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莱比锡城的奥尔巴赫地下酒店·浮士德

时间:2022-08-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歌德 点击:
浮士德(全文在线阅读)  >   莱比锡城的奥尔巴赫地下酒店

  
快乐的大学生们聚欢 傅乐世   
怎么没有人喝酒?也没有人发笑?   
我来指点你们扮个鬼脸瞧瞧!   
你们平常都极肯燃烧,   
今天一个个却像霉湿的稻草。 布兰德尔   
这只怪你自己;你没带来什么把戏,   
既不闯祸,也不放屁。 傅乐世 (倒杯葡萄酒在布兰德尔头上)   
我把两样都给你! 布兰德尔   
你这双倍的瘟猪! 傅乐世   
是你要这个,我才遵命照做1 西贝尔   
谁要吵架,就赶出门去!   
咱们开怀喝酒,叫喊,轮流唱歌1   
来!呵啦,呵! 阿特迈尔   
不得了,我真难过!   
快拿棉花塞子来,这家伙要震破我的耳朵! 西贝尔   
要唱得圆屋顶起了回响,   
才觉得低音的威力很强。 傅乐世   
说话上算,叫大惊小怪的人滚蛋!   
啊!嗒啦,啦啦,哒! 阿特迈尔   
啊!嗒啦,啦啦,哒! 傅乐世   
嗓子都已经校准。 (唱)   
亲爱的神圣罗马帝国,   
怎么才不会离析分崩? 布兰德尔   
呸!陈腔滥调!政治歌曲   
不堪入耳!你们得每天早上感谢上帝,   
使你们不必为罗马帝国操劳心思!   
我不是宰相,也不是皇帝,   
至少我认为这是很大的恩赐。   
不过咱们也不可没有首长:   
我们打算选个教皇。   
你们知道哪种资格当行,   
可以把人捧到天上。 傅乐世 (唱)   
飞去吧,夜莺夫人,   
请千万遍向我的爱人问讯! 西贝尔   
什么向爱人问讯!这话儿我真不愿听! 傅乐世   
向爱人问讯和接吻!你要阻止我可不行! (唱)   
开门吧!夜静已更深。   
开门吧!情郎正清醒。   
关门吧!天色快黎明。 西贝尔   
唱吧,唱吧,尽情把她称赞和颂扬!   
我这时已经笑不可仰。   
她使我上了当,对你也会照样,   
最好是赠她一个土地菩萨作情郎!   
带她到十字街头去放荡;   
或者一匹从布落坑回来的老山羊,   
跑去向她咩咩问好倒不妨!   
可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子汉,   
去配那贱货实在太冤枉。   
向她问候,我才不干,   
扔块石子去把窗户给她打穿! 布兰德尔 (拍桌)   
注意!注意!诸位静听!   
你们承认我是达理通情!   
这儿坐着一些痴情种子,   
我得按照他们的身份,   
今晚临别给点最好的馈赠。   
请听!一首歌儿最新流行!   
大伙儿合唱叠句,必须使劲! (唱)   
老鼠窝藏在地窖,   
奶油脂肪作食料,   
肚儿吃得肥又壮,   
路德博士一个样。   
厨娘给它毒药吞,   
世上从此不安宁,   
好像相思病缠身! 合唱 (欢叫)   
好像相思病缠身! 布兰德尔   
来回蹦,四处跳,   
到处污水都喝够了,   
满屋乱抓又乱咬,   
终究治不好心烦躁;   
跳上跳下干拚命,   
这可怜的畜生活不成,   
好像相思病缠身! 合唱   
好像相思病缠身! 布兰德尔   
它跑来跑去心发慌,   
青天白日进厨房,   
倒在灶旁干抽搐,   
可怜就要断呼吸。   
放毒女人笑盈盈:   
“哈哈!它在发出绝命声,   
好像相思病缠身!” 合唱   
好像相思病缠身! 西贝尔   
无聊的孩子多开心!   
给可怜的老鼠毒药吞,   
我看真是大本领! 布兰德尔   
老鼠似乎很承你照应? 阿特迈尔   
他便便大肚义秃顶!   
被恶运压得不敢哼;   
他看见老鼠腹彭亨,   
恰好是他的活写真。   
浮士德与靡非斯陀登场 靡非斯陀   
我首先得带你来见识   
这儿的快活团体,   
让你看看,生活可以过得多么容易。   
这些人天天都在过节日。   
风趣不多,却非常适意,   
每人跳着圆舞,   
好比小猫含着尾巴游戏。   
只要店老板还肯赊酒食,   
他们就不喊头痛,   
而是无忧无虑,皆大欢喜。 布兰德尔   
这两位是刚从远方来的,   
请看他们那付古怪样儿;   
到此多半没有一小时。 傅乐世   
不错,你说得真有理!我要称赞莱比锡!   
它是个小巴黎,培养的市民多阔气。 西贝尔   
你瞧来的这两位陌生人是什么身份? 傅乐世   
让我去探问!只消用满满的酒一樽,   
就像拔掉孩子的牙齿一样,   
容易从他们的鼻孔中将虫儿勾引。   
我看他们好像出自名门,   
显得那么骄傲而不平。 布兰德尔   
我敢打赌,他们准是跑江湖的人! 阿特迈尔   
也许是真。 傅乐世   
留心,待我去盘问他们! 靡非斯陀 (向浮士德)   
孩子们纵然被恶魔抓住衣领,   
也肯定对恶魔认识不清。 浮士德   
各位先生,我们致敬! 西贝尔   
我们回敬,多谢盛情!   
从旁看靡非斯陀,低语   
这家伙怎么只有一只脚在跛行? 靡非斯陀   
我们好不好向诸位高攀?   
虽然得不到好酒把盏,   
却可以坐下来一块儿清谈。 阿特迈尔   
你这人好像是娇养成习惯。 傅乐世   
你们大概从利拍赫动身很晚?   
多半还同汉斯先生共进了晚餐? 靡非斯陀   
今天我们和他错过;   
上次倒和他谈了一番。   
他很关心他的表兄表弟,   
叫我们向诸位一一问安。   
向傅乐世鞠躬 阿特迈尔 (低语)   
你尝到辣子了,他识破机关! 西贝尔   
一个狡猾的无赖汉! 傅乐世   
喏,别忙,我一定叫他上当! 靡非斯陀   
如果我没有弄错,   
方才不是听到有熟练的声音在合唱?   
这儿唱歌可真漂亮,   
一定从圆屋顶激起回响! 傅乐世   
你好像对音乐是个内行? 靡非斯陀   
哦,不敢当!才力薄弱,但是兴趣极强。 阿特迈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