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少年读李白,中年读杜甫,晚年读苏轼

时间:2023-01-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木舟 点击:
  人之少年,要有李白之“狂傲”。
 
  人之中年,要有杜甫之“厚重”。
 
  人之晚年,要有苏轼之“豁达”。
 
少年读李白,中年读杜甫,晚年读苏轼
  01
 
  少年意气,当奋昂向上
 
  少年之傲,应铁骨铮铮
 
  少年人要狂,狂不是狂妄,而是有朝气,有血性,奋发向上。
 
  击筑饮美酒,剑歌易水湄。
 
  经过燕太子,结托并州儿。
 
  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
 
  因击鲁勾践,争博勿相欺。
 
  李白的一首《少年行》,道出了少年应身负壮志,当像高渐离一样在燕市击筑饮酒,像荆轲一样在易水上弹剑而歌,结识像燕太子丹一样的爱贤之士,结交像并州侠士一样的朋友,以待将来奋发激烈,扶摇直上。
 
  少年意气,当挥斥方遒,纵尚无经天纬地之才,仍须有指点江山之志,方不负韶华年少。
 
  少年之傲,不是狂傲,而是要有骨气,不行阿谀奉承之事,铁骨铮铮。
 
  正如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所写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人的脊梁不能断,少年人的脊梁更不能断。
 
  02
 
  李白属于青春
 
  杜甫属于中年
 
  少年如丝绸般顺滑,中年要有土布般厚重。
 
  人到中年,少了狂傲,多了牵挂。
 
  中年也许是人生中压力最大的阶段,中年人是最心有牵挂的,往上忧心父母,往下挂心子女。
 
  而杜甫可能是中国史上最牵挂家庭的诗人,与李白相比,杜甫与中年人拥有更多相同的话题。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杜甫的名诗《春望》,道出了一个中年人在最忧伤的时候,第一牵挂的是他的家庭。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而在《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一诗中,更看出了一个中年人在最高兴的时候,仍要看自己的妻子一眼,看家庭一眼。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更何求。”
 
  杜甫用平凡的生活成全自己,让最平凡的事物逐一归位,让无序的生活变得有序,中年人的世界不就是如此吗?
 
  做最平常的事,生活因此平凡,也因此不平凡。
 
  03
 
  晚年读苏轼
 
  豁达,释然,此心安处是吾乡
 
  经过了杜子美的磨练,生活让曾经有棱有角的我们都变得圆润。
 
  曾经想不通的想通了,曾经放不下的放下了,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一切尽都释然。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人生不正如苏轼的这首《定风波》一样吗?
 
  人生到了最后才发现,一路走来,周围声音就像那穿林打叶的雨声,任凭他们说些什么,不妨一边吟咏长啸着,一边悠然地行走。
 
  竹杖和草鞋轻捷得胜过骑马,有什么可怕的?就是一身蓑衣任凭风吹雨打,照样过我的一生。
 
  春风微凉,将我的酒意吹醒,寒意初上,山头初晴的斜阳却应时相迎。
 
  回头望一眼走过来遇到风雨的地方,回去吧,对我来说,人生路上,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
 
  人生薄暮,最重要的是放不下的都放下,看不开的都看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