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绝唱

时间:2022-10-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连谏 点击: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望着周遭的世界,四周很静,只有一双弯弯的眼睛,伏在她脸的上方,旋即,她听到她喊:她醒了,万歌醒了。

绝唱
 
  然后,有匆匆而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聚拢而来,一群白衣人围过来,诸多双眼睛盯着她看来看去,一只戴了薄手套的手,轻轻在她眼前晃了晃:万歌,感觉怎么样?
 
  她才恍然地想:我叫万歌啊。
 
  医生告诉她,她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天是个什么概念?她不知道。后来,房东来过,一个面目平庸略显肥胖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庆幸和没好气,凑过来:姑娘,你想死,我拦不住你,可你怎么能在我的房子里死,你这不是坑我吗?
 
  万歌茫然地看着他,是的,她不记得这张脸,不记得任何人任何事,她只知道自己躺在一片白茫茫的房间里,躲过了与死神的一次遭遇。
 
  一旁的护士小声说,因为吃了大量的安眠药,抢救时机延误,她的大脑受到损害,不记得任何人任何事了。
 
  当天晚上,房东拖着几只行李箱折回来,放在病房的角落里:你在我那儿还有5000块钱的房租和一千块钱的押金,我给你垫了8000块钱的医疗费,算我自认倒霉,那两千,我不要了,你出院以后,也不要回我的房子住了,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灯光惨淡,万歌虚弱地笑了。
 
  她什么人,为什么要跑到青岛,又是因为什么选择自杀?她不知道,也没人能告诉她。
 
  她不知道自己将去向哪儿,也不知道离开医院这张一米宽的小床之后,她的归宿到底在哪。
 
  再后来,她发现医院的栅栏墙外,有个青葱的男子,常常和她一同看小花,他脸廓坚硬,目光时而锋利时而随着她舒缓而恬淡的笑,也露出一丝笑意,叼在嘴角上,看上去有点天真,有点霸道的邪气。
 
  万歌每天都会看见他,有时,他倚着栅栏,百无聊赖地抽烟,有时,他静静地看着万歌,像看一朵花开的刹那,专注而凝神。
 
  后来,他们就说话了。
 
  万歌说:你为什么每天都待在这儿?
 
  男子咬着烟,歪着头想了一会:我听说医院里有个很美的女人,每天都坐在院子里看着一朵小花笑,就想来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么美。
 
  万歌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低低地说:你真会开玩笑。
 
  男子认真地端详她:真的,比传说中的还要美。
 
  美有什么用?我听护士悄悄说我就像个成年婴儿,她们都可怜我呢。说着,万歌的眼里,就有了恍惚的泪:后天,我就出院了,我都不知道出院以后我应该去哪里。
 
  你可以回家。
 
  我不记得家在哪儿,我只知道我叫万歌,还是他们告诉我的。
 
  我姓宗,叫宗胜利,是我爸妈告诉我的。
 
  万歌扑哧一声就笑了,宗胜利隔着栅栏伸过了手,万歌迟疑了一会,把手,轻轻地放在了他掌心中,宗胜利用里力握了一下,松开:如果你愿意,可以先住在我家,然后我慢慢帮你找家。
 
  万歌定定地看了他一会:真的?
 
  宗胜利郑重地点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