正在四十五度仰天流泪,熊宁却笑嘻嘻地出现在我面前。
 
  “你不是应该在那里面?”我指着身后已经响起音乐和欢呼声的体育馆。
 
  “我把票弄丢了。”
 
  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上前抓着他的脖子恨不得撕了他:“要知道你会弄丢就让我去啊!”
 
  熊宁疼得直咧嘴,我被他滑稽的样子逗笑,却无意看到他裤子的口袋露出了演唱会门票的一角。
 
  难道他是为了陪我才说自己丢了门票的吗?
 
  演唱会那晚的最后,我和熊宁在空无一人的场馆外叫卖着荧光棒,但因为演唱会已经开始,剩下的荧光棒一根也没卖出去。我们就捧着这些荧光棒,迎来了黑脸的于小恬。
 
  于小恬大发脾气,说熊宁一点也不在乎她的心意,故意放她鸽子。熊宁在她又哭又闹的时候捏住了她的脸。
 
  我呆呆地站在一旁,我再也没机会了。
 
  随后到来的十七岁是我过得最难受的一个生日。本来就顶着即将期中考试的压力,还让于小恬给了我重重一击。
 
  于小恬不知从谁那里得知了我也喜欢熊宁的秘密,咄咄逼人地来质问我。
 
  我当然不能承认了!虽然并不是为了我和于小恬的友谊,但我还是极力辩解我并不喜欢熊宁。于小恬离开后我绞尽脑汁在想到底是谁告诉于小恬的,还没搜索出答案却不小心撞上了熊宁。他满头大汗刚从教室外面回来,正准备问他是不是又逃课去打球了,却看到他手里提着的透明袋子,袋子里有一只小熊正落寞地垂下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