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书斋·浮士德

时间:2022-08-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歌德 点击:
浮士德(全文在线阅读)  >   书斋

  
浮士德与靡非斯陀匪勒司 浮士德   
有人敲门?进来!是谁又来找我麻烦? 靡非斯陀   
是我。 浮士德   
进来! 靡非斯陀   
你得说三遍。 浮士德   
好吧,进来! 靡非斯陀   
这样你才叫我喜欢!   
我希望,咱们能够亲善!   
为了给你排遣愁烦,   
我选择了高贵的绅士打扮。   
红衣上绣着金线,   
结实的缎大衣罩在外边,   
帽子上插有雄鸡毛一片,   
身佩着宝剑又长又尖。   
我简单明了地向你奉劝,   
请你也穿戴同样的衣冠,   
这样你就解脱了羁绊,   
自由自在地去把生活体验一番。 浮士德   
我无论穿上什么衣服,   
总觉得这狭隘的尘世生活十分苦闷。   
要放浪游戏,年纪未免太老,   
要心如死灰,年纪未免太青。   
世界还能给我什么保证?   
你要安贫守份,守份安贫!   
这是永恒的歌声,   
向每人的耳里传进,   
在我们整个一生,   
时时刻刻都嘶嚷不停。   
我早晨蓦然惊醒,   
禁不住泣下沾襟,   
白白度过一日的时光,   
不让我实现任何希望,   
连每种欢乐的预感   
也被顽固的批评损伤,   
而且用千百种丑恶的人生现实,   
阻碍我活泼心胸的创造兴致。   
到了黑夜降临,   
我们不得不忧心忡忡地就寝;   
这时我还是不得安宁,   
常常被噩梦相侵。   
我内在的神明,   
能够深深地刺激我的方寸;   
那君临我一切力量的神明,   
却不能将外界事物移动毫分。   
所以我觉得生存是种累赘,   
宁愿死而不愿生。 靡非斯陀   
可是死也决不是很受欢迎的来宾。 浮士德   
哦,祝福那在胜利光辉中的人,   
头戴血染的桂冠而戕生,   
祝福那狂舞以后的人,   
倒在彼姝的怀里而殒命!   
唉,但愿自己也在崇高的神灵力量之前,   
欣然地丧魄离魂! 靡非斯陀   
但是那天夜里有位某君,   
并没将棕色的液汁倾饮! 浮士德   
你似乎是专爱刺探别人的私隐。 靡非斯陀   
我虽然不是全能,却也知道许多事情。 浮士德   
那时从那可怕的紊乱中,   
有种听惯了的甜蜜声音将我吸引,   
用快乐时代的余韵,   
诱发我残余的童稚感情,   
所以我诅咒那一切,   
用甘饵与骗术来束缚人的灵魂,   
再逞蛊惑和谄媚的技能,   
把它禁制在可悲的肉身!   
我首先诅咒那高傲的意见,   
精神用以把自己包缠!   
我诅咒那五光十色的虚幻,   
它紧逼着我们的感官!   
我诅咒身前显赫,身后名传,   
它们在梦中把我们欺骗!   
我诅咒妻子、奴仆和田产,   
供我们私有而献媚承欢!   
我诅咒财宝金钱,   
它引诱我们从事各利冒险,   
又使我们躺在逍遥的褥垫,   
耽于晏安!   
我诅咒葡萄美酒!   
我诅咒崇高爱恋!   
诅咒希望!诅咒信念,   
尤其诅咒万事以忍耐为先! 精灵们合唱 (隐形)   
可哀!可哀!   
美丽的世界,   
被你用强力的拳头   
将它打坏;   
世界已在倾圯,已在崩溃!   
一位半神把它摧毁!   
我们把这些碎片   
运进虚无,   
我们为这失去的美   
而叹息。   
世人中的 健儿   
把它重建得   
更加壮丽,   
建设在你们的胸怀!   
再以明朗的心神,   
重新把人生的历程   
安排,   
听新的歌声   
响彻九垓! 靡非斯陀   
这些小小的东西,   
是我手下的人马。   
听吧,他们劝你去寻取欢乐和事业,   
是多么老成练达!   
他们想把你   
从寂寞中引诱出来,   
走进广大的世界,   
寂寞使你的官能和血液冻结不解。   
请你停止以烦恼为儿戏,   
它像秃鹰一样啄食你的生机!   
纵然是最下层的社会,   
也让你感到人和人在一起。   
但是我并无意思,   
要把你推入下流里去。   
我不是什么伟人;   
但你若和我联合一起,   
共同去经历人生,   
我就乐于应允,   
立即对你俯首听命。   
我做你的伙伴,   
只要你喜欢,   
就做仆人,奴才,我也甘愿! 浮士德   
我要满足你什么条件? 靡非斯陀   
要谈这个,以后还有时间。 浮士德   
不行!不行!恶魔是利己主义者,   
对别人有益的事体,   
白白帮忙他决不干。   
你还是先说明条件!   
无条件的仆人会给家里带来危险。 靡非斯陀   
在这儿我甘愿做你的仆人,   
听凭指使,一刻也不停;   
可是我们在那边相见。   
你就得给我做同样的事情。 浮士德   
什么那边不那边,我并不放在心上;   
你先得把这个世界打破,   
另一个世界才会产生。   
我的欢乐是从这个地上涌迸,   
我的烦恼是被这颗太阳照临;   
等到我一旦和它们离分,   
就不管变成什么情形。   
我也不愿再听,   
将来人们是相爱还是相憎;   
将来在那种境界,   
是否还有上下和君臣。 靡非斯陀   
你尽可以本着此意大胆尝试。   
同我联合吧!你将在这儿天里,   
有趣地看到我施展妙技;   
我给你看看从来无人看过的东西。   
浮士德  
  
你这可怜的魔鬼还想拿出什么来迷人?   
从事崇高努力的人的精神,   
岂是你们魔类所能领悟?   
你是不是有不能果腹的食物?   
或是流动不停、   
像水银般在手内散失的赤金?   
或是永远赢不到手的赌博?   
或是彼女娉婷,   
她在我的怀里已在向别人眉目传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