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邻妇家·浮士德

时间:2022-09-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歌德 点击:
浮士德(全文在线阅读)  >   邻妇家

  
邻妇玛尔特一人 玛尔特   
上帝宽恕我的夫君,   
他对我昧了良心!   
一个劲儿向天涯投奔,   
丢下我独抱孤衾。   
我对他是千般和顺,   
天晓得,我对他是万般爱怜。   
哭   
哎呀!也许他已经身亡!--   
我要有张死亡证才把心放!   
玛嘉丽特走来 玛嘉丽特   
玛尔特太太! 玛尔特   
葛丽卿,有什么事? 玛嘉丽特   
我差点儿跪下去!   
在我的衣橱里,   
我又发现了一个紫檀匣儿,   
匣内尽是珍贵的东西,   
而且大大地多过前次。 玛尔特   
你决不可告诉你妈妈;   
她立地又会拿去忏悔。 玛嘉丽特   
哦,快向这儿瞧!哦,快向这儿看! 玛尔特 (替玛嘉丽特装饰)   
哦,你真是个幸福的姑娘! 玛嘉丽特   
可惜我既不敢带它上街坊,   
也不敢带它进教堂。 玛尔特   
你可以常到我家来,   
悄悄地把首饰穿戴:   
有个把小时来回对着镜台,   
咱们会觉得十分愉快;   
等到有了节日,或者遇着机会,   
就可以慢慢地向外公开:   
先把项链挂,再把耳环戴——   
你娘不会注意,就注意也有话可推。 玛嘉丽特   
两个匣儿究竟是谁送来!   
事情未免显得有些奇怪!   
叩门声   
哎呀,不得了!也许是我妈妈到来! 玛尔特 (从帘内窥视)   
是一位陌生的先生——请进来!   
靡非斯陀匪勒司登场 靡非斯陀   
我冒昧地径自走来,   
要请太太小姐多多担待。   
在玛嘉丽特面前恭敬鞠躬而退。   
我是特来拜访玛尔特·施韦德兰夫人! 玛尔特   
我就是,请问先生有什么事情! 靡非斯陀 (向玛尔特低语)   
我面见夫人,已很荣幸,   
你现在座有贵宾。   
请恕我冒昧,   
下午再来访问。 玛尔特 (高声)   
哎呀,孩子,有趣得很!   
这位先生把你当作一位千金小姐。 玛嘉丽特   
我是个荆布钗裙;   
天呀,这位先生把我看得过份:   
这珠宝首饰都不是我的物品。 靡非斯陀   
哦,不光是装饰本身;   
您有高雅的品貌,而且目光炯炯!   
我可以呆在这儿,真是高兴万分! 玛尔特   
先生有什么贵干?就请说明—— 靡非斯陀   
我本想有愉快的消息可以奉闻!   
希望您听了以后别对我怨恨:   
您的丈夫死了,叫我向您问讯。 玛尔特   
死了吗?我的心肝!好不痛心!   
我的丈夫死了!唉,我也不想活命! 玛嘉丽特   
啊!亲爱的太太,别过份悲伤! 靡非斯陀   
还是听我讲他的悲惨情况! 玛嘉丽特   
我宁愿一辈子也不要郎;   
以免死别时痛断肝肠。 靡非斯陀   
乐极生悲,悲极也必生乐。 玛尔特   
请把他临终的情形对我说说!   
靡非斯陀  
  
他葬在巴都亚,   
靠圣安东尼的墓侧,   
一块吉祥的福地,   
作为凉爽的寝床让他永恒安息。 玛尔特   
你另外给我带来了什么没有? 靡非斯陀   
有的,有一个重大而困难的请求:   
要您给他做三百台弥撒!   
除此而外,没有一个子儿在我的荷包里头。 玛尔特   
什么!没有一枚古钱,没有一件首饰?   
任何艺徒在袋里也会贮存这样的东西,   
为了留作纪念,   
宁肯挨饿,宁肯求乞! 靡非斯陀   
夫人,这使我深深抱歉?   
不过他委实没有浪费金钱。   
他也很忏悔自己的缺点,   
对呀,他更为自己的不幸而悲叹! 玛嘉丽特   
唉,人们是多么不幸!   
我一定给他唱几遍安魂的经文。 靡非斯陀   
你真是只可爱的娇莺,   
应当有君子向你问名。 玛嘉丽特   
您说哪里的话,现在还谈不上这些。 靡非斯陀   
纵然不是丈夫,暂时也可有个情郎!   
把心爱的人儿抱在怀里,   
要算是上天最大的恩赏。 玛嘉丽特   
那样的事情本地不作兴。 靡非斯陀   
不管作兴不作兴,总有这样的事情。 玛尔特   
请您还是讲亡夫的情形! 靡非斯陀   
他躺在半腐烂的干草堆上,我守着他咽气,   
那草堆只勉强胜过一堆垃圾;   
可是他死得不愧是位基督徒,   
明白自己还有许多罪戾。   
他叫道:“我多么痛恨自己,   
竟自把手艺和妻子抛弃!   
往事真正是不堪回忆!   
但愿她在生时还宽恕区区!”── 玛尔特 (哭)   
好人儿!我早宽恕你了。 靡非斯陀   
“但是,天晓得!她的罪过大过我自己。” 玛尔特   
他在造谣!吓!死到临头还胡说八道! 靡非斯陀   
他一定是在断气中乱语胡言,   
我这旁人不过是听到片面。   
他说:“我从来不曾偷闲,   
先是造儿女,然后为他们找好饭碗,   
这饭碗要从最广义的上头去看,   
我却终身没有安闲地吃饱一餐。” 玛尔特   
他竟自这样寡情绝义,   
把我日夜操劳的辛苦都完全忘记! 靡非斯陀   
没有忘记,他真心诚意地惦念着您,   
他说:“自从我离开了马尔太岛,   
就热忱地为我的妻儿祈祷;   
幸得天缘凑巧,   
我的船将一只土耳其船捉牢,   
它满载着大苏丹的财宝。   
勇敢终于得到酬报,   
不消说我也分到了一份,   
而且是十分公道。” 玛尔特   
你怎么说?东西在哪儿?或许他把它埋了? 靡非斯陀   
谁晓得,东西南北风把它刮到哪儿去了!   
当他在陌生的那不勒斯逍遥,   
有位美貌姑娘和他要好;   
她对他可是义重情高,   
所以他至死都忘怀不掉。 玛尔特   
这流氓!这绝子绝孙的窃盗!  
  
任何贫困和灾难,   
都挡不住他去滥赌狂嫖! 靡非斯陀   
所以你瞧,他就因此死了。   
倘使我处在您的地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